第52章 拨云见日

上一章:第51章 眼光不错 下一章:第53章 没那么难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天的黑夜似乎格外漫长。

分明是盛夏时节,是一年之中白昼最长黑夜最短的时刻,这漆黑的夜晚却像是到不了头似的,永远都看不到光亮。

夏星河刚睡下时开了空调,迷迷迷糊睡着了又觉得冷,爬起来关了空调,湿乎乎的热气很快透过来,再开,又冷,关掉,又热,怎么都不舒服。

又或许是之前在这里睡时身边总有另一个人的陪伴,现在他不在,便觉得不习惯。

就这么开开关关折腾了一宿,夏星河索性不睡了,刚凌晨五点,他就站在阳台上吹风。

估计是要下雨了,天气闷得燥人,像是进了蒸笼里似的,被蒸汽熏蒸着。

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路上逐渐有了行人,远处卖早点的店铺热闹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终于亮了,暴雨也紧跟着如其到来,噼里啪啦的雨倾泻而下,很快就把地面阴湿一片。

竹子已经醒了,扒拉着卧室的门汪汪叫,估摸着是饿了,夏星河无奈地叹了口气,去给竹子添了粮。

冰箱里还有前两天买的剩下的吐司片没有吃完 ,夏星河懒得加热,拿了块叼进嘴里,出了门。

[小竹子:我回家了~]

柏清舟没有回复。

拥挤的地铁人潮熙攘,夏星河单手抓着扶手,想了想,给聂兴朝发去了消息。

[小竹子:聂医生,在吗?]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呦,小夏,稀客呀]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怎么了?有事儿?]

[小竹子:嗯……你们最近是不是都很忙?]

夏星河犹豫着,想问问他是不是柏清舟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想问自己能不能帮上忙,还没纠结好措辞,聂兴朝的消息已然发了过来。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嗯?有吗?]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我们基本上天天这样吧,习惯了。]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哦对了,清舟最近好像挺忙的,经常见他和别人调班,还去档案室复印了各种材料。]

看到消息的瞬间,夏星河的瞳孔蓦然皱缩,聂兴朝的下一条消息发来,更是让他的心脏猛然一坠。

[小聂小聂每天说耶:怎么,你们打算出国领证啊?]

准备材料?

出国?

夏星河蓦地想起了当年柏清舟的那条朋友圈。

事实上,这些天来,他不止一次地想起过那条朋友圈,有意或是无意的,像是一根刺扎在了他的心里。

他也想过去问柏清舟,问他当年为什么能那么绝情,为什么能毫无征兆地说出国就出国,又觉得过去就让他过去吧,何必再反复提起找不痛快。

可那伤口依旧横亘着,让他总忍不住患得患失,时下与当年的情景何其相似,更是让他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在了谷底。

地铁很快到站了,夏星河随便回复了聂兴朝一个表情,低着头走出地铁站。

?地上已经积起了水,豆大的雨滴落在小水洼上泛起浅浅的涟漪,耳边是雨打树叶的沙沙声,夏星河的脑子里不断回旋着那天的场景,又一遍遍安慰似的告诉自己。

没关系的。

他想。

他们重新来过,他知道了柏清舟是爱着他的。

他们这次会不一样的。

就这么惴惴地回到家里,夏星河鞋子都没脱就栽倒在了床上。

脑袋乱哄哄的,胸口有些闷,夏星河的手臂搭在眼睛上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许久,沉闷的情绪才稍稍消散。

这样下去不行。

夏星河想,或许他要找柏清舟谈一谈。

他们这样的状态不对,早晚会出问题。

打定了主意,夏星河很快从床上爬了起来,他从床头摸过手机想要给柏清舟发个消息,恰逢此时,柏清舟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一点小小的默契消散了夏星河心底的不安,他按下接听键,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个笑容来。

“喂?怎么了?”

夏星河脸上重新扬起了笑。

柏清舟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你回去了吗?”

“刚到家,”夏星河问,“有什么事吗?”

“嗯,”柏清舟顿了一下,说,“你方便回去帮我拿个东西吗?我现在在忙,抽不开身。”

“什么东西?”

