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潜逃

上一章: 第十一章 花后语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此情须问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三更。

让我们一起为灾区人民祈祷,愿他们坚强勇敢,安然度过这一劫难。

吃饭的时候,钟敏言见璇玑夹了一筷子最讨厌吃的生姜放嘴里大嚼特嚼,把‘肉’当作生姜丢在桌上,最后抱着碗慢吞吞地啃,好像那是美味的白米饭一样。他悄悄拉了拉禹司凤的袖子,低声道:“她受什么刺‘激’了?又和师父吵架了?”

禹司凤摇了摇头,没说话,筷子稳稳地伸出去,夹中一根平时他最讨厌吃的辣椒,镇定自若地丢进嘴里。

这两人都疯了。钟敏言百思不得其解。

对面的端平忽然笑道:“说起来,到浮‘玉’岛也有两天了,怎么没见到那对很有名的双剑合璧?叫什么……翩翩和‘玉’宁,对不对?”

璇玑一听到这两个名字,饭粒顿时卡在喉咙里,一通猛咳,脸涨的通红。

一脸老实样的端正倒了一杯水递给璇玑,才道:“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又不是摆设随时给你参观。”

他不知道!他一定不知道‘玉’宁的心思!璇玑一面低头喝水,一面替‘玉’宁惋惜。

“哎,可不能这么说。端正你和那两人说起来还有些渊源呢,怎么着也该过来招呼一声吧!”端平挤眉‘弄’眼,很有些“看那小娘很不错,你怎么不上”的味道。

端正一本正经地说道:“比武切磋,受伤乃是常事,什么叫渊源?我们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哪里来的什么渊源。照你这样说,和一个人比一次武就是一个渊源,哪里记得过来。”

假正经啊。假正经!他被‘玉’宁伤了之后明明恨得要死!这会又来装大度。端平翻他一个白眼,不说了。

璇玑还在想着。他们怎么会一句话都没说呢?当时‘玉’宁的手腕被他伤了,他还去送‘药’呢,也算……说过一句吧,呃……“谢谢”两个字应当也算是说话的。

一顿晚饭‘乱’七八糟地吃完,众人都各怀心事地回屋休息。钟敏言正要走。忽然袖子被人一扯,禹司凤朝他递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当即笑道:“哎呀,说起来咱们几个好久都没玩牌了。我那天去镇上,见一副仿造地碧‘玉’骨牌很不错,就买了回来。怎么样,要不要玩几把?”

玩牌?璇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什么时候玩过牌。(,16K,CN更新最快)。她怎么不记得。

若‘玉’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三人一起回头朝她笑,璇玑一下子反应过来。急忙笑道:“好、好啊!上次输给你三钱银子,今次一定要赢回来!”

钟敏言嗤之以鼻:“切。小丫头痴心妄想!要赢本大爷。再等一百年吧!”

四人说说笑笑地跑到钟敏言房里玩牌了,那些浮‘玉’岛弟子眼巴巴跟了他们一天。见他们根本没有半点要离开浮‘玉’岛的意思,不由暗地埋怨师父狠心,派给他们这么个无聊的工作。于是也有些漫不经心起来,慢慢跟在他们身后,蹲在房‘门’前开始闲聊。

说起来也巧,钟敏言还当真买了一副骨牌,四人围在桌前,噼里啪啦搓着牌,璇玑忽然轻道:“我……我不会打牌啊。”

钟敏言咬着舌头含糊不清地说道:“笨……做个样子而已。随便出牌就行了。”

说完他却取出荷包,倒出两锭五钱大小地银子,笑嘻嘻地推上去,“来,要赌就来痛快的!放钱放钱!”

他是故意地!璇玑无奈地看着他,明明知道她不会打牌,还来这么多钱的,分明是要捞一笔!她只得取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手忙脚‘乱’地堆牌。

钟敏言取出骰子,正要掷,璇玑忽然拍手笑道:“这个我知道!清一‘色’一条龙!我胡了!”

说罢把面前的牌一推,正是一‘色’的筒。钟敏言大吃一惊,手里的骰子扑通一声落在地上。果然人说不能欺负新手,她第一把来玩,就来了个天胡!那两锭五钱地银子,还没放冷呢就***家的了。

那些浮‘玉’岛弟子在‘门’外凄凄清清地干坐着,耳边只听里面大叫什么二筒三条,七万红中,他们倒好,在里面热热闹闹玩牌,还不知要玩到什么时候,自己却要在‘门’口坐一夜,连睡觉都不成。

终于有个人憋不住,也从袖子里取出骰子,笑道:“听他们玩怪手痒的,咱们也来赌点大小如何?”

