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变(三)

上一章: 第二章 变(二) 下一章: 第四章 变(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东方清奇早已带着诸多弟子赶来查看情况,见到这几个孩子狼狈的模样,立即上前搀扶,一面问道:“什么人在捣‘乱’?”

陆嫣然他们几个出‘门’历练刚回来的弟子先给他行礼,这才说道:“我们也是刚刚回来,见这里围着许多陌生人,便上来查问,谁知他们一言不发先攻了上来。弟子们不查,被他们困在其中。后来钟世兄和若‘玉’大哥也到了,还是不敌。若不是司凤和璇玑帮忙,只怕……”

东方清奇听见爆炸声立即就追了出来,浮‘玉’岛上方的剑网只能挡住活物,却挡不了死物,这个弱点他很清楚。只不过他也没想到居然当真有人胆敢带着大批的炸‘药’,送死一般地过来炸。

“捣‘乱’的人呢?”

陆嫣然看了看璇玑,很有点赞叹佩服的味道:“璇玑用火龙引爆了他们的炸‘药’,想来都炸得没痕迹了。”

东方清奇又惊又喜,“这孩子太鲁莽!这可是在空中,万一受伤,可是要命的!”

璇玑只是傻笑,大家不都还好好的么,都躲得很快呀。

东方清奇见钟敏言受伤最重,额头上的鲜血还在滚滚而下,急忙命弟子取‘药’,亲自替他擦拭伤口,包扎好。忽见他背后背着一人,是个年约三旬的男子,双目紧闭,脸‘色’苍白,鲜血从人中一直流淌到下巴上,正不省人事,不由奇道:“这人是谁?”

钟敏言痛得龇牙咧嘴,勉强笑道:“这位大哥说要来浮‘玉’岛找亲人,我见他体弱多病,不好长途跋涉。便带着过来了。路上,他对我们照顾良多……唉,不过被炸‘药’的气‘浪’一冲。不知他能不能‘挺’住。”

众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此处也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东方清奇命弟子们带众人回岛上。自己又带了一些人四处巡逻,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褚磊他们早已焦急地守在大‘门’外观望,终于见到璇玑他们回来,虽然受了伤,但于‘性’命无碍。众人都甚是欣慰。褚磊本想冷脸斥责一番璇玑的胡闹,方才居然趁他不备偷偷逃了出去,但见‘女’儿立下大功,又被熏成了黑炭人,再多的责备到了嘴边也变成了抚慰:“……没事吧?爆炸震‘荡’不小,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璇玑摇头:“我没事,不过六师兄他们都受了伤。”

钟敏言见到师父师兄他们,顾不得身上伤口疼痛,‘激’动得一个箭步上来跪拜在地:“弟子参见师父师兄!”

褚磊急忙把他扶起。仔细看了看伤口,确定没事,这才安慰了两句。忽见只有他一人来,心中不由一惊。急道:“玲珑没有和你一起吗?”

钟敏言呆了一下。“璇玑他们也没找到玲珑?”

听到这番对话,众人心头都凉了大半。谁也没找到玲珑。她孤零零一个‘女’孩子,想必早已遇到了不幸。

褚磊脸‘色’煞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璇玑他们几个也是呆若木‘鸡’。一旁地陆嫣然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她也发觉了玲珑没在人群里,想来一定是遇到了危险。想到当时和她冰释前嫌,约定以后在浮‘玉’岛相见,谁知竟是这样的结果,她一时忍不住流下泪来。

钟敏言捏紧拳头一言不发,顾不得伤口剧痛,转身便走。禹司凤急忙扯住他,“你要做什么!”

“找玲珑去。”

钟敏言和若‘玉’一路艰难,好容易到了浮‘玉’岛,只盼禹司凤他们找到了玲珑,谁想对方也在期盼自己带着玲珑……玲珑玲珑,怎么独独丢了她一个人?!

禹司凤拉他不住,只得放手。(16K,手机站ap,16k,cn更新最快)。褚磊怔了半晌,忽然沉声道:“谁也不许去!”

钟敏言急急回头,眼中已有泪光闪烁,硬是被他咬牙忍住涩意,低声道:“师父,弟子没照顾好师妹,非死不能抵过!”

褚磊疲惫地摆了摆手:“不是你们的错!都去正厅,把经过好好讲一遍!”

原来钟敏言和若‘玉’在当晚也遭遇了那帮黑衣妖地突袭,那些人看起来像是一个有严谨规范的组织,统一穿着黑衣,腰上挂白铁环,为首地那只妖,也带着毕方鸟。

“毕方是上古妖魔,他们居然能抓得那么多相助?!”褚磊也忍不住震撼。

钟敏言‘揉’了‘揉’额角,继续道:“我和若‘玉’都被打伤,无路可逃,只好跳进洪泽湖,被湖底的暗流冲了很远,第二天才勉强能上岸,在山下一户好心人家里养伤……哦,就是这位大哥的家。”

