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离泽宫(…

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情人咒 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离泽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心中早已做好了准备,但回到客栈见禹司凤不在屋子里,璇玑还是大受打击。

‘床’上的被子还半拢着,他的包袱还放在‘床’头边,帐子刚钩了一半。没有凌‘乱’,也没有斗殴的痕迹,他好像就那样凭空消失了。璇玑慢慢走到‘床’边,忽然抬手,将被子掀翻---余温还在,只是人不见了。

“嗳呀,还是来迟一步!”柳意欢无奈地敲了敲脑袋,在房内四处搜索,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东西还都在……小子连佩剑都没带走!哗,衣服也没穿!难道光溜溜的被人架走?!”

话音未落,璇玑早已踢‘门’下楼。两人知道她脾气上来,会翻天覆地,急忙追下去。只见她一路跑到后厨房那里,似是在找人,最后在熬‘药’的炉子旁揪住一个灰衣老汉,厉声喝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让你照顾禹公子,你怎么不看住他?!”

那老汉被她一吼,吓得把刚端起来的‘药’罐给砸了,泼了一地的热汤水,苦味四溢。

“姑娘……吩咐小的好生照看禹公子……小的正……给他熬‘药’……”

那撒了一地的‘药’水材料,果然正是给禹司凤的‘药’。璇玑怔了一下,声音涩然,问道:“你……熬了多久?”

“半个时辰左右吧……刚熬好,姑娘你就……呃……”

柳意欢见他一个老人家被璇玑提着抓在手里,很是狼狈,急忙上前解围,安抚了受惊的老人家一通,才回头道:“你不要冲动!事情和老人家也没关系!”一面将那老人劝着送出去。又问周围的人:“可有见过戴面具着青袍的人进来?”

众人都摇头。亭奴沉‘吟’半晌,道:“他们真要行事,必然不会闹得人尽皆知。看起来司凤十之八九是被离泽宫的人接走了。兴许还有胁迫,所以佩剑都不许带走。”

柳意欢怪叫道:“何止佩剑!外衣都没给他穿!光溜溜地被他们劫走!”

璇玑心中烦‘乱’。不愿听他们闲扯,掉脸跑出厨房,怔怔地望着天空发呆,只盼能看到一点踪影。

柳意欢跟过去,叹道:“怎么办。(16K电脑站,16K,CN更新最快)。丫头。你是要追到离泽宫吗?”

璇玑没说话。其实什么也不用说,答案是显而易见地。不管是四年前在小阳峰,还是四年后在浮‘玉’岛,她的承诺都绝不会改变。谁也不能强迫禹司凤的意志,无论是离泽宫,还是其他人,否则她就是追到离泽宫,也要把人抢回来。

“总有这么一天地。”亭奴低声道,“只身过千万劫。方明是非曲直。我等这些,也等了很久了。”

柳意欢叹了一口气,蹲地上拨了拨‘乱’蓬蓬的头发。似是在下什么决心。良久,才狠狠对着地面锤上一拳。叫道:“好!就去一次。当是回老家看看,又有何妨!”

他见璇玑突然回头看着自己。不由讪讪笑道:“呃……没什么,我自言自语罢了。咱们什么时候走呀?”

璇玑轻道:“柳大哥,你有天眼,能看到司凤现在地情况吗?”

柳意欢苦笑道:“哪里还能用天眼!那次对付蛇妖,已经让我筋疲力尽,最近这段时间都用不起来了。抱歉,没办法看。”

废话,他现在要是能用天眼看到将要发生什么事,还用这么着急吗?小丫头脑子不会转弯,真是个笨蛋。

璇玑长长出了一口气,轻道:“我现在要去离泽宫。当面问司凤,他是要跟我们走,还是留在离泽宫。如果他愿意离开那里,那么,不管是谁出来阻拦,我都不会相让。今日立誓于此,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说罢抬手在灶台上一拍,转身便走。亭奴和柳意欢二人见那被拍过的灶台慢慢凹进去一块,像是用无形的火焰烧软了塌下来,一个模糊的手印。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骇然地神‘色’。

苏醒,兴许就在不远的将来。那真是一个……让人兴奋又战栗的期待。

西方山峦连绵,望不到尽头。很少有人知道,在山的那一边,是无穷无尽的大海。海中有一个孤岛,终年是‘阴’雨天气,只有极少数的日子,才能见到一丝灿烂阳光。

今日正是一年之中难得的晴朗好日子,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了整个孤岛,岛上一座巨大华美的宫殿,延绵几十里,琉璃瓦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景‘色’端妙。

