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此情须问天…

上一章: 第十四章 此情须问天…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此情须问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十五章此情须问天(三)

“哗!天眼?!”柳意欢夸张地做了个手势,“你以为开天眼就是吃葡萄那么容易?”

他见禹司凤纹丝不动,定定地看着自己,只得耸了耸肩膀,叹道:“那……什么鲛人值得我去开天眼?就我所知,你们这一派早就……”

“是朋友。[草莓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禹司凤打断他的话,“很重要的朋友。”

柳意欢哈哈一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众人也急忙跟上去,一凑近只觉他身上一股刺鼻的酒臭,忍不住纷纷捂着鼻子让开。

“小凤凰。”他笑着一把揽住禹司凤的肩头,把他带的一个踉跄,一头撞在他胸口,“你要我开天眼,不光是为了看鲛人那么简单吧?”

他问的很小声,似乎晓得有人耳朵尖能听见,还用手捂住。

禹司凤没说话,脸『色』却有些微妙的变化,苍白的脸颊居然有些泛红,那种俊秀又青涩的模样,惹得柳意欢一个劲去捏他的脸,捏成各种稀奇古怪的形状。

“好好,我知道了……小凤凰还要看看自己的事情。”柳意欢躲过他挥上来的拳头,嘻嘻哈哈地飘下楼了。

钟敏言他们尴尬地凑过来,干笑道:“司凤……你那个故人……他、呃……”

他看起来好像比流氓还流氓,比酒鬼还酒鬼,比地痞还地痞……再看看禹司凤,干干净净的青袍,从头到脚又清爽又整齐,完全是一种优质俊秀的好孩子典范,居然会有这种朋友,真让人想象不能。

禹司凤笑了笑,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别看他这样,其实是个热心的好人,而且本领很大。要找亭奴,还有接下来去不周山的事情,先来找他是没错的。”

“哦……”既然他这样说了,那么只好姑且相信一下。

谁知下楼后,只见柳意欢被一群龟奴表子围住,在那里大声嚷嚷着,也不知吵些什么。那柳意欢醉眼朦胧,笑『吟』『吟』地听那些人叫喊,听得一会,便回一句:“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和气生财的道理也不懂?”

说罢大手一伸,将一个花容失『色』的『妓』女揽在胸前,低头在她脸上重重亲一口。

那花枝招展的老鸨却嘟着一张血盆大口,口沫横飞地拿着小算盘与他算账,咄咄『逼』人:“我说柳大爷,今儿一声大爷叫出来您也不觉着寒碜!您老也是咱们这儿的常客了,和气生财用在您身上那就是废话。您时常赊账那也罢了,今日还招了一群恶狠狠地强徒来我这里砸场子,我这要是再和气生财,多少个场子都给您砸喽!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一口把帐都算清,赊的钱都掏出来,不然您今天就别想出这个门!”

柳意欢只是笑,混不在意的模样,后面几个年轻人见老鸨这样蛮横,不由齐齐走来,禹司凤皱眉问道:“他欠了多少钱?”

老鸨见是个俊秀少年,不由一呆,一旁的龟奴赶紧低声告诉她此人就是今天带头来闹事的强徒,她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强笑道:“银子倒还是小事,我们这里做的也是小本买卖,似他这样几月一赊账,老本都要赔光……”

禹司凤懒得听她啰嗦,冷道:“到底多少钱?”

龟奴急忙取了账本,颤巍巍地算账,最后报了个数:“连着这三月的酒水花娘,一共是五十七两四文八钱。”

禹司凤从怀中取出一颗明珠丢在桌上,“这东西足够他再来三个月的。莫要再嚷嚷,我们有急事,快让开!”

众人见那明珠璀璨剔透,知道是极品,忍不住眉开眼笑,急忙让出了大道来。柳意欢哈哈大笑,得意洋洋迈开步子摇摇晃晃往外走,好像掏钱的大爷是他自己一样。

璇玑肚子饿得咕咕叫,先前若玉说这里有吃的,她以为大家会在这里吃一顿,谁知这么快又要走了,那早饭怎么办?回头见对面桌上放了一篮精致点心,她盯着看了半天,一旁几个乖觉的『妓』女急忙提了递给她,璇玑心满意足,回头对他们很友好地笑了笑,摆摆手,当作告别。

柳意欢出了大门,又勾住禹司凤的脖子,笑着低语:“这帮东西没眼『色』,那深海明珠是个极品吧?虽说离泽宫最不缺的就是明珠珍珠,不过那等极品给他们也是浪费,回头我帮你偷出来。”

禹司凤淡道:“不用了。不过你这种『毛』病,也当改改。省的……”

说了一半却不说了,柳意欢『露』出很猥琐的笑容,在他脸上轻佻地一捏,笑道:“小凤凰是为我担心?这么多年没见,小粉团变成了大粉团,心地倒一点没变,好的很呐!”

