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前夕(十…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前夕(九…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大会(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璇玑默默随着禹司凤走了一段,见他虽然脚步不稳,但并不像钟敏言醉得那么厉害,于是轻道:“司凤,你不要紧吧?”

他停了一下,半晌,摇头道:“我没事,你回去吧。不用送我。”

璇玑“哦”了一声,不甚放心地回头看他一眼,这才转身自己走开。走了一会,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她猛然回头,却见他站在原地,幽幽看着自己,那样的目光,她从未在禹司凤面上看过,不由呆住。

他只笑了笑,摆摆手,转身便走。

璇玑不由自主追上去,想伸手抱住他的胳膊,不知怎么的,却有些不敢。耳后那个痕迹在微微发烫,她自己都不知在恐惧什么,手伸了一半,又缩回去。

禹司凤顿一顿,反手勾住她的胳膊,将她带到身前,低头微微一笑,道:“若是坚持送我回去,我自然不会推辞。”

璇玑浑身微微发颤,犹豫着点了点头,然而无论如何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心无旁骛地抱着他的胳膊,满不在乎。他在她心中,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不再是那个清雅冷漠的少年,似乎……变得有些危险。

“烦恼都没了,你怎么不开心?”他忽然问。

璇玑沉默半晌,轻道:“我、我没有不开心啊?我怕你喝多了,不舒服……”

禹司凤笑了一声,淡道:“我的酒量可比敏言好多了,再喝两坛也不会醉。”

他真会逞强……璇玑无奈地看着他,在他身上推了一把,禹司凤果然踉跄起来。险些摔倒。她笑嘻嘻地扶住他的胳膊,笑道:“还吹牛?明明就是醉了。”

禹司凤哈哈一笑,忽然双手‘插’入她肋下。将她一把抱起,转了一圈。道:“谁醉了?你再说一遍?”璇玑也咯咯笑起来,抱着他的脖子,只觉酒气冲天,忍不住别过脑袋,道:“好臭。”

他哈了一口气。果然酒臭熏天,正要将她放下,不防她勾着脖子不放手,他玩心顿起,将她背在背上,摇摇晃晃往前走。

璇玑依偎在他脖子旁,笑道:“可别走错路,我看你快不行啦。”

禹司凤也不理她,只顾往前走。(16K,电脑站.更新最快)。过了片刻便回到自己的客房。璇玑从他背上跳下,道:“你到啦,我该走了。”

禹司凤这会其实真地醉得厉害。脑子里有些不清楚,眼前的东西都在晃。然而听到她说要走。当即本能地接口:“我送你。”

说完才发觉不对,这样你送我我送你。送到天亮也没完,不由失笑,自己推开‘门’进去,倚在‘门’框上,回头对她似笑非笑,柔声道:“不如,咱们俩把酒言欢,秉烛夜谈?”

他本来是开玩笑,就算她点头同意,自己也不会答应的,谁知璇玑退了两步,摇头低声道:“不、不用了。你早点休息吧。”那神情,大有恐惧之意。

他一怔,抬手去拉她,问道:“怎么了?”她又是慌忙一躲,似乎对他地触碰很反感。

禹司凤将手缩回去,抿紧了‘唇’,半晌,才低笑一声,道:“是我唐突了。抱歉。”说罢转身进屋,再不停留。

璇玑在屋子外呆了半天,到底不放心,又不敢直接闯进去,只得偷偷扒在‘门’上,从‘门’缝里往里***。看了半天,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她凑耳去听,也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急得抓耳挠腮,不知怎么办才好。

正要鼓足勇气推开‘门’,忽然“吱呀”一声,‘门’开了,禹司凤披着外衣,面无表情地低头看她。璇玑大吃一惊,掉脸想跑,却被他抓住后领,飞快拖进屋里,‘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璇玑被他拽着,踉跄几步,最后跌坐在椅子上,手忙脚‘乱’地要站起来,却被他用力按住肩膀,低喝:“坐好!”她被震住,乖乖坐在椅子上,两只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看他点灯,倒茶,取点心,最后坐在自己对面,面无表情地和她大眼瞪小眼。良久,他将茶杯递到她面前,低声道:“你在怪我,对不对?”

