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暴乱(十…

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暴乱(九… 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暴乱(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四更。

从七月一日起,我有事情要开始忙,没办法再一天两更了。从此换成一天一更。

保证每章字数不低于三千。

给大家带来的麻烦,很抱歉。我会尽快忙完,恢复一天两更。

自从在浮‘玉’岛知道了离泽宫真正的身份之后,钟敏言一直想着若‘玉’的事情。既然离泽宫根本是不周山那边的幕后策划者,那若‘玉’陪自己投奔不周山,就是一场戏?

他真的很想问问他,所有这一切。他将他当作真正的兄弟,他却从头到尾都在骗自己?

钟敏言并不是一个非常相信命运的人,所以柳意欢当时开天眼,每个人说了一串话,他从来也没往心里去过。但是,今天他却突然想起了那些话。柳意欢说他是个傻子,会被人骗,指的到底是乌童骗他,还是若‘玉’骗他?

若‘玉’远远停在一个‘乱’石堆里,青袍飒飒,身影甚是潇洒。钟敏言放慢脚步走过去,站在他身后,良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呼啸的风声穿梭。钟敏言终于有些忍不住,开口正要说话,却听若‘玉’低声道:“敏言,镯子我送给了家妹,她十分欢喜。我代她谢谢你。”

钟敏言一呆,好半天才想起是有这么回事,自己‘花’钱买了个镯子,说送给若‘玉’的妹妹。他勉强一笑,道:“小事而已,何足道哉。”

若‘玉’缓缓转身。面具后目光灼灼,定定看着他。这种目光令钟敏言觉得有不好的预感,他不由退了一步。低声道:“你怎么?”若‘玉’摇了摇头,忽然道:“你我也算得上生死之‘交’。我还戴着面具对你,也是对你的不尊重。”说罢,他抬手,将修罗面具摘了下来。

钟敏言急道:“呃,不用!不是说不可在外人面前摘面具吗?你戴回去吧!我并不在乎。”

话虽然这样说。他还是很好奇地看了一眼,只觉他肤‘色’和禹司凤一样苍白,显然是长久不见日光的后果。然而长眉入鬓,鼻梁‘挺’直,虽然不若禹司凤那般夺人眼球地清贵俊美,却也是个斯文英俊的少年郎。只是那双眼睛太深,太黑,令人不由自主感到危险,不太敢靠近。

钟敏言怔了一会。才道:“你们离泽宫……是不是都…若‘玉’并不否认,点头道:“不错,我们都是妖。靠着肋下的印封住妖气,不让修行之人发觉。金翅鸟……你知道吗?本来是独来独往地高傲妖魔。但因为受过一人的大恩惠。于是受过那人恩情地一部分金翅鸟聚集在一起,建了离泽宫。(ap,16k,cn更新最快)。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救出那人----你也应当知道了,那人就是被关在‘阴’间的无支祁。”

钟敏言喃喃道:“你和我说这些……何必……你知道的很多,司凤都不知道这些……”

若‘玉’道:“那是有柳意欢保护他,曾经让大宫主发下重誓,不许将离泽宫的来历告诉他,作为‘抽’空他一年在外记忆地代价。你知道为什么吗?”

钟敏言几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得摇头。

若‘玉’又道:“寻常的金翅鸟一旦成妖,每片翅膀后都会长出三根巨大的翎羽,翅后六羽发出金光,便是妖气了。然而金翅鸟中难得出拥有十二羽的血统,那是非常珍贵的血统,即使父母双方都是十二羽,生下的孩子也未必是十二羽。所以,拥有十二羽的金翅鸟,对离泽宫来说,是绝对不会放走的福兆。十二羽比六羽多一倍,妖力也是六羽的一倍……”

钟敏言灵光一动,急道:“司凤有十二羽!”他现出原身地时候,众人都看到了,他两片翅膀后都有六根翎羽,是十二羽的金翅鸟。

若‘玉’微微一笑,道:“你很聪明。大宫主也是十二羽,司凤作为他的孩子,十分难得,继承了十二羽地血统。司凤出生的时候,老宫主曾想杀了他,因为离泽宫不允许与凡人地‘混’血产生。可是翻开襁褓,老宫主看到了他身后地十二羽,立即改变了主意,司凤就此逃过一劫,并被破格允许成为正式的离泽宫弟子。他身负十二羽,自然是学什么都比旁人快,到了七八岁地时候,倘若不收敛力量,他已经能赢过成年的弟子。老宫主,大宫主,对他都十分期待……可惜,千不该万不该,他遇到了当时被关在地牢里的柳意欢。”

“等等!”钟敏言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你和我说这些干嘛?司凤的过去我希望听他自己和我说,而不是从别人那里听过来!你来找我,应当还有别的事吧?”

