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凤凰于飞(…

上一章: 第十章 追凤行动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凤凰于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意欢气呼呼的走了,其他人也有些坐不下去。楚影~了,这位柳先生就是个直脾气,不过他说得也有道理,敏言,防人不可无,你要注意一些。我也得走了,你好好照顾玲珑。”

钟敏言点头称是,将她和亭奴送出去。璇玑正准备走,袖子却被玲珑扯住,她心领神会,当即坐到床边,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什么事要和我说?”

玲珑抿紧唇,半晌没有说话。她方才因为喜悦而晕红的脸,如今看来竟有些苍白,眼神更是深得望不到底。璇玑微微心惊,低声道:“玲珑?”

她眨了眨眼睛,才轻声说道:“你说……乌童已经死了,是真的吗?”

璇玑喉头哽了一下,想起她曾被乌童囚禁的那段日子。她真傻,虽然玲珑不说,然而看乌童临死时的情态,加上眼下玲珑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立即明白这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怎么死的?”玲珑问得很低声。

璇玑叹了一声,轻轻将当时的情况一丝不漏地说给她听。或许她应当编个谎话,告诉她乌童被自己砍死了,不将他最后发狂的样子说出来,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竟就这样直白地全讲了出来。

玲珑脸色苍白,听到后来乌童拽着璇玑的手腕,却叫她玲珑的时候,她的嘴唇都哆嗦了起来。璇玑见她神态有异,立即住嘴不说。玲珑怔了很久,才轻道:“嗯……就这样死了、也好。死了也干净……”

璇玑没说话,这是她与他的事情,她根本插不上嘴。

玲珑慢慢抬起手,按住胸口——那里跳动得十分激烈。她甚至分不清自己这一刻到底是感到极度的畅快。还是极度的震惊。又或者那畅快中还夹杂着连她自己都不愿承认的伤心,震惊里混杂了一星半点的无奈。

这样复杂地感情,她不知如何作想。她生命中所有强烈的情感只分给了两个人,一个是爱到极致的钟敏言,还有一个是恨到极致的乌童。如今乍然失去一个,她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感。

“你没事吧?”璇玑低头看她。她摇了摇头,半晌。神色终于渐渐平静,轻道:“没事,只是突然听到他死那么惨,有点震惊……”她忽然微微一笑,笑容虽然依旧明媚耀眼,却不再是以前那般天真无邪,眉宇间竟染上一股清愁,“我没事。就是累了,想睡一会。”

璇玑替她掖好被子,轻轻推门走了出去。没走几步,便在拐角处见到了钟敏言,他*在柱子上,望着高远的天空,不知想些什么。她慢步走过去,只听他叫了一声:“璇玑。”

她停下,站在他身边,没有说话。钟敏言低声道:“我应当谢谢你……很多事。”

她淡淡笑道:“六师兄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大家都是同门,你们的仇就是我地仇。”

其实褚磊还未重新收钟敏言回少阳派。然而在璇玑心里,他始终是那个从来不给她好脸色、急躁却很善良的六师兄。

钟敏言也笑了,忽然回头看着她。认真说道:“还有——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没给你好脸色。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其实与你无关。你是个好姑娘。”

璇玑冷不防他突然这样和自己说话,不由涨红了脸,哑口无言地瞪着他。钟敏言继续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其实我没有讨厌过你。”

璇玑“啊”了一声。垂下头。小声道:“真的吗?我以为……”她一直以为钟敏言很讨厌自己。恨不得她赶紧消失。原来不是这样吗?那他为什么……

“真的。因为……我是个傻瓜。”他笑了一声,见她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自己,便拍拍她的肩膀,道:“嗯,没事了。你是不是要下山去找司凤?等我和玲珑文定之后再去吧,我们也帮你找。”

璇玑还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怔怔地看着他似是放下什么心事一般,一身轻松,吹着口哨转身走了。他倒是了结一桩心事,只是郁闷了璇玑,苦苦思索一晚上,还是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虽说众人都挽留璇玑等玲珑和钟敏言的文定之礼办过之后再走,然而她还是找了一天晚上,带着腾蛇,静悄悄地下山了。