离泽宫的弟子们都很珍惜难得地晴天,很多人都趁着风和日丽,下海捞鱼嬉水,此时的岸边是最热闹的。都是少年人,嘻嘻哈哈,开着各种或大或小地玩笑。更有调皮胆大的孩子,攀上宫前最高地两根白‘玉’阙,眺望遥远地大海,那里海天一线,深蓝浅蓝渐渐融合在一起,令人遐想。也有人会转头望向后面无尽的山峦,想象着山后人世间地繁华红尘景象,心猿意马。

禹司凤站在窗台那里,怔怔地望着外面嬉闹的少年们,不知在想什么。他重伤初愈,脸‘色’还是很难看,明明已经很暖和了,身上还披着一件藏青‘色’的大氅,冰冷的双手时不时搓两下,惹得大氅上的黑‘色’流苏微微颤动。大约是站得久了,吃不住,他扶着墙,缓缓坐回椅子上。良久,突然开口:“师父,这件事弟子不能答应。”

他对面的长凳上坐靠着一个年约四旬的青袍男子,长眉星目,甚是俊伟。那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长眉一挑,笑道:“司凤呀,这件事不是与你商量,而是必须的。纵然你是我的爱徒,却也不能因你一人坏了离泽宫多年的规矩,否则如何服众?”

原来这中年男子便是禹司凤的师父,离泽宫的大宫主。禹司凤脸‘色’越发苍白,秀睫微颤,低声道:“可是……弟子的面具确是由她摘下……弟子绝不敢说谎……”

宫主摆了摆手,从怀里取出那枚哭丧着脸的面具,端详一番,道:“天下间不能料算到的事情十有八九,更何况这样一张小小面具。更何况,面具被摘下,咒语还在,又有何意义呢?”

他见禹司凤低眉不语,晓得自己说中了他的痛处,当即柔声道:“天下人多负心薄义,你年轻未经世事,被骗也是无法。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如果此刻你还要固执,宁可抛弃一切去追随那个‘女’孩子,岂不是成了蠢人?”

禹司凤微微一动,低声道:“弟子……没有被骗。”

宫主笑道:“没有被骗,那咒语为何还在?”

他无言以对。

宫主又道:“死不悔改。也罢,你不承认面具一事,我也不来难你。那封印的事情怎么说?‘私’自在外面开两个印,你知道是何等大罪?”

禹司凤颤声道:“弟子当日……身受重创,不得已而为之……”

“呵呵,今***不得已,明日他不得已,离泽宫的规矩立了是做什么的呢?”

禹司凤又一次无言以对。

宫主柔声道:“司凤,我看着你长大。你这个孩子心高气傲,从来不甘落于人后,更不该为了一个‘女’子神魂颠倒。你要知道,她是你的魔,一个人要是入了魔,那是无‘药’可救的。听师父的话,忘了她,好生回来。这里是你的家,人怎么能不要家?你回来,我保你平安,只要在水牢里呆上几天,吃些皮‘肉’苦,先前的忤逆我都可当作没发生过。那情人咒,我也会设法替你解开。”

他见禹司凤垂头不语,似乎不为所动,便微微冷了声音,道:“你再固执下去,难道不怕众叛亲离?”

禹司凤闭上眼,忽然扑倒在地,对他磕了三个响头,颤声道:“弟子辜负师父厚望!但弟子此身……已无后退之路!求师父责罚,弟子不敢有任何怨言!”

宫主冷笑道:“你很好!很好!”

禹司凤又道:“师父有任何责罚,弟子心甘情愿!但弟子尚有一事不明,求师父听弟子说明!”

宫主冷道:“你说。”

“弟子的伤乃是同‘门’若‘玉’所刺……弟子斗胆,请问师父知道此事吗?”

那宫主猛然起身,又是吃惊又是震怒,厉声道:“是若‘玉’刺伤了你?!”

话音刚落,却听‘门’外脚步声杂‘乱’,守卫弟子急道:“启禀宫主!有三个外人擅闯离泽宫,与正‘门’弟子发生了冲突!”

禹司凤浑身一震,急急冲到窗边,只见那巨大的白‘玉’双阙下,立着一个白衣少‘女’,红颜乌发,正是褚璇玑。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情人咒 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离泽宫(…
热门: 明朝败家子 极品上门女婿 黄金瞳 逆天邪神 牧神记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神墓 绝品强少 绝世战魂 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