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浮玉岛(九)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浮玉岛(八) 下一章: 第一章 变(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东方夫人笑‘吟’‘吟’地,指着自己的耳朵,娇声细语:“你仔细看呀。”

东方清奇只得仔细看了看,没发现任何异状,“你要我看什么?”

她俏脸一板,有些恼怒:“你一点也不关心我!人家这耳朵上的明珠耳环丢了,还是你送的呢,就剩了一只。”

东方清奇这才发觉她那只耳朵上空空的,不由苦笑:“还当你要说什么。耳环怎么会掉?还记得掉在什么地方了吗?”

东方夫人想了一会,才笑道:“前天还见着它呢,想必是我昨天去地窖里拿酒,掉在那里了。你陪我去找好不好?”

若放在从前,他早就喜滋滋地陪着夫人去了,今日不知怎么的有些呆滞,摇头道:“我还有事忙。你自己去吧。”

东方夫人娇嗔了一番,拽着他的袖子大发‘女’儿娇气,谁知他竟仿佛忘了怎么怜香惜‘玉’,轻轻在她肩上一推,淡道:“不要闹,我有正经事要办。”说罢他从腰间取下一串黑铁钥匙,递到她手里,“你自己去找吧。离开的时候别忘了上锁。”

她接过钥匙,眼睛笑得弯了,亮晶晶,柔声道:“放心忙你的去吧。我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

说完转身便走,忽听他在后面轻轻叫了一声:“清榕。”

“啊?”她回头。

他沉默了一会,才道:“没事,你……不要贪玩。”

璇玑自从得了崩‘玉’,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盯着它发呆,呆一会。然后傻笑,笑完了继续呆。

禹司凤这段时间与她朝夕相处,知道她发起呆来。什么人也不理的,所以也不去管她。他有自己的事情要烦。而烦恼的根源,就是藏在‘胸’口衣袋里地那块不死树皮面具。

副宫主已经到了浮‘玉’岛,他没有继续逃避的余地,今天有借口不见,明天总要见的。他不知如何‘交’代。对任何人,都无法‘交’代。

不过现在杜敏行陈敏觉他们也来了浮‘玉’岛,就有人给璇玑捧哏了。陈敏觉见璇玑盯着崩‘玉’傻笑地模样,不由奇道:“小师妹这么喜欢崩‘玉’啊,每天盯着看,难道是和它说话?”

璇玑笑了笑,在剑身上轻轻摩挲,半晌,才道:“嗯……不知怎么的。与它特别投缘,好像天生就该是我地东西一样。”

陈敏觉笑道:“这样可好,兵器就是要选自己满意的。不过。你能做崩‘玉’的主人,也让我们吃了一惊呢。”他回头看了看杜敏行。又笑:“你不知道。大师兄也曾用过它一段时间。”

璇玑好奇地看向杜敏行,他微笑点头。“师父曾取出这柄剑,让我用。可惜我的气与它不合,同样放不出剑气,所以只好还给师父了。她听说这么多人都用不了,只有自己能用,这下简直得意的鼻子都要翘天上去,把崩‘玉’来来回回‘摸’了几十遍,一点点小灰尘都不放过。

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经历过这样地场面,手里的剑灼灼其华,寒气扑面,她手里拿着白布,在上面反复擦拭。剑身往往被她擦得一尘不染。她每天都会擦,因为每天剑上都会凝结许多血迹……

手下忽然一停,她回神一般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手里抓着袖子,做着同样擦拭宝剑的动作。

璇玑不由觉得一阵恍惚。

陈敏觉还在又笑又说:“这次簪‘花’大会小师妹还没到年纪,再过五年,你和玲珑师妹带着断金去参加,簪‘花’大会大概就成了你俩的天下了。”

谁知提到玲珑,不光他自己,众人也都在心中暗叹一声。钟敏言他们还没来浮‘玉’岛,璇玑很清楚,他们来得越迟,就证明遇到凶险的可能‘性’越大,可是自己又什么都做不了,干等的滋味实在难受。

