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这么喜欢

上一章:第32章 跟你回去 下一章:第34章 未曾离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星河醉得都不省人事了,自然不会回答柏清舟的问题。

空气突然静默了下来,耳边萦绕的只有呼吸声。

门外杂乱的人声被无限放大,不知过了多久,一声中气十足的呐喊打破了寂静。

“别拦着我!我还能喝!”

原本喝醉了趴在桌子上撞尸体的小胖,还发起酒疯来,踉踉跄跄地去晃身边寝室长的肩膀。

“别,别睡了,陪我喝。”

睡得正香的寝室长直接被他晃醒了,一拍桌子:“吵什么吵!倒酒!”

酒瓶里的酒一点不剩了,两人迟迟没有倒出来,面面相觑。

“没酒了?”

“没了!”

“再买一瓶!”

“买!必须买!”

“买什么买?!”

旁边瘫着的阎才还有几分理智,迷迷瞪瞪地抬手,又把两人脑袋按在了桌子上,“睡觉吧,兄弟。”

醉后的人哪有什么逻辑,两人被这么一按,当真趴在桌子上不动了,片刻,寝室长还打起呼噜来。

“还挺听话……”

阎才又醉眼惺忪地迷瞪了会儿,迷迷瞪瞪地掏手机要叫出租,一边嘟囔着,“得把他们送回去。”

手指在屏幕上胡乱点了半天,硬是没解开锁来。

“我来吧。”

不能任由他们在这里发酒疯,柏清舟大步走到他身边,“地址给我。”

阎才醉醺醺地看着他,眼睛眯着:“你谁啊……冷着个脸装什么大爷,我跟你说,我,我……”

喝醉的人是讲不通道理的,柏清舟直接把他握在手里的手机抽了出来,用他的指纹开锁,然后点开通讯录,寻找最近联系人,打过去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这个电话主人的朋友吗?他现在喝醉了,你方便过来接他一下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行,你把地址发给我。”

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但周围一篇嘈杂,阎才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柏清舟也顾不了那么多,匆匆把地址告诉他,又按照同样的办法解决了同样瘫软在桌上的两人。

等着人来的时间里,柏清舟又回到夏星河身边。

夏星河大概不太舒服,眉头紧皱着,不停哼哼着,大概是热了,还要去扒自己的衣服。

柏清舟无奈,手背贴着他的额头帮他降温,说:“马上就回去了,乖一点,嗯?”

“不……”

夏星河毫不犹豫地拒绝,须臾,又叫了声柏清舟的名字。

“柏、柏清舟。”

“嗯?”

柏清舟微微抬眸,问他,“我怎么?”

夏星河闭着眼睛说:“你是真的狗。”

柏清舟:“……”

大意了。

*

先到的是小胖的同事,一个人把小胖架走了,再来的是寝室长的老婆,柏清舟和她合力把人抬上出租车。

半个小时过去,来接阎才的人迟迟没来,夏星河又闹腾起来,哼哼着说想家了,要回去,柏清舟没办法,嘱咐服务生帮忙照看一下阎才,又扛着夏星河下了楼。

柏清舟是开车来的,约莫着要喝酒,提前约了个代驾,代驾挺专业,见夏星河醉得厉害,小心翼翼地和柏清舟一起把他扶上车,又利落地回到驾驶室,转头问柏清舟,“哥,咱们去哪儿?”

夏星河抢答:“回家!”

代驾脾气也不错,心平气和地问他:“这位兄弟,您家在哪儿啊?”

夏星河答:“家就在家啊!”

代驾:“……”

柏清舟:“……”

夏星河实在醉得彻底,柏清舟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只能按了按眉心,对前排的司机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代驾点头说“好”,麻溜地开车不再说话,夏星河也不吭声了,脑袋一歪就要往旁边栽。

柏清舟伸手拦住他,他便自然地缩到了柏清舟怀里,依偎着他,很乖。

正是最冷的时节,车里开车空调也没觉得多暖和,车开得飞快,寒风吹打窗户发出细碎的声响,夏星河就靠在柏清舟身上,温度透过相触的身体不断传递。

小火炉似的。

柏清舟也喝了不少,嗓子发干,血管一突一突的泵血,他不再压抑自己,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夏星河身上,看着他粉扑扑的脸颊,片刻,唇角轻掀。

“夏星河,”他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呢喃,“这可不能怪我。”

不是我要故意留你,是你自己找上来的。

*

二十分钟的车程一晃而过,代驾在车库停稳了车,又笑呵呵地开口,“哥,到了。”

风一吹,柏清舟的酒也醒了大半,他微微颔首,扶着夏星河下车,代驾也赶忙凑上来帮忙。

“哥,让我来吧,我在行。”

代驾拉着夏星河的手想把他架在肩膀上,想都没想就用手抓着夏星河的手腕。

黑与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柏清舟眉心蹙起,把夏星河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指同样抓住夏星河的手腕,就在代驾刚刚抓握过的同样的位置,又冷冷开口:“不用。”

“……怎么突然变冷了?”

代驾没由来地打了个寒战,但见不用自己再费力搬运,还是乐呵呵地朝着柏清舟摆摆手,说,“那行,哥,您慢点。”

柏清舟淡淡地“嗯”了声,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夏星河的皮肤上摩擦,仿佛要覆盖掉什么痕迹。

片刻,夏星河的手臂泛起淡淡的红,柏清舟才终于满意了,吩咐代驾“你可以走了”,又架子夏星河把他抱回屋里。

“好的哥,记得五星好评哦!”