这提议顿时赢得众人的好感,干脆都聚在窗下,大啊小的叫了起来。

正玩得上瘾,忽听窗台上微微一响,似是有人打开窗户来看,众人急忙抬头,只觉一股幽幽的清香扑面而来,顿时目涩骨软,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一地。

钟敏言把软香酥的小喷瓶塞回袖子,回头招手:“都撂倒了,快走!”众人从窗口无声无息地跳出去,静悄悄地朝北面山坡那里赶。浮‘玉’岛大‘门’还不知守了多少弟子,根本不能指望从那里走,只有碰碰运气,下海游上一段,离开了剑网的范围再御剑飞走。

北面山坡那里大概是因为欧阳管事的缘故,也增设了许多看守弟子。好在那里有森林做掩护,一路不通可以走其他方向。四人好容易七拐八绕来到了入海口,周围黑漆漆静悄悄,没有半个人,只有海‘浪’刷刷地声音。

众人把剑缚在背上,卷起衣袖‘裤’脚,正要跳下去,忽听海里一阵扑通扑通的拍水声,似是有什么东西飞快地朝这里游过来。

钟敏言急忙拔出剑,退了两步,见那东西上岸喘气,他举剑就要刺,那团黑影立即发觉,嗖地一下蹦了起来,带着咸涩的水‘花’,跳了老高。

“啊!是你们!我可算找到你们了!”黑影发出欢呼声,娇滴滴软绵绵,听起来像是个‘女’子。

钟敏言本来还想再刺,听她说话,那剑便缓了一缓,众人定睛看去,却见那团黑影‘毛’茸茸湿淋淋,两只大耳朵甩来甩去,眼睛又亮又圆,居然是一只狐狸!

璇玑奇道:“呃……是你……你怎么……”

是高氏山地紫狐,她怎么会跑来浮‘玉’岛?

紫狐狠狠抖了抖身上的水,急道:“别问为什么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游上来!都是那该死地剑网……我跟你说,亭奴失踪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他是个鲛人,又不会走路,万一被什么愚民看到捉住了,他那么心慈手软,肯定舍不得伤人……还不知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呢!”

众人都是大惊,钟敏言急忙道:“你们怎么会走散?那天你们不是在山‘洞’里避雨吗?”

紫狐叹了一口气,狠狠瞪了一眼璇玑,道:“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小丫头!亭奴见你们在山下放了预警信号,就说要去帮你们。结果到了山下就遇到一群恶狠狠地妖怪,还没说两句话就放出毕方鸟来烧,我们只好跳下洪泽湖避难。他是鲛人嘛,‘精’通水‘性’,我可不行!下水就被暗流给冲得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等好不容易上了岸,我就找不到亭奴了……先前听你们说会来浮‘玉’岛,所以我想一个人找总不如许多人一起找……我、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过来!亭奴他……帮了你们这样多,你们可不能不管他!”

众人闻说,都是默然。紫狐见他们不说话,急得一个劲甩着大尾巴,叫道:“你们真的不管他?!太没良心了吧!我还以为你们是好人呢!亭奴要是死了,我……我一定找你们算账!”

说完她自己却忍不住大哭起来---一只狐狸大哭地模样,虽然悲惨,却不知怎么的很有些滑稽。

璇玑叹了一口气,轻道:“我们当然不会不管他,可是……我们现在急着去找不周山。”

她将玲珑和陈敏觉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紫狐听完摇了摇耳朵,得意地笑道:“你们去了也是白去嘛!就凭你们几个,连我都斗不过,更不用说那些妖啦!而且他们是要破坏定海铁索,放出那个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完见众人都无言地看着自己,她顿时觉得自己这话好像说得很不看场合,当即咳了两声,又道:“摄魂术我听过,确实只要找回她的两魂六魄放回去就没问题。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不周山,不过作为报酬,你们要先找到亭奴!”

钟敏言急道:“你知道怎么去不周山?!”

紫狐笑道:“那当然,我小时候经常去玩呢!不过,山顶有神荼郁垒守护‘阴’间大‘门’,谁也不能靠近。只要不去那里,其他地方我都可以带路。”

听她这样说,钟敏言忍不住动容:“神荼郁垒?!当真有神明镇守在那里?我以为……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

紫狐用一付“你真孤陋寡闻”的眼神怜悯地看着他,娇滴滴地说道:“凡人嘛,‘肉’眼凡胎,除了自己谁也看不到的。不要说神荼郁垒了,每座山都有山神土地镇守,昆仑山更是天帝在下方的‘花’园,里面随便捞一个都是神仙。你们要看,以后什么时候都能看,现在咱们先去找亭奴。找到之后呢,我就带你们去不周山。很快的哦,御剑飞也不过半天的功夫。”

璇玑第一个卷起‘裤’脚跳下海,被冰冷的海水刺‘激’得一个寒颤,回头对他们招手:“快!走吧!咱们去找亭奴!”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十一章 花后语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此情须问天…
热门: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大奉打更人 最强狂兵 牧神记 许你万丈光芒好 神墓 暗黑系暧婚 重生之都市仙尊 黄金瞳 粉妆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