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烛龙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蛇侍之谜 下一章:后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铜殿当中的青铜雕像,一共有十二具。每一具都高两米出头,分布在大殿四周。每一面铜墙下面有三具雕像。

雕像无一例外是方面大耳,高鼻纵目,典型的古蜀文明的风格——在三星堆和金沙遗址中都有出土,被称为“青铜大立人像”。

这十二个雕像除了面部看上去差不多外,形态却各不一样,如同十二个正手舞足蹈的舞者。

发出声音的,正是朝北的方向中间那具雕像。直到雕像身上的青铜碎块不停崩裂,露出里面一具干瘪的尸体,我们才悚然惊觉,这十二具青铜雕像里面,很可能封印着十二具尸体。

那具尸体外部的青铜全部崩裂,我们才发现,原来青铜只覆盖了外面薄薄的一层,大概两毫米的厚度,里面是类似黄泥的土块,再里面就是一具干尸。

干尸身上的衣服怕是早已经腐化,但能发出声音这一点,依然让我们惊惧不已。尤其是这声音竟然有几分熟悉,是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

“姬巧玉!”敖雨泽低声说道。

那具干尸朝前走了几步,动作无比僵硬。很显然这的确是一具尸体,并没有复活,但看起来也不像是僵尸,更像是一具提线木偶。

我猛然间想起姬巧玉的绰号。她尽管看起来是一个十分慈祥的老太太,可是在长寿村的时候,却是被称为“尸鬼婆婆”的人物。

姬巧玉最擅长的,不是什么古怪邪恶的法术,而是操控尸体。

毫无疑问,眼前这具干尸,不过是被姬巧玉所操控。而姬巧玉的本体,应该就藏在附近。毕竟这种操控也是有距离限制的,她不可能躲得太远。

敖雨泽已经不动声色地取出枪支,对准了被姬巧玉操控的干尸脑袋。以她的枪法,这个距离完全能够做到一枪爆头。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看看四周,问道。如果说十二具青铜雕像中都藏着干尸的话,那么姬巧玉最好的藏身之处,怕是就在这十二具青铜雕像之中,只是我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具雕像。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我们将眼前的干尸干掉,姬巧玉完全能够另外附身在其余的干尸上。

而且秦峰和叶凌菲貌似还受她控制,在我们找出她真身所躲藏的位置之前,她完全有可能利用图腾钉直接杀死两人。

投鼠忌器之下,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一具会说话的木乃伊?”詹姆斯看着眼前的干尸,夸张地喊道。

“那不是木乃伊,那不过是魔鬼的代言人附在干尸的身上,这种情况被称为……意识投射。传说拥有这种本领的人,不仅能将意识投射到尸体或活人的梦境中,更有可能穿越时间,将意识投射到历史线上的其他节点影响人的记忆。”施密特很是紧张地说。

我听到施密特的话,突然想起在长寿村居民的描述中,当年的秦振豪,曾带着小时候的秦峰一起,出现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场景中。

这当然不是秦振豪拥有穿越时空的本领,而是他自身就是和姬巧玉一样,拥有意识投射的能力,并且已经到了极为高明的境界,能间接影响到过去的时间线。

只是这种影响同样有着限制——只能是和古蜀文明有关的时间节点,并且最早也不会早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也就是三星堆第一次被发掘的年代。

“我想要的东西你们应该很清楚,我需要神血。而且当初我借给你们噬魂灯的时候,你们也曾答应过我这个条件。现在,是你们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干尸的口中,继续传出姬巧玉的声音。

“神血……秦振豪不是死了吗?如果神躯落在你的手上,那么一滴神血又算得了什么。”我冷笑道。

“之前我的确以为,神躯中流淌的血液就是真正的神血。可惜直到我进入蛇神殿才明白过来,神躯中的血液也只是神血的一部分。真正的神血需要补完,而补完神血的对象,我想不用我说,你们心中也有数……”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听姬巧玉的口气,所谓的神血需要补完,那自然是指我们几个人的血脉,毕竟我、敖雨泽、明智轩、秦峰和叶凌菲五个人,分别代表了古蜀五神之一。

不过先前和张九红交流的时候,她一再地提醒我说,我身上的血脉和其他四个人不一样,是和张家的血脉差不多的纯正神血后裔。

如果说非得按照血脉的高级程度来划分的话,大概真正的神血属于最高级的,我身上的金沙血脉和张家血脉次之,而明智轩等人身上的五神血脉再次之。

这样说起来的话,我身上的血脉,似乎并不是古蜀五神的血脉之一,而是要比古蜀五神的血脉高级那么一点。这样计算的话,古蜀五神的血脉似乎还差一种。

之前在丛帝墓我们被秦振豪抓住的时候,曾推测认为秦峰身上的血脉对应的是太阳神鸟,敖雨泽对应蚕女神,明智轩对应巴蛇神,叶凌菲对应纵目神,而我身上的血脉对应的是扶桑神树。

