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他想追他

上一章:第38章 能不走吗 下一章:第40章 值得期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柏清舟说得太快,太低,太模糊了,低沉的嗓音一闪而过,让夏星河不敢确认。

脑袋嗡了一下,心跳很快,夏星河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反问一句:“你说什么?”柏清舟的喉结微动,却没有再重复。

他不知道夏星河是真没听到还是不愿回答,最初的冲动过去之后,性格里固有的固执与傲气又显露出来。

在柏清舟的认知里,他的姿态已经放的够低了,为他学狗叫,主动为他做了许多,他的傲气不允许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低头,于是只是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窗外低沉的情歌很快放完了,变成了节奏欢快的凤凰传奇,明快的鼓点敲在心头,车内的气氛却异常安静。

车门依旧没有解锁,这么一直坐着也不是办法,夏星河的手指再次放在了车门上,柏清舟眉心紧皱着,终于开了口。

“夏星河,”他问,“你当年为什么要和我提分手?”

柏清舟低不下头,也不愿就这么放夏星河走,一番脑内的挣扎之后,问出了这个折中的问题。

直到此时,他依旧不认为当年的错在自己。阎才说夏星河因他而哭,他却根本想不出到底有什么理由能让夏星河下午还开开心心地和我朋友聚餐发朋友圈,晚上就那么干脆地甩了自己,再没有一丝眷念。

夏星河一怔,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柏清舟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夏星河沉默片刻,又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

当年那段回忆太深刻也太戳心戳肺,曾经是夏星河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去,但时间确实是个神奇的东西,伤痛随着年纪的增长被不断冲淡,也逐渐可以被提起,被谈及了。

伤疤依旧存在着,但又没有那么让人酸涩和疼痛了,或许还是当年不够成熟,太年轻,太傲气,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心脏依旧酸溜溜的像是泡进了柠檬水里,但夏星河已经有勇气去看柏清舟的眼睛了。

他笑着说:“就是当年和你提分手那天,我和家里出柜了。”

夏星河是真的想过和柏清舟天荒地老的。

柏清舟早早的就出了柜,夏星河却是第一次喜欢人,未曾将自己的性向告诉父母。

夏星河的的父母都是老师,只有他这一个孩子。他们爱他,疼他,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却也保留着老一辈的思想,保守,求稳,大概很难接受同性恋。

夏星河不愿意让家庭成为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阻碍,计划了很久,终于在那一天,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向父母出了柜。

父母的反应很大,比夏星河想象中还要大,其实他之前有和他们暗示过了,但真当说出自己喜欢同性的时候,一切还是脱离了他的控制。

父亲生气地叫他有本事永远别回来,母亲在旁边打圆场,却也一遍遍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夏星河说不是,说自己是认真的,父亲起得当场就要定车票过来打他,他怕两人气坏了身体,这才微微松口,没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事实。

那天他和父母聊了很久,几乎是一整夜,从最初的生气到后来的失望,父母和他聊了很多很多。

聊周围人的眼光,工作环境的歧视,以及……父母对他最殷切的期盼。

秋桂月说:“我和你爸都不图你大富大贵,就想你和普通人一样工作,结婚,生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又说:“别人的眼光是次要的,但如果你真找个同性,你们没法结婚,没有任何保障,也没有孩子作为维系,以后老了,谁来照顾你们?”

她问夏星河:“你有没有想过,只靠一腔热情的感情能维系多久呢?”

彼时秋桂月并不知道夏星河已经恋爱了,一句话却直直地戳到了夏星河的痛处。

柏清舟太冷,太闷,站的太高了,常常让夏星河感觉不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夏星河又像往常一样,努力说服自己柏清舟只是不会表达,努力回想两人之间甜蜜的点滴,而柏清舟突然发的一条朋友圈却又一下把他打入地狱。

那是一份被国外大学录取的通知书。

柏清舟要出国读博了。

却并没有提前告诉他。

夏星河突然发现,柏清舟似乎从未把他的计划和想法告诉过他,好像未来也没有预留他的位置。

失望往往只在一瞬之间,夏星河依旧是爱着柏清舟的,却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勇气。

他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恨,没有怨,没有狗血电视剧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只是热情的爱意逐渐磨灭在了时间里,日积月累的疲惫之下,这条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消息成为了压倒夏星河的最后一颗稻草。

手指在颤,嘴唇在颤,心也在颤。

或许是冲动,也或许是积攒已久,是偶然也是必然,夏星河闭上眼睛,疲惫地和柏清舟发去了最后一条消息。

[小竹子:分手吧。]

……

……

夏星河视角的故事讲完了,柏清舟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他想要解释,说其实事情并非夏星河所想的那样,想说自己是在乎他的,可话到了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真不知道曾经还发生过这样的故事,也无法想象夏星河当年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和提的分手,决绝,委屈,亦或是失望。

冷情迟钝如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钝刀子割肉,闷闷的痛意在胸腔蔓延。

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外面小店的歌又在不知不觉间换了好几首,柏清舟还在和不会说话的自己较劲,等得久了,倒是夏星河先开了口。

“没关系,都过去了,我已经不在意了。”

夏星河轻叹口气,说,“你开一下锁吧,时间不早,我该回家了。”

过去了?

