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变(九)

上一章: 第八章 变(八) 下一章: 第十章 变(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三更。

玲珑回来了。而与她一起来的,还有奄奄一息的杜敏行,和少阳派的端平端正两个弟子。

所有人都聚集在正厅,每个人的脸上神情都十分凝重。端正站在厅中,正叙述一路过来发生的事情。

“师娘见师父去了浮‘玉’岛久久不归,又听闻浮‘玉’岛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派弟子二人前来相助。在高氏山遇到了敏行和玲珑师妹。敏行不知被何人打成重伤,玲珑师妹也……有些不对劲。我二人在高氏山搜索了一番,不见有他人,不敢耽误行程,所以便急急过来了。”

褚磊眉头紧锁,半蹲在一个红衣少‘女’面前。她面无表情,动也不动,简直像个木头人,正是失踪许久的玲珑!璇玑抓着她的手一个劲叫她,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除了偶尔眨眨眼,她几乎就像是石头做的。

“爹爹……玲珑她?”璇玑见褚磊替她诊脉完毕,不由急急开口相问。

褚磊默然无语,抬手在玲珑眼前挥了挥,低声道:“玲珑,听得见爹爹的声音吗?”

她还是不动,面容死板。

璇玑忍不住要哭,死死抓着她的手,不知如何是好。褚磊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一旁的容谷主过来看了看玲珑,在她头上‘摸’了两下,微微一惊:“好厉害的手段!”

褚磊急道:“谷主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谷主点头,正要解释,忽然‘门’外急冲冲跑进三个人。正是禹司凤他们。钟敏言和若‘玉’刚刚换下浮‘玉’岛弟子的衣服,随便洗了把脸将血迹冲走,顾不得仪容整齐就过来了。

钟敏言一眼就望见了坐在椅子上穿着红衣的玲珑。心中不由一颤,急忙跑过去。“玲珑!你这些天跑哪里去了?”他连问好几声,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连睫‘毛’也不动一下。

他惊诧莫名,望向璇玑,她忍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喃喃道:“玲珑她……她不知道怎么了……又不动又不说话……”

钟敏言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能抬手在玲珑面前不停地挥着,急道:“玲珑!你不要吓人!这是怎么了?!”

褚磊沉声道:“敏言不要说话!听容谷主说!”

他猛然住口,绝望地望向那个‘花’甲老人,忽而想起地牢中欧阳大哥的惨状,心中对他不由自主起了一些恐惧和避讳。

容谷主自然是没在意这个小弟子有什么异状,接着说道:“这个叫做摄魂术,是极高深地一种法术。通常为巫蛊之士所用来诅咒或者暗杀。你们知道,人有三魂七魄,所以能言能舞。(,16K,CN更新最快)。有七情六‘欲’。但倘若将其中二魂六魄都‘抽’走,只留下一魂一魄。人是不会死的。但不能说话,没有知觉。也和死人差不多了。”

众人听说都是骇然。钟敏言急道:“那……可有解救的办法?!”

容谷主沉‘吟’道:“办法倒是有,但找不到会如此高深巫术地人。只要将这孩子的二魂六魄取回来,用同样地法子放回身体里,自然就能恢复了……虽然不知是谁这样做,又为了什么目的,但是会这种法术的人少之又少,施法的人自然不会解救她,所以……”

这一下连褚磊也有些撑不住了,微微一晃,一旁的禹司凤急忙将他扶住。钟敏言眼怔怔地看着玲珑,她完全没有变,乌黑地眼睛,殷红的嘴‘唇’,可是,没有一点生气。那眼睛再也不会恶狠狠地瞪他,那美丽的嘴‘唇’再也不会吐出让他心驰神摇的话语。

他不能承受这一连串的变故,先是欧阳大哥,接着是玲珑。他现在只想放声大吼,没命地奔跑,奔跑,然后把自己深深埋在地里,永远也不要出来,这样就永远也不会痛苦了。

“我去找!”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众人急忙回头,却见璇玑定定地站在那里,低声道:“我去找回玲珑的二魂六魄!我去找人救回她!我一定会把她救回来!”

众人万万想不到这个平时懒懒的,看上去还有些呆板的少‘女’居然有这样大的勇气。褚磊有些动容,最后却摇了摇头,“璇玑,这不是儿戏。天下之大,你从哪里找?”

璇玑咬了咬‘唇’,认真地说道:“只要慢慢找,一定能找到!不管多少年,我一定要把玲珑救回来!”禹司凤点了点头,“我也一起。”

璇玑感‘激’地看着他,他回她一个淡淡地微笑。就是这样的微笑,让她觉得,无论什么样的困难,有司凤在身边,就一定能过去。他简直就是她仰仗倚赖地神。

钟敏言嘴‘唇’微微一动,起身道:“我也去。不管多少年,就算死了,也要找到。”

褚磊正要说话,却听旁边传来一阵呻‘吟’,一人喃喃道:“师兄……这里是……?”

正是方才一直重伤昏‘迷’的杜敏行,他醒了过来。褚磊急忙蹲下身子,低声道:“敏行,是我。不要动,你地伤口刚刚包扎好。”

杜敏行被端平端正带回来地时候,几乎是个血人,浑身上下有无数道伤痕,都是又细又薄,像是被什么纤细的武器所伤地。

他眨了眨眼,终于有些回神,忽然一把抓住褚磊的手,急道:“师父!高氏山……那帮妖魔……把敏觉抓走……玲珑师妹她失了魂!”

褚磊心中一凛,沉声道:“莫急,慢慢说!”

