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与君共坠黄泉…

上一章: 第五十章 暴乱(十二… 下一章: 第二章 与君共坠黄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钟敏言两眼像是失神一样,看了她一会,然后轻道:“玲珑呢?师父呢?”璇玑怔了一下,手里的剑不由自主放下来,旁边忙着闪躲的妖魔们见她突然发呆,当即抓住机会扑上,、qВ⑤。coM//

“他、他们在洞里。”璇玑喃喃说着,见他点点头,翻身从石壁上跳下,脸色白得犹如死人一般,依稀还有一丝痛楚的神情。她本能地伸手去搀扶,问道:“六师兄你怎么了?”

手指抓到他的袖子,只觉他一缩,璇玑顿时想起他并不喜欢她碰他,正要讪讪缩回去,他却似是低叹一声,抬手揽住她纤瘦的肩膀,几乎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肩头。璇玑心中突突乱跳,有些尴尬,有点茫然,低声道:“六师兄…你、你怎么…”“别说话,我…有些不舒服,扶我进去好吗?”他口中的热气喷在她耳朵上,璇玑的脸登时红了一片,手忙脚乱地扶着他朝明霞洞里走。

后面的腾蛇收拾完所有的妖魔,还意犹未尽,甚是可惜地看着满地被他烧焦的尸体,舔舔嘴唇,叹了一口气:“真他妈不过瘾…”回头见那两人根本不理自己,早就走了老远,他急忙追上去,叫道:“太不讲义气了!老子帮你打坏蛋呢!你这见色忘义的臭小娘…等等,你、你这是怎么回事?身上有血…”

钟敏言打断他的话,说道:“我拉肚子,拉肚子的味道你也要闻?”

“呸!”腾蛇干脆赌气不说了。

璇玑道:“好啦,六师兄不舒服,腾蛇你别闹了。待会找点丸藥来吃。就会好了。”

钟敏言没再说话。回到明霞洞,众人听说妖魔都被除掉,不由十分欣慰。桓阳和朴阳带着十几个大弟子巡山查找妖魔余孽,其余的人还留在洞里等候消息。玲珑见钟敏言终于回来了。急忙扑上,笑道:“好你个小六子!拉肚子拉这么长时间!我看你一定是胆子小,看到妖魔来袭,吓得自己找地方躲起来了对不对?”

钟敏言脸色苍白,勉强一笑。道:“你就会笑话我。”说完轻轻放开璇玑,揽住了玲珑的肩膀,几乎是整个人压在她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当众将她搂在怀里一样。他们两人虽然是公认地一对小情人,但是玲珑脸皮薄,从来也不许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过分亲昵的举动。如今见他这样,她的脸颊登时飞红,低声斥责:“别这样啦…大家都看着呢!”

钟敏言低声一笑,轻声说道:“你就这么爱面子…别动…玲珑。你身上好香。”

玲珑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几乎不敢看周围人地表情,伸手用力将他一推。钟敏言一个踉跄,她忽然不忍。急忙用手扶住。撅嘴道:“你老实点!”钟敏言突然伸手紧紧抱住她的上身,将唇狠狠印上去。近乎疯狂地与她唇齿纠缠,仿佛隔了千万个生死轮回才再度与她重逢,仿佛马上便要天崩地裂,他等不及,恨不得两人就这样缠绵着死去。

周围传来一连串地倒抽气、惊叹声,玲珑惊得头发都要竖起来,竟一时想不到要去挣扎。只觉他的手抚过她的脸颊,留下湿漉漉的腥气。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轻轻离开她的唇,颤声道:“玲珑,你今天便嫁给我罢…”

玲珑怔怔看着他,他地眼睛漆黑深邃,里面似有漫天火焰在焚烧,近乎绝望地看着她……他忽又闭上眼,低声道:“不…你当我没说…玲珑,你要好好的。”

她觉得脸上那湿漉漉的东西黏在一起,十分难受,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把,低头一看——满手的鲜血。她倒抽一口气,怀里的人已经软绵绵倒在了地上。她喃喃叫了一声:“小六子!”鲜血已经在他身下聚集,原来他一直用草根泥土塞住伤口,手死死按在上面,众人居然都没发觉。

褚磊此刻顾不得身上灼伤剧痛无比,起身叫道:“快拿藥来!还有清水!”连说了数声,被吓呆的诸弟子才慌不择路去找水。“不用慌!我看看伤口!”他沉声说着,然而声音里居然带了一丝颤抖。扯开钟敏言的衣服,他肋下那个血洞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鲜血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伤口周围还糊着烂泥草根,看上去脏兮兮的。

和阳排众而出,急道:“我看看!”当即蹲在他身边,粗粗一看伤立即抬手疾点他肋下数穴,血流顿时缓了下来。弟子们取来水,他稍稍清洗了一下伤口,这次仔细一看,倒抽一口气:“这种位置,内脏必然受到重创!是谁下的手!”说罢,忽然觉得这一剑刺得手法很熟悉,他微一皱眉思索,立即明白了:“上次司凤被重伤,也是这人下地手吧!那个叫什么玉的离泽宫弟子!”

