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蛇侍之谜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六方铜棺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烛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我还在为眼前巨大的六方铜棺惊奇的时候,敖雨泽已经攀爬上附近的山壁,沿着铜链朝铜棺爬过去。

铜棺离地面的高度大概是十二米,几条铜链绷得紧紧的,将铜棺悬浮在半空中,因此敖雨泽攀附在铜链上,就像一只巨大而身形优美的蜘蛛在蛛网上移动着准备捕食。

很快,敖雨泽到了铜棺上方。看她神情戒备的样子,大概她自己也生怕铜棺里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可是当她小心翼翼地将脑袋探入铜棺上方,朝里面看了两眼后,脸上却只是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

“里面是什么?”我在下方喊道。

敖雨泽没有回答,而是从铜棺上吊下一根绳子。我顿时明白她的意思,将绳子绑在自己腰上,然后示意她可以拉动了。

之前敖雨泽就是一个力量远超普通人的怪力女,自从上次在梓潼地下石窟中被解除时光之沙的封印后,或许是吸收了我的血脉的缘故,她的力量比以前还增强了许多,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她的极限。

因此从十二米的高度拉起一个人,这种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分吃力的举动,敖雨泽做来简直称得上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上了铜棺后,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上面,铜棺晃动了一下,差点让我跌倒下去。还好我及时拉住了什么东西。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却感觉到手心一疼。原来我拉住的是铜棺上那条巨大的铜蛇嘴里的獠牙。

铜蛇的嘴巴张开,足以吞下一个人的脑袋,獠牙长有十几厘米,十分尖锐。而我的手心,正是被铜蛇的獠牙划破。

敖雨泽皱眉拉了我一把,让我保持住平衡。这个时候我才来得及朝铜棺里面看去。

那是一具干尸,血肉和皮肤已经萎缩,呈现灰黑色,紧紧贴在皮肤上,但依然能够看出干尸主人生前一定十分健壮。

干尸完全是人类的样子,唯一和人类不同的是,这是一具比人类要大上两圈的尸体。只粗略估算了一下,我就知道干尸生前至少有三米四五高。

怪不得要用长度超过四米的棺材,不是这样大小的棺材,根本就装不下如此巨大的尸体。

干尸生前似乎穿着皮甲,只是由于经历了不知道几千年的缘故,皮甲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只能依稀看出原貌。

这是一个十分古怪的现象,皮甲已经腐烂,但是尸体本身却只是失去水分成为干尸,并没有一同腐烂剩下骸骨。

我和敖雨泽对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震惊。这样的尸体我之前在梓潼的地下石窟中见到过,那是传说中“五丁”的遗骸。

五丁在古蜀传说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他们曾为了蜀王迎接秦国美女劈开了封锁古蜀国的大山天堑修建了蜀道,他们曾杀死了神秘而强大的巴蛇,但自身也死于巴蛇临死的反击,最终被崩塌的山石掩埋。

无一例外的,在所有的传说当中,五丁都是力拔山兮的异人。或许没有任何神通法术,但光是能和上百米巨蛇抗衡的力量,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是绝顶的武力威慑了。

以至于五丁一死,当时的秦国就马上派遣张仪和司马错发动了灭蜀的国战,只因没有了五丁的蜀国,就没有任何威胁。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五丁不过是偶然出现的五个身形特殊的巨人,是神秘的古神运用自己的力量改造出来的。可现在看来,被改造的巨人或许远远不止五个。

并且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五丁这样的巨人,或许本身就属于一个两千多年前就快灭亡的种族,一个具有神灵血脉的巨人种族。而五丁就是这个种族最后的五个族人。

敖雨泽突然“咦”了一声,然后将电筒固定在铜棺上,戴上橡胶手套,俯下身子朝铜棺中的干尸头部摸了过去。

“小心点。”我提醒道,生怕铜棺中干尸万一诈尸什么的。

敖雨泽点点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因为铜棺太深的缘故,最后我不得不抱着敖雨泽的大腿,让她半个身子都探入铜棺中,这样她的手才够得上干尸的头部。

