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有兴趣吗

上一章:第41章 陪你一会 下一章:第43章 好好表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围一片都是黑的,只有身后的车灯亮着黄白色的光。

明亮的光芒照在身上,照得夏星河几乎睁不开眼睛了,可在这样的明与暗之中,柏清舟的声音却又那么清晰。

夏星河确实怕黑,他有点夜盲,不是什么大毛病,但天一黑就看不清眼前的路。

小时候胆子小,到晚上就不敢一个人,偏偏那时父母都要上晚自习,每次夏星河都只能缩在角落里等他们回来。后来长大了,敢自己一个人了,夏星河依旧讨厌夜晚。

刚在一起那会儿,夏星河曾经随口和柏清舟提过一句,只不过后来多是柏清舟晚归,夏星河为他留灯,这么多年过去,夏星河根本没想过柏清舟会记得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

他忽又想起那次在机场里自己回头所看到的情形,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柏清舟好像也是这样,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不言不语,看着他的背影直至远去。

他一直都站在他身后这么看着他吗?

燕麦的话不断在耳边萦绕,大胆的念头逐渐在心头成型,又让夏星河不敢再想下去。

四周静默了,夏星河久久站在原地,柏清舟按了下喇叭,问他:“怎么不上去?”

夏星河猛地回过神来,赶忙接了句:“这就上去”,然后逃似的跳上台阶。

脚步声“咚咚”,心跳声也“咚咚”,两种声音揉在一起格外燥人,夏星河几乎是小跑着进了家门。

束缚已久的茧被捅开了一个小口子,藏匿压抑许久的心情又在这一刻化为了蹁跹的蝶,颤巍巍的,翅膀还没舒张开,却站在枝头的最高处竖起了触角,不用抬眼,就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进了家门之后,夏星河鞋子都没来得及换,放下东西便直奔阳台。

厚厚的玻璃外,那辆银白色的轿车又在楼下停留了很久,才慢慢地倒车离开。

夏星河单手扶在玻璃上,目光随着车慢慢走远,车灯洒在路面上一片明亮,枝头的蝴蝶也寻着光而去。

*

这晚之后,两人的关系悄然发生着变化。

柏清舟常会主动来找夏星河聊天,虽然大多是些稀奇古怪的话题,也会偶尔来约他出门,虽然总是拉着竹子当做借口。

两人带着竹子去附近的公园玩,去撒欢,去给它洗澡,剃毛,后来宠物店的小店员偷偷过来问两个人:“请问……你们是一对儿吗?”

柏清舟说“不是”,又蓦地轻笑了下,低声说了句什么。

夏星河没听到他说了什么,却见小店员悄悄红了脸,给他做了个握拳加油的姿势。

春节之后便是春天,映入眼帘的全是春色。

枯枝上冒出了嫩绿的尖,粉色的紫荆,黄色的迎春一夜铺满地面。

四月初,秋桂月打来电话,问夏星河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夏星河话到嘴边,又有些迟疑了。

“再等等吧。”

他的语气有些支吾。

秋桂月笑笑,问他:“是不是还没拿定主意?”

夏星河沉默着,过了好久,才“嗯”了声。

本来他已经开始着手咨询卖房子和迁户口的事了,这段时间常和柏清舟出去,各项事宜又不自觉推迟了下来,或许是将要走时才觉得牵挂,夏星河第一次意识到聊湖有这么多让他挂念的东西。

挂念这里的空气,挂念这里的雨。

挂念不管多晚都灯火通明的喧嚣,也挂念……这个城市的某个人。

虽然夏星河依旧不愿承认,但他心底的天平似乎又在朝向有柏清舟的地方慢慢偏移。

“其实也不着急,”秋桂月说,“就是前几天我和你爸去看了附近的一个楼盘,还挺不错的,离家近,也清净,附近就是个小公园,适合你平时写写东西,再出来散散心。”

她说:“那边的现房剩得不多,要是你决定回来,我和你爸就去跟人家说说,给你预留一套。”

隔着听筒,秋桂月的声音格外温柔,夏星河的嘴唇翕动,最终还是说了句,“好。”

他的父母都太好,太温柔了,反而让他无从开口,为人子女的责任感压在心头,更让他觉得又所亏欠。

挂断电话,夏星河一头栽进柔软的沙发,拿起旁边的一个狗狗抱枕举在眼前,倒八字眉的狗子紧皱着脸,颇有几分柏清舟的神韵。

这是前几天柏清舟送他的,起因是两人遛竹子的时候,夏星河指着橱窗里说了句:“你看这只狗,脸上表情和你好像啊!”

当时柏清舟一脸嫌弃地问他:“哪里像?”隔天又别别扭扭地把这个玩偶买回来送给了他,美其名曰是感谢他陪那天他一起遛竹子。

夏星河有些好笑地接过玩偶,抱住他的时候,心底却又有点奇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流淌。

柏清舟为什么会送他一个和他那么像的玩偶?

