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六方铜棺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蛇神殿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蛇侍之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们眼前数以万计的陶罐,开始发出有规律的破裂声。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响起,连绵成一片,带着某种难言的韵律。

原本有些沉闷的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浓烈的腥气。借着周围石壁上的火光,我们这才看清从破裂的罐子里面,正爬出无数半人半蛇的怪物。

这些怪物和我们之前看到过的蛇侍形态差不多,只不过它们都处于幼生期,就连上半身的人类形态,也是三岁左右小孩的样子。

看到这些上半身是孩子的蛇侍,我没来由地想起在大邑高山古城遗址时,看到过的祭祀坑。在那个祭祀坑中,曾出现过用小孩作为祭品的状况。而我背包中藏着的三个核桃,据说也是从祭祀坑中出土的,被张九红制作成了一件法器,也成为我们进入蛇神殿的钥匙。

可以说没有这三个核桃的话,我们连蛇神殿的大门都无法进入,因此高山古城的孩童祭祀和这里出现的幼生期蛇侍肯定存在某种程度的联系。

面对正在原地匍匐着前进,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幼生期蛇侍,我们加快了通过的步伐。

不过幸运的是,这些幼生期蛇侍没有攻击我们,反而是在短暂地暴露在空气中后,身上原本薄薄的一层鳞片开始变硬,接着纷纷睁开了带着金色竖瞳的眼睛。

那是一只只闪烁着轻微金光的眼睛,眸子中透着的不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而是冷漠乃至残忍。

时间仿佛定格了几秒钟。接着这些幼生期蛇侍原本看上去有些粉嘟嘟的小嘴纷纷开始张大,脸颊两旁先是出现了一条细线,接着这条细线裂开。这让它们看似可爱的嘴巴顿时变大了五六倍,露出口腔中细密的牙齿。

这巨大的反差让我们心中升起一股寒意,顾不得是否会碰触到脚下的罐子唤醒更多蛇侍,我们在慌忙中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不过已经有些晚了。这些幼生期蛇侍已经反应过来有外敌入侵,开始朝我们扑过来,而这个过程又伴随着相互之间的厮杀甚至吞吃。

这些很可能是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怪物,竟然连自己的同类都要吞食。而吞食了同类的幼生期蛇侍,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变大。

也正是相互之间的牵扯吞吃给了我们逃离的时间,不过付出的代价就是殿后的猛哥被几头幼生期蛇侍咬伤。如果不是敖雨泽及时相救,恐怕他很快就会被蜂拥而至的蛇侍给撕成碎片吃掉。

我们不顾一切地朝蛇神殿深处跑去,后面至少有数百个幼生期蛇侍在追赶。破裂的罐子占据了十分之一的比例,差不多有一千多个。

可是大部分蛇侍都死于自相残杀,但也因此造就出了好几个接近成年体的蛇侍。长度从最初的七八十厘米,长到了骇人的两米出头。上半身的人形,看上去也差不多是十几岁的少年样子了。

与蛇侍的体型随之成长的还有这些小蛇侍的实力。如果说刚爬出罐子的蛇侍只是一个婴儿,就算是有牙齿,也顶多咬掉一小块皮肉,其战斗力也就和一条半米多长的半大狼犬差不多。

那么这些已经进阶到少年时期的蛇侍,战斗力尽管比不上完全的成年体,却已经超越了普通成年人。至少先前连猛哥这样的职业保镖,对上两个的时候就转瞬间受了好几处伤,差点被后续的蛇侍给淹没掉。

接着阿木章依也被一条爬上大殿顶部,然后猛然间扑落下来的蛇侍咬伤。虽然这条蛇侍很快就被阿华杀死,可这也让我们注意到在大殿的顶端,竟然还有数十只体型不大的幼生期蛇侍在四散爬行,看样子是要从其他方向堵截我们的去路。

几乎所有的热武器都被拿出来,朝着蛇侍不停开火。多数鳞甲还没有完全长成的蛇侍完全不是现代火器的对手,被打得血肉横飞,引得周围的蛇侍不顾一切地争抢,这也减轻了我们一些压力。

