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花后语

上一章: 第十章 变(十)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潜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郁闷归郁闷,说到底这事和浮‘玉’岛弟子也没关系,吃完早饭,四人不好总聚在一起,便各自散开了。

璇玑本想去北面山头那边看看风景,但后面总有四根尾巴黏着,甩不甩都不好,只得沉着脸往回走。过了桥对面是一座杏‘花’林,她记得上次和司凤在这里听见东方夫人唱歌,只可惜才两三日,就已经物是人非。她正看得出神,不防对面也浩浩‘荡’‘荡’来了几个人,正是禹司凤。璇玑一见到他眼睛就亮了,急忙招手,待看清他后面是那些负责看守的浮‘玉’岛弟子,那脸又垮了下来。

“傻子。”禹司凤笑‘吟’‘吟’地走过来,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去看看杏‘花’?”

璇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抬眼看看他身后跟得死紧的浮‘玉’岛弟子们,越发觉得没兴致了。

禹司凤回头道:“我和褚小姐想去杏‘花’林中赏‘花’,不劳诸位世兄陪送。”

立即有人反对道:“这……不好吧,杏‘花’林中岔道多,万一‘迷’路……”

然而更多的人早知道禹司凤和璇玑的亲密关系,心想人家小两口大概要找个幽静的地方说情话来着,自己跟着也没什么趣味,当真是吃力不讨好,于是另一人笑道:“两位请,我们在外面等候就好。”

璇玑一听他们不跟着,立即笑开了‘花’,抓着禹司凤的手,掉脸就进了‘花’团锦簇的杏‘花’林,一面走一面回头,见他们真的没跟上来。便哈哈笑起来:“司凤你好厉害,怎么只说一句他们就不跟着了?”

禹司凤但笑不语,抬手在她鼻子上轻轻一拧。低声道:“不是人人都像你这般迟钝的。”

她真地很迟钝吗?璇玑用眼神问他。禹司凤勾起‘唇’角,似是而非地摇了摇头。忽见她耳后的‘玉’簪‘花’有干枯的迹象,他四处看了看,回头对她笑道:“你等着。”

他握住一根树枝,轻飘飘地纵身一翻,从树顶上摘下一串开得最‘艳’地粉‘色’杏‘花’。璇玑怔怔地看着他走过来。抬手将自己耳后的‘玉’簪‘花’拔了,将那细细地‘花’枝‘插’在她发髻上,柔声道:“还是这种颜‘色’适合你。”

她脸上又莫名其妙地红了,眨了眨眼睛,垂头低声道:“别把那‘花’扔了……我、我留着做书签。(16K,手机站ap.更新最快)。”

禹司凤握着她的手,两人在杏‘花’林中慢慢走着。入眼满是盛开的粉‘色’杏‘花’,斜里横里缭‘乱’枝头,云蒸霞蔚一般的‘艳’丽‘色’彩,似乎要蔓延到天边去。做天上无边无际的云。他们就在那云中漫步,身体和心都是轻飘飘醉醺醺。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说地。但嘴里的话就是停不住,随便找点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说个半天。

是不是所有少年都曾经历过这种傻瓜似的阶段?有时候他们自己都觉得傻。于是便不说话了。只看着对方微笑,仿佛用眼睛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最后走累了。就靠在树下歇息。璇玑见四下无人,便道:“咱们不如趁着这时候偷偷溜走,肯定没人知道。”

禹司凤摇头:“那敏言他们怎么办?何况杏‘花’林这里岔道众多,万一走错了,岂不是前功尽弃。”璇玑只得放弃这个想法。抬头看着他,只觉他身量似乎又高了不少,司凤本来就长得很好看,修眉星目,平日里神‘色’冷冷的,加上他肤‘色’苍白,令人觉得很不好亲近。不过她知道,他笑起来十分温柔,不管她怎样胡闹,他都不会责怪,更不会暴跳如雷。

她有些看得痴了,心中不知怎么的,很慌,当下的沉默让她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只得干笑道:“那个……天气真好啊……”

他见璇玑睫‘毛’微颤,脸上红红的,知道她是没话找话讲,心中不由一‘荡’,忍不住抬手抚向她地脸,忽听身后传来一阵说话声。

“他如今就在岛上,怎么不过去与他说话呢?”