最后还是陈敏觉受不了沉闷的气氛,提议大家出去看看浮‘玉’岛的景‘色’,众人这才勉强收起担忧地心情,璇玑和禹司凤负责领路----他俩在岛上鬼‘混’了几天,早已把岛上的风景看了个遍,知道哪里最好。(16K手机站ap,16K,CN更新最快)。

“我带你们去山上,那里简直美极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一定没见过这么漂亮地地方。”

璇玑笑‘吟’‘吟’地对他们招手,耳后的一朵‘玉’簪‘花’还是那么鲜‘艳’‘欲’滴,丝毫没有干枯地迹象。

当下众人移步,随璇玑二人往北面山上走。沿途只见鹤飞蝶舞,山上有广阔地绿‘色’林原,间或夹杂着五彩斑斓的野‘花’,异香醉人,时不时还会见到几群小鹿,或者小马,有地吃树叶有的吃草,见了人来也不怕,反而依偎上来‘舔’手蹭腰,甚是亲热。

到了山顶,果然如璇玑所说,视野极其开阔,漫漫蓝天,粼粼碧海,人身处其间,顿时感到自身的渺小,心‘胸’一下子辽阔起来,仿佛全天下也没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在广袤壮丽的天地间,又有什么事情让人挂心呢?

杜敏行赞叹道:“以前也来过浮‘玉’岛,竟不知还有这等地方。你们俩真是发现了宝地。”

陈敏觉一个箭步踏上最高的大石,对着苍茫的大海一个劲挥手,用力叫嚷着,声音一下就被剧烈的海风给吹散了。他笑嘻嘻地回头招手:“你们也来!有什么烦心事,就大吼几声,相当痛快!”

璇玑也学他跳上去,两手圈在嘴边做喇叭状,一面用力大喊:“啊---!玲珑!六师兄!若‘玉’!你们早点来呀----!”

她吼得后背都出了汗,果然畅快淋漓,聚集在‘胸’口的烦恼好像一下子全没了。

禹司凤见他们耍的好玩,也跳上去,手放在嘴边。似是要喊什么,却没喊出来。他颓然放下手,任由海风将他长长的乌发冲刷摇摆着。只觉整个人都要被吹化在风中。

璇玑回头对杜敏行招手:“大师兄你也来。”

他笑着摇头:“不……我没什么烦心事……”

当真没有吗?他垂下眼睫,兴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陈敏觉和璇玑对着大海鬼喊鬼叫了半天。都累得满头大汗,肚子也饿了,正说要回去吃点什么,忽见山下徐徐上来几人,都是青袍修罗面具。当头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羽‘毛’扇,时不时扇两下,很有些附庸风雅的味道。

禹司凤一见他们,脸‘色’登时巨变,默默地从大石上跳下来,迎上去跪下道:“弟子参见副宫主。”那副宫主嘿嘿一笑,道:“你是司凤?你地面具怎么又没了,这回可别告诉本座你又遇到妖魔,面具被‘弄’坏了。”

说完。他眼珠在山顶众人面上一转,最后定在璇玑脸上。他琢磨了一会,终于认出眼前这个如‘花’少‘女’。正是四年前当众和宫主争论的小丫头。

这下他顿时了然,哈哈一笑。手里的扇子一摆。道:“原来如此,你运气很好呀。是被她摘下了?”

禹司凤顿了一下。才答了个是。

璇玑见这些面具怪人又来为难禹司凤,赶紧跑过去,大声说道:“你们又要怪司凤不守戒律了对不对?他地面具是被我摘下来的,和他没关系,你来责罚我吧!”

副宫主用扇子捂着嘴,低低笑了两声,轻道:“姑娘又不是离泽宫地人,本座岂敢责罚。唔,真的是你摘的……你摘的……”他忽然用力一拍手,大笑道:“摘得好!摘得好!司凤,本座要恭喜你呀!面具能顺利摘下,你可是离泽宫第一人。”

禹司凤没有说话。

璇玑听他的语气,不像上次那些人一样恶狠狠地,便松了一口气,笑道:“这有什么不顺利地?随手就摘下来了。这么说来,面具摘了也不是过错?早知道我一见面就摘啦!何必还等那么久。”