代驾很快离开,听到动静的竹子早就醒了,汪汪地冲着代驾的背影叫了两句,也跟着柏清舟回到客厅。

柏清舟把夏星河放在沙发上,竹子很快凑过来来,去嗅夏星河身上的气息。

夏星河睡着了,没有反应,竹子就干脆直接压在了夏星河身上,吭哧吭哧地舔了起来。

“竹子!”

柏清舟眉头紧皱着,呵斥了句,“不许舔!”

“汪?”

“离远一点,别碰他。”

“嗷呜~”

竹子哀求着低下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架不住柏清舟根本不吃它这套,依旧一脸冷漠地看着它,也只能依依不舍地从夏星河身边离开,跑到旁边的角落缩成一团,柏清舟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没了竹子的打扰,房间里很快安静下来,柏清舟先是用凉水洗了脸,又帮夏星河接来一盆热水擦脸。

白毛巾沾着温水滑过白皙的皮肤,夏星河的脸颊还泛着绯色,细密的水珠停留在粉扑扑的脸颊上,柏清舟的心跳没由来的快了一拍。

这会儿的夏星河很乖,特别乖,大概是被擦拭得舒服了,眉眼都顺从地放松下来,纤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微张的嘴唇是粉色的,软软的,果冻似的,让人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一定是甜的。

酒精仍存在于身体之中,血液是躁动的,理智被蛊惑,欲望在拉扯,还温热着的毛巾被扔进了满水的盆中,溅起一片水花,柏清舟眼底闪过一抹晦色,原本握住毛巾的指尖还带着点湿,轻柔地按在唇瓣处反复摩擦。

柏清舟弯下腰,与夏星河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夏星河?”

柏清舟哑着嗓子叫他,薄唇马上就要压上那两片绯红的唇瓣。夏星河的嘴唇微动,喉咙也跟着动了动。

……好像是要吐!!!

柏清舟随即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把他扶正,然后……夏星河“哇”的一下,全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

混合着酒气的酸臭味道在于是弥漫开来,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柏清舟满脸嫌弃地看着一脸无辜的始作俑者,片刻,又认命似的,把他搀到卫生间,小心翼翼地去拍他的背。

夏星河难受得紧了,吐得眼泪都出来了,哼哼地抱怨着:“柏清舟,我、我难受。”

柏清舟的语气温柔:“吐出来就好了,嗯?”

“还是好难受。”

“马上就好了,听话。”

就这么哄小孩似的折腾了好久,夏星河终于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柏清舟给他接了杯水让他漱口,他乖乖漱了两口,又盯着杯子发起呆来。

“柏清舟。”

“嗯?”

“怎么每次我这么狼狈的时候都被你看到啊。”

委屈的语气让柏清舟心头一软。

“没关系。”

他说。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夏星河没理他,依旧盯着手里的玻璃杯。

片刻,又叫了声:“柏清舟。”

“嗯?”

“你为什么要来啊?”

当然是因为你。

哪怕知道你朋友是在开玩笑,还是怕失去。

柏清舟沉默着,有些话说不出口,又突然发现夏星河好像并没有在和他说话,只是对着水杯自言自语。

“柏清舟。”

他又叫。

“柏清舟。”

“柏清舟。”

一声又一声。

目光灼灼地,盯着手里的杯子不愿意移开。

柏清舟蹲下身,试图把他手里的杯子拿着,夏星河猛地瞪大了眼睛,把杯子抱进怀里,生怕他抢走似的。

“让我再抱一会,”他执拗地哀求,漂亮的眼睛几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泪,“就一会儿,不然醒了就抱不到了。”

柏清舟的心蓦然一软,心脏饱胀着,有力地泵血。

想抱就抱着吧,他握住夏星河的手腕,倾斜着杯子把里面的水倒出来,对他说,“抱着吧。”

夏星河心满意足地点头,又保证:“我就抱一下!”

夜已然很深了,窗外点点的星光洒下,柏清舟回去简单地把沙发收拾了一下,又预约了明天钟点工的上门服务,重新折返回来时,夏星河依旧抱着杯子,柏清舟无奈,弯腰把他抱到床上,又帮他把鞋子脱掉,衣服解开。

夏星河很乖,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折腾,手里依旧捧着那个玻璃杯,嘴角咧着,宝贝似的。

躺下之后,他单手举起杯子,另一手的手指伸出被子,点了点杯子的壁侧,又开始念叨:“柏清舟。”

“柏清舟。”

“睡吧。”

柏清舟无奈,揉了揉他金色的碎发。

痒痒的触感滑过指尖时,夏星河的下一句话突然冒了出来,软糯的嗓音透过这漆黑又静谧的夜,清晰地落入耳朵。

“柏清舟,”夏星河嘟囔着说,“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柏清舟的身形一顿。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2章 跟你回去 下一章:第34章 未曾离开
热门: 美女的超级保镖 穿成女配姐姐的小仙女 追问 新欢 [综]小丑培养游戏 九州志·庞歌染尼 重返2008年 春风度剑 侯卫东官场笔记7 寻龙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