禹司凤推开他的手,懒得与他这种无赖劲计较。后面几个人知道他一向是个冷淡高傲的『性』子,如今竟被一个大无赖当作女子一般戏弄,他居然不恼,不由纷纷咋舌。

回到他的住处,还是那么破旧阴暗,柳意欢苦笑地看着自己被人踹破的门,叹道:“这两扇门好歹还有些功用,你倒粗暴得很!”

“不要废话。”禹司凤扯着他进屋,回头对钟敏言他们招手:“进来,我引见一下。”

“这位是我的……亦师亦友的旧识,柳意欢柳大哥。”

还没说完,他就被柳意欢在脸上轻佻地又捏一下,那无赖干脆贴着耳朵,低声道:“什么叫旧识?小凤凰太没良心……啊——!”

他惨叫一声,原来是被禹司凤一拳打中鼻梁,痛得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

很显然禹司凤对他这种无聊的举动早已习惯了,脸『色』不改,继续介绍:“这位是我的同门,若玉。这两位是少阳派的弟子,褚璇玑,钟敏言。”

“哦哦……天下五大派的弟子……荣幸荣幸啊……”柳意欢捂着鼻梁,鼻音浓重地说着。

众人见他这种模样,招呼也不是,不招呼也不好,只得随意抱拳。冷不防他忽然凑上来,在每人面前停一下,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看一遍,看到璇玑的时候,还要伸手去『摸』,吓得她愣愣地退了好几步。

“呃,不用怕……啊哈哈。”他干笑两声,『摸』着下巴,又道:“这位是……若玉?哦,是你同门?”

若玉眼神微微一变,跟着却笑道:“若玉见过柳大哥。”

柳意欢只是呵呵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不过聪明人往往不会做好事。可别聪明过头喽!”

若玉风轻云淡地笑问:“柳大哥的话很深奥,若玉不解。”

“不解就不解吧~~啊哈哈,总有解的那天!”

柳意欢摆了摆手,走到钟敏言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钟敏言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又兼他身上酒臭酸臭什么味道都有,他憋呼吸憋得脸都快绿了,只得板着脸冷道:“你、你看什么?”

柳意欢怔怔看了一会,才淡道:“我看一个傻瓜,空有一腔热血真情,最后却被人骗。”

钟敏言心中一凛,狐疑地瞪着他,谁知他一爪子抓上来,拍在他额头上,很疼,耳边听他低沉的声音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分得清还好。分不清,那就是你的命。”

“什么东西!”钟敏言捂着额头,痛得他想发飙。

柳意欢再也不理他,又绕到璇玑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半天,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璇玑『毛』骨悚然不说,就连禹司凤也忍不住低声叫他:“柳大哥!”

柳意欢冲他摇手,又看了一会,才道:“不得了啊……这小丫头……”

璇玑奇道:“怎么个不得了?”

她见这人神秘兮兮地,每个人都说几句话,像是警告像是预言,不由好奇他会对自己说什么。

柳意欢『摸』了『摸』下巴,口水流了出来,好像眼前这个少女不是人,而是用黄金宝石堆出来的值钱货,他的眼睛充满了一种见钱眼开的神采,亮的吓人。

“唔,不得了嘛……就是不得了。”他喃喃说着,“你这个人,危险的很。以后要出大事的。”

什么意思呀?璇玑一头雾水。柳意欢笑道:“天机不可泄『露』。来来,小凤凰,让我看看你。”

他把禹司凤扯到面前,定定看了一会,最后却微微一笑,低声道:“你这个傻子。何苦空欢喜一场。”

禹司凤脸『色』一暗,“我以后……不好么?”

柳意欢摇了摇头:“好或者不好,别人怎么说呢?你自己最明白。”

说完他用力一拍手,用脚把周围的垃圾使劲踢开,空出一个空间,一屁股坐下来,笑道:“镜中花水中月,一场虚空,一个劫而已。来来,不用愁眉苦脸的,都坐下。我看你们几个,是做大事的人呢!”

众人见地上脏兮兮,根本没地方坐,然而他刚才说了一番话,似明非明,此刻见他便觉得此人深不可测,竟不敢忤逆了,只得蹲下来。

柳意欢又道:“那个鲛人嘛,就在城里。不过要把他救出来,需要费点功夫。所以,不能急。”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十四章 此情须问天…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此情须问天…
热门: 重生之都市仙尊 凤逆天下 造化之门 沈浪徐芊芊 琉璃美人煞 大奉打更人 一世之尊 重生完美时代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修罗战神江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