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学狗叫?

上一章:第1章 是前男友 下一章:第3章 曾记昨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知道柏清舟在这家医院,夏星河绝对不会为了图方便来这里。

不为别的,前任嘛,最后总免不了不欢而散。

两人大学时曾是朋友羡慕的一对,心动的回忆太多,分手时却也是轰轰烈烈。

分手那天好巧不巧还下了雨,瓢泼大雨之中,柏清舟把他堵在宿舍楼下,动作强硬又不容拒绝。

“分手?”他站在夏星河面前,从上往下睨着他。本就了淡漠眸子里像是结了层厚厚的冰,冷到让人颤栗,“你想好了,不要后悔。”

夏星河忘记自己说了句什么,应该是句让人生气的狠话,因为那天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柏清舟发了火。

柏清舟薄唇微抿,浅色的眸子中有火光流转着,夏星河不甘示弱地和他对视着,片刻,柏清舟却又突然将目光抽离,他冷冷丢下一句“好”,把伞扔给他,然后冒着雨扬长而去。

暴雨如注,电闪雷鸣,颇有点偶像剧里那种男女主角恩断义绝的意味。

只是偶像剧里主角分手后总还能和好如初,现实中却少有再续前缘的机会。

如此不欢而散的分手,更显得当下的见面尤为尴尬,而且是夏星河单方面的尴尬。

此时的夏星河穿着松松垮垮的病号服,头发也只是随意地挽在脑后,眼角鼻头都泛着绯红,嗓音也是糯糯的带着鼻音,颇有些惹人怜爱的味道。

反观柏清舟,时间似乎并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一如往日帅气、高傲,金丝边的眼镜禁欲又严谨,白大衣穿在身上更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如果硬要说与四年前有什么变化,大概是多了份沉淀的韵味,更如陈年佳酿般吸引人。

后来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夏星河不是没幻想过与柏清舟的重逢。

最经典的当然就是路上迎面偶遇,对方潦倒落魄,而自己则意气风发,他大大方方地与他打个招呼,然后感叹,幸好当初分了手。

……好吧,虽然他知道以柏清舟的能力,潦倒落魄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至于现实情况和想象中完全反过来吧,柏清舟淡然自若,意气风发,而他则正生着病,形象不佳……分明他平常不是这样的,却被前男友撞见最落魄的一面,怎么看都算是翻车的典型惨案。

人总免不得爱面子,更不愿意在前任面前丢脸,夏星河嗫嚅着就要张口,一旁站着的聂兴朝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清舟?你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着,试探着问:“你俩认识?”

柏清舟:“嗯。”

他眼眸微抬起,瞥了眼夏星河,又补充了句:“挺熟。”

夏星河呛了一下,想反驳又无从开口,“男友”和“前男友”只差了一个字,含义却是千差万别。

“那还真巧,”聂兴朝完全没发现夏星河古怪的表情,原本端着的语气放松下来,忍不住念叨起来,“既然是熟人那我就直说了,小夏这年纪轻轻的,生活习惯可得好好改改。”

“平时少熬夜,多休息,哦对了,药一定得按时吃。”

“清舟啊,不是我说,你自己就是医生,作为朋友,也得好好监督一下小夏。这都住院了,我给他开的药他还能忘了吃,一熬就是大半夜,平时生活还不得什么样呢!”

柏清舟的目光落在夏星河的身上,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夏星河低着头,只恨不得钻进床下面去。

聂医生简直是补刀高手,字字扎心。

两人刚在一起那会儿,爱熬夜的不是夏星河,反而是柏清舟。

柏清舟对自己很严苛,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仿佛没有感情的机器。夏星河生怕他身体撑不住,变着法子哄他早睡,给他发各种微信公众号上漏洞百出的的科普文章,就差跟在他屁股后面把他按在床上了。

后来两人在外面租了房子,情况就变得简单多了,一到晚上,夏星河就红着脸往柏清舟身边蹭。年轻人血气方刚的,被蹭烦了,柏清舟总免不了要把他拎回卧室教育一通,一来二去之下,倒是养成了早睡的习惯。

哪成想现在风水轮流转,日夜颠倒、熬夜加班的变成了夏星河自己。

四年过去,本以为曾经的记忆早就模糊了,猛地回想起来,却依旧这么清晰。

这样其实挺没劲的,早就物是人非了,自己却还困在过去里没有出去,夏星河张了张嘴,想说自己已经决心要改了,不用别人操心,话还没出口,柏清舟已经应了声。

“好。”

柏清舟定定地看了夏星河一眼,薄唇微掀,“我会好好监督他。”

“不错,够朋友。”

聂兴朝点头,“反正都在一个病房楼里,以后多来看看小夏。”

柏清舟答应:“嗯。”

看他什么?

看他吃药还是看他输液?

