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魂魄(一)

上一章: 第八章 灵兽(六) 下一章: 第十章 魂魄(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毫无悬念,六百两白‘花’‘花’的银票顺利到手,璇玑和禹司凤的荷包再次被塞得满满的。总捕头大人的脸不再是‘阴’雨天,灿烂明亮犹如六月骄阳,看他二人的眼神简直就是看活神仙。

璇玑他们三人被热情的总捕头留在鹿台镇,天天摆宴庆功,光是果子黄就喝了十几坛。腾蛇自然是吃美食吃得不亦乐乎,恨不得就留在鹿台镇,什么不周山的都丢到了脑后。

就这样,足足在这里盘亘了一个多月,天天被人款待,连璇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正好这天禹司凤出‘门’办事,腾蛇忙着在衙‘门’里找好吃的,她无事可做,就跟着禹司凤偷偷出去玩。原来禹司凤的佩剑那天被腾蛇烧坏了,他要找工匠重新配个剑鞘和剑柄。

这两人得了赏银,吃喝住又不用‘花’钱,俨然成了小富翁,出手大方的很。禹司凤先去珠宝店买了五颗明珠,又订了象牙手柄,光是这两样就‘花’了二百两银子,加上剑鞘上黄金的分量要足,雕‘花’的细致程度----等重新配好的宝剑拿到手上的时候,六百两银子‘花’的就剩下三百两不到了。

禹司凤自己也觉得太奢侈了一些,不过他在离泽宫长大,那里明珠宝石一抓一大把,谁也不当一回事,出手奢侈惯了,眼下见到新配好的剑鞘剑柄十分好看,心里也高

俗话说,好剑好鞍好衣装,少年鲜衣怒马,仗剑江湖,这才叫派头。不过他们不需要骑马,所以只能从衣服上下功夫。这下真是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璇玑连腾蛇的份都买好了。这一番狂买,又‘花’了一百多银子。六百两的赏银,一天之内就被他们‘花’了四百两。不过禹司凤是自小奢侈惯的。璇玑对钱财的事情也没什么概念,自小也是衣食无忧地类型。故而心疼‘浪’费也只是一念之间,回头就忘了。

自从璇玑认识禹司凤以来,他一直都穿着绣着离泽宫标记‘花’纹的青袍,直到今天才脱下这身旧衣,换上了一身藏青‘色’头的长袍。下配包‘腿’长靴。他身量修长,肩宽‘腿’长,这一身服饰若是在旁人身上,便觉得累赘,偏在他身上就是不同,这一路回衙‘门’,不知多少‘女’子地眼睛钉在他身上下不来,只有这两个傻子浑然不觉,只顾着笑嘻嘻地说话。

“你换下那个青袍。以后不会有人来怪罪你吧?”璇玑想起离泽宫那些***一样的人,忍不住担心。

禹司凤笑道:“我已经不是离泽宫地人了。一个小小弟子,谁来为难。说不定师父他们早就忘了我。”

璇玑摇了摇头,虽然司凤是个小小弟子。无足轻重。但离泽宫正副两个宫主的反应完全不是如此。大宫主更是宁可牺牲了罗长老也要把他抢回去,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想起这些,她就心慌的很。

禹司凤和她聊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从怀里取出一根翠‘玉’的簪子,上面雕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生动别致,栩栩如生。

“喜欢这个吗?”他笑‘吟’‘吟’地问着。

璇玑接过来,放在手心里,但见那碧‘玉’犹如一泓绿水,深不可测,委实是上好地佳品。更兼簪头的凤凰‘精’致细腻,工艺了得,心知这是极昂贵的物事,说道:“喜欢……不过,是你买的吗?”

他只是笑,将她头上原本那根白银簪子‘抽’出来,熟练地替她挽了个新发髻,将凤凰碧‘玉’簪细细‘插’在其上,左右端详一番,才道:“不是现在买的。很早以前就有了。一直装在身上,今天换衣服才发现。(ap,16k,cn更新最快)。你喜欢,便送给你好了。”很早以前?璇玑忽然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喃喃道:“你、你不是男的吗?怎么会有‘女’子用的簪子……”在认识她之前,他还认识什么‘女’孩子?他不是说从来没见过‘女’人吗?

禹司凤咳了两声,面上忽然一红,低声道:“我小时候……身体虚弱,师父把我当作‘女’孩养到六岁。他说簪子是我娘的遗物,按理说‘女’子应该过了及笄的年纪才开始挽发髻,但由于这簪子是遗物,所以我到六岁地时候都戴着它……”

当作‘女’孩?璇玑愣愣地看着他,脑海中突然浮现他涂脂抹粉,别别扭扭的‘女’子模样,一时忍不住哈哈大笑。禹司凤愠道:“有什么好笑,你难道没穿过男装?”

璇玑笑得话都不会说了,只是摇头,半天,才哎唷哎唷地叫肚子笑疼了,说道:“不是……我、我是想起那次在高氏山,你又穿上嫁衣的样子……哈哈哈!原来是积年地扮‘女’人了!”

