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背叛(二…

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背叛(二…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背叛(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书号:1018852,大家快去捧场哦

际遇是很奇妙的事情,往往会让人在奇怪的时间,遇到奇怪的人。然后等过去很久了,再回头看,才惊觉这一切的相遇,似乎都是老早就被一双看不见的手安排好了的。所有的一切,都巧合得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在穿过大厅中长长的回廊之时,众人一直都在猜测所谓的副堂主和堂主究竟是谁,会不会是认识的人。然而终于见到他的一瞬间,恍然大悟。

这个人坐在偏厅正中的椅子上,厅中两排巨大的火把,火光跳跃着,在他脸上投注了摇晃的‘阴’影。他神情专注得甚至带了一些稚气,低头修着指甲。他的手修长而且苍白,每一片指甲都修得干净整齐,但他还是不满意,手里拿着小刀,一点一点,很细心地刮着。

他的头发也扎得十分细致,拢在后面,‘露’出饱满的额头,没有一点杂‘乱’‘毛’刺,和周围一堆不修边幅的人比起来,真是干净又清爽。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胸’襟领口绣着大朵的茶‘花’,如果不是在这个环境,这样的气氛,他看上去真像细雨桥边,坐在酒馆雅座中悠闲的富家子弟。

乌童。

这个几乎被他们忘记的人,很突兀。也万分自然地出现了。

带他们进来的那人低声道:“右副堂主,人带到了。”

乌童轻轻“嗯”了一声,随意道:“请座。上茶。都是故人了,好生招待。”

立即有人请他们坐下。没一会,就端上一壶好茶,冲出来清香四溢,和这个‘阴’森地大厅真是格格不

没人说话,很奇怪。居然没有一个人先开口,大厅里的气氛沉默到让人尴尬。乌童仿佛一点也没察觉,还在那里修整自己的指甲,头也不抬。璇玑端起杯子,看着里面狭长地茶叶翻滚着,一时忍不住,开口打破这诡异的静谧。

“怎么会是你?”

她这话问得更突兀。

乌童慢慢放下手里地小刀,抬头望过来,眸光闪烁。璇玑顿时觉得仿佛是被一只毒蛇盯上了,背脊的寒‘毛’一根根竖起来,直觉很危险。四年多没见。他以前那种外‘露’的尖锐讥诮似乎都被平静圆滑的外表给吞没了,那双眼。像雪。像冰,然而冰雪的下面却有烈焰在燃烧。令人悚然。

“是我。”他慢吞吞地拍了拍袍子,把指甲地碎屑掸掉,一面微笑,“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少阳派对我的恩惠,出了五百金来通缉我,如果没有你们的关照,乌童不至于有今日的地位。真是谢谢了。”

他一开口,那种刻薄‘阴’狠便再也藏不住,一声谢谢,像是刀尖刺过来一样。

璇玑放下茶杯,冷冷看着他,单刀直入:“我知道了,是你把玲珑掳走的,又‘抽’了她的二魂六魄。你一直怀恨在心,时刻想着报复我们,却又不敢正面和整个少阳做对,于是想到这么个下三滥的法子。令人不齿!”

这话说的十分不客气,左右的守卫立即手扶宝剑,只待乌童一声令下,便将这个出言不逊地小丫头‘乱’剑砍死。

乌童居然不恼,只是淡道:“褚小姐言重了,那点小事,我还不至于一直放在心上耿耿于怀。(,16K,CN更新最快)。至于不敢和少阳做对么……”他嘿嘿一笑,森然道:“话不好说的太满,褚小姐明白否?”

璇玑张口想反驳,却被禹司凤扯了一下手指,硬生生咬住舌头。

“你应当是人。”禹司凤沉声道,“既然是人,怎么会和妖魔共事?你没想过将那妖魔放出来的后果吗?”

乌童从鼻子里哼一声,半晌,才慢悠悠地说道:“天下五大派,何等地名声气派,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个普通弟子,‘欲’杀之而后快。那种被人‘逼’到绝路上的滋味,想必你是没尝过。凡人要杀我,妖怪却救了我。现在再说什么凡人妖怪,不觉得可笑吗?”

禹司凤有些无语。当日五大派纷纷贴出通缉令,就为了捉拿他一个人,确实小题大做了。宫主也说过,若杀了此人也罢,杀不了地话,必然成后患。真让他说中了,他确实成了后患,还是致命地那种。

场面上一时又尴尬了起来,若‘玉’忽然起身,拱手笑道:“乌童先生的大名,在下早已如雷贯耳。先生这样地人品,应当是明人不做暗事的。在下还斗胆请问一句,将玲珑和陈敏觉抓来不周山,是何目的?”