夏星河很快懂了,旧情人见面分外眼红,柏清舟八成是想借机奚落自己。

人都免不了有这种心理,曾经不欢而散的前任现在过的不好,就仿佛证明了当年对方没有和自己继续走下去是多么大的错误与损失。

想来也是,分手是他提的,柏清舟那么骄傲一人,怕是觉得丢面了吧。

夏星河苦笑,明明是柏清舟薄情,倒显得他成了负心汉。

*

之后的两天,柏清舟还真跟打卡似的,时不时要往夏星河的病房跑一趟,不干别的,就看他有没有按时吃药。

每次聂兴朝看到了,都要感叹一句两人感情好,还要再教育夏星河一番,告诫他按时吃药,规范作息,说辞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你看清舟多关心你,你也得好好表现。不然传出去柏大医生的朋友惨兮兮的一身伤病,多给清舟丢人啊。”

夏星河无奈又好笑,心道:他哪里是关心我,他巴不得我更惨一点呢。

但最让夏星河头疼的不是这个。

柏清舟平时很忙,来他病房至多三五分钟就会被叫走,相比之下,科室里的护士和实习生们就显得清闲很多。柏清舟高冷淡漠不解风情,他经常落脚的地方——夏星河的病房,便成了这些小姑娘们最想去的“风水宝地”。

夏星河天生外向,三两句就能和人打成一片,那些人见他脾气好会说话,更是硬生生给他这个普通病号搞出了VVVVVIP的待遇,一有点空闲就往他病房里钻。

若放在平时也还好,夏星河不介意和人聊天逗趣,说话玩闹,偏偏他手上这篇文接近尾声,有些卡文,这些小姑娘三番五次来找他,他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愣是一整天都写不出一个字来。一连请假了几天,连编辑都忍不住私敲他来催稿。

[编辑燕麦:竹枝太太QAQ,什么时候可以更新呀?]

[编辑燕麦:今天也是卑微地等竹太更新的一天_(:з」∠)_]

[编辑燕麦:你看今天的太阳好圆,像不像你要写的稿子?]

燕麦是夏星河的责编,两人合作过好几年了。别看她说话软萌可爱,催稿却是一把好手。夏星河不好意思一直拖着她,也觉得迟早要和柏清舟说个清楚。

不就是被奚落讥讽一顿吗?夏星河想,又不是没在柏清舟面前丢脸过。

更亲密的事做过,更难受的滋味也受过,哪会惧怕这小小的障碍。

这天下午,柏清舟照例来“看望”夏星河,也不说话,来看一趟就要匆匆离开,夏星河一咬牙,直接出声叫住了他。

“柏清舟。”

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念出来,夏星河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分明已经四年没叫过了,身体却还保持着最初的感觉与记忆。

“嗯?”

柏清舟已经走到门口了,闻言,又重新转过了身,目光越过病床,落在夏星河的身上。

他向来这样,身上带着高冷淡漠的气质,但和人说话的时候必会注视着你。浅棕色的眸子清澈又清淡,总让人恍惚间以为他的眼里只有自己。

太容易让人沉溺。

夏星河深吸口气,下意识地别开了眼:“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现在说吧,拖着没意思。”

“……”

柏清舟沉默了两秒,快步回到夏星河的病床之前。

“好,”他也不纠结,直截了当地开了口,问,“现在有男朋友吗?”

夏星河答:“没有。”

“女朋友呢?”

“没有。”

听着柏清舟的问题,夏星河的鼻子莫名有点酸。

明明是他让柏清舟有什么说什么的,柏清舟真要说了,他又觉得有点委屈。

夏星河开窍晚,柏清舟是他的初恋,偏偏曾经沧海难为水,柏清舟之后,他再没喜欢过别人。

分手之后,他故意不去关注柏清舟,又忍不住从四面八方窥探他的消息。

听说他去国外读博了。

听说他留学时发了多少篇SCI。

听说他回国之后又回了聊湖。

唯独不敢打听他的感情状况。

这些年来,柏清舟有遇到过让他心动的人吗?

夏星河不愿去想。

脑袋里乱哄哄的,思绪越飘越远,夏星河突然听到柏清舟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夏星河。”

最熟悉的三个字被那个人念出,多了一分旖旎的味道。夏星河心脏一颤,才发现柏清舟不知何时与他离得这样近了。

两人的距离只剩下半米,近到他几乎能闻到柏清舟身上清冽的薄荷香气。

夏星河闭上了眼:“你说吧。”

是要奚落他这么大了还照顾不好自己,还是嘲笑他这么多年还没找到下一任,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病房里安静下来,静到夏星河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柏清舟又叫了声他的名字,而后,低沉的,带着些许迟疑的声音传来。

“……汪。”

夏星河倏然睁开了眼。

他出现幻听了吗?

怎么好像听到了柏清舟学狗叫?</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章 是前男友 下一章:第3章 曾记昨日
热门: 哑舍2 大地传奇系列3:米尔伍德的浩劫 在前任头上跑马[重生] [快穿]天生男神 一个吊丝的成长史 欲望乡村 我女儿来自未来 九泉归来 请听游戏的话 茅山后裔2 : 兰亭集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