现在看来,我身上的血脉如果和五神无关,那么对应扶桑神树的就应该另有其人了。

我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施密特。先前的他分明能够在雾气世界中使用神秘的力量发动《死海文书》的咒语,而施密特作为一个狂热的信徒,同时又是世界树的成员,身上应该有着某种和我们接近的血脉力量。

“你身上有着扶桑神树的血脉力量?!”我脱口而出。

施密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沉默地点了点头。

见他承认了,我顿时明白他在世界树组织中的身份也怕是远比他所说的要重要得多,很可能是类似于“圣子”之类的角色,是未来世界树的掌管者。

想不到这样的人物,居然会只带着一个詹姆斯就独自来到黑竹沟内,难道说其中有着我不了解的内情?按理说以世界树先前的行事规则,比起真相派来还要肆无忌惮,也暴力许多,身具世界树血脉的圣子,不太可能会如此冒险的。

大概是看出我心中的疑惑,施密特犹豫了一下,淡淡地说:“我本来也不太认同父亲的做法。确切地说,我身上的血脉来源其实是一种罪孽,你不会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来的。最重要的是,我是个和平主义者。”

我差点一个踉跄。不过想到如今西方世界“左倾”圣母的确越来越多,几乎成为一种社会风潮,若施密特的血脉来源真的曾带给他无数痛苦不堪的回忆,他的思想发生如此转变还真不是不可能。

“神血补完需要的血脉不是五种,而是七种,分别是对应五神的血脉,以及更为重要的张家血脉和金沙血脉。秦振豪在获得神躯时,就得到过你们五个人的血脉,加上张家血脉我在二十年前就从一个弟子那里得到过,现在真正还差的,不过是扶桑神树的血脉。幸运的是,这种血脉就在眼前了。”姬巧玉的语气当中,明显带着一丝激动。而这些话从一具干尸口中说出来,更加让人寒毛都快立起来了。

“既然如此,那为何还要抽取他们两个身上的神血?”我看了看被钉住的秦峰和叶凌菲两人,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本来应该是兄妹?”姬巧玉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如果只是想要抽取神血的话,似乎不需要这么麻烦。而且她刚才也说过了,我们五个的血脉,其实早在丛帝墓的时候,秦振豪为获得神躯就已经都抽取过了,根本不需要重复抽取,所差的不过是施密特一人的血脉而已。

当初也正是因为差了施密特身上的扶桑神树的血脉,才让秦振豪带走的神躯并不完美。

姬巧玉更是早就获得过张九红身上的张家人血脉。当初在丛帝墓的时候,这应该就是两人合作的最大基础,只是后来秦振豪棋高一着,独自带着残缺的神躯逃离,摆了姬巧玉一道。

可惜风水轮流转,秦振豪似乎因为什么原因失去了肉身。我估计这原因很可能是和缺少的扶桑神树的血脉有关,很可能姬巧玉在这个关键问题上欺骗了秦振豪,让他误以为我身上怀有的就是扶桑神树的血脉。

实际上如果不是先前施密特也承认了他的确是拥有扶桑神树血脉的话,就连我自己也一度以为金沙血脉和青铜神树血脉就是同一种。

可现在看来,这一局明显是姬巧玉赢了。若真的被她收集齐全七种血脉,那么最终的后果很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因为他们两个,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啊。只是他们自己都忘记了这一点而已。在另一个世界,他们本来是一对兄妹,甚至在遥远的古代,这对兄妹的先祖还有两个响亮到极点的名字——伏羲,女娲……”姬巧玉说道。

我吃了一惊,却无法相信姬巧玉的话。

“当然,那只是神话传说。实际上,所谓的神,不也正是被人的想象力和信仰所造出来的吗?谁又规定了,完全失去神力和记忆的神,就不能转世为人并留下后裔了?”姬巧玉控制的干尸怪笑着说道。

“一派胡言。真要论起神话来,整个华夏民族,十三亿人口,不都是伏羲和女娲的后裔吗?怎么会是他们两个凡人?”敖雨泽冷冷地说。

“那是我们所在的物质世界的神话。可是在另外一条时间线里,在另外一个和物质世界对立的意识世界之中,秦峰和叶凌菲,就是那个世界最重要的一个人物的儿女。或者确切点说,现在的两人,虽然身体和基因、血脉都完全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但是意识真灵,却是来源于另一条时间线里的兄妹。他们两个的血脉不仅仅是五神之一那么简单,还是代表着一阴一阳的两个极端,连通两个世界的纽带。要不然你觉得为什么当初秦振豪一定要抓住叶凌菲带往雷鸣谷中?那是因为没有她的话,秦振豪根本不可能连通两个世界获得神躯……”

