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灵兽(四)

上一章: 第五章 灵兽(三) 下一章: 第七章 灵兽(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璇玑眼睁睁看着他被火焰吞没,只吓得肝胆俱裂,顾不得那烈焰炽人,扑进去就要救人。只得一瞬间,她的头发眉‘毛’衣裳都被烧焦了,孜孜作响,浑身体肤仿佛要裂开一样,剧痛无比。

“司凤!”她叫了一声,伸手去拉,只拉到一个硬物,被火烤得半熔化了,一触到她掌心的肌肤,立即烧焦一片。她顾不得疼痛,用力‘抽’出来----却是他佩在腰间的宝剑,剑鞘和剑柄已经被烧化。

她怔在那里,一动不动。那腾蛇“嗤”的一声,笑道:“这样容易就死了。”

璇玑慢慢回头瞪着他,他被盯着有些发‘毛’,冷道:“干嘛?”

她低声道:“我只是奇怪,天上的神仙都是你这样嚣张跋扈的吗?想杀人就杀,想烧哪里就烧哪里。”

腾蛇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老子不在乎,反正以后有福泽给他们补上。有神仙下凡,凡人应当高兴才对吧。”

璇玑低声道:“什么样的福泽,能抵得上一条命呢?”

腾蛇见她神‘色’不对,他本身又是个暴躁没耐‘性’的脾气,当即叫道:“你比不比?!老子可要先放火了!”

璇玑摇了摇头,轻道:“你回答我。”

她若是放声哭喊,或是上来拼命,腾蛇或许还不会害怕,但见她此刻神‘色’平静,语气冷冽,他竟有些悚然,只得答道:“下辈子轮回时让他们投入富贵之家,凡是被我借道的人间地方。都会得三年丰收。还不算福泽吗?”

璇玑轻道:“那被你杀死的那些人,他们的亲人怎么办?就这样白白看着他死掉?伤心一辈子?”

“亲人?”腾蛇显然对这个词极为陌生,想了一会才想起是指的什么。当下笑道:“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所有人最后都是要死地。早死晚死不一样吗?何必在这等小事上和老子纠缠。喂,你打不打?”

她突然厉声道:“不对!不一样!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还可以一起欢笑一起度过很长的岁月!谁允许你剥夺这个权利!谁给你的权利!”

腾蛇一愣,却见她铿地一声拔出禹司凤地宝剑。她的手掌已经和那烧熔化地剑柄黏在一起。想必一时半会也取不下来。他笑道:“说了半天,还是要打嘛!早些答应不好吗?这不是定坤剑,老子看你有什么本事放出三昧真火。”

她恍若不闻,手腕一转,捏了个剑诀,在周围熊熊燃烧的火上一撩,剑尖上挽了一团火‘花’,‘色’泽鲜红,簇簇跳跃。她的手指缓缓拂过那光滑的剑身。每一寸被她拂过的地方,顿时发出闪亮地火光,最后。剑尖上跳跃的那朵火‘花’颜‘色’渐渐退去,也变作了发白的亮橙‘色’。

所谓定坤。即为平定乾坤。乾坤自在心中。定坤在不在手,又有何异?

“过来吧。”她轻轻说着。“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那腾蛇正要放出漫天火海将她包围,忽见周围的火光骤然大盛,足有百丈高,翻卷跳跃,紧跟着,一团金光从火中急速飞起,清啼一声,在空中打了个转,眨眼就飞得极高极远,眼界中只来得及留下那团闪烁斑斓的金‘色’光芒。(手机站//ap.更新最快)。他“咦”了一声,冷不防脸颊忽然一痛,竟像是被火灼伤。他吃了一惊,急忙纵身跳开,却见璇玑那剑‘花’挽到了眼前,剑尖上一点火光,竟是借着他的腾蛇之火化作了三昧真火。

他登时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叫道:“你有这种本事!老子喜欢!”周围的火光一瞬间团聚上来,将他高高托起,渐渐地,越聚越多,他的身体被火焰层层包围住,再也看不见。那一团巨大的火焰忽而发出清朗地啸声,火翼飒飒撑开,竟是变作了腾蛇的原型。

那铺天盖地的火翼缓缓摇摆,斗大地火团从天而降,犹如下雨一般,密密麻麻,落在地上,顿时摊开一***,像是有生命的,朝璇玑所在地位置蔓延过去。她周围霎时多了一圈两人高地火圈,寸步难行。

腾蛇哈哈笑道:“你喜欢火,老子多给你一些!就怕你吃不下!”