“就在茶几上的一个袋子,我已经装好了,里面有我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最近的流水账单……”

柏清舟的声音清冽又冷淡,平静到听不出任何异样,夏星河的呼吸却骤然加快了,一瞬间,脑海里充斥着的全是两人当年不欢而散时的场景。

下坠感、窒息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喉咙堵得严严实实,让夏星河几乎无法喘息。

血液倒流着,夏星河的喉结滚动着,有些艰难地开口:“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柏清舟的话更是把他打入了地狱。

“买房。”

柏清舟的语调淡淡地开了口。

夏星河的心脏蓦地坠入了谷底,巨大的失重感顺着脊椎爬满全身。

“买房?为什么突然要买房?”

他的呼吸蓦然紧促起来,“你要搬家吗,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

柏清舟的语气一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夏星河蓦然地打断了他,并不给他说话的时间。

“你为什么做什么决定都不考虑我啊,”夏星河大口地喘息着,嗓音有些颤抖,“现在是让我帮你拿东西,所以我知道了,要是你今天没给我打这通电话,是不是就打算又要像之前那样一声不吭地离开?”

“什么都没有考虑过我,什么都自己做决定……你真的有把我放进你的未来里,真的把我当成共度一生的对象了吗?”

夏星河的嗓音里不觉带上了点哭腔:“你怎么每次要这样丢下我啊!”

“啪”的一声,夏星河挂断了电话。

脑袋乱糟糟的一片,夏星河一时无法继续思考下去,时下又重现当年的场景,手指放在屏幕上打出那两个字,又迟迟无法按下发送键。

冷静一点。

仅存的一点理智这么告诉自己。

夏星河做了几个深呼吸,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拿了把伞冲出家门。

暴雨还未停歇,幕布一般朦胧了视线,雨滴打在伞上沙沙作响,飘落皮肤上冰冰凉凉,又像是银针般一根根刺入夏星河的心脏。

为什么又走到这步了呢?

难道这么快又要重蹈当年的覆辙吗?

夏星河大脑一片空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长长的道路仿佛没有尽头,雨太大了,雨滴顺着风打在身上,即使打着伞,还是逐渐濡湿了衣服。

天变冷了。

“哎呦,这不是小夏吗?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夏星河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之前经常来帮忙的流浪动物保护站。

“快进来,快进来!”

张阿姨热情招呼着他进门,又给他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怎么了这是?大雨天在街上闲逛什么?”

“张阿姨,我……”

夏星河的嘴唇嗫嚅着,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阿姨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屋里走,“冻坏了吧,先进屋喝点水。”

阿姨很热情,手掌温热而有力,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夏星河一颗摇摇欲坠的心稍稍平缓下来,低声了句“谢谢”,又跟着她走进救助站。

救助站的面积不大,但很温馨,各种小动物都安稳地呆在自己的笼子里,安逸又舒适。

进门之后,阿姨招呼着夏星河坐下,给他端了杯热腾腾的水,又笑着说,“先坐下歇歇,我把地扫一下。”

温馨的环境使得夏星河逐渐冷静了下来,他不好意思让阿姨一个人忙活,连忙站了起来:“是要打扫笼舍吗?我来帮您吧。”

“不用不用,”阿姨笑着摆手,又把他重新按回座位上,“我就随便扫扫,剩下的让你叔回来干。”

经过她这么一说,夏星河才发现屋里少了个熟悉的忙碌的身影。

“叔叔去那里了?”

夏星河问。

阿姨抬头,瞥了门外一眼,语气里带着点气愤,“谁知道。”

她说:“我俩刚刚吵架了,他气的跑出去了。”

夏星河微微怔住:“你们……也会吵架吗?”

在他的印象中,叔叔阿姨一直是一对儿很恩爱的夫妻,从来没见他们对彼此说过硬话不说,偶尔目光里也能看出对对方的在意。

这样恩爱的夫妻也会吵架吗?

“当然了,天天吵,这都吵了大半辈子了。”阿姨轻哼了声,不满道,“从没见过他这么倔的老头,又倔又闷!动不动就跑出去,干脆哪天别回来算了。”

阿姨语气里满是气愤,眼睛里却依旧带着光,夏星河能体会到其中的情绪,哪怕是在吵架,他们依旧是相爱的,依旧是百分之百信任对方的,知道这个矛盾一定会过去,他们还会牵手走下去。

那他和柏清舟呢?