夏星河怕自己自作多情,又忍不住在心里一遍遍揣测。

此时此刻,毛绒绒的玩偶举过头顶,夏星河看着这只神似柏清舟的玩偶,心跳又在不自觉中快了两拍,客厅明亮的灯光之下,夏星河捏了捏它的脸,问它:“你说,我到底要怎么办呢?”

板着脸的玩偶自然不会回答,一片静默之中,夏星河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一下。

“噔噔,噔噔,噔噔噔~”

是夏星河为柏清舟设置的特别关心。

轻快的铃声缓解了夏星河纠结的情绪,他暂时把那些烦心事压下,窝在沙发上搂着玩偶,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柏清舟聊起天来。

与从前的有事才联系不同,两人现在的聊天更接近纯粹的闲聊,话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柏清舟说竹子今天吃多了打了一整天的嗝;又比如夏星河说自己在电梯上碰到了一个很有礼貌的小朋友,很招人喜欢……夏星河之前从未这样与柏清舟聊过天,现下与他分享生活中的点滴,更有种充实的幸福感和真实感。

又聊了一会儿,夏星河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舒服地窝在沙发上抱着玩偶,原本藏在心底的烦心事也悄然冒出了尖尖。

[小竹子:对了,我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在老家那边看了套房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其实夏星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柏清舟提起这个话题,或许是觉得应该与他好好道个别,也或许是……他还怀着更隐秘的期待。

夏星河的心脏不太规律的跳动着,话还没说完,柏清舟一个电话直接打来过来。

“你要回去?”

电话接通,柏清舟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夏星河从未听过他这样的语气,一时有些怔住了,柏清舟的下一句话又紧接着而来,“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

夏星河的呼吸一窒。

柏清舟的嘴张了又闭,最后语气硬邦邦地开口,“能不能再留几天。”

他问:“去爬山,你有兴趣吗?”

这也是聂兴朝的主意,说一起旅游是增进感情绝佳机会,柏清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借口,话到嘴边好几次又咽了回来,现在听说夏星河要走了,他才终于脑子一热说了出来。

“去爬山?”

夏星河重复了一遍,问,“怎么突然提这个?”

“……嗯,”柏清舟应了一声,最终还是拉过了聂兴朝来垫背:“是聂兴朝想去的,问我有没有兴趣。”

他有些别扭地咳嗽了两声,语速飞快,“我就随便问一下,你要不想去就算了,我……”

“也可以。”

夏星河深吸口气,把他的话打断。

夏星河很快想通了,如果他真的决定要回老家,这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与柏清舟相处的机会了,他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

说是柏清舟约夏星河爬山,实际这趟路程同行的人有四个,聂兴朝不必多说,是被柏清舟拿来当借口的“发起人”,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刚巧是阎才工作的城市,夏星河随口说了一句,阎才马上热情地要求同行。

夏星河原本还有些担心,问他会不会影响他的工作,阎才大手一挥,回复道:“这么多年就属咱俩关系好,你来这边玩,我当然要好好陪你。”

夏星河心头一热,答应下来。

阎才向来是热心肠的人,决心要当几人此行的向导,早早地就帮他们定好了酒店和票,又规划好了行程路线,一路上有山有水还有古朴的小镇,绝对值得期待。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热情,除了因为想带夏星河好好玩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同行人里有柏清舟,他不太放心。

时间转眼到了出发那天,夏星河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早早起床,和阎才打过招呼,又匆匆地赶到机场。

柏清舟和聂兴朝已经在机场等着了,三人碰面时,阎才的消息也发了过来。

[阎才不是腌菜:OK,大概几点到?我去机场接你们。]

[小竹子:估计十一点左右。]

[小竹子:辛苦阎哥]

[阎才不是腌菜:客气]

这趟行程似乎格外顺利,飞机正点到达机场,走出航站楼,夏星河便给阎才打去电话:“阎哥,我们到了。”

“早就在这里等你们了,”阎才说,“你往拿行李的地方走。”

夏星河点头说好,去的路上就开始盘算着一会儿见面要说什么,他自己自己和阎才之间不必多说,但毕竟还有个聂兴朝在,两人还不认识,一路同行,总得介绍一下。

夏星河这么想着,一转身,就远远看到了阎才的身影。

“这里,这里!”

夏星河笑着向他挥手,阎才随即朝着这边走来。四人的距离逐渐近了,夏星河脸上挂起笑容,刚要开口,阎才却突然惊呼起来。

“操,”他一脸不可思议地指着聂兴朝,“怎么是你?!你的朋友是柏清舟??”

聂兴朝也拧起眉头:“你就是小夏的那个朋友?”

阎才大骂:“骗子!”

聂兴朝干咳两声:“……我没有!”

两人间的气氛蓦地剑拔弩张起来,夏星河一时傻了眼。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1章 陪你一会 下一章:第43章 好好表现
热门: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我要做阎罗 留守村妇 天道罚恶令 地疤 重生似水青春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穿书] 白首妖师 亡灵 儒道至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