不过随着成长起来的蛇侍越来越多,鳞甲也变得更加坚硬。尽管子弹打上去会崩落一块鳞片,却不会被子弹穿透,反而因为受伤变得越发凶残。

眼看着再这样下去,就算是以敖雨泽战斗力的强悍也无法应对如此众多成长起来的蛇侍。而詹姆斯和施密特也紧张地表示,在短时间内他们绝对无法再次使用《死海文书》中的咒文,召唤来神秘的天意之眼。

我一咬牙,拿出一个作为法器的核桃。这枚核桃因为经历了数千年的时光,看上去黑黝黝的毫不起眼,可如果张九红没有骗我的话,它里面很可能蕴藏着意想不到的巨大力量。

我一咬牙用匕首在手上划开一道口子,心中哭笑不已。我身上明明有着异于常人的金沙血脉,在几千年前这不仅仅是王权的象征,更意味着强大的力量,是最接近神血的血脉,甚至能因此获得数百年的寿命。只可惜我一直没有找到运用这血脉力量的方法,以至于只能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放血用血脉本身附带的神秘力量去攻击敌人。

不过幸好这次血液的作用不是攻击,而是以此作为引子来引发核桃法器的力量。

当流出的鲜血将其中一个核桃的外表全部涂抹完成,核桃的表面上无数凹凸不平的坑洼,竟然像是活了一样开始蠕动起来。自己的血像是沾染在了海绵上,被迅速吸收,随后核桃的表面上泛起一层暗淡的血色光芒,看上去分外诡异。

“你在干什么?”敖雨泽打空了一个弹夹,换弹夹的时候好奇地问。

“我来之前张九红送给我的一件法器,据说需要吸收金沙血脉才能使用……”

敖雨泽想了想,将枪抛给Five,然后也割开了自己的手掌说:“笨蛋,你的血脉上次已经剥离了三分之二,如果需要金沙血脉的话,已经不足以启动这件法器。”

随后敖雨泽将自己的血液也涂抹在核桃上,核桃吸收了敖雨泽的血液后,最表层的暗红色光芒,似乎更加妖异了。

“这玩意儿怎么用?”我看着手上发光的核桃,嘀咕了一句。

Five走了过来,将枪还给正往手上伤口喷涂药剂的敖雨泽,对我说道:“跟着我念,记住,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进来,否则没有用。”

接着Five开始以一种古怪的腔调念诵一段类似咒语的东西,这种腔调和四川本地的方言尽管有着类似的地方,但是发音又截然不同。

这种语言我无比熟悉,随即醒悟过来。之前旺达释比在念诵经文的时候,就用的类似的语言,和古羌语以及古彝语都有几分类似,又不完全一致。

而且之前我在鬼影事件中曾进入“鬼域”,也听到过里面的“人”使用类似的语言。而这种语言的来历,无疑和巴蜀图语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凝神静气,仔细聆听Five念诵的咒文。好在这段咒文不算太长,我记忆力又还不错,听了两三遍后就基本熟悉了。

我照着她的节奏开始复述这段咒文,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试了几遍后,我渐渐感觉到周身的血脉似乎在不停奔涌,血脉里面无数肉眼不可察的细小金色光点也被激活,融入到手上捧着的核桃里面去。

核桃的表面开始浮现金红两色的光芒,渐渐地金色的光芒开始朝中间汇聚,而如同鲜血的红光却被挤压在周围,让整个核桃看起来如同是一只有着金色竖瞳的眼球,只是这眼球上布满了血丝。

核桃震动了一下,竟然从我手上浮空而起,按照我的意图,落入到紧随而至的蛇侍群中。

追来的蛇侍只剩下三四十个,但是实力比先前的幼生期蛇侍强了无数倍。甚至有一两个蛇侍的面目,已经接近成年人了。

当核桃掉落进蛇侍群中,这些蛇侍鼓出的双眼中明显出现了一丝慌乱和惊恐,似乎遇到了最强劲的对手,发出蛇类遇到天敌般的嘶嘶叫声。

有部分蛇侍开始畏缩着试图后退,却已经晚了。随着我念出咒文的最后一个字,带着金红两色光芒的核桃猛地炸开,却没有碎片四射的感觉,而是在蛇侍群中出现了上百只如同眼球状的虚影,然后两个一组没入蛇侍的头颅。

