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鬼蛇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雾傀儡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蛇神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是《死海文书》的原本。他召唤出来的,是天意之眼。”敖雨泽看着施密特手中残破的羊皮卷,低声说道。

《死海文书》也称《死海古卷》,是泛称一九四七年到一九五六年间,在死海西北基伯昆兰旷野的山洞发现的西方早期犹太教、基督教的古代文献。文献是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前一世纪期间(从耶稣诞生之前一百七十年到耶稣诞生之前五十八年)写成的,它们的发现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从一九四七年开始,有近四万个书卷或书卷的碎片被找到。这些书卷大都储存在瓦罐中,大部分是以希伯来文写在羊皮上的。

如果只单纯地看待《死海文书》,或许不觉得有什么,可只要和《金沙古卷》的发现做一些对比,就知道两者之间明显有着神秘的联系。

都是在瓦罐或坛子中发现的,都是以古老的羊皮纸写成,并且上面的语言也是几千年前某个宗教繁盛的地区所使用的。只是一个是古希伯来语,一个是更加神秘的巴蜀图语。

并且《金沙古卷》的成书年代,比起《死海文书》来,还要早上一千多年。也就是说如果两者之间真的有联系的话,《死海文书》的存在,很可能是受了《金沙古卷》的影响。

当然,曾发现的泛称《死海文书》的文献,多达四万多卷,但实际上真正有着神秘含义的羊皮卷,却不过是其中寥寥可数的几十页而已。而这几十页羊皮卷的珍贵程度,也不下于《金沙古卷》。它是整个《死海文书》最核心的原本,在被发现不久后就下落不明。现在看来,这些珍贵的原本是落在了世界树的手中。

关于《死海文书》的原本的记载,我曾在铁幕的资料库中看到过。当时是为了《金沙古卷》的事情去查阅铁幕的资料库,里面有一份研究记录仔细对比了两者的不同,同时推测有这么一份只有几十页的《死海文书》原本存在。

那个时候我对此并不是十分关心,所以看过后也就一笑了之,并不觉得对我们有什么用。

可现在看来,铁幕不愧是存在了数十年的庞大组织,有着极强的潜力,哪怕是一些明面上看来无用的资料,其实背后也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在关键时刻还是有可能派上用场。

而施密特这样一个明显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员,居然能够在雾气世界中利用《死海文书》的原本召唤出一只巨大的被称为“天意之眼”的眼球,并且这眼球偏偏和古蜀五神中的纵目神极为相似,也说明了《死海文书》和《金沙古卷》之间的确有着一定联系。

天空中那只有着金色竖瞳的眼球,几乎是第一时间让我想起了曾在五神地宫中看到的壁画和幻象。在那些画面中,无一例外都有着一只巨大的眼球状的神灵,作为古蜀五神之一的纵目神。

相传古蜀国第一任国王蚕丛王,就有着高额纵目的特征。在整个古蜀国五个王朝的历史上,纵目一直是备受推崇的面部特征。从三星堆、金沙等古蜀遗迹出土的各种青铜雕像和玉石雕刻的文物,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因此蚕丛王开国的时候,很可能是受到了纵目神的支持。我们了解了当年古蜀五神的信仰体系,几乎无一例外地肯定了这一点。

对于五神的崇拜,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事情。五神之间虽然有着一定的对抗和竞争,但并不是敌对关系,反而更像是五行那样相生相克的共存关系。

即便是中原的各个王朝,也有着对应五行的不同“德行”,比如秦朝尚黑,对应的是五行中的水德,汉朝则对应火德。

五神的存在以及对于古蜀时期五个王朝的意义,更多的是每一个不同王朝对应五神之一的主信仰。当这个王朝当政的时候,其余四个神灵的信仰会暂时陷入沉寂,但并不会完全消失,只是影响力会减弱。

这就像西方政治制度中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区别。所以蚕丛王时期多对应着纵目崇拜,只说明了当时受到信仰影响的是纵目神。

