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暴乱(十二…

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暴乱(十… 下一章: 第一章 与君共坠黄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妖魔、纤细薄弱到似乎随时会凋落的火焰之‘花’。这种情形居然丝毫不令人感到恐惧,大抵是因为超越了众人的想象,那不是凡间应当存在的力量。

妖魔们毫不畏惧,先前在不周山,临出发的时候右副堂主便‘交’代过,少阳派有个小‘女’孩儿很古怪,能放出三昧真火。那虽然是天上的火,但未必没有应对的法子。昔日后土大帝在‘阴’山见到了衔烛之龙,获赠一块龙鳞,不惧五行之力。后土大帝将这块龙鳞供奉给了天帝,彼时天界战火不断,这块不属五行之中的龙鳞委实立了不少战功,某日忽然从兵库里失踪,天帝派人搜寻数遍未果,只得放弃。

这块龙鳞,自然是被人从天界偷了下来。因为听说它不惧五行之力,所以离泽宫的人曾想将它做成盔甲,穿戴起来之后去‘阴’间便足以防身。不过一来二去,那巨大的龙鳞最后却被切割开,做成了九十九块盾牌。如今被这些排在最前面的妖魔们人手一块挡在身前,长驱直入。

璇玑托起巨大的定坤剑,九天玄火烈烈焚烧,圈子霎时比先前扩大了数倍,当头迎上的那九十九个妖魔撞在那苍蓝‘色’火焰之上,竟然丝毫不损,齐齐将玄火推开。璇玑心中也有些吃惊,定睛一看,他们每人身前都护着一块半透明的大盾牌,上面纹路如云,甚是漂亮。

她一下便认出是衔烛之龙的龙鳞,不惧五行之力的神器,昔日曾属于天界使用的宝物,如今却和她做起对来了。她倔强地抿起嘴角。这种神情令她看起来有一种孩子般的执拗---她非要将那些盾牌烧烂不可!

她双手一张,犹如轻轻拥抱一般,将定坤揽在‘胸’前。‘浪’‘潮’一般汹涌开地九天玄火渐渐归拢起来,团聚在定坤之上。苍蓝‘色’的火焰之‘花’聚成了一根火柱。上可入天,下可达九幽之境。

原本聚在明霞‘洞’前观战的众人此时避之不及,方才一个年轻弟子看打得热闹,不由凑近过去看,谁知那玄火落下来。一瞬间就将他烧成了灰。众人都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玲珑更是尖叫起来,在下面没命地叫嚷着璇玑地名字,可是她一点也听不见----就算听见了,或许也不会理会。

空虚,一切都是空虚。她心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像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人掏空,带着十分地茫然。明霞‘洞’前众人齐声叫嚷的声音,妖魔嘶吼的狂呼。九天玄火嘶嘶的轻微响声,还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她好像什么也听不见。

她要冷静一下……对了,她方才说去巡山。要找点事来做,她需要冷静。她心里很‘乱’。她懵懵懂懂了许多年。想找一个只属于自己地归宿,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谁也不能夺走、破坏。

她以为她找到了。

那个华丽的至上美好,她会用尽所有的气力去保护它,不被任何人摧毁。

可是它在一瞬间碎了。

没有地方,她到最后还是没地方可去。每一个人都有比她还重要的东西,可她有的,只是他们。(16K,电脑站,16k,cn更新最快)。

骗人!你骗人!你这个撒谎的坏蛋,明明说过会永远陪着我……

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呜呜咽咽的哭喊,然而,那到底是谁在喊,她已经不知道了,也不想知道。

那巨大的九天玄火地柱子开始蠢蠢‘欲’动,像是一条横亘在天地间的龙,开始展‘露’峥嵘,摇头摆尾。手执盾牌的妖魔们以为她要驱动火龙冲过来,急忙高高举起盾牌,将整个身体藏在后面。谁知那条巨大地火龙仰头直朝天际飞窜而去,几乎是一瞬间,那苍蓝的身影便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孤零零站在空中地璇玑。她单薄纤瘦地身影像要融化在苍穹里一般,没有火焰,没有张狂的杀气,她看上去几乎随时都会被风吹得摔落下来。