被眼球侵入的蛇侍发出凄厉至极的嘶吼声,不停地在地上翻滚。大殿顶端挂着的蛇侍也纷纷掉落,摔得皮开肉绽,和其他蛇侍一起翻滚着。还有不少蛇侍用锋利的爪子去挠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要将钻进脑袋的东西给抠出来。甚至有几只蛇侍连头骨都被利爪给抓得显露出来,爪子在头骨上发出瘆人的咯吱声,让人不寒而栗。

很快,数十只还活着的蛇侍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双眼中冷漠而残忍的神光也消失——身上除了它们自身抓出来的伤口外没有任何伤痕,却集体失去了生命。

核桃重新掉落在地,但是上面的光泽却全部消失了。掉在地上的核桃顿时摔得四分五裂,露出里面因为时间太长已经完全萎缩几乎碳化的果仁。

很显然,碎裂的核桃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力量,现在仅仅是一个存放了几千年的普通文物。或许在考古学家眼里还有一些学术价值,但对我们而言和路边的石头没有两样。

“此地不宜久留,走。”敖雨泽说道,当先朝蛇神殿深处走去。

其他人连忙跟上,谁也不知道后面的罐子是否会破裂,从里面再度爬出无数的蛇侍。按照这些罐子的数量,如果全部破裂,会是先前出现的蛇侍数量八九倍之多,估计就算我连续使用还剩下的两个核桃法器,也无济于事。

十多分钟后,我们进入一个类似迷宫的地方,这里如同蚂蚁的巢穴一样有无数条通道,通道的两端又偶尔会有一间石室。

石室之中有不少粗陋的物件,看起来之前似乎有人居住过。不过里面的东西或许是因为经历了数千年的时光,哪怕看上去完好无损的布匹,只轻轻一碰就完全化成了灰烬。

这让我们对蛇神殿的存在更加感觉到好奇。从我们进入蛇神殿的方式看,蛇神殿明显不是存在于现实世界的,更像是位于雾气世界的深处,很可能和纯意识世界相连。

这个时候,从张老头那里得到的那张简陋的地图竟然起了作用。里面一些先前我们看不懂的杂乱线条,赫然就是迷宫的通道。

按照地图的指引,我们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迷宫。正当我们感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断后的猛哥,却发出了一声惨叫。

猛哥搀扶着的,是周楠,她之前受伤一直没有恢复过来,身体十分虚弱,因此猛哥作为我们之中体格最强壮的,对她也比较照顾。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虚弱无比的女孩子,这个时候会突然发难,竟然一口咬在了猛哥的脖子上!

最可怕的是,周楠的脸颊也出现了两条细线,这是被鬼蛇寄生的人类,快要转化为蛇侍的征兆。

果然,随着她脸颊开始裂开,嘴巴更是张大到了极限,甚至能看到牙床上正不停地有细小的利齿在生长。

而周楠的两颗犬牙,早已经长出一寸多长,犹如吸血鬼一样咬着猛哥的大动脉。猛哥的身子不停抽搐,就算马上救出来,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曾猛!”阿华悲愤地大叫一声。所有人当中,就他和猛哥的感情最好,两人共事了好些年。

他把枪口对准了周楠,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可是子弹却诡异地在周楠的脑门附近停住了,随后“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猛哥的脸上,露出一抹狠厉的颜色,尽管十分痛苦,却凭着毅力控制着自己的手,从腰带上取下一件东西,那是一颗手雷。

我能看出他快要失去光彩的眼睛里,在示意我们快走。除了敖雨泽和阿华,其他人看到手雷拿出来的一刻,也早已经本能地朝前走了十几米远,躲在神殿一处转角的蛇侍雕像后面。

我和敖雨泽拉着阿华也飞快地后退,猛哥大吼一声,拉响了手雷。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猛哥连同周楠一起,被巨大的爆炸威力炸成了碎片,周围的石质大殿都被血肉染红。