“若玉。”璇玑忽然插了一句嘴。楚影红见她脸色苍白,然而神情怪异,似笑非笑,不由心惊。他们几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情谊自然是不必说的了,璇玑刚刚才恢复正常,倘若再受刺激发起疯来,谁来阻拦她?她急忙将璇玑揽过来,轻轻抱住她地肩头,柔声道:“没事的,你和阳师伯在这里,敏言绝对没事。”

璇玑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看着钟敏言肋下地那个伤口,眼前场景忽然一换,仿佛变成了格尔木地客栈,司凤躺在床上,身上鲜血斑斑,生死未卜。她的心脏剧烈一跳,口中喃喃说道:“若玉…若玉…乌童…乌童…”

和阳取了膏藥涂在伤口上,然而一下子就被血冲散开来。他心急如焚,断腕处疼得更厉害了,额上满是冷汗。褚磊低声道:“我来。”和阳点了点头,又道:“这孩子只怕有危险。先喂他吃回天丸!”

玲珑一听回天丸三个字,脸色更是苍白。她知道这种珍贵地丹藥,少阳派不精通藥石之道。回天丸是点睛谷炼出来的灵丹。只有受了重创,快死的人才会吃来吊一口气。缓上一缓。她忽然觉得自己怎么也停不下颤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抖得犹如筛糠一样。

他会死…他会死!钟敏言会死!她脑海里不停浮现这个可怕的念头。就在刚才,他还笑嘻嘻地说今晚去提亲。他们两个永远也不分开,怎么一忽儿地功夫,他就要死了?怎么会这样?

“玲珑…”钟敏言痛晕过去,又痛得醒过来,目光散乱,嘴里喃喃念着她的名字,“我…我罪有应得…违背了…那个誓约…所以…才有今日…”

和阳皱眉轻责:“不要说话!”然而无论怎么涂藥,那血都止不住。褚磊把回天丸当作糖豆一样,一股脑塞进他嘴里。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他的脾脏被那一剑刺破了,内脏一旦严重破裂,他是再也救不活地。

玲珑茫然地想着他说的话。违背了誓约…她地思绪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孩提时代,那天她和钟敏言赌咒发誓。他说:若是有一天我离开少阳派。就罚我满嘴牙齿被打落,做个没牙老公公!说完。他俩孩子气地勾了胳膊。

没牙老公公…不,他没做成没牙老公公,他是要死了!死了!死了!玲珑脑子里万般噪音哄然作响,似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断开,紧跟着万籁俱静。

“不好!”和阳见钟敏言气息渐弱,目光散乱,显然是要去的样子,急忙按住他头顶,将真气渡过去,“这孩子伤势太严重!而且拖了太久,掌门,我没办法…”

后面的声音,玲珑再也听不到,她怔怔看着躺在地上的钟敏言,他脸色灰白,然而双眼却似燃烧地火焰,死死盯着她,仿佛刚刚才认识她,刚刚才炽烈地爱上她这个人。那双眼眨了眨,忽然有亮晶晶的东西流出来,他低声道:“玲珑…你忘了我吧…”

玲珑见他的眼睛渐渐闭上,只觉整个世界也在渐渐死去。她轻轻叫了一声,手足无措,像个迷路的孩子,孤零零站在那里,无处可去。所有人都忙着替钟敏言止血,要么就是看着璇玑,怕她出什么异常状况,没人来安慰她。

玲珑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紧嘴唇,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忽然抽出断金用力朝自己脖子上抹去。何丹萍惊叫一声,飞快地夺下断金,然而那利器还是将她脖子割伤了,鲜血大片大片地涌出来。她软软瘫在何丹萍怀里,周围闹哄哄的,无数个人在叫喊,在奔跑,在说话,她似乎什么也听不到。

有人用力按住她脖子上伤口,那人的手极冷,像冰雪一样。玲珑半昏半醒之间,也不觉得疼痛,茫然地看了那人一眼。是璇玑,她两眼瞪得极大,像是初次认识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陌生。半晌,她才低声道:“同生共死…是不是?”