这声音清亮柔和,很是熟悉,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

璇玑和禹司凤互看一眼,都蹲下身子,探出脑袋去看,只见不远处站着两个人,浓密的杏‘花’将他二人的身影遮住了大半,然而一红一白,红得犹如烈火,白地仿佛新雪,一看就知道是翩翩和‘玉’宁两人。

难道他们也来这里谈情说爱?两人又互看一眼,互相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谈情说爱四字,各自心中都有些慌‘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用“也”。

‘玉’宁怔了半晌,忽然冷道:“你总在我面前提他干嘛?你要是钟情与他,怎么不自己去说!”

这话很有些赌气意味,对面地翩翩立即笑出了声。她急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地?”

翩翩悠然轻道:“我笑一个傻瓜,为一个人牵肠挂肚好几年,却始终不敢与他说上一句话。”‘玉’宁涨红了脸,急道:“和你……有什么干系!”

翩翩忽而正了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和我没有什么干系,但我会担心。那一年你失手伤了端正,心中懊悔不堪,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敢去看他,只能偷偷留了伤‘药’在他房‘门’口,面对他的时候又刻意做出一付高傲地模样,让众人说你自恃傲慢,让他恨你入骨,又是何苦?”‘玉’宁被他说得几乎站立不住,抬手狠狠地推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动弹不得。

“第二次与他比试,你故意败在他手下,成全他的好名声,令他扬眉吐气,你又是何苦?”

‘玉’宁挣扎了半天,毫无效果,只得颓然放弃,良久,方道:“我要怎么做……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吧!你……你应当把你自己的事情管管好!少来烦我!”

翩翩正‘色’道:“错!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练双剑合璧,你却总是这般自作主张,把我放在什么地方?难道你以为我什么事都应当顺着你不成?”

‘玉’宁无话可说,心中忽然觉得无限委屈,忍不住垂泪道:“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是我错了。以后……我、我再也不会强你。你若觉得不甘,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要打要骂……他眯起眼睛,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总是傲慢倔强,就连哭的时候都昂着脑袋,死也不认输。这样的她,往往令他有一种冲动,想看看究竟要折磨到什么地步,她才会认输,稍微清醒一点。

“既然要我打骂,就该有点诚意。”他笑,“闭上眼,我要狠狠出一口气。”‘玉’宁恨恨地瞪他,使劲闭上眼,只等他扇巴掌也好,揍她几拳也好,赶紧了事。

翩翩静静看着她颤抖的睫‘毛’,忽然抬手用力将她抱在怀里,不容任何反抗挣扎,‘吻’上她的红‘唇’。

“你真是个‘混’账东西。”他贴着她呆滞的‘唇’,喃喃说着,“为什么总是忘了我在这里。”

他利落地放开她,转身就走‘玉’宁眼怔怔地看着他烈火一般的背影消失在云蒸霞蔚的杏‘花’林后,膝盖忽然一软,跪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出声。

璇玑只觉手腕都忍不住微微颤抖,再也看不下去,转身想走,却被禹司凤拉住衣袖,示意她不要出声。

‘玉’宁发呆发了很久,终于还是慢慢起身,走出了杏‘花’林。

两人不知什么因缘巧合之下,居然看到这么一出戏,心中都跳得厉害,互相看一眼,都是似笑非笑。半晌,禹司凤才清了清喉咙,故作自然地笑道:“想不到,关系……还‘挺’复杂。”

璇玑‘摸’着脸,只觉烫手心,呆了半天,才低声道:“原来玲珑当时说的是对的,‘玉’宁真的喜欢端正师兄……不过翩翩……”

她想到他低头去‘吻’‘玉’宁的场景,顿时说不下去。

两人在地上坐了半天,都觉得尴尬,干脆起身往回走。禹司凤见璇玑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头苦苦皱起来,仿佛在想什么难题,便奇道:“你在想什么?”

璇玑忽然抬头定定看着他,低声道:“司凤,你……你是不是……”

是什么?她说不下去,他问不出口。那么多的征兆,那么多的无意触碰、注视,她竟然什么也没发现。这样涩然懵懂的暧昧,实在是令人美妙又痛苦。

禹司凤看着她新雪一般洁白的面孔,似乎面对着什么难题,咬着嘴‘唇’,苦苦思索的模样。心中忽然觉得有些苦涩,‘胸’口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往下掉,坠着心脏,有一点点的疼痛。

他抬手,捻去她发间一片‘花’瓣,轻轻说道:“是的。璇玑,我喜欢你。比所有人,所有事情,都要喜欢。”

少年黑‘玉’一般的眼眸晶莹璀璨,那一瞬间她只觉呼吸都要停了,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停止,她什么也听不见。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十章 变(十)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潜逃
热门: 明朝败家子 诡秘之主 沈浪徐芊芊 全职法师 一世之尊 绝世武魂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绝品强少 天才小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