也正因为纵目神的信仰是从古蜀王国开国的时候就流传下来的,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最终对于眼球的崇拜,演化成了虚无存在的“上天”是有着“眼睛”的意象。因此当遇到民不聊生的大灾年或者遇到无法对抗的势力强大的坏人时,民众只能哭喊着祈求“老天爷你开开眼吧”。

不过一直以来,这种老天开眼的说法,都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在现实世界,是绝对不可能出现一只巨大的眼球悬浮在天空这种事的。

只有在意识世界,或者和意识世界交界的雾海世界内,这只巨大的眼球才有可能显化出一点投影。

或许是施密特的召唤和念祷的经文起了作用,那只巨大的眼球投影出现之后不久,就放射出淡金色的光芒。这些光芒照射在我们身上,不仅没有让我们受到伤害,反而使疲乏的身体也稍微恢复了些。

可雾傀儡就不一样了,所有被金色光芒照射的雾傀儡,几乎是马上燃烧起来。这种燃烧偏偏没有火焰升腾,只是血肉乃至骨骼,都快速碳化变红然后烧成灰烬。连还原为雾气的机会都没有,想来也不可能再度从雾气中复活。

只有被雾灵寄生的阿木章依,因为本身就有着实体的缘故,似乎面对纵目神投影发出的金色光线有着一定的抵抗力。尽管她脸上依然显出痛苦的神色,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实质性伤害。

施密特的脸色微变,念诵经文的声音更加急促,最后甚至一狠心,用一个小巧的银色十字架尖端刺入自己胸口。又用沾染了鲜血的银色十字架在《死海文书》上画下了几个古怪的符号。

这些符号尽管我完全不认识,可总感觉和巴蜀图语有着几分相似。

鲜血画就的符号,快速地渗透进《死海文书》,接着这一页文书燃烧起来。而天空中的纵目神投影,也更加凝实了一点,眼球中心的瞳孔,更是出现了类似十字的符号。

接着这个十字符号在雾气中被具象化出来,朝阿木章依砸过去。

阿木章依身边的雾气开始扭曲,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形状,试图阻止十字符号的落下。可雾气幻化出来的各种古怪的武器或道具,仅仅是稍微延缓了一下十字符号的降落而已。

阿木章依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惶恐,随即又被一丝狠厉所取代。她微微弯腰,肚子也收缩了一些,然后猛烈地吸气。吸气的时间大大超越了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范围,似乎没有尽头。无数的雾气被阿木章依吸入,因为速度太快,最后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

旋涡产生的吸力,让我们几个人都摇摇欲坠,最后不得不彼此手拉着手才勉强站定。

随着雾气的吸入,阿木章依的身上,开始出现无数的鳞片。这些鳞片和蛇鳞极为类似,但是每一片鳞片上面,都时不时有扭曲的人脸闪过。

每一片蛇鳞,赫然就是一只带着怨气的灵魂,也从侧面证实着这片雾气的形成,除了地势本身外,还掺杂着无数的人类灵魂。并且灵魂的数目,远远超过这些年失踪的人的数量。

“这里要么发生过大规模的屠杀,要么曾经是古战场,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怨灵成为雾气的一部分。”敖雨泽咬牙说道。眼前的情况,也似乎超出了她的预料。

随着她话音落下,阿木章依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号叫。她的双腿,在雾气的笼罩下开始扭曲生长,最后双腿并拢在一起,被鳞片覆盖后,赫然形成了一条两三米长的巨大蛇尾。

阿木章依的双眼变得通红,原本也算清秀的脸颊旁,出现两条细不可察的裂纹。如果她不开口还好,但是当她开始号叫的时候,脸颊旁的裂纹顿时张开来。这才发现她的嘴已经能够如同蛇类一样张开到极限,而且牙床上也生出数十枚层层叠叠的利齿,看上去十分狰狞。

