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要回屋吗

上一章:第17章 听懂人话 下一章:第19章 后来的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柏清舟的目光深邃又悠远,像是宽阔的海面掀起层层波澜,巨浪拍在心尖,让夏星河的心跳不由得快了两拍。

一秒,两秒。

柏清舟淡淡勾起唇角。

夏星河幡然清醒,轻咳一声,脸上的笑意随即收起。他别别扭扭地摸了下鼻尖:“那个,你今天回来挺早的哈。”

柏清舟的眉心微蹙,似是不满他前后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但也只是一瞬间,就很快收敛起目光,又重新往日冷漠的状态。

“不早,”柏清舟特意点开手机又看了次时间,才道,“八点一十三分,正常下班时间八点整,换衣服五分钟,从办公室到这里步行八分钟,误差不超过一分钟。”

夏星河:“……”

倒也不用这么精确。

要问现在夏星河是什么心情,大概就是两个字“尴尬”,四个字“特别尴尬”。

往常他下午三点出门,一般五六点就会回去,很少和柏清舟打照面,今天太兴奋,完全忘记了时间,一直到这会儿才发现天都黑了。

在这样不清不楚的状态下相遇,身前的男人熟悉又陌生,夏星河抿了下嘴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曾经亲密过,争吵过,又有四年没见过面,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不只是时间空间的距离,更是心与心的距离,他从没有看透过柏清舟的心,所以爱过又分开,连带着所有的勇气都烟消云散。

从前的他凭着一腔热情死缠烂打在柏清舟身边,热情得尾巴都摇成了一朵花,现下两人的距离不过五十公分,他却没有了开口的勇气。

气氛是凝滞的,空气结成了块,柏清舟似乎不满于这样的静默,最终先开了口:“你刚刚说,竹子的后腿可以踩到地面了?”

“……嗯,”夏星河松一口气,也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悬空着的,但确实偶尔能放下来了。”

夏星河朝着竹子挥了挥手,单手扔出飞盘,给柏清舟做示范,“竹子!来!想玩吗?”

面对竹子的时候,他的脸上重新带上笑,而竹子也欢腾着跑了出去,呼哧呼哧的笑,又很快叼着飞盘回来。

“乖孩子,”夏星河揉揉他的脖子,喂给他几颗零食,“再来一次?”

竹子眨巴着眼睛,再次跳跃着冲了出去。

如此往复几次,竹子有些喘了,夏星河拍拍它的脑袋以示鼓励,不再继续下去。

萨摩耶大都爱笑,竹子也不例外,外人面前它很高冷,熟悉了之后,撒娇卖萌都是家常便饭,白白的一大团棉花似的,不让它追飞盘了,它就晃着尾巴站在两人中间,一会儿去蹭蹭柏清舟的腿,一会儿去咬一咬夏星河的裤腿。

有着这个微笑天使在旁边,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悄然缓和下来,而几趟奔跑过后,竹子的状况也清晰地展现出来——它的后腿确实可以着地了。

虽然它大部分时间还是跛脚跑的,但当它跑欢了忘记了的时候,后腿又不自觉地恢复了正常,这也印证了宠物医生之前的诊断——竹子的伤早就痊愈了,之所以还在跛着脚走路,其实是因为心理问题。

竹子还在蹭夏星河的裤腿,乖巧的像小孩子似的,柏清舟目光微动,唇角勾起一点微不可察的笑意:“挺好。”沉默片刻,又补充道,“……是我想错了。”

夏星河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还记着之前两人争吵的事,也不好意思把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说:“其实我也去问了别人。”

事实上,他和柏清舟最初的想法都不太对。

柏清舟觉得不需要,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竹子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夏星河虽想表达,也只是自顾自地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没有收到竹子的反馈便想要放弃,并未想过他们之间可能只是表达方式不同,没能互相传递情绪给彼此。

夏星河犹豫着,不知要如何解释这些张阿姨教给他的东西,柏清舟却不甚介意,他那双浅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夏星河,唇角微掀:“你很厉害。”

夏星河的心跳陡然快了两拍,讷讷地“嗯”了声,不自觉地别开了眼。他很少听到柏清舟如此直白的夸奖,以至于原本想说的话也抛在了脑后。

不过就算让他说,他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沟通向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狗和人都是。

*

第一步迈出之后,之后的路便好走许多。竹子的训练是这样,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

那天之后,夏星河照例来帮竹子康复,但不再那么刻意地避开柏清舟了,有时两人偶然碰见,还会相视一笑,然后夏星河继续逗竹子,柏清舟有时会回到房间工作,有时会站在夏星河旁边看竹子,没有更多的交流,但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

曾经的过往还横亘在记忆里,但他们都默契地不再去提。

当年分手之后,夏星河也曾有瞬间后悔当时的冲动,但柏清舟毅然决然地出国读博,没再给他一点挽留的余地。

其实柏清舟一直都打算出国留学的,他对未来有着清晰的规划,而夏星河清楚地明白,这个规划之中并无自己。

想明白那一瞬间是痛苦的,心脏像是被无数蚂蚁爬过,酸酸涩涩,真放下的时候也是平静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意识到爱情只是一个人生活中很小的部分,让你开心,让你痛苦,让你不能自拔,但并非不可或缺。

