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好喜欢你

上一章:第48章 吃醋了吗 下一章:第50章 今晚留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星河的腿受伤了,不太方便移动,好在古镇这里原本就是这次行程的最后一站,该玩的都玩到了,也算是没有留下遗憾。

第二天,几人在附近小商铺逛了逛,买了些纪念品,阎才便把他们送到机场。

休闲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休息过后等待的还要继续面对堆积如山的工作。

夏星河是自由职业,不受工作时间的困扰,其他三人就不行了,阎才把他们送到机场之后就往公司赶,而柏清舟和聂兴朝则都是请了年假过来的,下了飞机,甚至没有片刻停留,便匆匆地赶到医院,切换到工作模式。

太辛苦了。

夏星河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里,开了灯,又看到摆在沙发上的狗子玩偶,又粗又浓的倒八字眉拧着,颇像几个小时之前的某人。

好巧不巧,回来的路上,几人又碰到了盛天逸,柏清舟理所当然地吃了醋。

后来走到无人的角落里,阎才和聂兴朝都不在,柏清舟掐着腰把他压在墙角,薄薄的嘴唇覆上他的,撕咬,碾磨,在他脖子上留下一颗红通通的草莓印,冷冷地说:“我的。”

夏星河嘴上抱怨着:“你怎么这么霸道啊。”又软软地抱住他的脖子,任由他亲吻。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柏清舟竟然这么喜欢吃醋,完全不符合他高冷的气质,又意外的……别扭地可爱。

时下再回想起方才的场景,夏星河的腿还有点软,酥麻的感觉还停留在指尖,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有些干。

夏星河跳着走到沙发边,抓过狗狗玩偶抱在怀里,没忍住,悄悄地亲了一口,这才抱着手机给柏清舟发去短信。

[小竹子:柏医生在吗?]

[小竹子:在工作吗?]

片刻,柏清舟的消息回复过来。

[柏:嗯?怎么?]

[小竹子:没事。]

[小竹子:就是想你了。]

刚在一起的时候总免不得这样,一遍遍去确认,去试探,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这个人真的属于他了吗?更何况他们是破镜又重圆的,经历过失败,总要比一般的情侣更敏感一些。

夏星河抱着手机等待着柏清舟的回复,结果柏清舟那边就像是消失了似的,很久都没有回应。

怎么不理人了?

夏星河撇撇嘴,不满地戳了戳狗子玩偶的脸颊,又过了好一会儿,柏清舟那边的消息才回复过来。

[柏:嗯。]

就这样?

夏星河簌簌地眼眸。

手机再次响起。

[柏:想过来吗?]

失落的情绪转变为满满的开心,只需要四个字加上一个标点符号。

[小竹子:好呀!]

夏星河蹦跳着换好衣服去到医院,一路上都带着无法克制的笑。

柏清舟叫夏星河去医院还有正事要做。

距离夏星河受伤已经过去了两天,差不多到了要换药的时间,柏清舟吩咐夏星河到了之后过来找他,又把他带到一个空闲的诊室里,让护士帮他检查伤口。

这和夏星河想象中的见面一点都不一样,哪里有什么情侣见面的甜蜜感,但既然来都来了,他也只能悄悄在心里撇嘴,然后乖乖地坐在诊室里卷起了裤腿。

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护士拿来了换药包,检查着夏星河的伤口。

“好像……有些粘黏了。”

护士犹豫着说。

夏星河问:“啊?那怎么办?”

护士说:“要帮你先把纱布取下来,再更换新敷料……可能会有些疼。”

“没关系!”夏星河大言不惭地挥挥手,“你来吧,我不怕疼的。”

护士点点头,依言照做。冰凉的镊子触碰到皮肤,夏星河下意识地“嘶”了一声。

“疼?”

一旁的柏清舟微微拧眉。

“还好还好。”

夏星河摇摇头,向他露出一个笑来,护士再帮他揭开纱布的时候,又觉得丝丝缕缕的疼痛全都冒了出来,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或许是纱布与伤口完全粘黏在一起太难取,也或许是因为柏清舟在身边。

人大都有这种心理,小孩子喜欢躲在亲近的人怀里哭泣,成年人也会不自觉地在爱人面前露出自己最柔软脆弱的部分。

如果这会儿没有柏清舟在,或许夏星河咬着牙就把疼忍过去了,但现在自己的男朋友就在旁边,疼了、委屈了,也就格外的难捱。

夏星河不好意思直接和柏清舟说自己疼,这么大的人了,有些丢脸,他只是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柏清舟,盈盈的,写满了委屈,小动物求摸头似的,不觉让柏清舟喉结微动。

“疼吗?”

