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均天策海…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均天策海…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重振雄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嗯,封推了。全/本/小/说/网/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下午6点有第二更,晚上9点第三更。以上。

人常常会有很多奇怪的感觉,譬如某日遭遇了什么事情,下意识会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不知是梦过,还是曾经经历过。再譬如,突然遇到一个东西,觉得无比熟悉,无比亲近,可就是想不起那到底是干啥的。

从无支祁亮出均天环的那一刻起,璇玑就陷入这样一种奇妙的感觉里无法自拔。她似乎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只能紧紧盯着它,费尽所有的心神去回忆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它。直到他又亮出策海钩,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真的很熟悉!不是肤浅的熟悉,而是深入魂魄最里层,与她血肉相连的那种熟悉!像是隔了很久很久,终于又找回什么的熟悉。

眼前似乎浮现出许多画面,模糊不堪,还有许多声音。一个声音像是贴在她耳边,低声道:“换了吧,这样子实在是太难看。做个琉璃美人如何?”

她侧过脑袋,想听得更清楚,忽听无支祁大喝一声,手里的均天环“喀嚓”一声裂成了碎片。她心里仿佛也被什么东西狠狠一砸,清脆的碎裂声在耳朵里嗡嗡直响,紧跟着所有的声音全部偃旗息鼓,她的身体仿佛突然掉进一个深渊里,不停下坠,下坠…

禹司凤抱住她的身体,低低叫了她几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双目紧闭,俨然是晕死过去。他心里乱成一团,突然将她拦腰抱起。回头厉声道:“我不管天界有什么纷争!现在请你立即收了血雾!放我们出去!”

朱雀被他吼得没脾气,血雾这东西是他理亏在先。只得抿紧嘴唇,左手在空中一招,大团大团血红的雾气开始蠕动,靠这样近观察,那蠕动的雾气简直像一团团蠕动地血肉。着实恶心又狰狞。

无支祁还挂着满不在乎的神情,好像他刚才根本没有把一个著名的神器给弄碎,只是不小心打碎一个瓷碗一样,笑嘻嘻地说道:“你也别怪这笨鸟,这血雾与他形影不离,离不得,还可算作结界,与外界隔离开。这人喜欢装模作样,到哪里都喜欢先放雾气搞个气氛。。和放屁似地。其实就是个蠢货罢了!”

朱雀因血雾伤了不少人,心里很不是滋味,被他这样冷嘲热讽一番。居然也不还嘴,手腕微微一转。血红的雾气颜色渐渐变淡。最后化成了纯然地白色,他的整个身影也被包裹在白色雾气里。影影绰绰。

“猢狲!你等着,损坏神器的大罪,迟早会与你算个清楚!”他在雾气里恶狠狠地说着,接着,雾气慢慢褪去,紫狐两腿发软,不由自主坐了下去,恍然间,周围一切都恢复了原样,热热闹闹的客栈,被策海钩削掉的上半截也不知何时安了回来,接地天衣无缝,凌乱的桌椅也变得井井有条,倒在地上不停呻吟的离泽宫弟子和那些客人们都一脸茫然地站在客栈里,身上干干净净,一点伤也没有,遭受血雾腐蚀的那些人仿佛也随着雾气的消失而化成了灰烬——一切都变成了朱雀来之前的样子,街上阳光灿烂,行人熙来攘往,谁也没朝客栈里望一眼,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客栈里突然爆发出许多怪叫声,却是之前被困在里面无法出去的客人以及伙计掌柜的,眼看现下一切都恢复原样,他们再也不敢待在客栈里,慌不择路地一起朝外面跑,逃命是要紧。剩下的离泽宫弟子们只觉恍若隔世,互相怔忡地看了半天,谁也说不出话来。

无支祁咳了两声,手指在桌上一敲,笑道:“你家副宫主都被抓走了,你们还不走?留着等老子来杀吗?”

他们这才“嗡”地一声,惊慌失措地散开。禹司凤在后面叫道:“等等!你们是要回离泽宫吗?”那些弟子默然点头,禹司凤又道:“回去了,要怎么交代?”众人都沉默。均天环被弄坏了,副宫主又是那样地人…离泽宫的存在就是为了均天环,它碎了,他们的存在还有意义吗?怎么和大宫主说清楚这件事?

