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好好表现

上一章:第42章 有兴趣吗 下一章:第44章 我在追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事件的起点是三个月前,阎才醉酒那天。

彼时两人仅仅是一面之缘的医生与病人关系,柏清舟却误把电话打给了聂兴朝,本着医者仁心的精神,聂兴朝把将醉未醉的阎才了回去。

为什么说是将醉未醉呢?

因为说没醉吧,他又完全说不清楚家在哪里,只能让聂兴朝把他往自己家带,但说他醉吧,他又不是醉得那么彻底,还保留着那么一星半点的意识于是聂兴朝开车的途中,阎才是一直在迷迷糊糊地叭叭,一会儿夸聂兴朝长得帅,一会儿又说他穿白大褂的样子迷人。

嘴巴还挺甜。

聂兴朝被他逗笑了,等红灯的间隙弹了下他的脑袋,说:“小孩儿,别乱动。”

结果大概是被弹得痛了,阎才捂着脑袋瞪了聂兴朝一眼,马上就翻脸了。

“你动我干嘛?”

“是不是对我没安好心?”

“老流氓!”

“变态!”

阎才一脸严谨,聂兴朝百口莫辩:“我不是,我没有,我可什么都没干。”

阎才压根不信,张牙舞爪着说要下车,聂兴朝却不能就这么把他丢在大马路上,也只能按了按眉心,问他:“要怎么才肯信我?”

阎才眼睛骨碌着转了一下,说:“除非你陪我喝酒!”

“……”

“不然我就喊救命了啊?”

聂兴朝没辙,也只能下车给他买了一打啤的来。

两人就一路这么打打闹闹到了聂兴朝家。

进了家门阎才毫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啤酒,就开始拉着聂兴朝稀里糊涂地倒苦水,颠三倒四地讲夏星河和柏清舟的事儿。

怕聂兴朝听不懂,他特意没提名字,全用我的一个朋友代替,一边说着,还要和聂兴朝喝酒助兴。

聂兴朝酒量不行,一开始是劝他的,后来也跟着醉了。两人都是根正苗红的大男人,有分寸,不会做出什么酒后乱x的狗血事,做多也就是……抱头痛哭,然后一起骂了渣男一整个晚上。

连带着之后还莫名其妙地建立起革命友谊。

再后来柏清舟来找聂兴朝帮忙,两人更是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聂兴朝帮阎才骂渣男出气,阎才则在背后参谋帮聂兴朝出谋划策,甚至这次柏清舟提出的要约夏星河出去旅游,其实最初就是阎才的主意。

聂兴朝也隐隐怀疑过,两边的情况着实有些相似,但他转念又想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于是还是把疑惑压在了心底。

几天之前,聂兴朝说自己的朋友终于把心上人约出来了,阎才也说自己的朋友遇到了大危机,两人还在互相调侃着会不会在路上碰到,这下可好,不仅是碰到了,居然还是同行的人。

……这世上总是有这么巧的事。

看到聂兴朝与柏清舟站在一起,阎才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一直把对手当做了队友,还一直帮人出谋划策呢!

实在是过分!

阎才把聂兴朝揪到一边,气冲冲地质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又问:“你是不是故意的套我话的?”

气势汹汹之下,聂兴朝一脸无辜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夏星河的朋友啊。”

“再说你出的那些主意也帮上什么忙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争吵起来,夏星河站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知道他们有矛盾,也还没搞懂他们之间倒是发生了什么。

“等下,你们……”

夏星河张张嘴,想要开口询问,阎才眉头一蹙,又随即反应过来。

可不能让夏星河知道柏清舟是在追他,不然以他的性格,估计马上又要倒戈!

阎才心里警铃大作,马上把夏星河拉到一边,问他:“咱们非得和这个姓聂的一起吗?”

“咱们这都已经到了,也没法中途反悔吧。”

夏星河犹豫着抿了下嘴唇,又问阎才:“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可以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

“不用不用。”

阎才赶忙摇头,把他拉得距离聂兴朝更远了一点,时刻盯着,生怕聂兴朝说出什么。

他说:“我和他什么事都没有,只要你和他少点接触。”

夏星河一脸懵逼。

*

既然铁定要同路了,阎才也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聂兴朝这里。

“你过来。”

阎才拽着聂兴朝的衣角把他拉到一边。

机场里的人很多,熙熙攘攘。喧闹异常,还时不时有广播循环播放,阎才特意拉着聂兴朝走到距离夏星河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压低了嗓子,凑到聂兴朝耳边咬牙切齿:“我警告你,不许把柏清舟想追夏星河的事说出来!”

“嗯?为什么?”

其实聂兴朝原本没想说的,毕竟以柏清舟风性格绝对不会同意,但阎才小亮爪子似的威胁却突然让他提起了几分兴趣,觉得这小孩儿还挺有意思。

聂兴朝笑笑,故意逗他:“为什么不能?”

阎才果然炸了,直勾勾地瞪着他:“我说不能就不能!”

“啧,脾气还挺大。”

聂兴朝被他虚张声势的表情逗笑了,继续逗他:“可惜嘴巴在我这里,我想这么就怎么说,你说是吧?”

“你!”

阎才气结,却也被他呛得没有脾气,冷着脸坐了好久,也只能别别扭扭地问他:“那……那你想要怎么样?”

聂兴朝假装没听懂:“什么怎么样?”

阎才忍辱负重:“要怎么样才能不说出去?”