周楠美丽的头颅只剩下大半个,显得极为狰狞。这大半个头颅正好滚到我们附近。从头颅破碎的缝隙中,蠕动着爬出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蛇。

只是这条小蛇已经只剩下了一半,显然先前的爆炸太剧烈,连潜伏在周楠脑子中的它也被炸成两截。

“是那条鬼蛇!”Five咬着嘴唇说道。

看着依然在蠕动爬行的鬼蛇,敖雨泽的眼中寒光一闪,匕首猛地扔出,将鬼蛇的七寸位置钉死在地上。

鬼蛇不停地挣扎,伤口中渗出的血液却是罕见的绿色,就像是熔化的铜锈。可惜被匕首钉住要害的鬼蛇这个时候也失去了先前诡异的速度,很快挣扎的力度渐渐减轻,最后被敖雨泽拔起匕首砍成几截,然后一脚踩成一摊肉糜。

“想不到周楠不知不觉间被先前遇到的鬼蛇寄生,我估计应该是进入蛇神殿的瞬间,我们正好处于虚实之间的状态,被鬼蛇抓住了空子。而周楠又是我们之中实力、体质最弱的,也难怪鬼蛇会选中她。看来这个地方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危险。”敖雨泽沉着脸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周楠和猛哥的死让大家情绪都极为低落,甚至生出一股马上返回的念头。可是我知道,就算后面没有数千个装着幼生期蛇侍的罐子威胁,我们也没有其他退路了。

“走吧,不管我们能不能出去,猛哥的家人,我想明家都会照顾好的。”明智轩在阿华的肩头拍了拍,毕竟猛哥是他的保镖,最后如此憋屈地死在这里,他作为雇主多少还是有些难过。

我们前行更加小心,甚至彼此之间都多了一两步的距离。谁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被鬼蛇寄生。

不过我和敖雨泽倒是没有这个担忧,毕竟现在我们两个的体内都流淌着金沙血脉,对于这种仅次于神血的血脉来说,鬼蛇根本没有寄生的可能。

在我们前方,出现了一座残破的大殿,构建大殿的巨石不少都出现了严重风化侵蚀的痕迹。可奇怪的是,蛇神殿明明是建在山腹之中,就算里面有着良好的通风设施,内部的大殿也不应该出现如此严重的风化痕迹。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时光之沙。时光之沙能够加快或减缓某个特定区域内的时间流速,虽然蛇神殿内没有风,可是哪怕是自然侵蚀,也会多少留下些痕迹。如果这里曾爆发过时光之沙的风暴,那么有可能这处大殿存在的时间就不止几千年,而有可能被延长到几万年甚至更长。”敖雨泽分析道。她曾被时光之沙封印了一两个月的时间,说起来是对这种特殊物质最为了解的人。

我注意到大殿的两侧,似乎有着不少的浮雕,只是这些浮雕也风化得十分严重,只能依稀看出浮雕原本的线条。

从残存的浮雕上看,竟然大多数都是表现的先民膜拜祭祀蛇神的景象。当然也有部分蛇神在指导先民耕种狩猎的图像。

而浮雕中的蛇神,无一例外的是人首蛇尾。

看上去最古老的一幅浮雕,更是一个女性人身的蛇神,在仿照自己上半身的模样捏着泥人。这幅浮雕估计任何一个华夏民族的传人都不会陌生,那是女娲造人的神话传说。

那么其余引导先民耕种狩猎的蛇神雕像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很可能就是传说中三皇之一的伏羲。在历史上,也只有女娲和伏羲这两个传说中的上古人文始祖,才有着人首蛇身的特殊外貌。