他一下就问到了重点上,乌童未置可否地挑起眉‘毛’,想了想,才道:“没什么,只不过想看看隔了几年没见,那小姑娘变成什么模样了。想不到居然成了美人,一时舍不得放走呢。”

他呵呵轻笑起来。钟敏言的脸‘色’一会绿一会白,咬牙不出声。

若‘玉’温言道:“如今乌童先生已经执掌高位,自然不会将旧日恩怨放进眼里,更不会把我们这些小辈弟子当作一回事。你既然愿意放我们进来,那就代表事情有商酌的余地。大家不如把话摊开了说,简单清楚。”

他这番话说得相当漂亮,乌童颇为赞许地看着他,笑道:“想不到,离泽宫果然是出人才的地方。”

“先生过奖了。”

乌童有些懒洋洋地撑着脑袋,扫了一眼他们几个,淡道:“一命换一命吧。你们选两个人出来‘交’给我,我就将玲珑的魂魄与陈敏觉换过去。如何?很公平。”

璇玑按捺不住,高声道:“不行!明明是你先把他们抢走的!这种‘交’换。本来就不公平!”

乌童有些柔倦地‘揉’了‘揉’眉间,叹道:“那就是不成‘交’了?”

“你不要太……”璇玑话没说完,只见他手腕缓缓一挥。只听“卒”地一声,先前一直被他捏在手里把玩的修指甲的小刀朝着自己地脸上‘激’‘射’过来。她想不到小刀飞来如此之快。眨眼就到了眼前,待要躲避,一是来不及,二是受了伤提不了真气,居然眼睁睁地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一直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钟敏言突然长身而起。动作快若闪电,一抬手,袖子微微一拂,将那飞刀卷在袖中,反手一抛,竟戳向乌童的面‘门’。

“大胆!”

周围地守卫一哄而上,将钟敏言围在其中,‘乱’刀砍下。他神‘色’不动,稳稳地在当中滴溜溜转个圈子。只听铿锵声不绝,他脚步定下,周围那些刀纷纷从中间断开。落在地上。他左右手食中二指分别夹着一根断刀,缓缓丢在地上。抬头静静看着乌童。

乌童‘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摸’着下巴,另一手把玩着被钟敏言掷回来地小刀。一面赞道:“好啊,少阳派的千万指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本事倒是不小。”

钟敏言干巴巴地说道:“副堂主谬赞了。”

乌童抚着手掌,叹道:“可惜可惜,好人才都是别人的!褚磊那老匹夫不会识人,手下弟子倒是个个能干!可惜了。”

众人听他骂褚磊是老匹夫,都无话可说。璇玑自知口舌上斗不过他,只能气得脸‘色’煞白,别过头去当作没听见。

钟敏言低声道:“不敢,在下早已被逐出师‘门’,算不得少阳弟子了。”

“哦?怎么会逐出师‘门’?”乌童似乎来了兴趣钟敏言咬了咬嘴‘唇’,淡道:“我在浮‘玉’岛救了一个人,是他们的要犯。师父为此大发雷霆。”

他说谎!璇玑和禹司凤都是大吃一惊。

乌童讥笑道:“我就说!什么修仙‘门’派,都是背地里不知做多少肮脏事地家伙!你救得好!被逐出师‘门’应当高兴才是!”

钟敏言正‘色’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还请堂主莫要侮辱尊师!”

乌童微微一笑,“你倒是个重情义的人。不错,不错!”

他拍了拍手,“这样吧!我本是叫你们一命换一命,如今倒有些舍不得了。你无端被逐出师‘门’,想必心中也是愤愤不平,自身又是无处可去,不如来我这里。管它什么修仙‘门’规,通通当作***!那些人负了你,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何必再留恋!”

钟敏言眸光一动,片刻,才低声道:“副堂主抬爱了,敏言愧不敢当。但世上没有师从二‘门’之理,何况经此一事,我心已冷,只有愧对副堂主的盛情了。”

乌童摇了摇头,忽然拍手,吩咐手下:“去后面,将酉字牢房的人请过来。顺便……把那东西也拿来。”众人不知他吩咐手下要拿什么,都看着他。璇玑望着钟敏言,嘴‘唇’微微一动,轻轻叫了一声:“六师兄……”

他并不回头,隔了半晌,只轻道:“不要叫我六师兄。我已经不是你师兄了。”

她心中一恸,嗫嚅道:“爹爹逐你出去……只是气话!我、我不也一样……”

钟敏言仍然不回头,声音平淡:“你是他‘女’儿,怎样逐也轮不到你。你不用安慰,事实如何,我早已接受。”

璇玑急道:“你……你刚才说得明明是……”

钟敏言不等她说完,飞快打断,声音甚是冷冽:“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已被逐出,断不会做那等乞怜哭泣之事!你不要再说!”

