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世界暗面

上一章:第二十章 雾起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雾傀儡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我再次见到有着尸鬼婆婆这个恐怖称号的姬巧玉时,心中早已经暗暗提高了警惕。

我首先想到的是,她是否依然在和秦振豪合作。毕竟秦振豪手里很可能有着她最需要的神血,而神血是她复活自己儿子的关键。

不过,当我看到姬巧玉显得越发苍老的憔悴面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悲悯。这个孤独的老人,三十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复活自己的儿子。

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也就罢了,儿子的死亡只会悲伤一段时间,根本不会如此偏执。可姬巧玉偏偏掌握着源自古蜀国时期的神秘力量,能够操控尸体甚至人死后凝聚不散的意识体,这让她掌握着让死人复生的方法,前提是获得比我身上流淌的金沙血脉还要珍贵的神血。

可惜不管是古蜀五神,还是那个更加强大可怕的未知古神,在这个时代都不曾拥有能够行走世间的躯壳,仅仅都是些强大无比的意识体。或许秦振豪上次在雷鸣谷中,以我们五个具有特殊血脉的人作为祭品制造出来的神躯,是最接近于神灵躯壳的造物,这也是当初姬巧玉和秦振豪合作的基础。

后来秦振豪失踪,很可能是躲入我们现在所处的黑竹沟深处,继续未完成的神创计划。现在看来,他是想要真的创造出一个肉体和精神都具备的全新神灵来。

而姬巧玉的出现,很难不让人怀疑,两人之间是否依然有什么勾结。

“雷鸣谷中的雾需要人的意识作为养分这一点我们早就猜到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敖雨泽冷冷地问。

“这里的雾气并不仅仅是现实世界的雾气那么简单。就像是加入了时光之沙的金属,能够变成永恒不朽的活性金属,这里的雾气也是受到时光之沙的影响,是‘活’着的雾。它处于虚实之间,确切地说,当雾起的时候,意识世界和现实世界,会出现短暂的重叠。现实世界的物质会被虚化,而意识世界的物质甚至生命,能够短暂地实体化。可是它和雷鸣谷中的雾气不同的是,雷鸣谷中的雾气仅仅是将人的精神意识作为养分,但黑竹沟的浓雾,就像一个巨大的母体,所有被吸收的精神意识不仅不会被消灭,反而会在雾气中不断重生。只是每重生一次,都会损失一部分记忆,直到最后失去全部的记忆,变成一个没有记忆的空白意识体,能够被意识世界的本源消化吸收,再诞生出新的符合意识世界规则的空白灵魂。”

“就像一块清除了数据的硬盘。”我喃喃地说道。

“可以这样理解。在黑竹沟中被吞噬的人越多,活性雾气获得的补充也越多,最终雾气会变得越来越强,甚至在雾气笼罩的地方,可部分影响现实世界的规则。其实这里失踪的人,古往今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最近几年走失在黑竹沟中的人虽然不多,但是秦振豪和他所在的JS组织,却找到了替代人的精神意识的方法。”姬巧玉说。

“替代人的精神意识的办法?难道是培育大量的戈基人?戈基人可能是最接近人类的猿人种族,就算精神意识的质量比不上真正的人类,但却可以用数量来弥补。更何况JS组织还开发出了一种很难被检测到的新型毒品,让无数处于社会底层的瘾君子陆续失踪。这么说来,失踪的这些瘾君子,很可能都陷落在黑竹沟中,成为里面雾气的养分,在无数次的重生中被消磨成没有记忆的空白意识。”我不禁恍然大悟。

“这些空白的意识最终就像是神话传说当中,喝下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的人类灵魂一样,重新进入轮回。只是这轮回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发生,而是在各种规则都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意识世界里。这些来自现实世界的空白意识,渐渐和意识世界中的土著意识体混杂在一起,经过世界本源的洗礼所产生的,很可能是能够适应两个世界规则的新的意识生命。”姬巧玉缓缓说道。