如果说蛇神所代表的是上古时期的女娲和伏羲两个华夏民族的始祖神,那么巴蛇神的身份,很可能并不仅仅是我们先前推测的,只是属于古蜀国的神灵那么简单了。

它很可能是整个华夏民族的起源,从源头上对华夏文明进行了某种程度的引导。

面对这样一个让人不可置信的推论,我感觉到手脚有些冰凉,连身子都禁不住有些颤抖。

“下面的祭祀坑中,貌似有不少破损的青铜器。”明智轩突然说道。

祭祀坑是在浮雕的下面,因为光线太暗的缘故,我们先前没有发现这个坑的底部还别有乾坤。刚才明智轩扔下去一个火把,照亮了祭祀坑的一角,让我们看见祭祀坑中除了无数枯骨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青铜器。

这些青铜器中有各种祭器、青铜兵器和青铜雕像,但是更多的却是各种青铜生活用品,从铜灯、铜碗、铜壶到类似锄头的生产工具都有。

但是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青铜器都是破损的。

这种破损不是自然形成的。和大殿中的石块不正常的风化侵蚀程度不同,青铜器都像是被人为砸坏的,然后又被堆放在柴草中烧制了一段时间。

可是这种烧制十分仓促,许多青铜器不过是被熏黑了表层,连铜汁都没有流淌,显然温度不够高。

如果非得要找个对比的例子,就像是一群起义的农民看到统治阶级奢华的生活物件,一怒之下将所有东西都砸了,然后慌忙点上一把火就扬长而去。

“你不觉得这个祭祀坑中的情况,有些眼熟吗?”我心中一动,说道。

“当然不可能忘记,在金沙遗址附近的地下,也有着一个类似的祭祀坑。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祭祀坑的规模,恐怕还比不上这里的十分之一。”明智轩苦笑道。

他说的是去年金沙遗址附近正在修建的地铁站深处的祭祀坑,在那里我们还曾见到过两具来自中亚地区的外国人尸体。现在看来那两个外国人,多半是属于世界树组织的人。

也就是说,去年引发了鬼影事件的真正幕后黑手,并非仅仅是余叔或者JS组织,而是世界树组织。

甚至我还怀疑,当时的余叔是背着JS组织和秦振豪希望用我和秦峰来进行血祭,那么当时的他是否早已经暗中勾结了世界树组织的高层?

虽然余叔已经死去多时,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去找他证实,但是这个可能性,却是有的。

“当时那两个死去的外国人,曾通过一个神像引发了神力,甚至因此获得一粒具象化的丹药。虽然事后证明了那枚丹药是假的长生药,但至少也说明了在那个最接近金沙王宫的特殊地点出现的祭祀坑,和这里肯定是有着某种联系的。”敖雨泽说道。

“不错,当时我就怀疑,为什么两个外国人要选择在那个地方利用神像沟通神灵的意志。现在看来,很可能是和蛇神殿有关。而蛇神殿中,似乎也发生了不小的变故,才让守护蛇神殿的人匆忙退出,临走前毁掉全部的青铜器。”明智轩恍然大悟地说。

“也不一定是守护蛇神殿的人毁掉这里的青铜器,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攻入蛇神殿的人。这些青铜器之间的枯骨,才是守护蛇神殿的人也说不定。也许,当年的巴蛇神曾遭遇到意想不到的敌人,哪怕它贵为神灵,面对这个神灵也不得不放弃信徒,让信徒被攻入蛇神殿的敌人杀死。”我说道。

“可是,要是什么样的敌人才能在意识世界和雾气世界交界重叠的区域让巴蛇神都闻风而逃?有这样力量的别说是人了,就连神灵中都没有几个。”敖雨泽皱眉问道。

“如果是另一个更加强大的神灵带头,就说得过去了。”我淡淡地说,有意无意地看了施密特和詹姆斯二人一眼。

施密特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脸色微变,最后低低说道:“我主无所不能。”却并没有否认这种说法。

蛇神殿是一个十分古怪的地界,处于虚实之间,和雾气世界差不多。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神灵有可能以实体的方式出现。

但是神灵的实体也会被困在蛇神殿之中,无法通过外面的雾气世界和真实世界联系,最多只能让一丝意识降临到真实世界。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蛇神殿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蛇侍之谜
热门: 夜月血 风暴岛 七宗罪6:八棺尸场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小阁老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权臣闲妻 别和她说话 洪荒大佬总催更 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