若‘玉’笑道:“先把这些说完,再说我为什么来找你。”

“柳意欢刚刚死了‘女’儿,所以对禹司凤简直是宠到了骨子里,只把自己对‘女’儿的爱,全部转移到禹司凤身上。他逃离离泽宫那天,把司凤带走了,并且留下一纸书信,说离泽宫规矩害死人,他不能让禹司凤一辈子活活困死在这个牢笼里。你可以想象,大宫主和当时的老宫主有多愤怒,老宫主更是被气得当场吐血,拖了大半年才死。大宫主被认命为新的宫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柳意欢,终于在庆阳找到了他。柳意欢自然是斗不过十二羽的大宫主,然而他那时不知从何处偷到了天眼,一旦开了天眼,连大宫主都不是他的对手,被‘弄’得遍体鳞伤。最后柳意欢说,要将禹司凤带走,可以,但定海铁索的事情不许让他知道。他大约是去上界偷天眼的时候听到了什么,认定破坏定海铁索的事情有违天道,以后必然遭致大难,于是要求大宫主答应自己不许让禹司凤涉足这件事。大宫主答应了,‘交’换条件就是‘抽’出禹司凤这一年在外的记忆。因为柳意欢这个大嘴巴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他。禹司凤当时年纪小,自然是叫着要爸爸妈妈。然而他是大宫主的儿子一事除了少数几人知道,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进了离泽宫就不许嫁娶是铁地规矩。倘若让其他人知道禹司凤是宫主的儿子,那影响会十分糟糕。就这样。大宫主把禹司凤带了回去,收他做自己的弟子,悉心教导,直到他十三岁那年去少阳派观战簪‘花’大会,遇到了你们……”

钟敏言想不到这其中竟有许多曲折。良久,才道:“既然……破坏定海铁索是有违天道地事,你们为什么还要坚持?你们大宫主这次把司凤掳走,必然会将一切都告诉他吧?岂不是等于破坏了誓约?”

若‘玉’没有回答,半晌,轻道:“既然选择了做人,就一定要有坚持的东西,否则何必做人?敏言,我从来没说过自己家乡地事情……金翅鸟是独来独往的妖魔。离泽宫是因为特殊因由才聚在一起的,不许嫁娶就是为了表示不被红尘***,每年离泽宫都会去海外搜刮有资质的小金翅鸟。作为离泽宫新弟子。很多弟子的家人都不同意离泽宫将人带走,可是他们太强了。没人能反抗聚在一起地金翅鸟。我也是这样……硬生生被他们从父母身边带走。虽然每年离泽宫都允许家人前来探望。然而思乡之苦,岂是一年一次能解的?我们这样与坐牢无异钟敏言低声道:“我以前并不知道……原来你也有许多辛苦……”

若‘玉’又道:“我的小妹子。按照你们凡人的年龄算法,应当已经十四岁了,已经能化***身。她本来应该和同龄的金翅鸟一样,在外面欢快地飞翔,寻找倾慕的郎君,繁育自己的孩子。可是她如今只能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每天只有望着头顶窗户里的蓝天。她已经连话也不会说了,瘦地可怕。”

钟敏言见他的语气到后来变得凄厉,忍不住心惊,低声说道:“那真是太可怜了……为什么会在地牢里?”

若‘玉’笑了笑,忽然轻轻把面具戴上,悠然道:“因为她被作为牵制我的工具,只要她还活着,还在地牢里,我就不得不为了她去做许多我不情愿地事情。比如……做那个愚蠢之极的卧底。比如,去杀禹司凤。再比如,来杀你……”

他话音未落,人已到身前,钟敏言大吃一惊,倒退数步,慌‘乱’地要拔剑抵抗,可他地动作快得惊人,眼前寒光一闪,他地剑已到‘胸’前。

钟敏言在这个瞬间,忽然起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念头,依稀是许多年以后,他娶了玲珑为妻,生了两个孩子。孩子们嘻嘻哈哈地在台阶上奔走,玲珑和璇玑在房里说久别重逢地悄悄话。他穿着纳凉的袍子,和禹司凤若‘玉’三人,在中庭的石桌上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纵谈天下,畅快淋漓。

如果真有这一天,那真是太好了。

他怔怔盯着自己的手,手按在一柄剑上。剑的大半已经穿透了他的肋下。滴答,滴答,鲜血顺着指缝滴在地上。他执拗地看着自己的手,仿佛还不相信那剑已经穿透了自己,他要辨一辨真假。

若‘玉’轻轻扶住他滑下来的身体,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这些秘密在我心里已经憋了很多年,找不到人可以说。如今说给你这将死之人听,我真是痛快。”

钟敏言只是盯着自己的手,仿佛没听见他的话。

若‘玉’柔声道:“敏言,你真是个好人。一直在骗你,真是对不起。”

说罢将剑一‘抽’,血光四溅,他轻轻甩去剑上的血迹,潇洒地收剑回鞘,慢慢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什么,回头似是不舍,看了他一眼。良久,才轻叹一声,目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模糊了眼睛。风,忽然吹了起来,‘乱’石堆后仿佛又站着一个人,青袍长发,双手拢在袖子里。若‘玉’怔了一会,才缓缓走过去,慢慢跪下,低声道:“参见副宫主。”

话未说完,面上便被轻轻一刷,他一头栽倒,‘唇’角流下血来。他很快跪直了身体,垂头不语。

副宫主轻道:“谁让你与他说了那么多?谁让你将面具摘下?在不周山让你探听乌童的事情办得也不好,这件事你又办得拖拖拉拉。你很会惹我生气。”

若‘玉’沉声道:“是!是弟子犯错,请副宫主责罚!”

副宫主转身便走,一面道:“责罚你什么?你妹妹被我关起来,你是一肚子怨气呢。我要是‘逼’得紧了,你这只狗还不会跳墙?”

若‘玉’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缓缓起身,跟在他身后,很快便没了踪影。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暴乱(九… 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暴乱(十…
热门: 神墓 小阁老 魔天记 绝世武神 绝世战魂 造化之门 黄金瞳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董局中局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