这暧昧的姿势让我老脸禁不住一红,还好敖雨泽看不见。

敖雨泽将那足足有脸盆大小的头颅侧向一边,最后还曲起手指敲了敲头骨。头骨发出空洞的声音,想必干尸的脑部已经完全萎缩或者腐化。

她重新在铜棺上站好,脸色古怪地对我说:“干尸的脑子是空的。”

不等我回答,她接着说:“最古怪的是,干尸的太阳穴位置,明显被从内到外钻出一个鸡蛋大小的洞。我估计这也是干尸的死因。”

从脑子里面到外面钻出一个洞?我顿时想起那古怪莫名的“鬼蛇”。鬼蛇具有在特定条件下让自身虚化,然后进入人体脑子中的能力。

被鬼蛇寄生的人,身体会渐渐被蛇类基因同化,最终会转变为蛇侍。

蛇侍的力量我们早已经见识过了。成年期的蛇侍可以说是刀枪不入,除非是大威力的火器,一般的枪械都没什么用,最多打下几块鳞片。

而且成年的蛇侍还有着恐怖异常的愈合力。面对这样的敌人,除非是将其逼到一处然后重火力覆盖,否则成建制的普通士兵用枪械都难以消灭。

这还仅仅是普通人类转化而来的蛇侍,我不敢想象五丁这样本身就具有神灵血脉的巨人种族转化而来的高阶蛇侍有多么强大和可怕。

之前在五神地宫的时候,我们曾误以为余叔操控的怪物是巴蛇神的复制体。现在看来,很可能仅仅是这种高阶蛇侍的复制体,只是当时遇到的巴蛇神复制体身体两侧的诡异手掌又无从解释。

余叔所掌握的资源和力量,还没有资格和能力去直接复制巴蛇神,毕竟巴蛇神的肉身本体是长度达到数百米的巨大蛇类。

“真是有趣,蜀国的五丁力士杀死了巴蛇神留在现实世界唯一的肉身,而在意识世界中,巴蛇神制造高级蛇侍的原料,却是和五丁一样的巨人种族。难道说五丁所属的巨人种族,其实最早是和巴蛇神有关联的?”我喃喃地说。

“我倒是觉得或许存在一个可能,那就是五丁所在的巨人种族,或许本来就是继承了巴蛇神的力量而来的,但代价就是需要付出一定数量的族人成为高阶蛇侍。不过后来这个巨人种族大概不想继续这样受奴役的日子,加上那神秘古神的挑拨和支持,最终在人间的五丁背叛了巴蛇神,杀死了它的肉身,从而导致了蛇神殿中的巴蛇神本体意识不得不躲避起来并陷入沉睡。”敖雨泽推测道。

我表示赞同。敖雨泽又翻看了铜棺中的巨大干尸,见没有其他发现,将电筒从铜棺上移开。

电筒光线晃动的时候,却正好照射到铜棺的内壁。我们几乎同时发现在铜棺的内壁刻画着不少字符和图案。

这些字符全是巴蜀图语写成的。敖雨泽作为铁幕负责各种古蜀国有关的神秘事件的特工,本来就能读懂一小部分。我这段时间也恶补了一阵这种神秘的语言,能勉强认识百来个字符。两相对照,加上铜棺内壁的图画,我们大致能将铜棺内壁的字符和图案表达的意思推测出来。

按照上面字符的意思,大概是说铜棺中的巨人,是巴蛇神为自己制造能行走于现实物质世界神躯的实验体。只是实验失败,巴蛇神未能制造出能容纳神灵强大意识降临的躯壳,即真正的神躯,最后反而是弄出一个具有神灵血脉力量的巨人种族。

这个巨人种族又被它利用鬼蛇改造成更加可控,力量也更强大的高阶蛇侍。高阶蛇侍最后成为巴蛇神行走人世间的使者,以至于后人曾一度误认为这些高阶蛇侍就是巴蛇神本身,却忘记了巴蛇神的本体实际上是一条数百米长的巨蛇。

