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新年快乐

上一章:第35章 他不习惯 下一章:第37章 他想亲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晚,气氛和谐又静谧。

电话很快接通,阎才那边似乎心情不错,语气轻松地问:“喂,谁啊?”

“你好,”柏清舟温文有礼地开口,“我是柏清舟。”

“啪”的一声,阎才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柏清舟:“……?”

片刻,柏清舟再次拨通电话,阎才那边的语气完全不似刚才:“你有事吗?大晚上的打电话有没有礼貌啊?”

柏清舟沉默了一会:“你平常八点就睡吗?”

阎才没好气地说:“我爱啥时候睡啥时候睡,特别是听到你的声音,秒困。”

呛人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针对,是真情实感地敌意。

柏清舟的眉头一蹙,手已经放在了红色的挂断键上,手指悬停,最后还是没有按下。

片刻,他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忍辱负重地说了句:“……抱歉。”

或许是没想到他会拿出这样的态度,阎才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语气倒是软化了点:“行吧行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柏清舟没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他:“你那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阎才反问:“哪天哪句话?”

柏清舟:“聚会那天,你说的,‘别再让他哭了’。”

“……”

阎才的语气又再次冷了下来,问他,“你是什么意思?”

柏清舟没说话。

阎才冷哼了一声:“这会儿又念起他来了?怎么,他回家了,没人给您服务了?”

柏清舟没理会他的阴阳怪气,只是问他:“他什么时候哭的?因为我?”

柏清舟全然不接话的态度让阎才有些吃瘪,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口:“行吧,既然你记得我这句,也就应该记得上一句。”

柏清舟问:“什么?”

“放过他吧。”

阎才说,“你们不合适。”

柏清舟的眉头微微拧起:“哪里不合适?”

“哪里都不合适,”阎才说,“而且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分手这么多年又来找我追忆过去?我可不信你是什么旧情难忘……等等,你不会是想利用他做什么不好的勾当吧?”

“不——”

柏清舟眉心拧起,刚要反驳,又听阎才自言自语似的叹了口气,“唉,我真不知道小夏看上你哪一点了,那么死心塌地地喜欢着你,这都几年了,明里暗里劝过他那么多回,居然又和你扯上关系了。”

柏清舟问:“他死心塌地?”

“不然呢?难不成是你死心塌地?”阎才又被气笑了,“你们俩谁冷谁热,谁主动谁被动你心里没点acd数吗?你又不喜欢他,干嘛还不肯放过他啊?”

当年分手时,夏星河也说过类似的话,说感觉不到他的喜欢。柏清舟无法理解,当年因着傲气也不愿去问,如今旧事重提,柏清舟终于开了口:“我哪里不喜欢他?”

这句话简直一下子点燃了阎才积压已久的火气,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全出来了:“你那是喜欢他的样子吗?你有说过一句喜欢他吗?有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认识过吗?他天天跑前跑后给你送饭,你一句谢谢没说过就算了,后来他因为这个感冒生病,你居然和他说‘不想下班回来还看到病人’?有没有良心啊?”

阎才越说越生气,语气明显激动起来,“也就夏星河那个傻子眼瞎喜欢你,居然还答应了你同居,继续给你做饭,什么惯着你,顺着你的脾气,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我……”

柏清舟一时哑然,想要说点什么,阎才根本不听话解释,又一顿劈头盖脸下来,“你什么你?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还要问我为什么他会哭?我告诉你,就是你们分手那天的事,你自己想去吧!”

阎才越说越气,“啪”地挂断电话,听筒里“嘟嘟”的忙音传来,柏清舟站在窗台边,单手握住手机,许久,手臂都没有从耳边放下。

他从没想到会从夏星河的朋友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

没说过喜欢是因为他觉得空口说没意思;没介绍给朋友是因为他太耀眼了,他不想与别人分享;他跑前跑后地给他送饭他一直记在心里,后来和他说“不想下班回来见到病人”也只是一个托词,不想他再生病,也怕他拒绝和自己同居。

柏清舟一直以为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夏星河也能明白,却没想到原来在夏星河和他朋友眼里,他才是那么冷心冷情,没心没肺的人。

可分手那天夏星河为什么会哭呢?

柏清舟依旧不解。

尘封的记忆重新开启,柏清舟望着远处雾蒙蒙地天,又默默地垂下眼眸。

他想,或许自己有错,但两人相较,依旧是夏星河更为绝情。

分手那天也是夏星河和寝室的朋友聚餐,柏清舟记得清楚,夏星河在出门时还问了他要不要去。

柏清舟不喜欢和他们一起,他们之间都太亲密,夏星河会对别人笑,会和别人亲密地勾肩搭背,喝酒唱歌,会因为他们而忽视他的存在,好似他没有什么特别。

可他并没有阻止他,他已经足够克制了,他只是吃了点醋,借口自己要去医院,没有与他们同行。

那天夏星河和朋友玩到很晚都没有回来,寂寞的夜,他一直在接急诊,夏星河却更新了好几条朋友圈,每条都在说他的那些朋友有多好多好,却只字不提他的名字。

于是他较劲似的发了条朋友圈,随便找了之前申请的材料发了条朋友圈,假装没听到夏星河的一个电话,结果第二天一早,夏星河便提了分手,干脆利落地从他生命中离开,再没有半点留恋。