“并且这些新的意识生命体,有可能借助这里的浓雾重新凝聚出新的身体,在雾起的时候,短暂出现在现实世界。”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这样看来,似乎秦振豪正在进行的神创计划,不仅仅是要创造出一个神灵那么简单,很可能还是和意识世界中的某个神灵勾结,想要让这些新的意识生命,真正降临到现实世界中来。

而这些新产生的意识生命,无疑都是意识世界中神灵的虔诚信徒。当他们真正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后,最可能做的事就是开始重新宣扬这些古蜀神灵的信仰,从而为神灵的最终降临打下基础。

虽然这个庞大的神创计划的具体细节我们还不得而知,并且这些获得新躯体的信徒要如何长期存在于现实世界也毫无头绪,可如果一旦让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么整个世界要面临的就是一场入侵,来自意识世界的入侵!

“恐怕不只是这样。如果仅仅是出现几千乃至上万来自意识世界的生命实体降临现实世界——对于现实世界来说,或许要针对纯意识生命会更加困难——要消灭他们只需要一小支军队就行了。”敖雨泽在一旁苦笑道。

“你是说,来自古蜀五神所在空间意识体的入侵,很可能是其他更具威胁的方式?”我问道。

“有可能。不过从先前那两个村民出现的状况看,秦振豪并非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只是降临到现实世界的意识体所借助的躯壳肉身,会很快出现基因崩溃的状况。我暂时也没有想到到底会以何种方式代替这样的直接降临。不过,既然姬婆婆出现在这里,我想她一定是有需要和我们合作的地方,而我们彼此合作的点,很可能就是如何阻止这些意识体的入侵。”敖雨泽很是肯定地说。

“聪明的丫头。”姬巧玉赞叹了一句,继续说道,“的确,意识体的入侵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方式很可能是我们都意想不到的。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只要毁掉秦振豪得到的神躯,他的阴谋就消散了大半。剩下的不管他还有什么后手,都无关痛痒。”

“你是想让我们一起,帮助你得到秦振豪获得的神躯,然后从神躯中提炼出真正的神血来让你儿子复生?说实话,一个死去三十多年的人,还怎么可能复活……”

“你懂什么?”姬巧玉打断了我,有些激动地说,“这世上对人的意识,或者换句话说人的灵魂的研究,能超过我的绝对不多。我自然有办法保存一个死去的人的意识。甚至给这个意识换一具身体也不是不可行,只是那样的方式获得的只是一个意识和身体不协调的怪胎而已,不是我的儿子。除非能获得神血,我才能让我儿子真正从身体到灵魂都彻底复生。”

我有些沉默了。姬巧玉在这个问题上,已经纠结了三十多年,可以说已经到了偏执的程度。如果没有复活儿子的信念在支撑她的话,天知道一个绝望的母亲会干出什么事来。

若是真如她所说,只要能从秦振豪手里夺回神躯,就有可能阻止秦振豪的阴谋,那么借此帮助她一把,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连世界树这比JS更加强大的组织也卷入到这件事中来,更增加了我和敖雨泽的紧迫感。如果再和姬巧玉这样能看透命运线的强大人物为敌的话,就显得殊为不智了。

当然,经历了在雷鸣谷时姬巧玉的突然反水,我们对她的到来,还是带着怀疑态度的。不敢完全相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时间到了。”姬巧玉突然抬起头,像是在看着天空中的什么东西。我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只能看到一片灰蒙蒙的雾气。

“我们很快就会相见。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能一起从秦振豪手中夺回那具神躯。”姬巧玉轻声说道,整个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雾气突然像潮水一般消退。可周围的景物不仅没有变得清晰,反而像是透过水面看到的一样,连空气中都似乎有轻微的水波在荡漾。空间出现了类似折射的迹象。

整个世界渐渐稳定下来,那种如同置身水底看着周围景色的感觉消失了。我和敖雨泽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先前比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在鬼域般的意识世界中做出的移动,并没有真实反馈到现实世界中来。

而且,连姬巧玉都一起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和敖雨泽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先前遇到姬巧玉到底是真的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经历的真实遭遇,还是意识世界中被古蜀神灵影响所产生的幻觉。

如果是后者的话,对古蜀神灵的力量,就需要更加警惕了。若是它们的力量能够影响到进入雾气中的人,那么如果让这片雾气的范围扩大,岂不是意味着连带着古蜀神灵的力量覆盖范围也会随之扩大?