玲珑心中一痛,面上却惨然一笑,紧跟着晕死过去。璇玑慢慢站起来,看看玲珑,再看看弥留的钟敏言,好像不认识他们一样。楚影红见她神色这般怪异,急忙过去搀扶,道:“没事!他们都会没事的!璇玑你不要冲动!”

璇玑怔怔地说道:“不…我不冲动…我要去杀一个人,不要拦着我…”她将楚影红的手轻轻推开,转身慢慢朝洞口走去。楚影红急急拦住她,“你哪里也不许去!留在这里!姐姐和师兄都受了重伤,你还要去哪里?让你爹娘担心死吗?”

“我去杀一个人…很快就回来。”她淡淡说着,身形一转,一瞬间就绕过楚影红,头也不回继续走。

后面突然响起一个清朗地声音:“不用着急,这两个孩子让我来治。”

众人都是一愣,只见亭奴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丝囊,倒出两颗拇指大小的小果子,那颜色鲜艳欲滴,像是刚从树上摘下的。他将一颗果子拈起来,柔声道:“劳驾,能将他抬起来吗?”

褚磊知道他身怀异术,说不定真能起死回生,急忙将钟敏言上半身抱起来,撬开他地齿关。亭奴将那果子揉碎了,将汁液滴进钟敏言口中,一连滴了三滴,跟着却不丢掉果子,只是放回丝囊。到了玲珑那里,他看看,笑道:“她没有性命之碍,用不上这果子啦。包扎了伤口就行。”

璇玑见那果子红得像鲜血一样,不由低声道:“不死树的果实?”

亭奴点头:“不错,是昆仑山地不死树。我得道上天地时候,天帝赏了两颗,一直没用。今天派上用场了。果实可不能随便给他们吃,吃了是要长生不老的,这三滴汁液便足够让他活过来了。”

说话间,钟敏言已经轻轻呻吟起来,灰白地脸色也变得红润,肋下致命的伤口渐渐停止流血。褚磊急忙将藥涂上,紧紧包扎起来,抬头感激地看着亭奴,道:“阁下委实助我们良多!”

亭奴笑了笑,没说话。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柳意欢笑道:“好啦,这小子的劫难算是过去了。多亏你这个大贵人呀!我说他会被人骗,话都说这么白了,他还不明白,可真是个无可救藥的蠢货!”

亭奴道:“事不关己,你说得正轻松。换了你,未必有他做的好。”

“你这嘴可真是…损人不利己…”柳意欢对他十分没辙,摇了摇头,干脆不说话。

腾蛇之前听璇玑说要杀人,高兴的赶紧跟上,谁知靠在洞口等了又等,他们磨磨叽叽,就是不肯走人,急得他大叫:“到底杀不杀人!痛快点!”他这一吼,洞里顿时没人说话了,所有人都看着他,腾蛇把拳头掰得咯嘣咯嘣响,又叫:“臭小娘!走不走?”

璇玑点了点头,道:“我们走。”

腾蛇大喜,转身就跑了出去。楚影红等人急忙拦住璇玑,褚磊皱眉道:“你不要节外生枝!这当口杀什么人!”何丹萍之前为玲珑早就哭红了眼睛,这会又忍不住泪盈余眶,拽着璇玑的袖子,絮絮叨叨就是不给她走。

璇玑吸了一口气,淡道:“此仇不报,我一生不安。不用劝我,我会很快回来!”

“你是要去不周山?”褚磊摇头道,“那里不是凡间,万一再生事端,要该如何?总之,不许你去!都留下!”

璇玑低声道:“我要去,我不允许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我最宝贵的东西!”

众人见她说得十分坚决,不由无语。璇玑足尖在地上一点,人已经在数丈之外,飘飘然带着腾蛇出了洞口。后面忽然有人追上,急道:“我也去!带我一起!”

却是紫狐,她不知是激动还是什么,脸涨得通红,叫道:“我也要去不周山!这次一定要成功!”

璇玑低声一笑,道:“生死与共…是不是?”

紫狐一愣,跟着却大声道:“不错!为了他,死掉也无所谓!”

璇玑不知想到了什么,怔了一会,这才点头。

最新全本:、、、、、、、、、、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五十章 暴乱(十二… 下一章: 第二章 与君共坠黄泉…
热门: 诛仙 元尊 绝品神医 白首妖师 沈浪徐芊芊 绝世武魂 绝世战魂 权臣闲妻 许你万丈光芒好 太古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