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与你有关

上一章:第13章 我的竹子 下一章:第15章 说服自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柏清舟匆匆赶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黑了下来。

夏星河仍站在铁栏杆外面,竹子则死死地咬住小刘的裤腿不让他离开。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小刘的态度由最初的恐惧害怕到后来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期间他也想过给夏星河点钱私聊,笑呵呵地说:“我知道错了,哥,这个你拿着,咱就当这事儿过去了,成不?”

也低声哀求过:“哥,我就抽了它两下,没想把它怎么样,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就放我过我这一回吧。”

后来见柏清舟迟迟没来,又换了一副强硬的嘴脸:“狗主人都不想管,你管什么闲事儿呢?我就抽了它两下怎么地?还要把我关去坐牢啊?”

“那位哥忙着呢,人家可是大医生,才不会管这点小事。”

彼时柏清舟还没回复夏星河消息,甚至没有通过他的好友申请。但夏星河就是梗着口气,凭着自己对柏清舟的了解,赌他是在意竹子的,不会坐视不理。

显然,他赌对了。

柏清舟大步走进院子,竹子嗷呜着扑到他的腿上,尾巴夹在两腿之间,耳朵尖也耷拉下来,委委屈屈地去蹭他的小腿。而见柏清舟真的回来了,小刘也终于慌张起来,先是结结巴巴地叫了声“哥”,又低下头支吾着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柏清舟瞥了他一眼,没理,半蹲下身,轻抚竹子的脖颈和胸前,又试探着扒开竹子后腿部的毛发,想看看它的伤口,竹子不让,腿如触电般收回,哀嚎声低哑又绵长。

见此反应,小刘隐约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赶忙道,“要不这样吧,工钱我也不要了,就当我出钱,给狗子买点好吃的补补。”

柏清舟黑眸微压,依旧没说话。

小刘见的人多了,最擅长审时度势,知道柏清舟这种人不好惹,于是又拿出了对夏星河说的那套说辞:“哥,都是我一时冲动,我已经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吧。 ”

柏清舟仔细地检查过竹子身上的伤口,又拍了照,这才终于站起身来,仿佛刚听见似的,问了句:“知道错了?”语气依旧是淡漠的,听不出话中的情绪。

小刘连声道:“真知道了,真的。”

夏星河站在旁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一个小时之前,他也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见柏清舟一直没来,又马上换了副“你奈我何”的嘴脸,这会儿见柏清舟有意和他计较,态度又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他会变脸,都侮辱了同名的经典国粹。

小刘还在陪着笑,柏清舟也跟着笑了起来。唇角微掀,笑容未抵眼底。

“挺好,”他说,“那走吧。”

小刘不解:“走?”

“警察局。”

小刘瞬间慌了:“不是,哥,好端端的去警察局干什么?”

“不是知错了吗?”柏清舟淡淡睨着他,“认罪伏法,天经地义。”

“我不就是打了两下狗吗?犯法吗?有法律规定不能打狗吗?”

小刘说着就想跑,柏清舟三步作两步上前按住他的手臂背在身后,警笛声也恰好响起。

柏清舟终于露出了一点真实的笑容:“来了。”

他说,“法律确实没有规定不准打狗,但你打的是我家的狗,破坏公私财物罪,听说过吗?”

穿着制服的警察下了车,大步朝这边走来,夏星河也不由得扬起笑意,趁着几人说话的间隙,他悄悄蹲下身揉了揉竹子,给它安抚与力量。

柏清舟做事向来不留后路,夏星河想,小刘这算是踢到了铁板。

*

柏清舟是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报了警,警察过来之后,几人先把竹子送到附近的宠物医院包扎,又跟着回到了派出所。

值班的民警就是上次给夏星河做笔录的那个王警官,夏星河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王警官也认出了他。

“呦,这不是上次见义勇为那个小伙子嘛,”王警官说,“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你了……这次是因为什么事儿?”

夏星河简单把情况说明了一下,又无奈地耸了下肩膀:“我也不想啊,但总不能坐视不理。”

王警官笑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挺好的,又是见义勇为啊。”又说,“现在像你这么热心的小伙子可不多了,可得继续保持啊。”

稀里糊涂一顿猛夸,弄得夏星河不好意思起来,王警官又趁热打铁地问:“小伙子有对象吗?”

夏星河一怔,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啊?”