“一起回去吧。”禹司凤沉声道,“大宫主如今被副宫主陷害,生死未卜。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处理此事。”

他身为十二羽,离泽宫本来人人都敬畏他,眼下正是群龙无首,一锅乱粥地时候,他出来说话,效用奇大,众弟子纷纷点头答应。禹司凤转身将璇玑轻轻放在椅子上,在她脸上轻轻抚了一下,轻道:“紫狐,无支祁。柳大哥和璇玑就拜托你们照顾了。我去一趟离泽宫,很快就回来。”

无支祁正要说话,突然警觉地抬头,低声道:“噤声!不对!还有东西在!”话音刚落,众人只听见半空中有人冷笑一声,依稀像个女子的声音。无支祁猛然跳起,抄起策海钩便要勾上去,紫狐急道:“不要啊!这下再钩坏了客栈,可没朱雀来保护了!”

他地动作猛然一停,犹豫了一下,只这一个瞬间,凭空突然出现一只人手大小地青色爪子,爪钩尖锐,其上布满青色的鳞片。那爪子快若闪电,在柳意欢地额头上一捞,他纵然在晕迷中,也是痛得惨然大呼,整个身子蹦了起来,鲜血从他额上飙射而出。

他额上的天眼居然被那爪子硬生生抠了出来!

无支祁将身体一纵,跳起三四尺,五指如爪,去抓那青色的爪子,不防它突然消失在眼前,只留几滴柳意欢的鲜血滴在他面上。无支祁忽听耳后风动,下意识地用手一挡,手背上剧烈一痛,像是被什么利器剐伤,痛得他一个惊颤,翻身跳了下来,回头再看,又是一只青色爪子缓缓消失在半空!

他手上鲜血淋漓,伤口足有半尺长,深可见白骨。无支祁心头恼火,厉声叫骂道:“操你娘!是青龙这臭娘们!你个丑女长着爪子抓什么抓?小心老子把你的爪子都给剁了!”

空中传来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声:“天帝有令,收回神器天眼。任务完成,本座回去了!”言下之意对他的挑衅完全不放在眼里,无支祁气得脸色发青,可是身在客栈里,他又不能胡乱挥动策海钩,省得这镇子上的人都被钩死,怒得只是捶打无辜的桌椅,乒乒乓乓数声,大厅里的桌椅眨眼就被他砸成了碎片。

柳意欢脸色青白,浑身都是血,气若游丝,眼看是快活不成了。禹司凤急急取出藥粉撒在他额头的伤口上,可出血太多,鲜血像无穷无尽一样喷涌而出,藥粉撒多少便冲开多少。他只急得五内如焚,颤声叫道:“大哥!”一面用手狠狠按住那伤口,眼中一阵。

无支祁神色凝重地蹲下去看着他,摸着下巴叹道:“唉,是我疏忽了!这青龙是最喜欢神出鬼没的一个,之前他额头冒血,必然是她搞得鬼,我居然没想到!”他见禹司凤脸色惨白,目中泪水晃动,却强忍着不落下,心中也是恻然,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在地上摸索寻找。

紫狐悄悄走过去,低声道:“你干什么呢?快想想办法呀!这时候还顾着玩?”

无支祁也不理她,在地上摸了半天,一粒一粒地捡着什么,最后全部用衣兜兜着,送到禹司凤面前。“喏,别哭。快找东西把这些碎片包一些放到他身上,过一会血应该会停”他将衣兜里的东西抓了一把塞到禹司凤手里。

那是一些玉白色的碎片,非金非玉,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正是之前被无支祁捏碎的均天环。神器成型的时候,还散发着光芒,碎开便失去了那种光芒,但那些碎片捏在禹司凤手里,隐约还蕴含着未知的力量,只那一瞬间,他觉得身体里的妖力汹涌澎湃,竟比之前多出无数倍。

禹司凤微微一惊,顿时不敢耽搁,扯下袖子将碎片包起来,放进柳意欢的怀里,果然,过了一会,他额上的伤口停住了流血,面色也不像之前那么难看。天眼被挖去的那块肌肤,呈现出一个深邃的血洞,看上去甚是狰狞。

他撒了一些藥粉上去,用绷带将他的脑袋包了个严实,耳边听得柳意欢微微呻吟一声,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死了?”禹司凤低声道:“大哥,你没死,就是受了伤,好好躺着别动,很快就好啦。”

柳意欢轻道:“天眼…天眼没了…是不是?”

禹司凤犹豫了一下,跟着点头。无支祁皱眉道:“留着命都算好的了!还管什么天眼!你连妖力都没了,还想和天界斗吗?”

柳意欢轻声道:“不…没了、没了也好。我的心结…是自己放不开…她的下辈子…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罢,脑袋一歪,没了声息。

最新全本:、、、、、、、、、、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均天策海…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重振雄风…
热门: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一念永恒 恰似寒光遇骄阳 最强狂兵 修罗战神江策 大魏宫廷 诡秘之主 黄金瞳 万族之劫 绝世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