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未曾离开

上一章:第33章 这么喜欢 下一章:第35章 他不习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星河分手时也说过类似的话,后来再见面时夏星河根本不记得狗叫的约定,柏清舟便把这当做是他想要分手随口找出的借口。

而现在,夏星河的语气明显认真许多,带着微不可察的鼻音,委屈得让人心颤。

指尖再次滑过唇侧,柏清舟凑近了,轻声问:“我哪里不喜欢你?”

柏清舟自认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

他出柜早,其实也是第一次恋爱,有些话说不出口,浓郁的感情却又在不知不觉间积聚,时隔多年依旧未变。

当时追他的人很多,他却只默许夏星河在自己身边,一开始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喜欢,自己都不知是在哪一瞬开始,一旦动心,便是永恒,后来发现的时候,他的视线再未从夏星河身上移开。

陪他上课,给他画重点,写论文忙到焦头烂额的时间还不忘帮他辅导功课……从前柏清舟从来不屑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却又一次次为夏星河改变原则,偏偏还甘之如饴。

他就像是明亮的发光体,是最耀眼的星星,靠近的地方都是亮的,仿佛是世界上所有美好东西的集合,再冷漠的人看到他时,都忍不住勾起唇角,眼底含笑。

直到后来,柏清舟的每份人生规划里都有着夏星河的名字,又被他一句冷冷的分手全部撕碎。

柏清舟曾经是多骄傲的人啊,天之骄子,从未向别人低过头,是天资赋予他的傲气。

动了一颗凡心之后又被狠狠甩掉,最尊严扫地的事莫过于此了,哪怕这样,他却依旧忘不掉他,出国又回国,再遇见的时候,还放下骄傲与自尊主动向夏星河求和。

柏清舟想,他都为他学狗叫了,如果这都不算喜欢,那到底什么才算?

夏星河眼睑闭着,没有回答。

柏清舟静静地看着他,手指一遍又一遍固执地碾过他的唇瓣,和自己较劲似的,不更进一步,但也不愿松开。

修长的手指上带着粗砺的茧,是常年握手术刀留下的印记,夏星河被按的疼了,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柏清舟。”

他又在叫他的名字了。

“柏清舟。”

又是一声。

呢喃着,又像是偷偷叫过千万次那般。

“柏清舟,”他说,“……我疼。”

酸涩感席卷了整个心脏,仿佛被数千根银针密密麻麻地扎过。柏清舟蓦地松了手,这才夏星河的嘴唇已然充血红肿起来,还有地方微微破了皮。

“……抱歉。”

柏清舟怔怔地看着指尖,一时不敢再触碰他分毫。

夜已经深了,柏清舟却丝毫没有困意,他去关上了灯,在黑暗中注视着夏星河许久,又踱步到窗边,抬眼看着深厚雾霾之下,只剩下点点亮光的星星。

深夜过后便是拂晓,不知何时,天空泛起鱼肚白。

柏清舟在窗边吹了一宿的冷风,夏星河倒是睡得不错。

身下的床软硬适中,鼻息间还萦绕着令人魂牵梦绕的气息,夏星河做了一个绵远而悠长的梦,梦中的柏清舟轻柔地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又温柔地把他揽入怀里。

这确实是一个美梦,以至于夏星河懵懵懂懂地睁开眼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处哪里。

宿醉过后,浑身的肌肉都是松软的,视线一片模糊,夏星河捂着脑袋缓慢地坐起来,又突然看到站在窗边的柏清舟的背影。

“……柏清舟?”

睡着前记忆缓慢回笼,夏星河皱着眉头,试探着问,“'昨晚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

柏清舟闻声转过身,抬眸瞥了夏星河一眼:“嗯。”

酒后的记忆太乱了,模糊的,又不太真切,夏星河无力思考其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自己想象出来,又看自己躺在床上衣服都被解开的模样,张张嘴,语气有些犹豫:“我昨晚……没干什么吧?”

他的记忆只停留在柏清舟把他带回家,然后对他说了点什么,他好像也说了点什么,他们之间似乎还发生了点什么,但具体是什么,他已经全然不记得了。

夏星河的眼睛里有些茫然,还带着点对未知的惧怕,眸子依旧是澄澈的,像是初春时融化的溪水,柏清舟的喉结微动,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有。”

夏星河一惊:“什么?!”

他不会是趁着醉酒对柏清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吧?

夏星河心惊胆战地偷偷打量起柏清舟。

衣冠整齐,皮肤光洁,除了眼睑下方有一圈淡淡的乌青之外,并没有什么无法描述的痕迹。

那乌青应该只是没睡好,与自己没什么关系,夏星河刚要松一口气,心道自己应该没那么肥的胆子,便听到柏清舟淡漠的声音响起:“因为你,我一晚上没睡。”

夏星河:“?”

柏清舟:“你睡了我的床。”

“……啊?”

夏星河看看身下的床,又下意识地反驳:“你家没客房吗?”

“没有。”

“沙发总有吧?”

“被你吐脏了。”

朦胧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夏星河开始有些心虚了。

他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印象,印象中,他好像确实吐了一沙发,还差点……吐到柏清舟的脸上。

完蛋。

柏清舟洁癖那么严重的人,不把他丢出去算好的了。

“……对不起啊,”

夏星河有些尴尬地抓了下头发,不自觉地垂下头,“还能清理掉吗?不然你告诉我多少钱,我直接赔给你……”

可怜巴巴的语气最容易让人心软,特别是刚酒醒的夏星河眼角还带着点潮红。柏清舟蓦地脱口而出一句“不用”,又在夏星河疑惑不解的眼神中别别扭扭地加上一句:“那是法国定制的,国内没法清理,要送去原厂保养,等价目表出来我再发你。”

“好的,实在抱歉……”

夏星河又抓了抓头发,细碎的被抓乱了,在耳侧散开。一闪而过的片段突然在脑海中浮现,夏星河想了想,又不确定地道歉:“那个,还有,我昨天喝断片了,可能没什么分寸,要是说了什么话,你也别当真啊。”

不要当真?