柏清舟想,该哭的人是他才对。

*

阎才的态度极差,夏星河的也没好到哪里去,和阎才通过电话之后,柏清舟想起之前的事,本就带着气了,结果夏星河依旧一副不愿意回复消息的样子,于是柏清舟一条都没再发,把精力全都投入到工作上去,每天都要加班到深夜。

时间又过去一周,转眼就到了农历大年三十。

街上的年味儿已经很浓了,红灯笼,红春联,阖家团圆,柏清舟依旧独身一人。

父亲值班,母亲出差,而他也同样要守在医院,其实每年过年都差不多这样,父母离婚很早,柏清舟已然没有一家三口一起过年的记忆。

这样也好,不用忙忙碌碌,各处拜年,准备年夜饭。

一个人过年的流程要简单很多。清洁工来打扫卫生的时候顺便帮忙贴了春联,竹子的碗被它给踩碎了,柏清舟给它换了个红色的,如此便是新年全部准备了,科室里的人都想回去,柏清舟自愿接下了年三十这天的值班任务,晚上六点给竹子添了粮,便早早赶到了医院。

年三十这天的急诊格外忙碌。

人们习惯说“大过年的”,把“过年”当做一个宽容与原谅的理由,什么事都可以因为过年而出现转机与变数,唯独在医院里不行。生老病死才不管你是“春节”还是“秋节”,想来就来,霸道至极。

晚上六点,柏清舟接班,来急诊的病人络绎不绝。

因为儿子回来太激动以至于心脏病发作的,因为孙子不争气当众顶嘴直接被气昏过去的……一个接一个的病人让人应接不暇,好不容易有时间喘口气的时候,已经过了零点。

就这么过了旧年。

跨年过了,新的一年到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地球照常在转,第二天的太阳仍未升起,医院的急诊室紧张又忙碌,手机里的消息塞满了,全是病人和家属发来的祝福短信,唯独没有柏清舟期待的那个人的。

柏清舟坐在办公桌前,默默地把微信消息翻了好多遍,又猛地把手机合上,扔在一边。

“啪嗒”一声,旁边一起值班的张医生抬起头来:“怎么了?”

“……没什么。”柏清舟淡淡地回了句,垂下眼眸,冷着脸继续写病历。

挺好。

他想,好不容易过年,居然连个消息都不给他发。

张医生也只是随口一问,习惯了他的冷漠脾气,见他不说,很快低头继续摆弄起手机。

急诊难得有空闲的时候,诊室里都安静了下来,张医生不停地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又突然抬起头,试探着问他:“柏医生,趁这会儿没事,我打个电话,你不介意吧?”

柏清舟说“可以”,张医生马上兴致冲冲地点开了视频通话,又笑呵呵地解释,“是我女朋友想和我视频。”

视频接通了,又软又甜的女声隔着听筒传来:“亲爱的……”

张医生“腾”地一下坐直了,脸上的笑合不拢,软着嗓子喊了句:“宝贝儿。”

小情侣谈恋爱时甜蜜是藏不住的,特别过年这个家家团圆的日子还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见面的小情侣。

在急诊室里,张医生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一直小声地说话,后来时间久了,也逐渐大胆起来,一口一句“亲爱的”,又说,“我想你了。”

张医生的女朋友也格外贴心,软声细语地接着他的话,对他嘘寒问暖不说,还要过来给他送宵夜吃。

女朋友说:“天这么冷,我特意给你包了饺子,一会儿给你送过去点吧?”

“不用宝贝儿,”张医生连忙推拒,却连拒绝的话中都带着宠溺,“你早点睡吧,晚上太晚了,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

两人的聊天甜甜蜜蜜,张医生眯着眼睛笑,周围简直冒起了粉红泡泡。柏清舟坐在旁边继续写大病历,又第一次觉得,急诊忙一点比闲一点好。

夜逐渐深了,还是没有新病人来,张医生还在和女朋友打视频,柏清舟一言不发地写大病历,放在一边的手机又突然亮了一下。

柏清舟没注意,隔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点开一看,原本冷得要结冰的脸上才终于有了点融化的痕迹。

[小竹子:新年快乐~]

还算有良心。

柏清舟唇角微微勾起。

他想,既然夏星河都主动了,那自己就勉为其难表示一下吧。

张医生还在给女友打电话,柏清舟亦拨通了夏星河的电话。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5章 他不习惯 下一章:第37章 他想亲他
热门: 我只是个土豪[综武侠] 土匪攻略 侠气逼人 帝级大明星 资本对决 二律背反的诅咒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神级奶爸 西河口秘闻 超级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