禹司凤无话可说,只得红着脸往前走,一面咕哝:“早知道不告诉你……”

璇玑赶紧抱住他的胳膊,笑道:“别气啦,我也不是故意要笑地。不过这凤凰簪子是***地遗物,一定很重要吧?我这人一向马虎,万一‘弄’坏了怎么办?”

他低声道:“所以你要小心一点,这可是我的心肝宝贝,要是‘弄’坏了,我不饶你。”

璇玑柔声道:“你师父有说过,你父母是什么样地人吗?”

禹司凤愣了一下,才道:“嗯,他经常提起我娘,我父亲他却说得很少,只说他辜负了我娘这样一个好‘女’子。他在我还没生下的时候就死了,我娘生下我之后伤心过度也死了。师父说,他再也没见过比我娘更温柔美丽的‘女’人。”

话语间,对自己的母亲向往依恋,一一现在了脸上。天下没有哪个人不爱自己的父母,他虽然平时不说,但一定也会伤心自己从小就没有父母。璇玑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胳膊,不知从何说起。

“不过,你‘弄’错了。”他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璇玑一愣,他又道:“那不是凤凰,那是金翅鸟。”

金翅鸟?璇玑忍不住将那根簪子拔下来仔细看。果然是和图画上的凤凰有差异,它的身体更加纤长。头顶没有凤凰那斑斓璀璨地翎羽,背上的一双翅膀,细细数来,有六根巨大的分叉,十分别致。

“金翅鸟是生长在西方地一种鸟类。一般是独来独往,不成群结队。它们叫声十分动听,所以也是十分珍稀的一个物种。金翅鸟一般翅后有四根分叉,极少见六根分叉,所以六翼金翅鸟是更为难得地。”

璇玑用手指细细摩梭着碧‘玉’簪子,忽然问道:“金翅鸟是妖怪吗?我……好像听说过,但不太记得了。”

禹司凤重新替她挽好发髻,‘插’上簪子,轻道:“是妖怪。你会嫌弃?”

“怎么会。”她呵呵一笑,回眸道:“我都没见过,怎么会嫌弃。”

“见过了就会嫌弃?”禹司凤搞不清她的思路顺序。

璇玑想了想。笑道:“如果长的好看,一般人喜欢都来不及吧?”

长的好看……他‘揉’了‘揉’额角。总是听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不由有些垂头丧气。

“用妖怪神仙去划分,本来就是很没意思地事情。紫狐也是妖啊。可是我很喜欢她。所以,我觉得喜欢或者不喜欢,不能用种类来分,还是了解了之后才能下定论吧?”

禹司凤一愣,跟着点了点头,忽然笑道:“你倒是个豁达的人。”“那是!”璇玑把脸一仰,不可一世。

由于总捕头极力挽留,腾蛇又喜欢这里的果子黄,三人又在鹿台镇逗留了半月有余,这才踏上行程。

离开了美食,腾蛇的脸顿时黑了不少,一路上埋怨的话都让璇玑的耳朵听出老茧来了,无非是“就你们的本事赶路也没用啦!”“还不如多吃点好东西!那么急干什么!”“老子跟着你,迟早和你一样变成废物!”之类的。

开始她还会回两句嘴,谁知越说他越兴奋,跳得老高,大有“你不服气咱们就干一场”的架势。天底下哪里有灵兽和主人打架地事情?就算璇玑愿意奉陪,他身为灵兽的本能也约束着他,根本没办法放出真正实力。日子久了,璇玑也就对他的唠叨听而不闻。

还有两个多月才到簪‘花’大会,两个年轻人也不急着回去,于是每日御剑飞行,四处瞎逛,看到一个城镇就下去住两天,看看各处风土人情,倒也新奇有趣。虽然没有了果子黄,但各地美食对腾蛇来说也是个大***,慢慢地,他的抱怨也没了。

盛夏时节就被他们这样嬉笑玩耍着,飞快过去了。眼看簪‘花’大会就要开始,是时候动身回少阳,跟随大部队一起去浮‘玉’岛参加这一次地簪‘花’比赛。

璇玑一想到要回少阳派,能见到爹爹娘亲还有玲珑,就兴奋得睡不着,大半夜地,在客栈客房里翻来覆去,最后干脆起身收拾起包袱,将在各地买来的礼物一一点数分配,想着每个人收到礼物地高兴样子,她更是开心。

而且,她这次回去,还要告诉爹爹,她抓到了一只很厉害的灵兽,什么乌童不周山,再也不用担心。有腾蛇的帮助,她一定能把六师兄和玲珑抢回来。呵呵,爹爹应当也听过腾蛇的,那是神兽呢!