那副宫主手里的扇子在面具上轻轻拍着,一直在笑,也不知是笑璇玑说话没遮拦,还是笑禹司凤终于能摘下面具。他虽然是个男人,但一举一动和‘女’人并无二样,看起来很有些诡异。这次他捏着兰‘花’指,笑‘吟’‘吟’地说道:“要等那么久……不等时间长一些,怎么叫做苦尽甘来呢?抛弃故土的人,总是要受些责难的。”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璇玑有些茫然。离泽宫很麻烦,规矩多,戒律多,连说话也不干脆,不晓得他到底在说什么。

副宫主又拿扇子扇了两下,最后在袖子上一拍,道:“如今你也算圆满了,这样的跪拜大礼以后也不需要。起来吧。在外面生活可不容易,你自己要小心。日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虽然不能再回故土,但不要忘了离泽宫还在后面护着你。”

禹司凤恭恭敬敬答了个是,慢慢站了起来。他显然心神‘激’‘荡’,双手微微颤抖着,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

璇玑跑到他身边,扶着他的胳膊,笑道:“司凤,这下可好了,再也没人会责罚你。你可以放心了吧?”

他扯着嘴角,勉强笑了一下,嗯了一声,道:“副宫主,弟子告退了。”

他抓着璇玑的袖子,转身就要下山,似是躲避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忽听那副宫主笑道:“诶,等等---瞧我这记‘性’,总忘事。你那面具既然被摘了,留着也没用,应当‘交’还给离泽宫啦!”

禹司凤浑身大震,猛然松开璇玑地手,眼怔怔地望着莫名的前方,良久,才苦笑道:“请副宫主恕罪,弟子在高氏山与紫狐搏斗的时候,面具被她抢走,丢下了深渊。”

他又说谎!璇玑茫然地看着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好地预感。

“丢了?”副宫主的声音升了一个调,眼珠子忽然骨碌碌转了两下,片刻,才笑道:“那也无妨,丢了便丢了吧。司凤。说到底你还是离泽宫地人,和人家姑娘非亲非故地,不好总跟在她身边。你这便和我们一起吧。过两天回一趟离泽宫,和宫主把事情‘交’代一下。再出来也不迟。”

禹司凤脸‘色’灰白,死死咬着嘴‘唇’,眼眸犹如最深的黑夜,望不见底。良久,方道:“弟子……遵命。”

璇玑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神情。仿佛是绝望与希望、痛楚与无奈浓浓地‘交’织在一起,最后变成不知名地颜‘色’,晕染在他眼眸里,深深地,仿佛要把人的魂魄都吸进去一样。

她心中一惊,喃喃道:“司凤……?”

他回头,静静望着她。还是那种眼神,从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开始,他就用这样地眼神望着她。那碧绿的青草,湛蓝地天空,繁华缭‘乱’的红尘世间。他都不看。看着她,只看着她一个人。

脸上忽然一热。是他的手抚了上来。手指犹如描绘最细致的瓷器一般,轻轻摩挲着她的眉眼红‘唇’。像是要把她地容貌用手来感受,印进脑海里。

“璇玑。”他声音很低,十分轻柔,就像三月天里的‘春’风,“我暂时离开几天。你自己照顾自己,知道吗?要保重。”

她还是不明白,既然是要离开几天,为什么他的眼神却是诀别一般的深邃。

他忽然凑近她,嘴‘唇’擦着她的耳朵,喃喃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要知道,做人是很困难的。但你……是让我心甘情愿的人。”

他低头在她面上轻轻一‘吻’,像是咸涩的海风擦了过去。璇玑吸了一口气,抬眼看时,他已经和副宫主下山了。

不能让他走。

她心中突然犹如洪水爆发一般,起了这个强烈的念头。

他若是走了,她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个拈‘花’微笑地少年,总是耐心与她说话的少年,偶尔会脸红无语的少年,懂得很多很多她不知道地东西的少年。

不想他离开,真地不想。

杜敏行过来扶住她,轻叹道:“璇玑,我们也走吧。你不要再干涉离泽宫地家务事了。”

她没有听到,只是轻轻推开了他的手,快步追上去,大声道:“等一下!”