而最让我们感觉到古怪的是,先前李老他们几人明明走出并不远,现在浓雾退去,我们却丝毫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不好,探险队的人,很可能是失陷在浓雾造成的两个世界的交界处。在这个特殊的区域,现实世界的人会被虚化,如果不及时救他们出来的话,他们就会像其他失踪的人一样,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而身体腐朽,意识会经过无数次轮回清洗掉记忆成为意识世界的一部分。”敖雨泽脸色微变。

“可是现在雾气已经消退了,就算等到下次雾气再度涌起,我们进入其中能否找到他们也是个未知数。”我皱眉说道。

这个时候明智轩等人赶了过来,看到我们两个都完好无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当大家得知探险队的其他成员消失了,也不由得有些难过。

“我们需要继续前进,这次如果不找出我们想要找的那个人,之前的所有努力也都白费了。”我对詹姆斯等人轻声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詹姆斯和施密特是世界树的人,对他们也就不再客气,哪怕他们表现出来的,仅仅是世界树里面微不足道的外围组织成员。

“现在如果大家分散开来的话,很可能会像其他人一样失踪,我觉得大家还是待在一起的好。”詹姆斯微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至少这两个外国人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保持足够的戒心,不用太过担心两人会突然闹出什么幺蛾子。

所有人收起帐篷,开始继续朝黑竹沟更加神秘莫测的深处进发。这里至少有数十年没有任何人迹,所有的植物都保持着相对原始的风貌。野草更是有二三十厘米深,没有路径。每前进一步,都要花费不小的力气。

走了小半天,前进了五六公里的样子。就在我们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原本是晴空万里的天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快要起雾了。”敖雨泽皱眉说道。

我也感觉到空气中明显变得潮湿起来,那种极度的压抑,即便雾气还没有完全将山谷笼罩也能提前感觉到。

“雾气似乎是有某种规律。”施密特突然说道。

“你看出了什么?”明智轩问道。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里的雾气,和普通的浓度极高的水汽以及污染物无关,而更像是某种能够被人所看见的负面能量形式。”

“的确有点像。不过在我们国家,这不叫什么负面能量,而是直接称之为‘阴气’或者说‘阴煞’。”我说道。

我之前以为自己能够看到鬼魂,因此对阴气什么的,还专门去了解了下。直到最近我才明白过来,这世上是不太可能有鬼魂存在的,我之前所看到的,不过是意识世界在我大脑中的投影而已。

这种投影普通人几乎完全感知不到,除非是身具和我一样的金沙血脉并且觉醒。即便是铁幕组织的成员,也必须借助一种类似大号墨镜的仪器才能看到这些没有实体的意识生命投影。

在整个人类的历史当中,不是所有人都具有这样的能力。可人类的数量基数实在太大了,总有一定概率产生某些特定的脑波异常的个例。这样的人偶尔能看到类似的意识体投影,因此也留下了不少关于鬼怪的传说。

甚至在不同的宗教体系中,对于雾气笼罩之处所出现的虚实相生的迹象,都有记载。尤其是在佛道二教中,将这种现象称为“中阴”。

佛教认为,人死了以后魂魄会来到一个叫作中阴界的地方停留至少七天,也就是民间丧礼上所谓的头七。

人死后的魂魄最长能在中阴界停留七七四十九天。在这段时间内,若这个人生前积累的功德足够,就会升入天堂;若是全被罪孽业力纠缠,则会堕入地狱。但大多数人功过相抵,会重新投生入六道轮回道当中。

因此,若雾气的确是某种阴煞之气,那么这些宗教中所谓的中阴界,很可能就是指雾气所笼罩的区域这种介于虚实之间的状况。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明白过来先前为何我和敖雨泽明明追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可是雾气退去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离开帐篷多远。这只说明了在雾气所笼罩的区域,的确是如同宗教中的中阴界一样,受到了偏离现实世界法则的影响,仅仅是我们的意识追了出去,可肉身依然停留在原地。

