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危弦(二…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危弦(一…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危弦(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璇玑拉着司凤满镇子‘乱’跑,见着没吃过的东西就上去买一点来尝尝,吃到后来都撑得走不动路,只得坐在路边休息。

彼时已近黄昏,远方的天空早已被晚霞渲染得如火如荼,大朵大朵金红‘色’的云彩栖息在连绵的山峦上,将两人面上都沾染了‘艳’丽的黄昏红。

璇玑还在啃手里没吃完的酱马‘肉’,吃的满脸都是酱汁。她见禹司凤定定地望着远方,那里已然微微暗了下来,层叠的山峦,一重一重,似是要蔓延去天尽头,令人不由自主想知道那无穷无尽的山峦后,会是什么景致。

“你在看什么?”她终于把那块马‘肉’给啃完了,艰难地从袖子里勾出手绢来擦手擦脸。

禹司凤只是微微一笑,没说话。他的眼神眷恋而又伤感,又看了半晌,才‘摸’了‘摸’鼻子,回头轻笑:“以前我也喜欢站在离泽宫高高的钟楼上,眺望远方的山峦,猜想那些山后面会是什么景象,如今终于知道,原来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子。”

璇玑站起来,将手搭在眼帘上,陪他一起看,道:“原来那些山后面就是离泽宫呀!是司凤从小长大的地方吧?”

禹司凤摇头,“也不算是从小长大的地方……我的故乡……很远,非常远。”

“有多远?”

“……远到一出来就回不去了。”

听起来很玄妙的感觉。璇玑呆呆看着他,想象不出“一出来就回不去”是怎么个遥远的地方。

“那……我这辈子也没可能去司凤的故乡看看了?司凤家里人不会想念你吗?”

禹司凤勾起‘唇’角,那种微笑令人觉得清冷而又萧条。

“嗯,璇玑你是永远也去不了的。(16K,电脑站,16k,cn更新最快)。至于我地家人……很早很早就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留下来。”

原来是个可怜的孩子。璇玑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怜悯和疼爱。抬手‘摸’了‘摸’他地脑袋,好像安抚一只受伤的小猫猫。

“怎么会是孤零零地呢?”她轻轻说,“我们大家都陪着你呢。”

他似乎不太擅长应付这种感‘性’的时刻。有点笨拙,咳了一声。脸上微微发红。不知是不是晚霞过于‘艳’丽的缘故,他比平日里看上去要多了一丝柔倦纤细的感觉。山风吹了过来,他身上带着清朗的大海味道,令人舒畅。

“是时候回去了,紫狐还在客栈。”他拨了一下被风吹到身前地乌发。回眸微笑,眼中晶莹澄澈,仿若黑‘色’宝石。

璇玑忍不住抱住他的胳膊,被他拖着往前走,懒洋洋软绵绵,像一只吃饱的猫。

“司凤,你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他想了想,“嗯,很美丽。”

“很多人吗?”

“很多。”那你以后……会回去看看吗?”

身边的少年忽然停了一下。跟着转头笑道:“不是说了,一出来就回不去了吗?”

“我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不知为何,璇玑忽然觉得有些伤感。快要降临的夜,风声呜咽。带着丝丝的寒意。她抱紧他的胳膊。再也没有说话。

回到客栈的时候,紫狐正一本正经趴在窗台上抬头看天。嘴里念念有词,不知说些什么。

璇玑给她带了不少好吃地,一并提过来丢在桌上,笑‘吟’‘吟’地招呼她:“紫狐!这里的酱马‘肉’和麻饼都好好吃哦!我给你买了好多,快过来吃吧!”

她的念念有词突然被打断,很有点不爽,甩着大尾巴走过来,高傲地瞥一眼桌上地食物,香喷喷地,让人流口水。她到底拉不下面子,低声说个谢谢,叼了一块马‘肉’啃了起来。

‘门’突然被人推开,原来钟敏言和若‘玉’他们也回来了。这两人大概还偷偷跑去喝酒,一身的酒气,钟敏言一进来就大声问:“怎么样?看好了没有?咱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紫狐吞下嘴里地马‘肉’,淡道:“明晚是朔月,朔月到满月地这段时间,是去不周山的最佳日子。明天就可以走。”

“啊,真地?!”钟敏言面上登时放出光彩,喜不自禁。

紫狐瞪了他一眼,又道:“不周山也算一个圣地,像你们这样风尘仆仆地可不行。到了山脚下,都打理干净点,换个新衣服!省的那地方被你们几个黄‘毛’小屁孩给玷污了。”众人听说明天就可以去不周山,都高兴的很,连钟敏言都不计较她这么恶劣的话,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一‘揉’,笑道:“知道啦!也希望你能成功!”

紫狐没有说话。这一去,她是抱着必死的心情,无论是人还是妖,连死都不怕的话,也的确没什么可以再说的了。

璇玑洗完澡,在过道上晾头发的时候,钟敏言一个人端着酒壶从屋里出来了,两人相见,都有些无话可说。

最后还是钟敏言笑笑,先开了头:“是担心去不周山的事情?”

璇玑默默点头,过一会,才道:“亭奴说……那里很危险。”

他仰头就着壶嘴喝了一大口‘奶’酒,这酒味道虽然怪,然而喝多了,居然绵绵有劲,肚子里有如火在烧。

“你是担心会死,还是担心救不出玲珑和二师兄?”他笑得有些嘲讽。

“都有。”她吸了一口气,“我不想死,只要没死,总还有机会救出他们的。但如果这次救不出来,我会非常难过。”

钟敏言默然端着酒壶,半晌,突然说道:“我不会想那么多。我只会拼命。”

璇玑抬眼看他,只觉他双目烈烈灼人,挂在天涯的那一轮银钩映在其中,有一种和禹司凤完全不同的生猛烈‘性’。她喉头忽然一颤,抓着栏杆的手紧了紧,低声道:“我……我也会拼命。”

他似乎没听清,眯着眼看过来,璇玑掉脸回房,道:“早些休息吧。我睡了。”

关上‘门’,只听他忽然在‘门’外说道:“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像以前一样就好。”

璇玑怔怔地躺回‘床’上,没来由地更觉得疲惫,良久,终于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钟敏言在过道上喝完了‘奶’酒,也有些醉了,摇摇晃晃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忽然过道窗户上“砰”地一响,似是有人用什么东西在轻轻砸上来。

他随意往下看了一眼,没人,于是便也没放在心上。谁知走了一段又有东西砸了上来,簇簇两声。他愣了一下,接着又响两声。

下面有人!他一把推开过道的窗户,只见楼下黑影一闪而过,快若闪电,观其身法,是个有修为的人。钟敏言疑心大起,将酒壶一丢,翻身跳下楼追了上去。

良久,过道上又一扇‘门’被轻轻推开,若‘玉’缓缓走到那扇被打开的窗前,往下看了一眼。

新月如钩,朦胧的月光将他的影子在地上拉了很长。

他抱着胳膊,在窗前站了很久很久。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危弦(一…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危弦(三…
热门: 全职法师 一世之尊 诛仙 明朝败家子 绝品强少 最强狂兵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神墓 逆天邪神 古董局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