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不喜欢

上一章:第11章 它叫什么 下一章:第13章 我的竹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星河还怕自己错怪柏清舟,按捺下火气,问他:“哪个‘zhuzi’?”

柏清舟的语气依旧淡淡:“就是竹子,那种绿色植物。”

夏星河不解:“这狗又不是绿色的,叫什么竹子?”

柏清舟瞥他一眼,理直气壮:“叫老婆饼的没有老婆,叫夫妻肺片的没有夫妻,为什么不是绿色就不能叫竹子?”

一旁卧着的竹子听到自己的名字,明显兴奋起来,大尾巴甩着,毛绒绒的扫在夏星河的小腿上,一副:“我就是竹子呀,是我呀是我呀”的无辜表情。

夏星河:“……”

他就知道,柏清舟就是故意的。

夏星河的微信名来源于他的笔名,而柏清舟是知道他的笔名的。

夏星河刚开始写文的时候两人还在一起,一时兴起申请笔名那天,夏星河不加犹豫地,第一个就告诉了他。

“斑竹枝,斑竹枝,此物最相思。”

夏星河单手撑在电脑旁边,笑得灿烂,“我的笔名就叫‘竹枝’,是不是特有文化?”

彼时柏清舟正在看书,目光落在书上并未抬起,漫不经心地应了声,说:“嗯,小竹枝。”

他的嗓音很轻,“枝”字有意无意成了轻声,听起来像是“小竹子”,亲昵的语气像是柔软的小钩子搔着夏星河的心尖,让他霎时羞红了脸。

夏星河的目光簌然回到电脑屏幕上,许久,又默默地打开手机,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小竹子”。

这么想来,“小竹子”这个微信名还承载着一段甜蜜的故事。可过去的回忆越甜,也就显得现在的情形有多搞笑。

夏星河委屈地想,至于吗,不就是自己先提了分手吗?

反正他又不喜欢自己,至于这么耿耿于怀养条狗都要叫自己的名字吗?

夏星河拧开手中的苏打水猛灌两口,闷闷道:“可以,反正是你的狗,你想叫什么都可以。”

柏清舟眉头微蹙,似乎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但夏星河已经没有心情再去顾及,加上之前在医院里柏清舟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举动,他心底的倔强和傲气一下子到了顶点,只觉得是自己眼瞎了,才会喜欢上这样小气又记仇的人。

又沉默了片刻,他猛地起了身:“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语气硬邦邦的,头也不回地朝玄关走去。

“汪汪!”

竹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无辜地看着夏星河的背影,见他要走,又着急地扑过去咬住他的裤腿。

它跑得有些急了,后腿崴了一下,嗷呜着哼哼两声,还是坚持不懈地咬着夏星河不愿松口。夏星河心一软,总觉得竹子的后腿似乎不太对劲的样子,但又想起这个名字,最终还是把裤腿从他嘴里扯出来,“砰”地关上了房门。

“嗷呜~”

房门被猛地关上了,竹子朝着门叫了几声,又一脸委屈地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柏清舟揉了揉它的脑袋,伸手拿起刚刚夏星河喝过却并未带走的苏打水瓶子。

“竹子,”他的指腹轻轻摩擦着瓶身,眼眸微垂,“他似乎不喜欢这个名字呢。”

竹子不解地歪着脑袋,显然并不理解主人的思绪。

*

从柏清舟家出来的路上,夏星河就发誓再不要和这个人有什么交集。

回到家里,他气呼呼地把书包搁下,就看到旁边书桌上还亮着的电脑屏幕。

第一章

本章字数:0

全书字数:0

夏星河沉默了。

片刻,他又把撂在沙发上书包默默了捡起来……

扔得更远了一点。

文还是要写的,但也不是非柏清舟家的那只不可。

不就是狗吗,救助中心可爱的狗狗多得是,足够他观察、寻找灵感。

夏星河上网查好附近救助站的信息,与对方的负责人商量好,第二天就背着东西过去了。

现代城市流浪的猫猫狗狗很多,救助站向来缺少人手,自然十分欢迎夏星河的到来。

夏星河到的这家救助站负责人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夫妇两人一辈子向善,喜欢猫猫狗狗,对夏星河这个晚辈也是格外亲切,见他过来,阿姨二话不说去给他洗了个桃子,叔叔则去给他捧了捧瓜子。