什么不要当真?

骂他狗不要当真,还是呢喃着说的喜欢他不要当真?

不知怎的,柏清舟突然想起了阎才早先说的那句:“你不要再让他哭了。”

夏星河真的因为他哭过吗?

柏清舟垂眸打量着面前的人,试图找到些什么,却未曾在他脸上看出任何痕迹。

他回忆着,又发现记忆中的夏星河永远都是带着笑的,除了被折腾得狠了会红着眼睛啜泣之外,他好像永远是阳光灿烂的,是表情生动的,他无法想象他哭起来是什么样子。

灼热的目光落在身上,夏星河略微有点不好意思,他尴尬地笑了笑,又不小心扯到了嘴唇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气。

他的嘴唇还有些红肿,被擦破了皮,唇角依旧是扬起的,唇角的梨涡清晰。

明明是疼着的却还要扯着嘴去笑,柏清舟突然意识到或许夏星河并非他想象中那般没心没肺。

他第一次觉得,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误会但彼此都未提及,也或许真的有什么心情没来得及传递,又消失在岁月里。

“你……”

柏清舟的喉结微动,突然想再问他一次当年到底为什么会提分手,可话到嘴边,又被那由来已久的傲气所压抑。

“怎么了?”

夏星河抬眸问他。

澄澈的眸子中似乎不带一丝眷念,与当年他离开时如出一辙,那么干脆。

柏清舟话锋一转,下意识地吐出一句:“……没什么。”

就是这么一念之差,时间也并不再给柏清舟任何反悔的机会,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阵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又突然响起。

是夏星河的手机在震,他对柏清舟抱歉地笑笑,背着他接通电话。

“喂?怎么啦,妈?”

电话那边,秋桂月的语气有些着急,“星河,你能买到这两天回来的票吗?能不能提前回来两天?”

急促的语气让夏星河的右眼皮没由来地跳了两下:“出什么事了吗?”

“回来说吧,电话里讲不清楚,”秋桂月顿了顿,泄了气似的,“你爸爸出了点事,现在情况不是太好。”

夏星河的心脏猛地一揪,语气随即沉了下来。

“好的,我知道了,我尽快回去。”

挂断电话,夏星河的眉心紧紧皱着,匆匆忙忙跳下床整好凌乱的衣服,甚至顾不得柏清舟在场。

柏清舟问:“怎么了?”

夏星河一边跳着一边把鞋子穿好:“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得快点赶回去。”

他弯腰提上鞋子,起身就要跑,有被柏清舟拉住了手臂。

“干嘛?”

夏星河有些着急地说,“我这会儿着急,回来再还你钱,肯定不会跑的。”

柏清舟没有接话,转而问他:“你要回家?回柳安吗?”

夏星河点头:“对。”

“车票买了吗?”

“……”

他太着急了,挂断电话就想跑,还真的忘了车票的事。这里离他家一千多公里,又临近春节,高铁票早卖光了。

看着夏星河愣住的表情,柏清舟微叹口气,暂时收敛起刚才的心思,打开手机,飞快地在屏幕上点击着,又抬头问他:“下午三点的飞机,行吗?”

夏星河猛地回过头来:“行!”

柏清舟微微颔首,冷静地带着夏星河先回住处收拾东西,甚至连预约打扫卫生的钟点工都没来得及见,就开车带着他往飞机场赶。

机场建在市郊,车飞驰在路上,路上的车逐渐少了起来。

柏清舟的车开的很快也很稳,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脸的弧度近乎完美。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夏星河的心跳很快。

或许只是着急,也或许还掺杂了些别的情绪。

到了机场正赶上安检,柏清舟陪着夏星河一起取了票,托运好行李,又把他送到安检口。

“别担心,”他说,“有事随时联系我。”

依旧是冷漠的语调和疏离的表情,却莫名有种让人心安的能力。

“……谢谢。”

夏星河轻声说。

“嗯,”柏清舟安抚似的揉了下他的脑袋,“快走吧。”

机场里的广播响起,夏星河匆匆进了安检口。

安检的流程很多也很繁琐,周围聚集的人很多,一道道关卡过后,已经距离进口处很远了。

中间是厚厚的玻璃门,拥挤的人群来回移动,把视线遮掩。

头顶的广播一遍遍响,声音透过广阔的屋顶不断回响,身后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声响,夏星河无意识地回头看去看。

什么都没有发生,周围一切照旧,行人来去匆匆,原本嘈杂的航站楼也安静了下来。

夏星河收回目光,正要继续赶路,目光掠过某个角度的时候,又突然在层层叠叠的人群后面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柏清舟。

柏清舟还站在原处,静静地注视着他离开时的方向,未曾离开。

脑袋上似乎还残留着刚才柏清舟触摸时的温柔触感,夏星河怔怔地伸出了手。

细密的发丝滑过指缝,心跳更快了。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3章 这么喜欢 下一章:第35章 他不习惯
热门: 兵魂回档 荆棘王座第一季:猛虎蔷薇 人皇纪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 六迹之梦域空城 灭顶之灾 大悬疑:葬玉琀蝉 把你裙子穿上 墓之盗 美妙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