如果她的身体两侧再多上十几对反关节的人类的手臂,和我们之前在五神地宫中看到的巴蛇神复制体,就几乎一模一样了。唯一的区别就是当时的巴蛇神复制体是男性,而眼前阿木章依吞噬了无数雾气后所化的是女性。

“果然,是万恶的蛇侍,是那条想要吞吃整个世界的恶魔的仆从!”詹姆斯在看到阿木章依摆动的尾巴时,脸上现出极为憎恶的表情。

天空中的巨大十字符号已经落下,阿木章依猛地抬起头来,双眼睁大。她眼中出现血红色的竖瞳,竟然和天空中的纵目神投影有着几分相似。

她的双手朝天空高高举起,指甲开始疯长,却在十字符号压下来的瞬间又寸寸断裂。但十字符号也在和指甲的摩擦中不断被消耗,渐渐从犹如实体变得微微透明,最后竟然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更显得有些不稳定,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

阿木章依的样子也极不好受,整个人差不多都有小半被压入地面。更是因为失去了双脚的支撑,只留下一条巨大的尾巴,让她弯下腰后就比常人矮了一截。

眼看着双方陷入角力的最后关头,敖雨泽冷笑一声,突然冲了出去,在离阿木章依还有几米远的地方停住,接着用刀割开自己的手掌,然后朝阿木章依所在的位置猛地甩了一下。一大蓬鲜血准确无误地将阿木章依和巨大的十字都覆盖了一部分。

血迹很快隐没在阿木章依的鳞片中。无数的人脸从鳞片中升腾而起,扭曲尖叫着被血迹抹杀消失。随着人脸的消失,那片鳞片也变得暗淡无光,失去了全部的生机。

更多的鳞片也因为同样的缘故变得暗淡,原本快要崩溃的巨大十字虚影却反而凝实了一些,最后绽放出近乎无穷的金色光芒。阿木章依在惨呼声中,身上的鳞片瞬间全部崩溃,就连蛇尾都出现好几处巨大的灼伤,黄绿相间的脓血从灼伤的地方流淌出来。

她依然保持着类似巴蛇神复制体的强大生命力,尽管受伤严重,可是伤口周围的肌肉组织还试图修复生长,更是在不停汲取雾气的力量来对抗十字虚影发出的金色光芒。

只可惜失去了鳞片上怨灵的加持,这种对抗已经是强弩之末。很快随着十字虚影的消失,阿木章依身上的鳞片和蛇尾都快速地腐烂,露出了阿木章依人类的双腿。

阿木章依身上的鳞片和蛇尾消失后,却没有如我预想的也跟着死去,反而露出原本的样子,只是脸色无比苍白,看上去十分虚弱。

不过看起来,寄生在她意识中的雾灵,似乎已经消失了。现在的阿木章依,又变成了当初那个有些胆小的向导。

天空中的巨大眼球渐渐隐没消失,施密特却“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手上拿着的《死海文书》也掉在地上。

我原本想要捡起来仔细看看的,詹姆斯警惕而快速地将《死海文书》收起,然后扶起了施密特。

施密特胸口的伤势早就没有流血了,但看上去竟然脱力了。可想而知先前念诵经文召唤纵目神投影,对他精神的消耗比胸口的伤势更加严重。

而且这种召唤明显不是没有代价的,我估计施密特就算是恢复了,都有可能因此折寿好几个月。

“看来你们对这雾气世界的规则,了解得不是一般的清楚。”我看着勉强清醒过来的施密特,淡淡地说。

“这种方法,的确也只能在虚实之间的世界使用。在现实世界,根本不可能真的召唤出天神的力量……”詹姆斯帮施密特回答。

“但是这天神的形态,似乎和古蜀时期的其中一个神灵十分相似。不知道对这件事你们是怎么看的?”我问道。

詹姆斯沉默了一阵,最后轻声说:“我主化身千万,无处不在。”