柳意欢离开了少阳派,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亭奴似乎很喜欢少阳派的气氛,加上妖魔突袭,少阳派死了两位长老,伤了一个和阳,目前急需一个能人指点迷津,长老们对亭奴都是十分佩服,他便留在了少阳派。

璇玑本来也没打算和他们一起去找司凤,对于她来说,这是她和禹司凤两个人的事情,不想牵扯许多人,她要一个人找到他。唯一可惜的是,她看不到玲珑地文定,不过也没关系,爹爹说要等玲珑到了十八岁,才能正式成婚,到时候她会带着司凤一起去看穿着嫁衣的玲珑。

彼时月色如水,璇玑带着腾蛇御剑静悄悄飞下山,从后山小路走出去,树林里安静无比,偶尔有夜枭叫几声,凉风飒飒,树叶树枝都为月色镀上一层暗暗的银色。这一去,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看到这熟悉的景致了。璇玑有些感慨,抬手轻抚树干,回头见腾蛇静静站在旁边,一反常态,并没有嚷嚷。事实上这几天他都特别安静,也不知有什么心事。

璇玑笑道:“难得,你肯这么安静和我走。不是舍不得那些美食吗?”

腾蛇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气,说:“你烦不烦!男人的事,你个女人懂什么!”

璇玑取笑他:“你算什么男人了,充其量是个雄性野兽。你是不是在想和无支祁约定打架的事情啊?”

腾蛇被她说中心事,更是烦躁,急道:“和你没关系!我可告诉你,不许你插手!”他像个好容易抢到宝贝的小孩,生怕再给别人抢走了,如今这别人不是谁。正是璇玑。他恶巴巴地瞪着她,充满了一种你要敢和我抢我就和你誓不两立的气势。

璇玑懒得理他,

声,悠然道:“我才懒得插手,两个臭男人打成一团么?”她转身往山下走去。腾蛇见她这种悠哉悠哉的样子,倒好奇起来。赶紧追上去,连声道:“打架很好玩,你真的不想来?要不和他打之前,咱俩先练练?”

“才不要。”璇玑摆摆手,笑道:“我才不和野兽打架。”

腾蛇使劲诱惑:“很好玩地,来吧!来嘛来嘛!”

璇玑在他脑袋上用力一拍,“来你个头啦!快走!成天不是打架就是吃饭,以后出去不要说你是我的灵兽!”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腾蛇说过,要她答应以后不管什么时候。他要求撤销契约,她都必须听从,不由说道:“对了,你以前不是说要撤销契约吗?这契约到底怎么撤销才能成功?”

腾蛇愣了一下,脸色突然铁青,冷道:“干嘛,你要撤销契约?好啊,老子求之不得!撤销就是了!”

璇玑被他冲得哭笑不得,“我……就问问而已,何况明明上次是你自己说……”

“怎么了?老子这么尽心尽力帮你。你真不识好歹!”他简直强词夺理。

璇玑干脆闭嘴不说话,安安静静走路,腾蛇却憋不住开始唠叨。一会说她冷酷无情,一会说撤销契约他是求之不得,反过来倒过去不知说了多少遍,听得璇玑耳朵里几乎要出老茧。她突然抓住他的手,回头一笑,道:“好啦。别唠叨了。我可不会撤销契约。”

腾蛇怒道:“谁管你撤不撤销!反正我……”

“好啦。是我舍不得撤销。可以吗?腾蛇你这么能干,我怎么舍得撤销契约呢?”

力辩不成。她开始温柔撒网,腾蛇果然是吃软不吃硬地家伙,被她这样一番温言软语,立即没了脾气,嘿嘿笑道:“这还差不多。哼哼,是你舍不得我哦,我勉为其难再帮你一阵子吧。”

璇玑偷偷笑了起来,拽着他的手,走下山坡。

前路虽然茫茫,不过,司凤,你等着,我一定很快把你找回来!