我们不禁大为惊讶。之前我们就一直觉得这一点十分奇怪,如果只是想要引诱我们前往雷鸣谷的话,秦振豪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可如果叶凌菲和秦峰两人本来就是连通两个世界的关键人物的话,这一切就讲得通了。

也难怪当时余叔虽然抓住了秦峰和我,但是最终进行的祭祀却失败了,原来还缺少更加关键的叶凌菲。

所有人看向叶凌菲的眼神都有些变了。之前我们只知道秦峰的灵魂很可能是来自另一个纯意识世界,却没有想到叶凌菲也同样如此。

我突然想起叶凌菲小时候曾生过一场怪病,这场怪病很可能是秦振豪所造成的。这也让叶凌菲的父亲叶暮然不得不带着妻女前往黑水县的一处墓葬,从墓葬中取出了一个神秘的青铜箱子。

在那次事件中,当年考古队近二十个成员几乎全灭。青铜箱子被取出后也一直被一个神秘机构所保管,只是在不久前才被世界树的人潜入其中打开过一次,获得了召唤巴蛇神意识降临现实世界的咒文。

据说那个青铜箱子中,还藏着更多的秘密,即便是世界树组织的人,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从中取出了一件东西。而在青铜箱子当中隐藏着的更深的秘密却是连世界树和铁幕都不得而知。

这么算起来,作为关键人物的秦振豪,怕是早就将这一切情报与尸鬼婆婆姬巧玉分享。而姬巧玉却一直对我们隐瞒了这一切,直到现在她的目的快要达成了,才和盘托出。

“施密特,你还等什么呢?你想要见证的伟大奇迹,就在眼前了。”干尸突然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干尸发出的声音中,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味道。

“是啊,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见证奇迹的吗?”施密特双眼闪过一丝茫然,朝前走了几步。

接着他取出一把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的血滴落在池子中。

“快阻止他。”Five突然大喊道。我们反应过来,现在姬巧玉只差属于扶桑神树的血脉了,而施密特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拥有扶桑神树血脉的人,当他的血也汇聚在池子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敖雨泽最先反应过来,正要向施密特扑过去,不料其他几具青铜立人像突然扑了过来,速度竟然比敖雨泽还要快。

尽管最接近敖雨泽的青铜立人像被敖雨泽一拳轰得四分五裂,可破碎的也仅仅是表层的青铜外壳而已。里面的干尸坚硬程度竟然比青铜还要高,仅仅是被这一拳震退了几步,马上又扑了上来。

干尸的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寸多长的指甲,闪烁着幽蓝色的光泽。谁都知道如果一旦被抓伤,怕是后果非常不妙。

其他人见姬巧玉动手了,也不敢坐以待毙,分别迎着一具被干尸操控的青铜立人像而去。

大概是分心操控十二具干尸太消耗精力了,除了面对敖雨泽的干尸动作灵活外,其余人面对的干尸动作要僵硬许多,这也给了我们能够还手的机会。

只可惜现在大家手上的热武器几乎没用。先不说子弹穿透青铜外壳后剩下不了多少动能,难以伤到里面的干尸,就算能做到这一点,在这只有几百平方米大小的铜殿当中,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跳弹击中。因此只有阿华和詹姆斯开了几枪后见效果不大,就都放弃了这无用的举动。

不过对于敖雨泽来说可以轻松打破的青铜外壳,对于其他人而言就成了难以破坏的装甲。并且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至少两具干尸,一时间十分狼狈。

“小康,你还等什么?将核桃扔出去。”敖雨泽用匕首削断了干尸的几根手指,又一脚将另外一具干尸的青铜外壳踢碎,抽空对我喊道。

我反应过来自己的背包中还剩下最后一枚核桃法器,这个时候已经是图穷匕见,还不用反倒是浪费了。只是不知道专门针对意识体生命的核桃法器,是否会对这些干尸有用。

慌忙间躲开几具干尸的袭击,我最终还是被其中一具扫中了胸口,顿时被击飞了两三米远,胸口也隐隐作痛,咳出一口血来。我估计至少断了两根肋骨。

可这一来也将我潜藏的凶性彻底激发出来。将核桃取出来后,我朝伤口狠狠打了一下,一口血再度喷出来,将整颗核桃都涂满。

核桃上的鲜血转瞬间被吸收。我正要将其抛出,Five的声音响起:“抛到池子中去。”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池子中很可能已经汇聚了五神加上张家人和我身上的金沙血脉,几乎要形成真正的神血,那么对核桃法器来说,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威力。