我翻了翻白眼,和这种宗教狂热分子交流,有时候说话的确费力且不讨好。

那边敖雨泽已经将阿木章依抱了过来。基本可以确认现在的她应该没有大碍了,只是先前被雾灵寄生并吸入太多雾气的时候,大量的生命潜力被快速消耗,估计今后要比普通人虚弱,而且寿命很可能也会减少好几年。

同时我也基本上发现一个规律,不管是那种红色的刺激生命潜力的药剂,还是这里的雾气,乃至施密特对这《死海文书》念诵经文的施法方式,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换取超凡力量的代价,其实是自身的生命力。

这一点无疑是公平的。要获得什么东西,首先就要付出对等的代价。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怕是古蜀时期的神灵,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将力量赐给凡人,仅仅是起到某种程度的诱导作用。

而金沙血脉以及其他的神之血脉的存在,就在于能够大幅提升人的生命力,让这种代价可以勉强承受。但承受金沙血脉的人乃至家族,却也因此受到许多限制。而像张家这样的家族,甚至还因此受到来自血脉的诅咒,就更让我对血脉本身感到一丝警惕了。

雾气开始消退,想来是原本寄生在阿木章依身上的雾灵被消灭的缘故。不过按照雾气世界的规则,估计同样的雾灵很快就可以重新诞生出来。

而从雾灵刚才显现出来的形态看,黑竹沟内的雾气,明显是和巴蛇神有着莫大的关系。秦振豪选择这个地方试图沟通巴蛇神,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

雾气如潮水一样散开后,那种整个世界都如同幻境的不真实感随之不见。我能感觉到那种和世界格格不入的错觉也同样消失。

现在我们所处的应该是现实世界,虽然在远处还是能看到薄薄的雾气,但是这种雾气应该是自然产生的,和那种能连通现实世界和意识世界的雾气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前进还是返回?前进的话,可能会再度遭遇这种古怪的雾气,被卷入到中阴界去;如果退出的话,我想我们趁着先前雾气世界受到一定损失,应该还是有机会的。”阿华皱眉说道。

“没有那么简单,雾气世界并非仅仅是一片诡异的浓雾那么简单。这是一个介于虚实之间的古怪世界,甚至有可能是无数死亡的意识的集合体诞生的超意识体。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是有着生命的。这次虽然暂时退却了,但如果我们有逃脱的举动,我想它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的。”我摇头说道。

“不错,我基本上可以确定,我们要找的最后的伊甸就藏在雾海深处。这里被恶魔的力量所覆盖,最后的伊甸才被隐藏起来。不过幸好,我能够在这里燃烧自己的生命召唤主的力量……”施密特虚弱地说。他已经清醒过来,虽然还要人搀扶着,但是精神貌似比先前好了许多。

“找寻我主存在过的伊甸,是我们毕生的使命,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詹姆斯虽然没有表现出施密特一般的宗教狂热,最后却还是十分坚定地说。

阿华皱眉看向明智轩,明智轩耸耸肩说:“我无所谓,听雨泽和小康的。”

“这次我是偷跑出来的,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估计要受到组织的处分,严重的话被扔到非洲待几年都有可能。但是如果能揭破秦振豪的阴谋,我估计这点事就不算什么了。所以我肯定是赞成继续前进,找出黑竹沟的秘密。”敖雨泽认真地说。

“我也觉得最好不要这样放弃,毕竟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还死伤了好几个同伴。就这么放弃了,也太对不起牺牲的人了。”我也表示反对。

“如果继续前进的话,可能死伤的人更多。更何况,我们连前面会遭遇什么都不知道。”阿华说道。

“虽然不知道秦振豪带着神躯来到黑竹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却可以想象,如果真让他的图谋成功,那么到时候不仅仅是我们,怕是整个黑竹沟的人,甚至整个世界,都有可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可以拯救世界的英雄,可如果秦振豪要做的事情真的威胁到整个世界,我想我们不管抱着什么目的,哪怕是为了自己和亲友,也不能为了一时的安稳而放弃吧……何况,我有一种预感,就算我们想要离开,秦振豪也未必答应。”我对阿华说道。