已经一连下了五六天的雨,风从海上吹来,带着缠绵湿润的凉意。这种连续地阴雨是离泽宫弟子们最常见,也最不喜欢的。海岸上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弟子,也都是被凛冽地海风吹得瑟瑟发抖,跑了几步就往回赶。

远远地,仿佛是有人在弹七弦琴,琤琤琮琮地声音,错落有致。像是随手谈就,没有章法,然而那七弦声缠绵宛转,似要勾起无限愁肠,相思浓得化不开。曾经听过许多美妙地曲子,他也会由衷地赞叹是天上仙曲,凡间听不见。可是,错了,错了。那分明是红尘中的乐曲,只因曲中有情。

修长地手指缓缓拨动着七弦,低婉的宫调,像她一垂首的瞬间,粉荷滴露;高亢的羽调,是她舞剑时纤腰楚楚,风回雪舞;错落分致地徽调,是风拂起她柔软的黑发,一根根流光溢彩;平和中正的角调,是她微笑时黑白分明的双眸,静静看着自己;忽隐忽现的商调,是她唇角隐约的梨涡,那样俏皮可喜。

宫商角徽羽,他将她一整个人在指间细细摩娑,一点一点勾勒出来。

他已经在窗前坐了很久,细细的雨点从外面撒进来,打湿他垂在胸前的长发,他秀长的睫毛上也沾染了一些水汽,微微颤动,像受惊的蝴蝶翅膀。

他还在回想——或许也不是回想,她地一颦一笑,闭上眼就十分清晰,就好像她活生生站在眼前一样。他似乎想到什么喜悦的地方,手腕微颤,七弦琴发出极缠绵的音色,似水面波纹微澜。

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这一刻地婉约,紧跟着,门被人推开,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司凤,在离泽宫里不要弹奏靡靡之乐!”话音未落,只听“噌”地一声,断了一根弦。禹司凤起身,将七弦琴放在一旁,回头淡道:“是,师父。”

来人正是大宫主,他面色铁青,双眉紧蹙,显然心情极其不好,走到案旁,将手里一叠纸往上面狠狠一砸,厉声道:“这乌童,好大的胆子!不周山的兵马是专门为他驱使的吗?!”

禹司凤一声不响,将那叠纸拿起来,上面的东西让他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原来不周山藏着离泽宫准备地许多人马,打算日后时机成熟,攻进地府,救出无支祁。而让大宫主发怒地原因,是乌童擅自调用了这些人马,去攻打少阳派,然后全军覆没,根据留守不周山的手下线报,乌童畏罪逃走,中途遇到了前来报仇地少阳派弟子,双方一起杀入阴间大门之内,至此不知所踪。

他甚至不用猜就知道所谓来报仇的弟子是谁,有谁能轻而易举来到不周山?将乌童逼进阴间?

璇玑!他手上一颤,.nt纸张散落在案上。禹司凤不动声色地重新收拾好,只听大宫主说道:“损了那么多人马,却连人家的皮毛都没伤到,这乌童,他死了倒是便宜,若还活着,非得让他尝尝离泽宫的手段。”

禹司凤道:“人既然已经死了,师父也不用过于挂心。我一直有个问题,当年五大派通缉乌童,他后来怎会为离泽宫所用?”

大宫主笑了一声,悠然道:“不过是凑巧,见到一只快死的狗,救了他,他便缠了上来。可惜,狗到底是狗,最后还是被他反咬一口。”

他看了禹司凤一眼,又道:“你莫担心,那姑娘命大的很,死不了的。”

禹司凤没说话,半晌,才道:“师父接下来要怎样做?”大宫主道:“只有我亲自去一趟阴间了……”

话未说完,只听门外有人报道:“丹牙台火柱点燃,副宫主回来了。”

大宫主面色一沉,起身便走,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道:“司凤,你也一起。你也到了该参与这件事的年纪了。”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十章 追凤行动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凤凰于飞(…
热门: 黄金瞳 魔天记 重生之都市仙尊 永恒圣帝 长宁帝军 白首妖师 绝世战魂 牧神记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诡秘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