最古怪的地方是,高阶蛇侍第一次出现的时间点,和我们的认知有着极大的不同。

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古蜀五神的出现,应该是和古蜀国的宗教活动息息相关的。或许古蜀五神作为纯粹的意识生命早就存在,但却没有觉醒,一直陷入沉睡。应该是古蜀国的王族不知道何时掌握的神秘力量,通过信仰和祭祀,让这些隐藏在意识世界深处的强大意识生命进化成了传说中的五神。

可按照铜棺内壁的一幅图画来看,其中一个女性的高阶蛇侍,赫然在用泥土对着自己的样子捏着人形的玩偶!

我想只要是华夏子民,都对这幅画不会陌生。人首蛇身的女性神灵,捏土为人,除了女娲造人的传说还能是什么?

之前我们就曾怀疑过,巴蛇神创造的蛇侍的形象,和华夏民族神话传说中的女娲、伏羲太过相像,可是一直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而不管是从旺达释比还是叶教授那里得到的资料,都显示古蜀五神的出现时间最早只能追溯到三星堆文明时期。而三星堆文明的时间跨度是三千年到五千年前,很可能并非是蚕丛王朝时期的遗址,而是泊灌和鱼凫王朝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最终只是对伏羲、女娲两个传说中的神灵即蛇侍这个推论有所怀疑,却没有想到,问题竟然出在古蜀五神的出现时间上。

古蜀国的第一任国王蚕丛,按照现有资料考证应该是出生于公元前三千四百七十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即便按照蚕丛是四十岁才登王位计算,古蜀国的建立时间应该是公元前三千四百三十六年前后,距今差不多五千四百年。

要知道中原地区第一个大统一王朝夏朝的建立,也仅仅是公元前二千一百年左右,比蚕丛称王晚了一千三百多年。

“蚕丛,其目纵,始称王”这句话不是白说,蚕丛在五千多年前就称王。这个“始”,很可能是整个华夏地区的第一个国王,在当时的年代,身份地位可能仅次于三皇五帝。

按照史料记载,在蚕丛王朝末期,甚至还和中原地区的黄帝部落有过战争。最终战败分裂,这才有了后续的泊灌、鱼凫王朝代表的古蜀三星堆文明的兴起。

因此蚕丛称王的时间点,比起三星堆文明差不多要往前推进了六七百年。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古蜀时期的三星堆遗址的挖掘还不够完善,未能挖掘到更古老年代文物的缘故。

根据古籍推算,伏羲氏和女娲氏存在的年代可能是一万年前,属于新石器时期。如果在一万年前的伏羲、女娲就保持着人首蛇身的蛇侍造型,那么巴蛇神出现的时间,很可能还在古蜀文明之前。

而在接下来的图案中,我们看到一场堪称震撼的景象。那是一幅蘑菇云的图案,更有一条疑似蛇形的生物在蘑菇云中挣扎。蘑菇云下方是仿若剧烈爆炸的火光。

现代人对于这种图案,哪怕刻画得十分简陋,也不会陌生。这是核爆时候的场面。

更加诡异的是,在印度等其他古老文明的传说中,的确曾记录过万年前发生过一次类似核爆的情景。

比如印度的神话史诗《摩诃婆罗多》中曾记载:

“在敌人的上方产生并放射出密集的光焰之箭,如同一阵暴雨,包围了敌人……一个浓厚的阴影迅速地在番答瓦上方形成,黑暗中所有的罗盘都失去作用。开始刮起猛烈的风,烟云平地呼啸而起,带起灰尘、沙砾,鸟儿发疯地叫……似乎天崩地裂。太阳在天空中晃动。大地震动,被这种武器产生的可怕而猛烈的火烤焦。大象在火中疯狂地来回奔跑……在广大地域内,其他动物都变形而死得满地。”