护士问他。

“一点点……”

夏星河摇头又点头,柏清舟直接对旁边的护士伸出了手。

“小王,你先回去吧,”他说,“让我来就好。”

“没关系的柏医生……”

小王下意识地想要推拒,柏清舟依已然走到一边,用凝胶洗起手来。

左右这是柏清舟带来的病人,小王无从反驳,也只能往旁边错身,把空间给他空出来。

“谢谢。”

柏清舟洗好了手,从换药包里取出一个新的镊子,把夏星河伤口上的最后一点纱布取下来。

“疼就告诉我。”

柏清舟淡淡的吩咐,凉丝丝的镊子在伤口上来回游移,手腕很稳。

明明是与刚才的护士同样的操作,换了个人,好像就有了不同的感受,轻柔的触感从伤口蔓延,又很快席卷了正砰砰跳动的心脏。

好像,这痛意又可以忍受了。

换药没什么技术含量,护士很快便先行离开,诊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连空气都安静下来。

夏星河偏过头,认真地注视着身旁柏清舟,看他一身白大衣端庄又肃穆,堪称完美的手指微微勾起,在自己的伤口上方灵活地移动,看他把最后一点纱布夹了下来,又用另一个镊子夹着沾了碘伏的棉球,小心翼翼地给伤口消毒……为他把那些伤痛去除。

好帅啊。

夏星河有些看呆了。

“还疼?”

柏清舟却误会了他的意思,握住镊子的手指一顿,眉心拧起一点。“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一点疼就要哭出来。”

“我哪有……再说我本来就比你小嘛。”

夏星河不满地撇撇嘴,想要反驳,又见柏清舟无奈似的叹一口气,然后微微弯下腰,在他的伤口处轻轻吹动。

“乖,”他说,“医生吹吹就不疼了。”

一阵酥麻的感觉顺着脊椎怕满全身,夏星河的腿有点软。

这似乎是医院里的医生一贯哄小孩的手段和伎俩,夏星河见到过别的医生说类似的话,知道这就是逗小孩子的语气,心脏却依旧砰砰跳得飞快,像是揣了只活蹦乱跳的兔子,随时都要从胸腔中跳出来。

“柏清舟。”

夏星河蓦地叫了声,定定看着的柏清舟的眼。

“嗯?”

“我好喜欢你啊。”

漂亮的眼睛里缀满了星星,盈盈的,那么亮,轻易地便能叫人沦陷。

柏清舟的喉结滚动着,眼眸一沉。

“想接吻吗?”

他问。

说是询问,却并不给夏星河回答的时间,柏清舟单手扯掉口罩,偏过头,细密的吻落在了夏星河的嘴唇上。

由浅入深,唇舌交缠。

诊室的门虚掩着,门外不时有脚步声经过,窗外的光洒射进来,正好落在窗边的两人身上,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了下来。

*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换完了药之后,柏清舟又匆忙地回到岗位继续工作,再没有半刻的停留,夏星河心有遗憾,但知道这就是他的日常,于是也只能先行回到家中。

之后的几天也是一样,柏清舟先前请了年假,有很多工作要补,几乎一整天都呆在医院里,于是每天的换药便成为了他们约会的唯一时间。

一晃一周的时间过去,夏星河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但他还保留着每天去医院的习惯。

他们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刚在一起的状态,柏清舟在忙,夏星河就在一边等他,有时他们晚上会一起吃一顿饭,柏清舟没有晚班时还会一起陪竹子玩一会儿,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夏星河独自前往,又默默离开。

但还是不一样的,夏星河想,至少他知道了柏清舟是在意他的,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惴惴不安。

这天晚上,柏清舟难得调休,两人理所当然地一起吃饭,柏清舟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于是还是夏星河去他家。

晚上七点半,夏星河拎着东西先到了,柏清舟还没回来,于是他夏星河便先进了屋,把菜放进厨房。

柏清舟早就把钥匙给了他,一段时间的相处,夏星河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就连院子里的竹子都很熟他了,粘着他 ,见他过来,马上哼哧哼哧地过来舔他的手掌。

还真有几分一家人的感觉。

夏星河会心一笑,把肉先洗干净腌好,又把蔬菜洗好等着柏清舟回来切,全部做完之后,他擦了下手上的水珠,一边撸竹子一边给柏清舟发去消息。

[小竹子:我过来啦~]

[小竹子:我们柏大医生什么时候回来呢?]

[柏:马上到家。]

夏星河满意了,舒服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他。

更像是一家人了。

像是乖巧的妻子等下班的丈夫回家。

夏星河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有点雷人,好像又有点甜蜜,他想了想,又给柏清舟发消息让他回来买两瓶橙汁过来,消息刚发出去,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是秋桂月打来的,夏星河按下接听键,又踱步到阳台。

“喂,妈?”

“小夏呀,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电话接通了,秋桂月照例碎碎念,“我今天带你爸去复查了,情况还不错,最近我俩每天晚上都去散步,你爸的高血压都降了很多……”

“真的吗,那太好了。”夏星河笑笑,说 “我这边也挺好的,合同签的很顺利,也没什么烦心事……”

“那就好,那就好,”母亲软软的嗓音在静谧的夜中格外温柔,夏星河心头一暖,又听秋桂月问,“对了,一直想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时间定了吗?”

夏星河嗓音一顿。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8章 吃醋了吗 下一章:第50章 今晚留下
热门: 解药 西夏死书3·中蒙边界无人区 权力巅峰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深空之下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以爱渡我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盗墓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