璇玑垂下头,咬住嘴‘唇’,没说话。一时间,气氛沉重尴尬之极。她地目光溜来溜去,从他修长有力的手指上滑到他垂在身前的长发上,然后看到他微微敞开的‘胸’口,赶紧避开目光,不敢多看。

忽然觉得他的手指触‘摸’到自己地耳朵,她又是一颤,紧紧闭着眼睛,躲和不躲都不是。微凉的手指擦过耳后那块痕迹,竟像火一样灼热起来。她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他的手,颤声道:“别、别碰。”

他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只觉烫人,其‘色’可压桃‘花’,心中不由一‘荡’,低声道:“你不是怨我,却是怕我?怕我对你……”

她一惊,推开他的手,猛然起身,道:“我走了!”

还没来得及转身,腰身忽然被他从后面搂住,她惊叫一声,立即被他用手按住,在耳边低声道:“嘘……别叫,别怕。”他口中的热气喷在她耳上,那是一种可怕的战栗,她低低呻‘吟’一声,死死抓住他卡在腰间的手,只觉他地‘唇’干燥炽热,贴着耳后‘吻’下来,带着酒味的吐息。

他醉了,她好似也要醉过去,在他的呵息下化成一滩暖融融地酒水,顺着他的身体流淌下来。他猛然将她转过来,深深‘吻’下去,一手托着她地后颈项,拇指缓缓摩梭着她柔软地耳垂。

他大约是疯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他不该这样的。然而,或许是喝高了,或许是她难得地羞涩实在令人心动,他撒不了手,只觉怀中的身躯软得好似没骨头,每一寸曲线都贴上来,他委实把持不住,轻轻将她抱起来,退了两步,将她放在‘床’上,慢慢解开她的衣带。

耳边听得她喃喃说道:“司凤……我们、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

他‘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说完,脑中忽而泛起一阵清明,他浑身一僵,急忙撑起身体,用尽所有的毅力跳下‘床’,喃喃道:“我错了,我不该这样。”

璇玑也渐渐清醒过来,急急坐起,将衣带系好,低头玩着袖子上的流苏,一言不发。

禹司凤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床’边,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对不起。”

璇玑低声道:“为什么对不起?”

禹司凤怔了一下,才道:“我应当敬重你,等到成婚之后。璇玑沉默半晌,才道:“真的吗?”

禹司凤笑了笑,低声道:“难道你现在就要给我婚后的权利?我自然不会反对……来来,咱们继续好了。”

璇玑涨红了脸,推开他的手,急道:“我可没这么说!你这‘色’鬼!”

禹司凤第一次被人骂‘色’鬼,居然还是从自己爱极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的,不由大笑,在她脸上轻轻拍了两下,问道:“那你今晚还要留下吗?一起睡觉说话。”

璇玑摇头,从‘床’上跳下,道:“我……我走了。”

她终于也明白之前缠着要留在他房里的行为是很不正确的。禹司凤替她重新挽好发髻,正要开‘门’送她出去,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喧嚣,像是很多人在急匆匆地奔跑。

两人好奇之下开‘门’一看,却见外面灯火通明,许多浮‘玉’岛弟子手里拿着火把,朝正‘门’那里赶。禹司凤不由过去问道:“请问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浮‘玉’岛弟子答道:“是离泽宫两个宫主到了,还带来了今年簪‘花’大会要摘的‘花’。”

两人一听离泽宫三个字,顿时变‘色’。璇玑抬头看着禹司凤,低声道:“怎么办,要去见吗?”禹司凤缓缓摇了摇头,道:“算了,等到明天吧。只是……怎么会如此深夜赶来?”

师父一向讲究礼仪,从来没有深更半夜来访的道理。而且,还说带来了要摘的‘花’,也就是说,今年没有摘‘花’任务,是因为师父他们先抓到了厉害的妖魔?他在离泽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此事?

他沉‘吟’良久,总是想不出所以然,低头见璇玑呆呆看着自己,他不由一笑,轻轻推了她一把:“快回去吧。明天等我找你。”

璇玑要进来的时候犹豫而且害怕,眼下要离开又有些舍不得,无奈之下只得慢慢转身走了。回头再看,禹司凤还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她心中一暖,对他挥挥手,道:“小‘色’鬼,就算继续下去也没什么的!”

说罢,见禹司凤一呆,她忍不住咯咯笑起来,飞快跑走了。

他口中的热气喷在她耳上,那是一种可怕的战栗,她低低呻‘吟’一声,死死抓住他卡在腰间的手,只觉他的‘唇’干燥炽热,贴着耳后‘吻’下来,带着酒味的吐息。

“别怕……不就是要推荐票嘛……”禹司凤喃喃说着。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前夕(九…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大会(一…
热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一念永恒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琴帝 神印王座 万族之劫 绝世战魂 全职法师 绝世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