“璇玑!”褚磊最先回神,先将所有散落在明霞‘洞’外地人全部推回去,这才放开喉咙叫她。至于叫她是为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一生中第一次感到深切的恐惧和悲哀,仿佛马上就要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了。

她微微动了一下,像是要回头的样子,下一刻,天空中骤然传来隐隐雷声,像是要撕裂天际一般,那种轰鸣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碧蓝如洗的苍穹忽然被‘揉’得皱褶起来,从正中间裂开一道巨大的缝,缝里是一颗巨大的眼珠,转了两下,最后定定看着璇玑。

天开眼!众人发出惊恐的叫声,褚磊再也忍不住,纵身上前要将璇玑带回来,可是袖子被楚影红死死拽着,她颤声道:“不可以去!掌‘门’!那不是凡人能‘插’手的事情!”

他说不出话来,只觉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如果他不将她带回来,那么他这一辈子都会后悔莫及。他扯开楚影红的手,狂奔数步,却听璇玑淡淡说道:“不要***我啊……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

她手掌一托,定坤呼地一声冲天而起,直直刺向那只天眼。天上的裂缝迅速合拢起来,定坤刺到一半,失去目标,掉头砸落,为她再一次托在掌中,微微一沉。“火雨!”她在定坤上一弹,半天没有一点动静。褚磊怔怔站了半晌,忽然觉得肩上一点奇痛无比,急忙用手一拍,却见肩头不知被什么东西烧出一个小小的黑‘洞’。风忽然变得炽热无比,他仰头向上看,却见方才窜上天际的火龙此刻化成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苍蓝‘色’小火苗,下雨一般地落下。

那些妖魔万万想不到她来这一手,有盾牌的也罢了,还能抵挡,没有盾牌的几乎一瞬间就被火雨吞没。惨呼声不绝。化成碎片的九天玄火不会让人毫无痛苦地死去,它一点一点侵蚀体肤,每一寸痛楚都清晰无比。

星星点点的苍蓝‘色’火焰布满了整个天空。莹莹絮絮,美丽得像个梦。它让人无处可躲。无力抵抗,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妖魔大军,一瞬间就失去了气势,烧死地烧死,烧伤的烧伤。还有许多被先前异象吓住地妖魔见到这种情况,早已逃得没影了。

璇玑静静站在火雨中,忽然目光一瞥,见到那些用盾牌护住身体的妖魔,冷道:“不用火就杀不死你们吗?”她将定坤握紧,那巨大的剑身一瞬间又缩回了原来的模样,银辉四‘射’。璇玑正要低身冲上前将他们全部斩于剑下,忽然身后被人一扯,褚磊的声音响起:“璇玑!不要杀了!你回来吧!”

她猛然一怔。缓缓回头,却见褚磊浑身上下被星星点点地九天玄火烧得一块黑一块白,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他的手却固执地抓着她的手腕。沉声道:“回来!你不要去!”

璇玑怔了很久,好像一时想不起前因后果。呆呆看着他。终于。她面上有了一丝表情,嘴‘唇’微微一抖。低声说道:“爹……”

褚磊用力将她抱在怀里,翻身从剑上跳下来,两人狠狠摔在地上。何丹萍他们几个哪里还顾得上火雨不火雨,通通冲了出来,将他俩从地上扶起。

“傻孩子!傻孩子!”何丹萍一手搂着丈夫,一手搂着璇玑,哭得气也喘不过来,嘴里从头到尾只说这三个字。玲珑抱住璇玑的胳膊,哽咽道:“妹妹!妹妹你看看我啊!你还认得我吗?”

璇玑见他们被火雨烧得头发眉‘毛’都焦糊,脸上更有许多灼伤,却死活也不肯进去,心中忽然一痛,紧跟着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那么一个瞬间,她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先进去……”她喃喃说了一句,不等她说完,‘洞’里早已跑出许多人,将他们全部拖着拽着抢进了明霞‘洞’。

褚磊身上灼伤最严重,弟子们忙着给他上‘药’,却听他低声道:“璇玑,爹爹妈妈都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都不需要想不开。”

璇玑茫然地点了点头。她还执着于心里的某个声音,那声音似乎要告诉她什么,一些她从来没想过的,一些她应当明白的……

何丹萍搂着她只是不放手,颤声道:“什么神仙妖怪,你都不要去做!娘只要你好好呆在身边,什么都好好地……就比什么都强!”