分明是来帮忙的,倒成了被服务的那个,夏星河心觉不好意思,连忙双手接过两人递来的东西,稍作修整之后,也赶忙加入了他们。

今天要做的工作是帮救助站里的猫猫狗狗们洗澡,已经入秋有段时间了,再往后天气越来越冷,洗澡也越来越不方便,阿姨叔叔打算给捡来的这些毛孩子们都洗个澡,好让他们舒舒服服地过冬。

救助站的猫狗不少,洗澡也不是轻松的活,好在夏星河大学的时候也常跟着学校的动物保护组织一起去做义工,与叔叔阿姨配合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

先洗的是大型犬,叔叔负责按住狗子,阿姨负责安抚,夏星河则负责控制水龙头,确保水温和出水量合适。

三人合作的效率比两人要高出不少,一上午的时间就基本上把救助站现存的几只大狗都洗完了。

最后一只要洗的是只名叫“多多”的老年德牧,身体壮硕,毛色油亮。它是救助站早年收养的狗,后来一直没舍得领养出去,在这里陪了叔叔阿姨好多年,比起宠物更像是他们的朋友。

多多年纪大了,脾气也倔了,不像前几个狗那么乖,一会儿甩毛一会儿汪汪叫的,把叔叔身上都沾湿了,但叔叔喜欢它,非但不嫌弃,还弯下腰抱着它的脑袋亲了一口。

夏星河站在一旁,笑着关上水龙头:“您对它真好。”

“多多其实很聪明的,”叔叔笑笑,从旁边的大瓶子挤出沐浴露抹在他的毛上,说,“它刚来的时候特别高冷,第一天就把我的手抓了两道大口子。我们都以为是它不通人性,后来检查之后才发现它被人活生生地打断了腿。但就算被人类这么欺负过,养熟了之后它还是特别亲人。它知道我们对它好,赶走赶不走,帮我们看家护院,陪了我们好多年。”

说着,叔叔指了指多多的一条后腿:“就是这里,一开始它的毛太厚了我们都没发现,后来见她走路一直不太对劲,有时碰到了还会嗷嗷叫两声,这才发现了问题,可惜拖了太久,落下了残疾。”

多多似乎知道主人是在说它,嗷呜着哼哼两声,用湿漉漉的毛发去蹭叔叔的手,夏星河仔细看过去,才发现它走路的时候确实有点瘸。

不知怎地,夏星河突然想到了柏清舟家的竹子。

竹子走路的姿态似乎也有些奇怪,只是但看外表没看出什么问题,又想着有钟点工定期照顾,夏星河便没太当回事。

这会儿猛地想起这茬儿,他忍不住问叔叔:“如果一只狗也像多多这样,走路的时候不太明显,一跑起来就有点……”

“那多半是腿上不舒服。”不等他说完,叔叔便道,“狗子不会说话,不能准确表达自己的想法,觉得不对劲就要赶紧带去检查,不然像多多一样拖这么久就晚了。”

夏星河的心底突然咯噔了一声。

“怎么了?”叔叔问他,“你家狗也这样走路吗?”

“不是。”夏星河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他已经决定不再和柏清舟扯上关系了,竹子怎么样也与他无关。

他笑了下,继续帮叔叔阿姨给狗狗洗澡。

*

从救助站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忙碌了一天总算把大大小小几十只狗都洗完了,夏星河也从叔叔和阿姨那里收获了不少趣事和灵感。与他们约定好下次再来的时间之后,他便慢悠悠地往家走。

救助站离夏星河家不远,不过三站的路程,坐上了车,他照例刷一会儿手机,再抬眼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周围的景色与他记忆中的不同。

……好像坐反车了?

夏星河连忙下车,又突然发现自己下车这站恰好是医院,而看到医院,他又随即想到了柏清舟和竹子。

叔叔的话还在耳边,夏星河本想硬着心肠直接走掉,可就这么愣神的功夫,他便鬼使神差地遵循着身体的本能,走到了前段时间自己最常去的地方——小花园深处的铁栏杆旁边。

那就再看一眼吧。

夏星河这么告诉自己。

他匆匆地走到铁栏杆旁,打算看一眼竹子就走,可当他看清楚院子里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又突然怔住了。

白白的,大团子似的竹子夹着尾巴缩在院子的角落里,而那个经常给他添粮换水的钟点工小刘抄着一个大扫把,正狠狠地往它身上抽。

一下一下地,夏星河看着都觉得疼。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章 它叫什么 下一章:第13章 我的竹子
热门: 诡案笔录之诅咒 秀色农家 最强妖孽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重生之激荡年华 真千金不干啦 惹火ABO 依偎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你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