“最后几个字符的意思,大概是说,这是第一次神战,神受到重创陷入沉睡,等待信徒和子民的唤醒。”敖雨泽看着图案旁边的巴蜀图语字符,脸色有些苍白。

“也就是说,古蜀五神最早很可能在万年前就存在和苏醒过了,而且也不限于古蜀地区,很可能是……整个人类文明!只不过是过了四千年后,古蜀国时期的祭祀和信仰,才重新唤醒了五神而已。”我也有些不可置信地咋舌说道。

怪不得连源自中亚希伯来的西方文明所属的各个宗教,也有着类似的传说故事。甚至连《死海文书》的原本经文,都有着在雾气世界中召唤神灵之力的作用。

詹姆斯和施密特所代表的世界树组织,对前来黑竹沟找寻意识世界如此重视,怕是真的如他们所推测的,意识世界是西方传说中消失的伊甸,人类文明初始时期的天堂。

“从图案中看,那一次神战,应该还使用了疑似核武器的武器。两大对立的神灵,就是五神和隐藏在历史深处的神秘古神。”我叹了口气说道。

“古蜀五神,一直以来最想要的就是能以实体的方式长久生活并统治现实的物质世界。神躯的由来也是如此,那是能容纳神灵强悍意识降临的躯壳,而肉体力量越强的躯壳,估计能容纳的意识生命也越强大。但是肉身在物质世界是能够被摧毁的,或许当年的神战,彻底摧毁了所有统治人类的神灵肉身,让它们不得不潜入到意识世界中休养生息。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文明才得以真正发展。”敖雨泽说道。

看着铜棺内壁诡异的图案,我说道:“但是神灵当初统治人类的情景,却依然根植于先民的脑子中,于是有了类似《摩诃婆罗多》这样的史诗,也有了关于女娲造人、伏羲创立八卦的传说。或许所谓的造人不过只是一种借指,实际上所要表达的,是神灵创造了人的意识,或者说赐予了人类智慧,让人能够从本质上区别于一般的动物。”

正当我们还要翻看下铜棺中还有没有其他线索的时候,铜棺猛地一震。我和敖雨泽不过是站在铜棺的棺盖上,这样剧烈的震动,顿时让我朝后仰去。

好在敖雨泽及时拉住了我。我们在最后关头跳入铜棺中,也顾不得这样踩着铜棺中的干尸老兄是否有所不妥。

铜棺剧烈地抖动着,我们紧紧抓住铜棺边缘。但是铜棺的盖子却依然在抖动中掉落下去,将地下砸出一个大坑。

大坑中渐渐出现水迹,颜色竟然是诡异的红色,就像是重达好几百斤的棺盖这一下掉落,将地面给砸伤了一样。

紧接着支撑铜棺悬浮在十二米半空中的铜链先后崩断,我们脸色异常苍白,本能地俯下了身子彼此抱在一起。仅仅是两三秒后,铜棺也掉落在地。一阵巨响之后,我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都一下蒙了。

额头有鲜血流下,滴落在铜棺内的巨大干尸上。因为情况紧急我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查看敖雨泽怎么样了。

敖雨泽刚才脑袋也撞在了铜棺内壁上,并且比我还要严重。以她的体质居然都晕了过去,在她的后脑位置,正不停冒着鲜血。

血液顺着头发滴入铜棺中。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管是我的血还是敖雨泽的,滴落到干尸的皮肤上,竟然很快就诡异地消失了。

而干尸的这一块皮肤,竟然像是充气一样渐渐舒展开来,如同沉睡了几千年的老吸血鬼在吸食鲜血后一样,有了几分生机。

我顿时醒悟过来,铜棺中的干尸,当年可是巴蛇神制造出来的有着神灵血脉的种族,可以说是最接近神灵的生命体,其体内所蕴含的神血浓度,怕是还在我和敖雨泽之上。

而我和敖雨泽身上,都流淌着同样神秘的金沙血脉。这血脉从浓度上讲或许比不上干尸生前,可对于已经成为干尸的躯壳来讲,依然算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补品。

只是干尸如同巨人般的体积,估计就算是我和敖雨泽的血液都放干,也无法让它重新复活。更何况干尸的脑子似乎已经被鬼蛇吞噬一空,就算身体恢复机能,最后复生的最多也只是一具躯壳。