不在意了?

于是柏清舟就这么怔怔地坐在驾驶席上,静默地看着夏星河走下车,看他进了院子,上了楼,直到楼道里的声控灯熄灭,许久,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通讯录里翻找着,最后给聂兴朝打去了电话。

*

凌晨。

中心医院旁的一个小酒吧。

聂兴朝听完了柏清舟讲述的故事,半晌都没回过神来,他之前只感觉两人的关系奇怪,却从没想过他们竟然还有过一段。

“不是,你们这也太、太、太……”

聂兴朝想了好久都没找到合适的词儿,最后憋出去来一句,“太那个了吧!”

“哪个?”

“……就,比八点档肥皂剧剧还阴差阳错啊。”

聂兴朝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不敢相信地问他:“你们之间也不算什么深仇大恨啊,后来就都没有再交流过吗?一次都没有?”

柏清舟:“……没有。”

其实他后来试着联系过夏星河一次,发现他把自己拉黑了,心觉尊严扫地,说什么都低不下头再去主动找夏星河了。

聂兴朝恨铁不成钢:“那你的嘴是长来干吗的?只会吃饭和出气吗?”

“……”

柏清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沉默着,没有说话。

聂兴朝的声音有点儿大了,旁边几个人都奇怪地往这边看,聂兴朝不好意思对他们陪着笑,再面对柏清舟的时候,也冷静了一点。

“……好吧,”他叹一口气,问柏清舟,“那你也得先告诉我,你真打算一个人出去留学读博?异地恋多容易分手啊,你都没想过吗?”

“想过,”柏清舟回他,“我已经计划好了。”

他特意申请了可以陪读的学校,而夏星河也在他的监督下学好了英语,把学分都修的差不多了,他计划先去那边一阵子,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就用交换生的名额把夏星河也安排过来,房子他都看好了,却没想到,根本没等到那天。

柏清舟讲完,聂兴朝再次沉默了,过了好久,才不解地问他:“你这不是计划的挺好的吗?为什么就不告诉他呢?”

柏清舟说:“我不想表现得太主动。”

聂兴朝:“……”

还不愿主动呢!现在可好,那么大个对象要跑了吧?

聂兴朝算是彻底领略到了柏清舟的冷漠脾气,可毕竟柏清舟来找他了,也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他深吸口气,问柏清舟:“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还喜欢他?想追他?”

柏清舟沉默片刻,轻轻地“嗯”了声。

聂兴朝皱眉:“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嗯’是什么意思?”

“……”

柏清舟眉心拧着,瞥了他好久,这才低低地说了句:“……想。”

聂兴朝问:“想什么?”

柏清舟咬牙:“……想追他。”

“哎,这就对了,爱就要说出来嘛。”

聂兴朝满意地点头,故弄玄虚地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柏清舟眼前,“你找我可算是找对人了,我这人人称恋爱大师,有着三十多年的丰富经验,没有我搞不定的对象……”

柏清舟:“说重点。”

“咳咳,”聂兴朝咳嗽两声,从旁边的吧台借来纸和笔,趴在桌上给柏清舟勾画起来,“现在吧,你俩的情况比较复杂,咱们需要从长计议,哎~润物细无声地——”

“等等,”

柏清舟眉心微蹙,开口打断他:“可能润物不了。”

聂兴朝问:“为什么?”

柏清舟说:“他下个月就回去柳安了。”

“……操!”

聂兴朝忍不住骂出了声,问他:“那你怎么现在才想着追?之前干嘛去了?”

“之前……我……”柏清舟顿住,没法回答之下又话锋一转,把矛头指向聂兴朝,“你不是说自己很有经验吗,还怕这个?”

“哦,是有经验。”聂兴朝说,“丰富单身经验。”

三十多年没谈过恋爱,俗称母胎单身。

柏清舟:“……”

这个人真的靠谱吗?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8章 能不走吗 下一章:第40章 值得期待
热门: 清明上河图密码4: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超级天才狂少 黑暗诱惑 寒门少君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哑舍3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剑控天下 从前我死去的家 医道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