杜敏行大口喘气,紧跟着剧烈咳嗽起来,璇玑急忙把茶水端到他嘴边,喂他喝了两口。只觉他目光融融,定定看着自己,里面似有什么情感在纠结缠绕。她虽然有些懵懂。却也禁不住手腕一颤,茶水泼了大半在他‘胸’

好容易顺了气。他才轻道:“师父派我和敏觉回少阳派,我们经过高氏山的时候,本想四处找找有没有玲珑师妹,谁知……遇上了那伙妖魔,好生厉害。弟子斗他们不过,险些丧命。然后玲珑师妹……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她似乎与那为首的妖认识,大声斥责他一番,让他放了我和敏觉。谁知……那人只是冷笑,说了一句:是时候了。随后不知对玲珑师妹用了什么法,她顿时变得……好像个木头人。那人把敏觉抓走,又将弟子重伤,让我带话给师父你。就说……旧日恩怨只当一笔勾销,他迟早会踏平少阳派……毁了定海铁索……”

众人听说这一番曲折,都有些莫名其妙。那人说旧日恩怨。莫非是褚磊的仇敌不成?但褚磊身为少阳派掌‘门’,生‘性’严谨。处事一向公正磊落。甚少与人结怨,到底是什么人用如此狠辣的手段对付少阳派?无论如何。对方与那些企图破坏定海铁索地妖魔是一伙的,知道了敌方是谁,要救玲珑和陈敏觉,就容易多了。

璇玑忽然望向容谷主,淡淡说道:“谷主,你上回和那只妖说,他们的老巢是在不周山,对不对?”

容谷主猛然一怔。他当日地话,近乎耳语,除了那只妖本不该有任何人听见。那副宫主兴许有什么别致的法子可以偷听到,也罢了,眼前这个黄‘毛’丫头居然也听见了,不能不让他吃惊。她这话一出,褚磊也忍不住望向他,很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知道群妖地老巢是在不周山。

“你……”他竟然无话可说。

璇玑问道:“是不是真的?”

容谷主盯着她看了良久,才缓缓点头,“不错……我也是听说的。至于事实如何,那只有去了才知道。”

璇玑道:“我就是要去不周山,把二师兄和玲珑的魂魄带回来!”

钟敏言他们纷纷响应,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飞到不周山把妖魔的老巢给捣个稀巴烂。

褚磊皱眉道:“胡闹!凭你们几个地本事,如何能斗得过妖魔?莫忘了东方岛主都重伤在妖魔剑下!你们几个孩子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他说得自然也有道理,一想到还重伤卧‘床’不能动弹的东方岛主,先前那股豪情好像就不知跑哪里去了。去了也是送死,可是不去,玲珑和陈敏觉又怎么办?

褚磊又道:“此事从长计议,不可鲁莽!眼下守住少阳派,不让妖魔猖狂是首等大事。那不周山,谁也不许去!”

璇玑定定看着他,轻道:“在爹爹心里,‘女’儿和弟子的命,竟然比不上少阳的面子褚磊登时大怒,抬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然而见到她丝毫不畏惧的眼神,灼灼闪亮,那巴掌却无论如何也挥不下去了。他缓缓放下手,沉声道:“不是面子!而是生死存亡的事情!你想少阳派也变得像轩辕派那样,被灭‘门’?数百人的‘性’命,与两人的‘性’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你想不明白吗?”

璇玑低声道:“我是不明白。定海铁索的事情你们明明知道,却从来不说。事情发生了,又遮遮掩掩,迁怒在别人身上……我是不知那被关押地什么妖魔有多厉害,更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死守着定海铁索不放。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只是破坏铁索,不是灭‘门’。”

褚磊忍无可忍,铁青着脸,一掌拍向旁边地红木烛台,那烛台立即碎成一片一片的,散了一地。

“你不明白地事情还有很多!”他厉声道,“你不明白那妖魔若是被放出来,生灵涂炭会死多少人!更不明白五大派同气连枝,守护地到底是什么!你什么也不懂,却在这里与我争辩,璇玑!你太让我失望了!”

语罢,场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望着璇玑,盼她服输,说两句软话,将这场尴尬化解掉。谁知她只是淡淡一笑,轻道:“妖魔若是杀人了,再将它杀了就好。它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杀?我不愿意用玲珑和二师兄两条命,去换那些不确定的东西。总之,我一定要救他们。”

“你……”褚磊恨不得将她踢出去,永远也不要再见。

容谷主赶紧过来打圆场,“好了,褚老弟息怒,小丫头你也少说两句!兹事体大,不是你们小孩子胡闹地时候。你也见识过那些妖魔的手段,总不能为了赌气,就将整个少阳派弃之不顾。更何况,你们这些年轻弟子当前的任务不是这个,而是簪‘花’大会。在此之前,谁也不要捣‘乱’。夜深了,都赶紧回去休息。让你们大师兄也好好养伤。”

璇玑自己也知道说得过分了,走到‘门’口,才回头轻道:“爹爹,我不是要放弃整个少阳派。我是想……大家都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开开心心。所以……玲珑的事我不放弃,少阳派,我也绝对不放弃。”

褚磊脸‘色’铁青,一时间只觉无比疲惫,挥了挥手,什么也没说,颓然坐了下来。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八章 变(八) 下一章: 第十章 变(十)
热门: 最强上门女婿 恰似寒光遇骄阳 超神机械师 傲世九重天 无敌剑域 造化之门 长生界 逍遥小书生 人道至尊 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