“可是你也不能加入这个地方……你忘了?玲珑和二师兄都是被他抓走的!”

璇玑只觉得不可思议,每与他说一句话,都觉得离他越来越远。眼前这个昂然‘挺’立,背对着自己的人,显然是个陌生人。绝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容易暴躁,却十分善良的钟敏言。

钟敏言沉默良久,忽而转头,目光冷然,灼灼地看着她,低声道:“他们技不如人,也没有办法。”璇玑无话可说,只觉满脑子好像都被他无端端搅‘乱’了,理不出头绪。一旁的禹司凤拉了拉她地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说。

过得一会,果然那些手下缚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了出来。那人浑身血污,倒甚是有‘精’神,走路还‘挺’快,昂首‘挺’‘胸’,嘴里被麻核塞住,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目犹如喷出火来一般,恶狠狠地盯着乌童,似乎是要用目光将他吃掉。

“二师兄!”璇玑惊叫起来,上前一步就要搀扶,立即被周围地守卫拔刀拦住。

那人果然是陈敏觉,回头见到璇玑他们,登时流‘露’出喜不胜收的神情,然而只得一瞬,又变成担忧。

乌童挥了一下手:“让他说话。”

立即有人拔出了陈敏觉嘴里地麻核,他呛了几口,狠命咳嗽,一面含糊不清地破口大骂:“***家祖宗十八代!有种就把老子杀了!老子才不怕你们这帮下九流地东西!”

乌童微微一笑,对他的污言秽语并不在意,只道:“敏言,你不用瞒我,你这次来,还是为了救你师兄和师妹吧?如何,只要你留下帮我忙,这人和你师妹地魂魄,我便一并让他们带回去。”

钟敏言并不否认,问道:“玲珑的魂魄呢?”

乌童笑得更开,手指在下巴上划过,柔声道:“我竟忘了,你们是一对小情人呢。你为自己情人真是什么都愿意做,我最欣赏你这种多情男子。”

手下递上一个小小的紫晶瓶子,里面有几簇苍兰的火焰轻轻跳跃,像萤火虫一般,欢快灵动。他将那瓶子捏在手里,轻道:“玲珑的二魂六魄在这里。”

众人一听便按捺不住冲动,钟敏言面上神情大震,情不自禁上前一步,伸手似是要拿过来。

乌童用手一掩,道:“慢!我这里给了诚意,你也应当给我一些诚意吧?”

钟敏言盯着那个小瓶子,仿佛所有的神魂都陪着玲珑一起在瓶子里‘荡’漾游动。良久,他忽然解下腰间的宝剑,将衣衫下摆一拂,利索地半跪下来,沉声道:“副堂主在上!属下钟敏言愿意竭力为副堂主做事!从此绝无二心!如违背今日之誓,教我七窍流血,不得好死!”

此话一出,乌童哈哈大笑起来,抬手将那水晶瓶子丢过来。璇玑急忙上前抢过,如获珍宝一般捧在掌心,双手颤抖,仿佛捧着一整个生命的沉重,生怕摔坏了。她怔怔望着瓶中那脆弱的二魂六魄,眼中一阵火辣,忍不住落下泪来。

“等一下。”

突然有人开口,众人回头,只见若‘玉’越众而出,走到钟敏言身边,陪他一起半跪下,朗声道:“在下离泽宫若‘玉’,钟敏言与我如同兄弟一般,我们也许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誓言。今日他既然归顺副堂主,我自然不可违背当日誓言!请副堂主收容!”

这下连禹司凤都震得站不住脚,脸‘色’惨白,不可思议地瞪着跪在大厅中的两人,好像他们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自己完全不认识,从来就没认识过。

今天更的字数应该蛮多的。

五月的最后一天了,求推荐票大家手里有推荐票的,不要吝啬厚颜来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者,支持正版阅读!)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背叛(二…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背叛(五…
热门: 天才小毒妃 大魏宫廷 完美世界 逍遥小书生 琉璃美人煞 沈浪徐芊芊 重生完美时代 大奉打更人 修罗战神江策 人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