他们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热水在杯中微微晃荡着,夏星河不觉感叹了句:“真好啊。”

“这有什么好的?”

阿姨无奈似的抬头看了夏星河一眼,又看他一脸落寞的表情,隐约意识到一点不对劲来。她也不扫地了,把扫帚放在一边,在夏星河面前坐下。

“怎么了这是?”阿姨试探着问,“不开心?……和对象吵架了?”

阿姨的直觉太过敏锐,夏星河张张嘴,嘴唇翕动着,最终低低地“嗯”了声。

应该还算对象吧。

就是不知道柏清舟是如何作想的。

他这会儿是真的不懂柏清舟了。

夏星河垂下眼眸,一副落魄的小兽的模样,阿姨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低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能和阿姨说说吗?”

“我……”

有太多的情绪积压在胸口,夏星河也确实需要向人倾诉,他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似的一股脑把今天的发生的事讲了出来,情绪发泄完了,也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

……

……

“他要买房子但是没告诉你?”

夏星河讲完之后,阿姨试探着总结。

“是这样。”

夏星河点头,阿姨又问,“所以你觉得他是要离开但是没有告诉你?”

“……”

夏星河犹豫了一下,这才迟疑着点了点头。

方才的情景与当年分手时太过相似,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些微妙的错觉,时下再次冷静下来重新梳理,他也开始察觉出点问题来。

抛开所有一切不谈,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柏清舟就在这里工作,他又能搬去哪里呢?

……难道是他错怪了他?

想起刚才柏清舟欲言又止的语气,夏星河一时沉默了下来。

夏星河抿着嘴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阿姨也看出了问题,淡淡地笑了起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比如买房投资什么的?”

夏星河沉默片刻,也不得不承认:“……可能吧。”

或许真的是误会,只是曾经的伤痕横亘着,让他一时失去了分寸,想法偏激了。

“别着急,先回去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情况,”阿姨顿了顿,又试探着开口,“不过……”

“不过什么?”

阿姨轻叹口气,说:“阿姨随便说说,你别觉得我多嘴啊。”

她问:“你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矛盾没说开啊?”

正常的情侣可能会生气对方买房子为什么不与自己商量,却鲜少会以为对方是要离自己而去。阿姨的话一出口,夏星河也意识到了问题。

他还在为当年柏清舟的一声不吭地准备出国而耿耿于怀。

他一直告诉自己过去就是过去了,只要现在好好的就好,可那伤口太深了,表层的皮肤都溃烂了,不把脓疮挤出来让伤口重见天日又怎么可能会好呢?

夏星河沉默着没有说话,阿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好好和他聊聊吧。”

她轻笑了下,说:“两人在一起哪能没矛盾呢,就像我和你叔叔,吵吵闹闹了一辈子,你要问我为什么能和他一直走下去,大概就是有什么问题我们都会坦诚地告诉对方吧,有错就让他道歉,有问题就一起解决,怨气憋得久了,再深的感情也会散的。”

阿姨的语气温柔,提起叔叔的时候眼底的笑容不自觉地流转,夏星河沉默着听她讲述,簌簌地垂下眼眸,许久,他低低地应了声:“好。”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他终于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确实存在着问题,必须要解决的。

*

走出救助站,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天晴了,地上的水还积存着,太阳却却悄然钻出云层把,光芒洒向地面,光芒还是微弱的,又把眼前照亮了。

夏星河快步回到家,犹豫着,想要拿过手机给柏清舟打个电话,走到楼梯的转角时,却又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柏清舟?”

他一时怔住,“你怎么……”

柏清舟正低着头坐在夏星河家门口的台阶上,听到他的声音,又猛然抬了头。

“你回来了啊……”

柏清舟蓦地起了身,强硬地把夏星河压在了墙壁上,温热的气息洒在脖颈上,清冽的,又有些不同寻常。

鼻息间某种气味充斥着,夏星河微微一怔。

“你……喝酒了?”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1章 眼光不错 下一章:第53章 没那么难
热门: 流氓老师 家电人生 水车馆幻影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六迹之梦域空城 臆想情人ABO 史上第一混乱 穿成f4后我成了万人迷 真龙 黑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