璇玑冷道:“只怕你给不起!”

她手里的剑转了一圈,那三昧真火竟硬生生将那火圈切成两半。她出手如电,在那火圈上一勾,轻道:“疾!化!”那火圈登时重新融合在一起,上下两相里一撞,火点四溅,却变成了亮橙‘色’地三昧真火。手里宝剑犹如腾龙戏凤,上下飞舞,将那火圈一圈圈继续切割开,渐渐舞成一条直线,她手腕一抖,抛飞出去,那些火光登时化作一条火龙,张牙舞爪地朝上扑去。

腾蛇火翼一扬,忽又化作人形,为火焰托着,从空中降下,躲过那条火龙,嘻嘻笑道:“也没怎么!”他背后还留着两根火翼,熊熊燃烧,忽而拉长,自空中坠落,划过地面,刻下深深的焦黑痕迹。腾蛇唤来的火焰,与他身上自带的火焰并不相同,尤其那双火翼,更是火之‘精’华所在。

他这番下界,本是因为闹了点小脾气,腾蛇脾气坏,爱使小‘性’子,天界人人皆知,反正天帝纵容他,故而众人懒得管他。他在人间借道,就是故意闹事,折腾给上面的人看,结果还是没人理他,不由好生无聊。谁知在这里居然遇到曾经的战神将军,他怎么能不耍上一耍。

要说他真有想杀了她的心,那也未必,然而当真动了手,就没有半途而退的话。本来神仙是不允许随意杀生的,但这些规矩在他眼里就是狗屁,凡人的轮回如同仙人的生命,是永无止境的,在凡人眼中地一生。也只是漫长轮回中的一小截罢了,随意掐断它,继续另一个轮回。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何况有他的福泽庇佑,那些人地轮回生涯只会因祸得福。

璇玑的愤怒。他无法理解,也懒得理解。

炙风一阵阵卷过,她焦糊地发尾微微起伏,眉眼清丽冷漠。他忽而起了玩心,笑道:“你这样生气。老子还是不明白。要想让老子明白,何不用你战神的力量来折服?”

说话间,他的火翼已到她身侧,足有十几丈高,地面为他的火翼烧得裂开两道巨大的缝,发出被焚烧地吱吱的响声。巨大的火翼骤然一合,将她锁在其中。这双火翼是腾蛇之火的‘精’华,诸神都要畏惧三分的,他就不信她还能反击。

果然。半天,双翼中都没有任何动静,想来这个自恃了得的小丫头已经被烧化了。腾蛇哈哈大笑。张开火翼,得意洋洋:“战神也不过如此嘛!”

忽听她在下面低声道:“疾。化!”剑光一闪。点中他的双翼。腾蛇一呆,只觉翅膀上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随着她的剑光闪烁,自己地火翼从头到尾,缓缓变成了亮橙‘色’。他放声大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火翼被她化成了三昧真火,托在身下的火焰也顿时维持不住,倒头栽了下来,在地上翻滚,筛糠一样地抖,叫得犹如杀猪一般,却无可奈何。

“死丫头!臭丫头!老子总有一天把这笔帐讨回来!”他一边痛叫一边破口大骂,然而两只火翼被她的三昧真火覆盖,火竟然也能燃烧火,那是他从来也想象不到地。他收不回火翼,只疼得脸‘色’惨白,恨不得一剑把自己杀了,了却这种痛楚。

璇玑提剑走过去,并不与他多话,将禹司凤地宝剑举起,那整根剑都化作了三昧真火,足以将天也焚烧殆尽。她一剑挥下,当即就要斩下他的脑袋。忽听身后有人叫道:“不要斩首!划一道口子就好!”

两人都是一呆,回头望去,就见禹司凤浑身黑乎乎,‘裤’子也被烧得七零八落,狼狈地站在焦枯地大树旁,挡住要害部位。

“你……”璇玑浑身都僵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禹司凤急道:“快,用剑划他一道口子!”

璇玑此时脑中已经是一团‘乱’,完全搞不清楚来龙去脉,竟呆呆地依言,在腾蛇脸上割了一道口子。禹司凤又道:“再在自己身上划一道口子!把血……滴进他伤口里!”

璇玑还是呆呆地照做,毫不犹豫在手上割了一剑,抓起腾蛇的领口,就要把血滴进去。那腾蛇自然知道他是要做什么,只惊得头发都要竖起来,厉声叫道:“不带这样的!你们这般侮辱神兽,老子绝不放过你们!”

