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再试试吧

上一章:第46章 要怎么办 下一章:第48章 吃醋了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古镇的灯光黯淡,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夏星河用手机上自带的手电筒照向脚踝,才发现自己的整只脚都卡在了一个捕鼠夹里。

也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夏星河“嘶嘶”地倒吸着凉气,蹲下身,试图用手把捕鼠夹掰开,鲜血顺着伤口蜿蜒而下,柏清舟大步走到他的面前。

“别乱动!”

柏清舟冷声开口。

夏星河微微一怔,又见柏清舟在他身前半跪了下来。

“拿一下。”

柏清舟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夏星河依言照做,不太明亮的光从夏星河手中的手机照射出来,柏清舟的神情竟是难得一见的慌乱。

“这里疼吗?”

“这里能动吗?”

“这里呢?”

柏清舟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夏星河的伤口旁边按压着,一刻不停地提问。

“还好。”

“可以动。”

“这里有点疼。”

夏星河一一作答,半晌,柏清舟拧着的眉稍稍松开。

“应该没伤到骨头,”他说,“不过现在异物嵌入较深,贸然拔出会增加出血的风险,还是得叫一辆救护车来。”

柏清舟动作迅速地做出判断,从夏星河手里接过手机,拨通120,简明扼要地说明情况。

他的反应太快,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步步地操作,夏星河坐这是一旁怔怔地看着他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接话和插嘴的机会。

电话打完了,柏清舟又把手机递给夏星河。

“拿着。”他说。

夏星河的伤口还在流血,在救护车到来之前,他还要为他进行止血工作。

荒郊野外没有工具,柏清舟便脱下自己的外衣充当布条,在夏星河的膝盖下方距离伤口二十公分的地方打结,以此来帮助伤口压迫止血。

紧绷的感觉从小腿传来,夏星河终于后知后觉回过神来,无意识地动了动腿。

“疼吗?”

柏清舟的眉心再次蹙起,单手握住夏星河的小腿。

夏星河摇摇头,想说还好,又听柏清舟冷冷地开了口。

“不疼就怪了,”他说,“你是三岁小孩子吗?一会没见,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又说:“三岁小孩子都比会照顾自己吧,那么大捕鼠夹你看不到吗?”

“你自己算算,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受过多少次伤了?感冒闹到住院,吃饭食物过敏,见义勇为还伤了脸,还有这次……你就不能长点心吗?”

严厉的语气毫不饶人,一下子就激起了夏星河的全部委屈。

他明明是为了找他才来的。

晚上和盛天逸聊天的时候,夏星河就感觉到柏清舟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但盛天逸一直缠着他让他抽不开身,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柏清舟已然不见了踪影。

聂兴朝说是他要去单独走走,夏星河仍旧不太放心,他在楼下一直等了他好久都没见他回来,这才决定沿着路回来找他的。

……哪知就一不小心踩到了捕鼠夹。

他怎么知道这里会有这种东西啊!

“你凶什么凶啊!”

夏星河吸了吸鼻子,委屈地开了口,“难道我想受伤吗?还不是因为你大半夜非要跑到这个地方来!”

“打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我因为担心你才过来找你,结果反倒成了我的不对。”

夏星河越说越觉得生气,第一次觉得柏清舟突如其来的脾气是这么不可理喻。

气愤和委屈几乎要冲出胸膛,夏星河猛地甩开了柏清舟的手,他挣扎着地就要站起来,却被柏清舟的手桎梏住了动作。

“别乱动。”

他说。

“你放手!”

夏星河狠狠地瞪着他,他太委屈了,嗓子里都带着哭腔,“对,我是三岁小孩子,我不懂事,不劳烦您费心,算我好心当成驴肝肺,咱们以后井水不犯——唔!”