王警官笑笑:“其实我上次见面就想问你了,我有个闺女,跟你差不多大,研究生毕业,现在在中学做老师……”话没说完,突然被柏清舟打断了。

“警官,”柏清舟微笑了一下,语气很有礼貌,“请问可以开始做笔录了吗?我家狗还等着去检查。”

夏星河终于意思到了王警官的真实意图,连忙道:“王警官咱们先忙正事吧,您也挺忙的,下次我再来找您唠嗑。”

成年人的“下次”暗含拒绝的意思,王警官也不是不知趣的人,明白了夏星河没那个意思,也就顺着台阶下来,切换到工作模式:“哎,咱们这就开始。”

做完笔录之后,一系列流程走的很顺利,柏清舟家的院子里安了监控,夏星河则是人证,人证物证俱在,事实的认定没什么异议,小刘被行政拘留五天,至于赔偿金额,则要根据竹子的伤势来确定。

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夏星河要坐地铁回家,柏清舟也要去宠物医院查看竹子的伤势,地铁站与宠物医院是同一方向,所以两人还要再同路一段距离。

走在回去的路上,夏星河偷偷瞄了柏清舟几次,想问他刚才是不是听出王警官想给他介绍对象,所以才出声打断,再看到他淡漠的侧脸,又觉得是自己自己多情,索性没提。但或许是他闪烁的目光太过明显,还是引起了柏清舟的注意。

“在想什么?”柏清舟问。

夏星河自然不愿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于是随便找了个话题:“在想刚刚那个钟点工。”

提到小刘,夏星河还有几分恼意:“他根本就没把狗当成生命来对待,只当做是随意把玩的物件。”

“这样的人不少,”柏清舟说,“竹子小时候也被人打过。”

让人心梗的名字又让夏星河生出点火,语气呛人了起来:“那你为什么还要找钟点工喂它?”

柏清舟说:“忙,有时要出差。”

淡漠的语气更让夏星河觉得生气:“忙为什么还要养狗?既然已经要决定养了就要负起责任,要不就干脆别养!”

柏清舟怔了一下,片刻,才低声道:“抱歉,是我的问题。”语气竟有几分低落。

其实话一出口,夏星河便后悔了。他知道柏清舟是在意竹子的,不然也不会专门为它请钟点工,还如此大费周章地报案,给它出气。

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竹子开心快乐的成长,也比其他任何人都不愿意见到现在的结果。

嘴比脑子快了一步,柏清舟低沉的语气更让夏星河不太好受,他别别扭扭地转过头,语气也低了下来:“……那就给它再找个钟点工吧,好一点的,喜欢它的。”

柏清舟问:“你喜欢它吗?”

夏星河一怔,一时没懂柏清舟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是动了想让他帮忙的心思,还是觉得他别有用心?

他当然是喜欢竹子的,甚至在不知道这是柏清舟的狗的时候,真动过找它的主人商量,帮忙养它一段时间的心思。

竹子很乖,也很聪明,哪怕和它呆上一天什么都不做,都让人觉得放松,更能激发夏星河的灵感 ,可当知它是柏清舟的狗的时候,夏星河又随即收回了这个想法。

前任是一种很尴尬的关系,过往的记忆横亘着,最亲密也是最疏离,比不得陌生人自在,更何况柏清舟摆明了不愿意见到自己,甚至给狗取了和自己一样的名字。

夏星河沉默着没有说话,柏清舟也没再说,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很快就到了地铁口。

就这样吧,夏星河想着,缘分也算是到头了,再纠缠也没有意思,他迈开脚就要往地铁站里走,却听到柏清舟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夏星河,”柏清舟说,“我当时不知道你的微信名叫‘小竹子’。”

他顿了一下,“给竹子起名确实与你有关,但不是因为这个。”

夏星河簌簌抬眸,正对上柏清舟的眸子。

周围是昏黑的,地铁口的灯光洒在脸上,表情是模糊而朦胧的,像是笼罩在层层叠叠的沙中,并不真切,可那双浅色的眼睛却是一如既往的专注,眸中只映着他一人,很清晰。

心跳变得不太规律,夏星河抿了下嘴唇,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句:“那是因为什么?”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章 我的竹子 下一章:第15章 说服自己
热门: 劲敌 玫瑰帝国·潘多拉之盒 儒道至圣 高一零班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桃花源 哑舍5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 偷香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