他指向躺在对面长凳上的那个男子,那人还处于昏‘迷’状态,鼻子不停地流血,几个浮‘玉’岛弟子正悉心照顾他。

“等伤差不多快好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在高氏山以及附近地地带搜寻,想找到璇玑玲珑他们的踪影。可是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后来我们就想或许他们带着玲珑先到了浮‘玉’岛。这位大哥听说我们是去浮‘玉’岛的,便央着一起来,说他有个弟弟在浮‘玉’岛做事,许多年都没见了。如今他们的老母亲已经病逝,自己也体弱多病,无人照顾,只能来浮‘玉’岛投奔弟弟。所以便带着一起来了……只是还要麻烦诸位世兄,查找一下这位大哥的弟弟,也好让他们兄弟团聚。”

钟敏言慢慢说完,只觉累极,撑着头难过的一个字也不想再说。

一旁的若‘玉’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声。谁也没想到,管了高氏山的一场闲事,代价就是丢了玲珑,早知如此,那山上就是住了十个八个仙姑,每年娶百八十个男子,他们也不‘插’手了。

众人也都是默然,不知说什么好。璇玑呆了半天,才道:“玲珑肯定是被那些黑衣服地妖怪抓走的!他们的目地是破坏定海铁索!爹爹。你明明知道定海铁索地事情对不对?你们这些大人都知道!为什么不说?我们应当赶紧把玲珑救回来啊!”

褚磊脸‘色’铁青,不说话。一旁地容谷主叹道:“褚小姐是伤心过度了,定海铁索一事未必与你姐姐失踪有联系。何况我们确实也不清楚……”

“骗人。”璇玑定定看着他。低声道:“你们知道,但不想说。”

容谷主被她这样一岔。顿时有些无言。

“璇玑,不要胡闹!”褚磊沉声斥责,他看上去也是心力憔悴,叹道:“倘若玲珑是个有福之人,应当会化险为夷……在这里担心也没用。你们都受了伤。下去休息吧。不要再说废话。”璇玑默默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要走,忽听旁边躺在长凳上那人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眼,茫然地看了看周围,喃喃道:“这……这里是?”

钟敏言一见那人醒了,急忙凑过去,“欧阳大哥,你没事吧?这里是浮‘玉’岛。我们已经到了。这便委托他们将你弟弟找来。”

原来这人也姓欧阳!璇玑和禹司凤心中都是一动,莫非正是欧阳管事口中地那个体弱多病地大哥?

那人虚弱地一笑,握住钟敏言地手。轻道:“你……怎么又把自己搞得一身是血。须当小心些才对。”他抬手用袖子把钟敏言流到下巴上地血给擦了,颇有些长辈的慈爱风范。

钟敏言眼眶一红。颤声道:“大哥……玲珑她……我还是没找到玲珑!”

那人怜悯地看着他。叹着气,拍了拍他的手。柔声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先把伤养好了,再去找。只要不放弃希望,总有相逢的一天。”

钟敏言竟然极听他地话,当下点了点头,把眼泪‘逼’回去,亲自将巾子拧干了,替他擦去鼻子下面的血。

对面有弟子听说这人姓欧阳,早早便去通知欧阳管事了,过得一会,欧阳管事急冲冲地赶来,一见到长凳上躺着的那人,先是一愣,跟着便叫了一声:“大哥……你怎么会来。”

果然是欧阳管事的大哥!

他过来将那人扶起,见他脸上满是血,立即回头向弟子们要冰袋。

那人轻道:“我若是不来,你便打算一辈子不回家了,是不是?”欧阳管事怔了一下,低声道:“我正打算将岛上杂事处理完毕,便回家。”

“你不用回去了……”那人闭上眼,脸‘色’苍白,“娘已经走了,至死也没能看到你最后一眼。”

欧阳管事咬了咬牙,面上‘露’出悲戚的神‘色’,不知说什么好。那人又道:“我原先也不想来,但娘‘交’代过让我替她看看你最近过得如何。我看你脸‘色’红润,想必也不会吃苦,娘的心愿也了。你且留下吧,不用回家了。”

欧阳管事犹豫了一下,“那……大哥你呢?”

那人微微嘲讽一笑,轻道:“我自然是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不劳你‘操’心。”

欧阳皱眉道:“此事从长计议,娘既然已经去世,那以后就只有我兄弟二人。大哥身体不好,我应当照顾。你先好好养伤,别的不用烦

那人怔怔望着他,半晌,喃喃道:“你……果然变了不少,这些年怎么……”

欧阳脸‘色’有些微妙地一变,正要说话,忽听‘门’外有人轻轻吹着口哨,他起身道:“大哥只管养伤,不要胡思‘乱’想。晚间我再来探你,保重。”

说完他便走了,留下那人独自发呆,钟敏言有些看不过眼,低声道:“他怎么这样!大哥受了伤,又千里迢迢赶来看他,有什么急事也可以放下了吧!”