想到腾蛇,她忍不住去外屋看了一眼。禹司凤说,灵兽和主人订下了契约,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分开,所以每到客栈住宿,她都不得不叫一个大房间,里外连通,外面给腾蛇住。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反正在璇玑眼里,他已经和“兽”没什么区别,想来在他眼里,自己也是个讨厌的黄‘毛’丫头,理都懒得理的。

出乎意料,外间空空的,腾蛇并不在那里睡觉。璇玑奇怪地推开房‘门’,却见楼下大堂灯火微晃,似乎传来说话声,她扶着栏杆一看,却是禹司凤和腾蛇两人,大半夜不睡觉。在下面喝酒。

“你们喝酒怎么不叫我?”璇玑赶紧跑下去,笑‘吟’‘吟’地问着。

两人见她来了,当即住口不说。腾蛇冷道:“身为一个‘女’人。成天喊打喊杀已经是罪过,还要喝酒。简直就是***人怨,可恶之极。”

璇玑根本懒得理他,装作没听见,禹司凤替她拿了个杯子,斟了一杯酒。笑道:“早早见你房里熄灯,以为你睡了,所以没叫你。我们刚才在说去不周山的事。腾蛇也要去那边办事,正好等簪‘花’大会结束,便可以一起去了。”

“哦?你怎么没和我说过呀?你也要去不周山?做什么?”璇玑很好奇地看着腾蛇,他的丹凤眼微微一眯,厌恶地扫了她一眼,道:“和你无关,问那么多干嘛。”

说完。忽然脸‘色’一变,急急探手入怀,“哗”的一下。揪出一个东西。众人定睛去看,只见银光灿灿。居然是小银‘花’。

“这小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腾蛇把眉头恶狠狠地拧起来。“不呆在你家主人的袖子里,成天往老子这里钻!钻个屁啊!”

小银‘花’讨好地朝他吐吐信子。尾巴一卷,依恋地缠住他地手腕,不管他怎么甩都甩不掉,它硬是赖上他了。

“放火烧你啊!”腾蛇杀气腾腾。他都被这条小蛇缠的烦死了,自从成了臭丫头的灵兽之后,它就把他当作了自己人,大有惺惺相惜地意思,禹司凤的袖子不再是它依恋地地方,有事没事就溜过来找他。

“大概是把你当作同类了吧。”璇玑笑嘻嘻地,“你是腾蛇,它也是蛇,都是蛇嘛!”

“啊呸!不要把老子和这种低劣的种类相提并论!再说,谁告诉你腾蛇是蛇?!”

禹司凤从他手上把小银‘花’拉过来,它还依依不舍,缠着腾蛇的手腕,大有日日思君不见君的味道。禹司凤对它这种叛徒的行为哭笑不得,只得叹道:“你要是喜欢他,就给他做灵兽吧。”

小银‘花’一听主人发话了,赶紧屁颠颠地钻回来,充满了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地感慨气概,缩在他袖子里,只‘露’出个脑袋,幽幽地看着腾蛇,那大概就是君生我未生,恨不相逢未嫁时的哀怨了。

正顾着含情脉脉,忽听窗台那里扑簌簌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小银‘花’登时僵住,死死缩回去,连脑袋也不敢‘露’。众人回头一看,就见窗户外一团红光,是夜巡的红鸾回来了。

褚磊把它派来,就是保护璇玑和禹司凤的,它非常尽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四处巡逻,查看有没有可疑人物。璇玑打开窗户,果然是红鸾,神气十足地站在窗台上,整理‘艳’丽的羽‘毛’,见到璇玑,它傲然清啼,翅膀一拍,飞了进来,停在禹司凤面前,脑袋一歪,热烈地盯着他的袖子----里面是缩成一团的小银‘花’。

小银‘花’根本不敢见红鸾,它是它的天敌,偏偏这只红鸾爱屋及乌,因为喜欢禹司凤,所以连带着也喜欢上小银‘花’,巡逻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它玩。此刻见它躲起来不见自己,它急得吱吱叫,尖嘴在禹司凤地袖子上一个劲擦着,想把小银‘花’‘弄’出来。

“死鸟,人家不喜欢你!死乞白赖地缠着,不是好汉行径!”腾蛇在红鸾脑袋上弹了一下,恶意嘲讽。他和这只扁‘毛’畜生两看两相厌,互相都不顺眼,这下他先挑衅,果然红鸾立即发怒了,羽‘毛’张开,扑腾起来没头没脑地来啄他。腾蛇被啄得大叫起来,手忙脚‘乱’地反击,奈何红鸾身体轻巧,动作灵敏,在他脸上啄了好几个‘洞’,立即就飞走睡觉去了。

“一定宰了你***汤!”腾蛇火大,恨不得放火把整个客栈都烧了。

“你安静点嘛。”璇玑无奈地看着他,“每天都是叫叫叫,吵死了。”

腾蛇大怒,正要反驳,忽听栖息在屋梁上睡觉的红鸾“吱”地一声厉吼,全身的羽‘毛’尽数膨胀开,瞬间就大了两倍。它血红地眼睛杀气腾腾地瞪着窗外,似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忽然翅膀一挥,犹如闪电一般,迅速冲破窗户,飞了出去。

“外面好像有动静。”禹司凤轻轻拉了一下璇玑地衣服,跟在红鸾地后面,翻身跳出窗外。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八章 灵兽(六) 下一章: 第十章 魂魄(二)
热门: 武炼巅峰 超神机械师 天道图书馆 小阁老 沈浪徐芊芊 太古神王 古董局中局 琴帝 牧神记 重生之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