“我想想……”

聂兴朝故弄玄虚地拖长了音,片刻,又勾起嘴唇:“看你表现。”

“你特么!”

阎才简直要被他气炸了,再看身后还一脸迷茫的夏星河,又深吸口气压抑下快要爆发的情绪,问他,“怎么表现?”

“我渴了,给我买瓶水。”

聂兴朝说。

阎才依言去旁边的超市买了瓶价值十元的高级矿泉水。

“又想吃饼干了。”

阎才依旧照做。

“拧不开瓶盖。”

“手指不想动,不然你喂我喝吧。”

阎才手一抖,差点一杯水泼在聂兴朝脸上。

要是这么心甘情愿地听话就不是阎才了,他故意往下倾倒水杯想要呛聂兴朝水,可惜聂兴朝几乎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温热的手掌握住他的手腕。

“别捣乱,小孩儿。”

聂兴朝的语气含着笑意,低哑的,落在耳边沙沙痒痒,莫名让阎才有些不好意思。

聂兴朝说“别闹”,又把他的手腕固定在手心里,没有移开。

“你松手!”

“不行。”

“放开我!”

“万一你又给我泼水怎么办?”

“……”

阎才挣脱两次,没抽出来,也低低地骂了两句,又有些不自然地转过了视线,过了挺久,才终于别别扭扭地从他手里抽回了手。

两人闷声不吭地回到原本的位置,阎才动作别扭极了,夏星河看着他脸上泛起的红晕,笑着眨了眨眼睛。

“怎么?”

身边的柏清舟问。

“没什么,”

夏星河摇摇头,唇角依旧勾起,“就觉得他们两个其实相处的挺和谐的。”

*

之后的行程一切顺利,几人出来玩没有跟团,下了高铁也不着急走,在附近转悠了一圈吃了顿火锅,这才打车慢慢悠悠地去到酒店。

四个人两个房间,按说应该是排列组合,三种可能怎么都行,但阎才不肯与聂兴朝住一间,也不放心夏星河与柏清舟同住,于是前台刚递出房卡,他便向夏星河发出了邀请。

“小夏我们住一间吧!”

阎才和聂兴朝半生不熟,关系奇怪,夏星河也确实不太放心,于是房间就这么定下来。

拿到房卡,聂兴朝似笑非笑地看着柏清舟,柏清舟则皱起眉头,冷着脸进了电梯。

此行一趟,说是爬上之旅,爬山自然是重头戏,要看日出得在山上住一天,于是在房间收拾好东西之后,四人背着帐篷提前上山。

山路难走,夏星河走得慢,一次他快要踏空的时候,柏清舟在旁边适时地伸出了手,之后的一路上都没松开。

温热的体温透过掌心的皮肤传递,夏星河稍稍红了脸。

阎才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心道柏清舟果然没安好心,约夏星河出来就是为了重新和他搞好关系。

曾经的事阎才还记得清楚,他不想让夏星河这么轻易地被一点小小的温柔收买,于是拧着眉头,心生一计。

又往前走了两步,踩在一块石头上的时候,阎才脚腕一崴,故意蹲了下来。

“哎呦我草!好疼!”

果然,听到动静,夏星河马上松开柏清舟的手,转身小跑到阎才面前:“阎哥,你怎么了?”

阎才假意呲牙咧嘴:“我好像崴着脚了。”

夏星河的眉头皱起:“那怎么办?疼的很厉害吗?不然我们——”

“不用不用,”阎才摆摆手,摆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回去多可惜啊,而且还有这么长时间呢,不然让他们先往上走,咱俩再慢慢往上”

夏星河还有些犹豫:“你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太勉强了?”

“当然可以!反正一晚上呢,咱们慢慢走,不着急。”阎才点头,又催促旁边的两人道,“你们两个先上去吧,我们走得慢,不用等我们。”

阎才心道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就这么不动声色地把夏星河从柏清舟身边支开了,还让人找不到什么把柄,还没乐几秒钟呢,聂兴朝就大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让我来看看,”聂兴朝说,“我是医生。”

阎才忙说不用,但聂兴朝的手已然放在了他的脚腕上。

“这里疼吗?”

“这里呢?”

阎才破罐子破摔,闭着眼睛哪里都说疼,片刻,聂兴朝站起来身,说道:“确实是崴到了。”

阎才稍松一口气,又听聂兴朝继续说:“让我来搀着你吧。”

阎才:“。”

阎才连声拒绝,却并不理会,转身对夏星河说,“你们先上去吧,我扶着上去就好。”

夏星河眉头拧起:“严重吗?不然我们一起慢慢走?”

阎才见形式不对,又赶忙接话,“要不咱们一起走也行,还能多点人手……”

“不用,”聂兴朝再次打断他的话,不由分说地从夏星河手里“抢”过了他,“咱们分头行动,你们先上去扎帐篷,我是医生,方便照顾他,你们跟着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先上去,一会儿我们再上去的时候你们帐篷也搭好了,还可以休息一会。”

聂兴朝的语气沉稳逻辑清晰,很快就把夏星河说服了,夏星河跟着柏清舟快步上山,阎才看着身边似笑非笑的聂兴朝,欲哭无泪。

这剧情走向,怎么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2章 有兴趣吗 下一章:第44章 我在追你
热门: 破窗 侯卫东官场笔记3 脱粉再就业 大奉打更人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都市超级高手 江宁织造 你不对劲 入地眼 身怀诡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