那人摇了摇头,有些疲惫,轻道:“他变得越发多了……敏言,我累得很,想睡一会。你和你的师兄妹们说说话吧。”

钟敏言见他闭目养神,便不再打扰他,回头见禹司凤他们正定定看着自己,他咧嘴苦涩一笑,招手让他们一起出去说。

“总是要找到玲珑的。”

钟敏言蹲在正厅外‘花’台下。用手指使劲扣着下巴上干涸地血块。他比先前要冷静了许多,然而语气却坚决依旧,看上去更有一种令人不敢拒绝的决绝。

“眼下师父他们都在忙着调查袭击浮‘玉’岛的事。应当没功夫管咱们。咱们把伤赶紧养好,找一天偷偷溜出去。回高氏山再找找玲珑。”

他说着,一面坐了下去,谁知‘花’台那里被炸得坑坑洼洼,他没扶稳,一***坐塌了下去。甚是狼狈。众人想笑又不敢笑,好在炸弹只炸在靠近大‘门’这里,里面地部分倒是丝毫没有损坏,否则就可惜了如此美景。

“这……娘养的……”钟敏言本想骂句脏话,宣泄一下愤懑地情绪,碍于在场有璇玑她们几个姑娘,只得含糊不清。“那些妖怪到底是怎么搞地!毁坏定海铁索就罢了,还抓走玲珑,袭击我们。这会更跑来浮‘玉’岛闹事了!是不是和咱们干上了啊!”

禹司凤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道:“此事只怕还没这么简单。我看几个掌‘门’人都支支吾吾言辞闪烁,想必里面还有什么内幕……”

说到这里。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电光火石一般地。有一个想法就这么跳了出来。

“什么内幕?”钟敏言急得一个劲问。

他摇了摇头。转头问璇玑:“你身上带着地图吗?拿出来看看。”

璇玑把地图铺在地上,众人围上去。就见禹司凤的手指在地图上比划了半天,从正北地点睛谷,一圈下来,停在正南的南山轩辕派。

“你们看,咱们五大派都在这个圈里。”他取出一支炭笔,在上面画了个巨大的圈,将东西南北四方的大派都圈在其中,中间却是首阳山少阳派。

“什么意思?”若‘玉’和陆嫣然看了半天也没明白,钟敏言却有些悟了,当即用手把那一圈中,自己去过的地方都报了一遍:“东南地望仙镇海碗山,正东的钟离城高氏山,东北是浮‘玉’岛,正北便是点睛谷……”

他越说越小声,众人也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海碗山高氏山都埋着定海铁索,而定海铁索又是以先天八卦的格局设下的,意味着四面八方都会埋有一根。东北这里是浮‘玉’岛,从那些妖魔的行径来看,第三根定海铁索,必定是在浮‘玉’岛这里了!难怪那些大人们提到定海铁索如此言辞闪烁,他们根本是知道这件事的!兴许定海铁索是祖上千百代之前传下的需要镇守的神物,所以众人才万分谨慎,轻易不谈。

“轩辕派这次没派人来谈簪‘花’大会地事,而且大‘门’紧闭,无人出入,你们说,会不会是被那些妖魔……”璇玑一下想到了轩辕派,最糟糕的结果,就是轩辕派被那些厉害的不知从哪里聚集起来地妖魔给灭‘门’了,定海铁索也被毁坏。所以……浮‘玉’岛‘门’前派了那么多看守弟子,所以……爹爹他们在浮‘玉’岛待了那么多天,所以,那些人要来袭击浮‘玉’岛。他们的目地是要破坏浮‘玉’岛这里地定海铁索!

想到了这一层,众人都是相顾骇然,这样说来,不单是浮‘玉’岛,就连点睛谷,离泽宫也不能幸免于难!

“可是……少阳派在中间啊……也不在先天八卦的格局上,那里大概没有定海铁索吧。”

璇玑点着地图上地首阳山,喃喃说着。

禹司凤皱眉想了一会,“会不会……他们说的那只妖魔,就在……”

他支支吾吾,钟敏言立即帮他把话说完:“就在少阳派下面?!不可能吧!我从来也没听说过这种事!”

禹司凤低声道:“到这里都只是我们的推测,事实是否如此还不能确定。想来那只妖魔当真那么厉害,上古的神明应当会将他***在灵气充沛的地方。天下仙灵之气最充足的,非昆仑山莫属……罢了,此事不是你我能蠡测的。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回一趟高氏山,把玲珑找到是要紧。”

陆嫣然急忙道:“我也去找!我和你们一起,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

禹司凤见她刚风尘仆仆地赶回浮‘玉’岛,就要离开,也是个重情义的姑娘,心中对她的厌恶不由去了大半,温言道:“先养伤,各自休整。过两天再走。”

陆嫣然起身笑道:“那天分别的时候还说呢,下次你们来浮‘玉’岛,我带你们玩,谁知你们都比我到得早。这样吧,晚上我请客,镇上有一家很‘棒’的食肆,咱们去吃点好的。下回等把玲珑带回来了,再好好玩。”

众人都下定决心要去找玲珑,到底人多力量大,心里都不再那么郁闷,各自回房休息不表。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 第二章 变(二) 下一章: 第四章 变(四)
热门: 两面派 时间陷阱 活在诸天 暗杀1905 大结局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乡村野和尚 世界的词语是森林 合久不分 剧情崩坏后我成万人迷了[快穿] 神级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