夏星河蓦然噤了声。

柏清舟在吻他。

男人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在怀里,炙热的唇舌碾过他的。

不,或许说是啃咬更合适一些。

心脏杂乱无章地跳动着,柏清舟的呼吸很快。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全凭着本能反应。

他不想他走,不想他生气,不想他与那些人亲近,更不想他受伤,太多太多的情绪揉杂在一起,在此刻完全爆发,化为了狂风暴雨般的吻,席卷着,冲出冰封的外壳,把一贯冷静的面具打碎。

在哭就可以得到糖的年纪里,没有人告诉他喜欢就要大声争取,所以后来哪怕再喜欢,他也只会用冷漠掩饰在意,害怕失去。

他有许多坏脾气,忽明忽暗,不讲道理,他都知道,他不会表达自己的爱意,尝到了苦涩,却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别走……”

柏清舟呢喃着,语气有些笨拙。

“抱歉。”他说,“没想凶你。”

“我只是……在担心你。”

“很危险。”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夏星河张了张嘴,问他:“你不是医生吗?也会不知道怎么办?”

“……”

片刻,柏清舟是泄了气的,说,“因为是你啊。”

他可以冷静自持地主持大手术,却会因为一点小伤在他面前乱了分寸,会担心,会惧怕,因为再多的知识都抵不过来自本能千万分之一。

晚风低沉,树叶被刮得沙沙作响,柏清舟的指尖滑过夏星河的发梢,淡色的眸子看着他,表情是那么温柔。

“夏星河,”他说,“乖一点,别再让我心疼了,好不好?”

清淡的嗓音透过晚风传来,又如同飓风一般在夏星河的心底掀起惊涛海浪。

淅淅沥沥的春雨降落心田,把夏星河皱巴巴的心脏一点点抚平,又让一颗心涨得几乎要溢出来。

哪怕柏清舟说了要追他,夏星河也一直没什么真实感,像是踩在了一片棉花里,梦似的,不敢确认。

过往的伤痕太深刻,他看不透柏清舟的想法,直到此时,此刻,被柏清舟环抱住的时候,被这双眼睛注视的时候,他终于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的真心。

夏星河深吸口气,轻轻叫了声:“柏清舟。”

“嗯?”

他问:“你之前说的在追我是认真的吗?”

他抬眸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着点点星光,那么亮,一如许多年前一样,只一眼,就足以让他沦陷。

无法克制,亦无法忍耐。

于是柏清舟垂眸,再次吻上了夏星河的唇。

牙齿与唇舌碰撞,血腥味在舌尖弥漫,粘稠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周围的虫鸣,鸟叫,腿上的疼痛全部消失不见。

汹涌的情绪顺着唇舌倾泻,眼前是绚烂的白,夏星河最终闭上了眼,随着柏清舟一起漂泊,沉沦。

口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直到夏星河将要窒息的时候,柏清舟才终于松开了他。

“现在信了吗?”

柏清舟哑着嗓子问。

嘴唇早就破了皮,刺痛停留在唇瓣上经久不散,柏清舟的手指轻柔地捻过夏星河的唇瓣,心跳一下一下扪击着胸膛,夏星河终于下定决心。

他轻抬起头,主动吻上了柏清舟的唇。

呢喃的嗓音化在了吻中,夏星河说:“我们试试吧。”

就这样吧。

夏星河想,就这样就可以了。

或许是冲动,也或许是必然。

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又莽撞的少年,受过伤,流过泪,会惧怕,会退缩,可少年人的动心就是永恒,他无法克制对柏清舟的喜欢。

他们之间尚存在着很多问题,他知道,性格不同,表达不同,还有曾经的伤痕横亘在两人之间,提醒着过往的失败。

那么多他们不合适的理由,但在此刻感受到爱意是真实的,那么清晰,于是他便有了再试一次的勇气。

救护车姗姗来迟,独特的笛声从远处响起,明亮的车灯蓦然照过来,明晃晃的,像是天亮了一样。

柏清舟的喉结微动,说:“好。”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6章 要怎么办 下一章:第48章 吃醋了吗
热门: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莲花宝鉴 女帝和长公主 白月光 飞剪号奇航 迷宫馆诱惑 我的盗墓生涯第八卷 港岛迷雾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修真界败类 革命吧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