璇玑虽然不知这样做是什么意义,但是禹司凤还活着,他开口让她这样做,不要说是划几个口子,就是立即把她手脚斩下来,她也心甘情愿。

她的血滴进他脸上的伤口中,竟不流出,缓缓地渗透进去。禹司凤低声道:“念他的名字,以成契约!”

她轻声道:“腾蛇。”

腾蛇心里自然是千万个不愿意,但是血已经渗入体内,他毫无反抗的能力,身为神兽的本能,强迫他低头,以额叩地,恭声道:“腾蛇参见主人,从此不离不弃,守卫主人一生。”

“啊?”璇玑莫名其妙,回头去看禹司凤,他找了半天,只在地上找到一片烧糊的衣角,拦腰遮住重要部位,走过来说道:“他现在成了你的灵兽了,璇玑。”

灵兽?!她大惊失‘色’,急道:“我才不要他做灵兽!他……他杀了你……不对!司凤,你还活着……”

她脑中顿时一片紊‘乱’,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扑进他怀里,急道:“你没死!你没死!我以为你死了!我就想杀了他然后再自杀!”

禹司凤柔声安抚着她,好容易将她的情绪哄得稳定了,才道:“我刚才……躲得快,只烧到了衣服,身上没大碍。不过这样子实在不雅观,所以整理了半天才过来。”

璇玑狠狠吸着鼻子,喃喃道:“有什么关系,我一点也不在乎,就是光着身子我也不在乎……我刚才差点气疯了。”

你不在乎,我却在乎的紧……禹司凤在肚子里苦笑一声,拍拍她的肩膀,转头望向一脸灰白的腾蛇,低声道:“你不是一直想要灵兽吗?如今抓到了神兽腾蛇,应当高兴才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璇玑恨恨地瞪着腾蛇,怒道:“我不要他做灵兽!”

腾蛇好容易等到翅膀上的三昧真火退去,护着疼,听她这样嫌弃自己,当即‘激’发了神兽的傲气,厉声道:“老子也不爱做你这臭‘女’人的灵兽!你以为我想?!还不是你自己成了契约!”

璇玑急道:“那退了退了!我才不要你!”

腾蛇气得几乎要晕过去,怒道:“你当契约是儿戏?!定下来就是定下来了!老子是神兽,一世的英名!毁在你手上!老子恨不得马上杀了你!”

璇玑灵光一闪,叫道:“我杀了他!是不是就没契约了?”

腾蛇顿时一抖,惊恐地瞪着她,晓得她说到做到,忍不住在地上缩成一团。禹司凤叹了一口气,拉住她,低声责备:“不要任‘性’,腾蛇做灵兽,多少人梦想的极致了。你不是要救出敏言和玲珑吗?何必还计较这些小事。”

璇玑一听钟敏言和玲珑的名字,心下一凛,登时无话可说。良久,她才厌恶地瞪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腾蛇,道:“那……我勉为其难收了你。你要是再‘乱’杀人,我一定先把你杀了!”

“呸!臭小娘!你想的美!”腾蛇骂了一句,忽然晕了过去,原来他翅膀上的伤还是很厉害,加上想到自己不过是一时斗气,下界来玩耍,结果无缘无故成了她的灵兽,这口恶气怎么咽的下去?

他一晕过去,那火翼自然也收了回去。禹司凤将他从地上抱起,他头上的斗笠掉了下来,一头银光灿灿的长发披垂而下,由于是晕过去,没有方才那凶狠蛮横的气质,看上去倒是很清俊的青年男子。

“璇玑,要和灵兽好好相处,不要吵架。”

禹司凤把腾蛇身上的衣服剥下来穿上,然后扛米袋一样将他扛起来,拉着璇玑的手,走出了这块可怕的炎热地狱。

一场生死相顾,烈焰焚烧,最后居然拐到一只腾蛇做灵兽,这生意也不算亏。

禹司凤正觉得心满意足,忽听璇玑惊道:“司凤!你说过斩首之间才能得到灵兽!我……难道我要把脑袋斩一次?”

斩首……之间?他一愕,忽然放声大笑,无论璇玑怎么问,他也笑得说不出话来了。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五章 灵兽(三) 下一章: 第七章 灵兽(五)
热门: 绝品强少 黄金瞳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权臣闲妻 造化之门 绝世武神 粉妆夺谋 纨绔世子妃 傲世九重天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