偶然想起时会唏嘘会怀念,但日子总还要继续下去。

时间转眼过去一周,到了第二周的周末。

这段时间夏星河一直坚持早睡早起,醒来的时候才六点刚过。他用微波炉叮了杯牛奶,又煎了个鸡蛋加进面包片里,等待的时间,又去书桌前把电脑打开。

之前习惯了熬夜,总是一睡就睡到日上三竿,最近作息刚刚调整过来,晚上写一部分,上午再写一部分,效率比之前高了,睡得也比之前踏实了。

早饭很快就吃完了,夏星河打开文章,继续昨晚没写完的章节。

这篇新文写得不算容易,倒不是剧情大方向的问题,而是细节问题。

剧情上,读者的反馈不错,很多人都说“第一次看这种类型,但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注意”,但多小细节就不一样了,杂又细,涉及专业内容,不能胡来。

之前住院了大半个月,见识到了医院里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夏星河把文中狗主人的职业定为了医生,偏偏医生这个职业专业性很强,不是内行人很难了解清楚,夏星河几乎每天一半的时间都在查资料,偶尔还会被细心的读者挑出毛病来,他也只能更加小心落笔,谨慎写文。

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太阳不知不觉便升到了高处。又检查了一遍新章节,确认没问题之后,夏星河把它贴到后台的存稿箱。

系统提示保存成功,他终于松了口气,关了电脑,半倚靠在旁边的软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玩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的瞬间,微信消息也同时弹出。

[柏:在吗?]

[柏:我明天要带竹子去复查,今天的训练和你一起?]

最后一条消息是两分钟前发的。

[柏:还没起床?]

平淡的语气中藏着点不满。

夏星河太熟悉这样的柏清舟了,会心一笑,眼前自然地浮现出柏清舟眉头轻蹙,眉心皱起的神情。

不得不承认,柏清舟哪怕是皱眉的时候也是好看的。

夏星河想起之前某次,他不知道怎么惹到了柏清舟,柏清舟拧着眉头正欲发作,他却突然看愣了,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一句:“你皱着眉也好帅啊!”

“……”

当时的柏清舟怔了一下,别过头没再说什么,夏星河以为这事儿过去了,结果到了晚上,柏清舟还记得清楚,故意在别的地方折腾他,折腾他了好久,非得让他哭着说“不敢了”才肯罢休。

偶尔回忆起过去还是挺有意思的,但也只能怀念,不可重来,夏星河的目光重回屏幕,把丝丝缕缕的思绪从从脑海中赶出去,给柏清舟发去消息。

[小竹子:早就起床了,刚刚在码字。]

[小竹子:需要的话就一起吧,我没有意见。]

平心而论,抛开过往的感情不提,柏清舟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虽有些冷漠不近人情,但凡事经他之手,便是教科书级别的典范。

有时夏星河会让柏清舟帮忙记录训练的数据,训练时间,圈数,竹子的步态……各种数字繁复交错,柏清舟整理得严谨细致,分毫不差。

不仅如此,柏清舟在记录数据的时候还特意考虑了实用性,他用简单的表格把重要的数据规整分类,方便,就连夏星河这种一看到数学就头疼的标准文科生都能清楚地读懂,所以夏星河并不讨厌和他一起为竹子训练。

消息发出之后,柏清舟秒回。

[柏:好。]

*

下午四点,天好像已经有点黑了,太阳藏进了云里,夏星河看了眼天气预报,才发现今天有雨。

但已经和柏清舟约好了,夏星河不想爽约,于是回去换了身衣服又拿了把伞,还是按老时间到了柏清舟家。

柏清舟已经在院子里等他了,两人简单交流两句,夏星河便开始着手帮竹子训练。

竹子已经对这套训练模式很熟悉了,看到夏星河从书包里拿出它喜欢的那个黄色飞盘,马上兴奋地“汪汪”叫起来,尾巴摇成一朵漂亮的白绒花。

今天的天气着实不太好,天空被乌云笼罩着,秋风风卷起地上的尘土,但在两人的配合之下,一切井然有序。夏星河训练,柏清舟记录,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今天的训练任务很快就完成了,并未因糟糕的天气而受到丝毫影响。

最后一组做完之后,夏星河照例让竹子躺下帮它按摩腿,哪知刚揉了没两下,一阵惊雷炸响在耳边。

狂风呼啸着卷起尘土,预报中的大雨如期而至。

雨滴又急又大,如倾盆而下,两人一狗跑到屋檐下避雨,可屋檐太窄,又是开放性的,还是有雨滴飘到身上。

柏清舟眉心微蹙,问:“先回家坐一下?”

“……谢谢。”

夏星河犹豫片刻,同意了。

竹子趴在屋檐下看雨,不愿意进屋,夏星河则跟着柏清舟进了家门,此时的他是真没想到这场雨会下那么久,久到他一整晚都没法回家。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章 听懂人话 下一章:第19章 后来的夜
热门: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钢铁直男折腰记 七宗罪6:八棺尸场 活尸之死 召唤死者 未来的序曲·21世纪科幻小说杰作选 你能不能不撩我 妹妹的坟墓 关上门以后 我嗑的CP总be[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