前面几个面具怪人都停了下来,副宫主摇着扇子,吱吱呀呀,笑‘吟’‘吟’地说道:“姑娘,你又要像上次一样来争辩一番吗?”

璇玑摇了摇头,慢悠悠地说道:“不是。我是来告诉你们,我过几天就去离泽宫接司凤。”

禹司凤浑身一颤,没有说话。

副宫主转了转眼珠,还是笑:“姑娘呀,你也应当知道离泽宫地规矩了,‘女’子可不好过去的。”

“那我就在外面等!”她大声打断他的话,“总之他不出来我就等下去,等到为止。”

副宫主手里的扇子终于停止摇晃,隔着面具,他的目光犹如冷电,令人‘毛’骨悚然。身后几个青袍者立即就要上前,却被他抬手拦下,低声道:“姑娘,我没有宫主的好脾气。你莫要再争。”璇玑淡道:“我也没有司凤的好脾气,你不要‘逼’我。”

“大胆!”后面几个青袍者厉喝一声,立即就要纵身上前。璇玑紧紧握住崩‘玉’,只觉心神‘激’‘荡’,体内的真气仿佛与崩‘玉’起了感应,在‘胸’口一阵阵卷起‘浪’‘潮’,无边无际。

“咦?!”副宫主奇了一声,急忙抬手拦住身后的人。他怔怔地望着璇玑,从头到脚,从发梢到指尖,好像她突然变了个人。

良久,他手里的扇子又吱吱呀呀摇了起来,方才一触即发的沉重空气好像一瞬间全部消散了。他用扇子拍了拍禹司凤,呵呵笑道:“罢了,小姑娘为了你要拼命。你暂时还是与她去吧。”

咦咦?他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放人了?璇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抓了抓头发。难道这副宫主其实是个天大的好人?

直到禹司凤走到自己身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喜得眉开眼笑:“原来副宫主你是大好人!谢谢你呀!”

副宫主诡异地一笑,将扇子在面具上拍了两下,才道:“好人嘛,倒也未必。你是褚掌‘门’的‘女’儿,我怎好意思对你动粗?小徒司凤‘蒙’你青睐,也是他的福气。不过嘛,说到底你二人还是非亲非故……这样吧,离簪‘花’大会还有几个月,等宫主来了,司凤你自己与他说吧。到时再做决定。”

说完他头也不回,嘴里哼着古怪的小调,自己走了。

璇玑拉着禹司凤的手,笑成了一朵‘花’,“司凤司凤然你留下来最好!”

他垂头微微一笑,抬手在她头顶‘揉’了一下,道:“你还是那么大胆。罢了,不说这些,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璇玑拉着他的手,笑‘吟’‘吟’地与他一起下山。身后的杜敏行陈敏觉都有些发怔,虽然早知道小师妹的固执,但离泽宫副宫主在关键的时候居然让步,委实罕见。刚才还真危险,要是真打起来,他们三人再加三倍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看就是一对了。依我看呐,回头师父师娘就要商量他俩的事了。说不准玲珑师妹和敏言也一起办呢!”

陈敏觉‘摸’着自己的胡子,对这个双喜临‘门’非常满意。

杜敏行喉头一哽,没有说话。

璇玑走了一半,忽然想起什么,抬头笑得好像天上掉下金元宝一样,道:“司凤,你刚才亲我……”

“没有。”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明明有的……”她又开始一头雾水。

“没有。”他脸红了。

“那……你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啊?”

“什么也不是。”

他的耳朵也跟着红了,忽然回头对她微微一笑,拽着她的手开始奔跑,引得路边的小鹿小马们也加入了他们的脚步。

两人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在地上融成了一个。

(桃之夭夭完)

虽然今天只有一章,不过字数是以前两章的分量,所以不要说我懒哦。

明天要带老妈去医院,所以暂停更新一天,后天大家再来吧。

看文开心就好。

热门小说琉璃美人煞,本站提供琉璃美人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琉璃美人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浮玉岛(八) 下一章: 第一章 变(一)
热门: 夜天子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纨绔世子妃 重生完美时代 琴帝 神墓 明朝败家子 求魔苏铭 许你万丈光芒好 暗黑系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