不过我们的血液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在干尸部分皮肤的褶皱因为获得血液而重新变得平顺并恢复正常的颜色后,我发现干尸胸口的皮肤上,似乎有着一幅刺青。

为敖雨泽做了简单的包扎,我咬牙重新撕开自己额头的伤口,将血液涂抹在干尸的胸口,那幅刺青图案渐渐显露出来。

这似乎是一个立体的迷宫,造型极为复杂。我心中一动,艰难地取出背后的匕首,准备将干尸胸口的皮肤割下来。

干尸皮肤的坚韧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甚至比起老牛皮来都要坚韧许多。我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干尸胸口的皮肤揭下三分之一。

好在这个时候敖雨泽醒过来了。她摸了摸脑后的伤口,见我正费力地割着干尸胸口恢复正常的皮肤,也看到了那幅诡异的立体迷宫地图,顿时明白了这幅地图很可能是一件十分关键的道具。

敖雨泽清醒过来后,脑后的伤口因为血脉的力量很快就止住了流血,也拔出匕首刺入干尸的胸口。

她的动作远比我麻利,加上力量也大上不少,很快我们就合作将干尸胸口那块皮肤割下来。

这块皮肤尽管比先前恢复了不少,可依然十分干硬。不过好在这样一来没有任何血迹在上面,并没有令人恶心的感觉。

我们慌忙将这块皮肤收好,这才发现地下竟然如同融化的奶酪一样开始沉陷,铜棺已经有近一半陷入地下。

这样的情景让我想起在五神地宫的时候遇到的太岁王和那诡异的玉琮。玉琮或许是因为吸收了太岁王精华的缘故,能够熔化变形,也能够成为玉质的固态。

地面先前明明是石头,可现在却变成了半液态的黏稠物质,这样的景象比起玉琮这小小的物件来又要震撼许多。

敖雨泽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支撑着铜棺两侧,然后双脚也抬起并踩在铜棺边缘之上站起来。她飞快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副飞爪,挥舞着甩向了对面的石壁。

飞爪牢牢卡在石壁之上,敖雨泽拉了拉绳子试试坚固程度,然后跃出铜棺,正踩在只剩下一点顶的棺盖上。

我也慌忙从铜棺中爬出来,顾不得头脑还有些昏沉,拉着敖雨泽伸过来的手跳上棺盖。

敖雨泽让我紧紧抱住她,然后双手用力,朝石壁飞快地跑过去。尽管每跑一步双脚都会陷下去不少,可是有了飞爪的绳子借力,却并没有随着变软的地面沉下去。

到了对面的石壁,找了个能够落脚的地方,我们这才惊魂未定地转过身,看着渐渐沉下去的铜棺。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铜棺和棺盖都已经沉入黏稠的液态岩石之下,就像地面突然变成一个巨大的黏土怪物,将铜棺整个吞噬掉一样。红色的血水依然会偶尔冒出一些,等地面恢复了平静,看上去就像地面长满了红色铁锈。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我们落脚的地方,是当时锁着铜棺的一条青铜链钉入墙体的位置。而这个位置随着青铜链被拔出了少许,露出里面一截可能是固定铜链用的青铜部件。

我用力敲了敲露出的青铜部件,发现里面是空心的,厚度应该不超过一厘米。敖雨泽用背包后一个小巧的合金铲费力地除掉青铜器表面的岩石,我们这才发现铜链连接着的,是一个有六七十厘米直径的犹如铜镜的圆形青铜器。

“看上去像个井盖。”敖雨泽神色古怪地说。

我认同地点头,试着去搬动这个青铜井盖,发现井盖竟然真的可以旋转着移动。我和敖雨泽一起,在将青铜井盖旋转了三四圈后,终于提着青铜链将井盖取了出来。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六方铜棺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烛龙
热门: 绝品神医 暮眼蝶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乌鸦的拇指 山村怪谈 人间(中卷):复活夜 废铁abo 猫的复生 燃烧的电缆 空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