自打上次从梓潼的地下石窟出来后,和我们一起冒险过的阿华因此也知晓不少关于古蜀国时期的秘密,被我们当成了自己人,分享了不少情报。他知道秦振豪以及被其带走的神躯,到底有多么重要。

“我只是担心辜负明老爷子的嘱托。出发前我可是向他保证过,要将少爷完完整整地带回去。”阿华苦笑道。

明智轩拍拍他的肩头,哈哈笑着说:“放心啦,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你问问雨泽和小康,上次在五神地宫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多少受了点伤,就我一个人完好无损。”

这家伙当时逃得比谁都快,当然完好无损,居然还大言不惭。我在心底不由得鄙视明智轩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只要一想到不久前,他宁愿自己被杀死也不出卖我,心中又是一暖。这个家伙在关键时刻,其实还是靠谱的。

大家商量妥当后,决定还是一起继续前行。好在阿木章依和施密特都相继醒了过来,虽然还是要人照顾,却能勉强行走了。

谁知道我们刚朝山谷深处走了一段时间,就发现地上有不少血迹,还散落着各种食物、装备和衣物。这些东西明显是先前李老这支队伍留下的。

“不好,李老他们出事了。”明智轩说道。

“还用你说,我们都能看出来。”我脸色有些凝重,想到先前应该阻止李老他们一队人离开。

地上的血迹已经微微凝固,看起来有些时候了。我们先前陷入雾气世界的时候,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实际上在里面至少待了一两个钟头,因此这血迹如果是那个时候留下的,也至少有一个小时了。

沿着血迹四处搜寻,最后我们发现了甘弘毅和王若君的尸体。

王若君的尸体已经发生了轻微的变异,脸上和手臂上甚至有蛇鳞一样的斑点出现。只是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断气多时。致命伤是胸口被一把利刃刺入,直接刺穿了心脏大出血而死。

而与之相比甘弘毅就惨多了,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咬死的。脸上少了几块肉,连牙床都露了出来,看上去比孙恒还要死得凄惨。

最关键的是,敖雨泽仔细查看过甘弘毅的伤口后,得出一个让我们毛骨悚然的结论,甘弘毅很可能是被某个人咬死的,是真正的人,而非是如同戈基人这样的返祖猿人。

等我们再度小心地向前摸索了一段距离后,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扭伤了脚,正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瑟瑟发抖的周楠。

“你们终于来了。疯了,他们都疯了……”周楠看到我们,一下扑到了敖雨泽的怀里哭诉起来。尽管昨天晚上她还表现得对冷酷的敖雨泽有些害怕,这个时候却已经把敖雨泽当成了最信赖的人。

在敖雨泽的安慰声中,周楠向我们讲述了他们这一行探险队的人离开后发生的事。

原来李老带着探险队的人离开后,却很快因为浓雾突然出现而迷失了方向,最后不仅没有走上退出石门关的路,反而深入到了这附近。

最后李老架不住其他人的强烈要求,决定暂时先找个地方休息,等雾散了再离开,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

最先是被咬伤的王若君突然之间发狂,想要制伏他的甘弘毅和另外一个力夫郑涛都被陆续咬伤打倒。眼看王若君就要伤害到李老,周楠情急之下用一把匕首刺进了王若君的胸口,正好刺入王若君心脏,让发狂状态的王若君直接身亡。

本来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周楠还在为自己误杀了同学而难过,却没想到不久后,被王若君咬伤的郑涛居然也跟着迷失了本性,开始攻击其他人。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雾傀儡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蛇神殿
热门: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纽扣杀人案 七宗罪8:断翼天使 想您亲我 神墓 造化之门 九帝斩天诀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法网恢恢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