瞄准了池子,使劲将正发着金红二色光芒的核桃法器抛过去,却不料一直守在池子旁边的干尸突然上前,将核桃法器一把抓住了。

“张九红这个孽徒,我早就知道她不会安好心。”姬巧玉控制的干尸发出一声冷笑,正要将核桃法器毁掉,却不料突然间刀光一闪,捏着核桃的手竟然被刀光给砍断了。

刀光钉在对面的铜殿上,是一把只有尺许长的弯刀,弯刀的刀柄上,还有一张正在燃烧的符箓。想来就是这符箓的力量,让这把弯刀拥有着异乎寻常的速度和锋锐。

核桃掉在地上,滴溜溜转了几圈,然后滚落到了池子中。进入池子的核桃,先是上面的光芒暗淡了一下,接着金色的光芒大盛,猛烈地爆开。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姬巧玉控制的干尸发出一声不甘的惨叫,接着没了声息。

等我们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眼前的干尸和青铜立人像,都保持着最后的攻击姿态,却一动不动,就像时间凝固了一样。

敖雨泽皱眉一脚踢开眼前的一具干尸。那具干尸却没了先前的坚韧,而是像破麻袋一样摔开,连脑袋也和身体分家了。

这个时候我们才注意到,大殿门口竟然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和先前在梓潼的时候送我亚子蛇解药的人打扮一模一样。

“你是谁?”我有些警惕地问。虽然对方两次救了我,可是我总觉得这个神秘的家伙背后似乎另有所图。

黑衣人轻轻拉下头顶的斗篷,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来。当我们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都呆住了。

旺达释比,竟然是失踪已久的旺达释比!在雷鸣谷深处的青铜之城中,我们一直以为旺达释比胸口中枪,很可能已经重伤不治,所以在我们出来几个月后才没有和我们会合。怎么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他。

而且在梓潼的时候,旺达释比分明已经找到了我们,却没有和我们相认,只是在我被亚子蛇咬伤的时候,留下了一瓶解药。

“旺达,我早该猜到是你。”叶凌菲的口里发出苍老的声音。

我悚然一惊,看向叶凌菲,却发现她脸上的神色极不自然,双眼变得一片茫然,只剩下了一片眼白,连瞳孔都收缩得完全看不见。

姬巧玉竟然控制了叶凌菲,或者换句话说,她将自己的意识投射到叶凌菲的脑子中,代替了叶凌菲说话。

“我也早就知道,你的执念已经让你变成了魔鬼,甚至在雷鸣谷的时候,也是你引来真相派的吧?”旺达释比淡淡地说。

“是啊,复活我的儿子的确是我的执念,可对于一个老年丧子的母亲来说,这有什么错?”叶凌菲的口中继续冒出姬巧玉的声音。

“这本身没有错,错的是这个过程可能会让更多人死去。甚至,有可能危及整个世界……”

“如果我的儿子都不能享受这个世界的阳光,那么这个世界就算变成另一个模样,又有什么关系?”姬巧玉冷漠地说。

这个老女人,果然是疯了。我的心底闪过这个念头。

以牺牲一个世界为代价来拯救死去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儿子,我简直无法将眼前性情乖戾的老女人,和当初在长寿村时看到的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联系起来。

或许这才应该是姬巧玉的本来面目。毕竟三十年来,她为了复活自己的儿子,不惜将精力投入到和尸体有关的各种邪术当中去,以至于原本身为回归者组织高层的她,最后有了一个“尸鬼婆婆”的可怕绰号。

“不过可惜,你们用张九红那孽徒提供的法器切断了我和这十二具干尸的联系又怎么样?七种不同的神之血脉我已经收集齐全,还有着意识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伏羲和女娲兄妹作为沟通的桥梁,我很快就能凝练出真正的神血。”姬巧玉借助叶凌菲的身体继续说道。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池子中原本淡金色的血水开始不停地翻腾。而叶凌菲和秦峰浸泡在池子中的蛇尾部分,皮开肉绽起来。

两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就连镇定的旺达释比,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毕竟在池子中受苦的,是他唯一的外孙女。

而沸腾的池水当中,渐渐凝聚出一滴金色的血液。这种金色和黄金几乎没有区别,所不同的是完全是液态的,呈现完美的圆形,表面反射着诱人的光芒,正缓缓飘浮在池水上空。

这就是真正的神血了,就连金沙血脉与之相比,也不值一提,因为金沙血脉也不过是在血脉之中带着一些金色的光点而已。

“神血!”姬巧玉的声音再度响起。接着铜殿的一侧裂开一道缝隙,伴随着铜殿的一角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姬巧玉跌跌撞撞地从裂开的缝隙中走了出来,在她的怀里,抱着一具已经腐烂了一半的尸体。

让人感觉胆寒的是,这具尸体尽管腐烂了一半,但另外一半却依然栩栩如生,看上去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蛇侍之谜 下一章:后记
热门: 大主宰之灵路 史上第一祖师爷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权臣闲妻 疯狂升级系统 打造异界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伯恩的背叛 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 施法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