玲珑也‘激’动得话也说不清楚,眼泪把她整个袖子都打湿了,一个劲念着她的名字。璇玑怔了很久,忽然轻道:“我……我也很重要吗“你在说什么呢!”楚影红在她脑袋上狠狠锤了一个爆栗,痛得她啊呀一声,“什么叫也很重要?!每一个人都重要!都不可以随便死,随便离开!你这丫头!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么没自信的东西!”

璇玑‘摸’着脑袋,心中想地却是既然这样,那他为什么要走呢?

玲珑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便低声道:“璇玑,你看,我们大家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很重要。可是我们心里永远会有个最重要的人,甚至比自己还重要。司凤他……离开,也是因为你还没‘弄’清楚对自己来说最重要地人是谁。你要明白,爱一个人和大家这个整体是没有冲突地。并不是说你爱他了,你就会失去我们……你谁也不会失去的,我们永远在一起。”璇玑静静看着她,心中某个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

是地,是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司凤要离开了,他是在等她明白,等她长大。倘若他一直陪着自己,温柔地对待她,她便永远也不晓得什么叫做珍贵。她一直想要守护的,坚持的,大抵都是她的自‘私’罢了。

谁也不离开谁,大家永远在一起,那是小孩子的梦想。

每个人都要长大,她却一直沉溺在过去,这个也不明白,那个也拒绝接受。

错的人,一直是她。

璇玑深深吸了一口气,面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我明白啦……不过我还是要去对付那些妖魔。不能让他们欺负到家‘门’口来。”

何丹萍紧张地抓住她的手,急道:“你、你别去!方才那个样子……”

璇玑柔声道:“娘,你放心。我已经都明白啦。我不会离开你们的。”

何丹萍还有些不放心,但最终还是微微松开了手,璇玑起身走到‘洞’口,见那些妖魔又聚集起来,在‘洞’外迟疑地张望,有些犹豫的样子。她说道:“腾蛇,咱们两个大干一场好不好?”

腾蛇一直没说话,直到现在,才哼了一声,道:“随你啦!臭小娘,方才害我吓一跳……”

“你说什么?”璇玑问到他鼻子上去,却被他厌恶地一把推开,忽而一笑,道:“还是现在这种呆样让人看着顺眼些。”

璇玑没有和他计较,提剑走到‘洞’口,那些妖魔一见到她,立即哄然后退,甚是忌讳。她捏了个剑诀,再也不用什么玄火三昧真火,战神将军拿手的并不是放火,她要教这些妖魔好好明白这一点。

她身形如电,一瞬间就刺入了妖魔群中,定坤为她舞得犹如一条银龙,飒飒作响,妖魔们先时还勉力支撑,到后来无不被她剑上的气势迫得步步后退。她全身上下好像都被剑光笼罩,完全不可靠近,顷刻间就在人群中杀出一大块空地。那些手执龙鳞盾牌的妖魔真正没辙了,她不放火,盾牌就毫无用处,那么薄脆的东西,一脚也能踢烂了,为她哗哗几下‘乱’砍,好几个盾牌瞬间裂成了碎片。

“腾蛇放火!”她大叫一声,不等她吩咐完,腾蛇早就张开了火翼,赶母‘鸡’一样将这些妖魔全部笼罩在巨大的火翼之下。这一仗打得极是漂亮,璇玑正要称赞这别扭的灵兽几句,忽见旁边石壁上人影一闪,她以为是妖魔,抬手就要放出剑气,却见那人脸‘色’苍白,一手紧紧捂着腹部,怔怔看着自己,是钟敏言。

这边,她是普通‘女’孩;那边,她是全大陆最有名的人;

这边,她开着一家不入流的淘宝小店;那边,她拥有最大的伢馆。

一切,全因为每个月圆之夜的变身。

呃,不是狼人啦,但是嗷嗷

请看西方世界的唯一东方‘女’孩,带着很脑残的一对宠物,从事非法生涯的BH人生。

柳暗‘花’溟新作,书号,好玩的书,请大家PK票砸她。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暴乱(十… 下一章: 第一章 与君共坠黄泉…
热门: 琴帝 凤逆天下 纨绔世子妃 永恒圣帝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长生界 绝世武神 绝世武魂 修真界败类 长宁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