这是一种极为恐怖的状态。要知道我和敖雨泽都是活蹦乱跳的大活人,意识被雾气所代表的中阴界挟裹,就如同一个人的生魂突然毫无保护地进入阴间,怎么都会有些影响的。

“这些代表着负面能量……哦,这些阴气所出现的时机,实际上和我们的心态有着一定的关系。当我们出现怨恨、恐惧、嫉妒等等负面情绪的时候,浓雾就会渐渐汇聚,而当我们被希望、快乐等正面的情绪占据时,浓雾出现的时间就会推迟。并且浓雾出现的时机虽然不固定,但是存在的时间,至少是两个小时。”施密特一边计算一边说。

“两个小时,也就是古代的一个时辰。我的确听说过,中阴界的出现,一个时辰才会开启一次大门。所以阳世的人如果死亡,刚好遇上中阴界处于未开启的状况,那么魂魄就无法进入中阴界也无法轮回,最后要么成为孤魂野鬼,要么在七天时间到后直接消散。”我皱眉说道。

就在我们讨论中阴界的实质时,前方原本开阔的道路渐渐被覆盖,尽管这道路原本也不过是树木之间的草丛。

很快,雾气没过我们身边。这次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雾气似乎变得沉重了一些,而且和之前不同的是,灰白的浓雾当中,隐隐透着一点血色。

可惜我们没有办法屏住呼吸,而且即便我们这次也带了几个防毒面具出来,可如果浓雾真的是由类似阴气的成分构成——不完全是物质化的存在,而是沟通物质世界和意识世界的中间成分——防毒面具这样纯物质化的防护方式是根本无法阻止雾气的渗透的。

队伍中的猛哥不死心地试了下,果然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戴着防毒面具,整个人更加不舒服。当他摘下面具后,连双眼都变得红红的。

接着猛哥的呼吸也沉重起来。我们能明显地看到他脖子上的青筋时而乍起,拳头也紧紧握住,骨骼噼啪作响。

我们下意识地离猛哥远了一点,阿华见机得更快,出手一拳打在猛哥的后脑。猛哥顿时晕了过去,捏紧的拳头也松开,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些雾果然有问题,大家赶紧找个雾气稀薄的地方躲避一下。我怀疑吸入这些雾气过多的话,我们的身体也会被虚化,直接进入类似中阴界的地方。”敖雨泽低声说道。

“难道在这个地方,就没有完全防护的办法吗?不管怎么说,我们可都是有着异于常人的血脉的人啊。”明智轩有些紧张地说。

“或许,激发我们自身的血脉可以勉强做到这一点。不过我身上的血脉上次为了救敖雨泽已经变得十分稀薄,你们几人的更是没有觉醒,我不觉得血脉对于这古怪的雾气有什么用。”我苦笑着说。

“也许要不了那么复杂。”施密特嘀咕了一句,“我之前研究古埃及的文明时曾经看到过,当地的祭祀受到过神灵的祝福,他们的血用来喂养某些特别的虫类的时候,能够激发这些虫类的古怪特性,从而让这些虫类掌握穿梭现实和冥界的力量。”

“就像是埃及神话中的圣甲虫?”

“是的。以血脉特殊的祭祀血液喂养的圣甲虫,能够存在数千年,关键就在于它们能够穿梭阴阳,寿命几乎无穷无尽。因为在类似冥界的意识世界内,由于规则的不同,时间线很可能是混乱的。”施密特继续说道。

“这也是我们加入世界树的最大的原因,不管是东方西方,还是几大主要宗教,对于人死后的灵魂的去处,都有着类似天堂和地狱的说法。实际上世界树认为,所谓的天堂或者地狱,其实都是一个东西,那就是世界暗面。和物质世界相反的是,世界暗面是纯意识世界。我们无法用现代的任何科技手段去观察它,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存在。”詹姆斯接着解释道。

“我倒是听说,世界树的出现,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广汉的一次无意的考古发掘有关。”我冷笑道。

“这并不是太大的秘密。”詹姆斯冷静地说,“世界树的出现和三星堆的发现有关。确切地说,是世界树的创立者,当年无意中得到了英国传教士董笃宜的向导带走的两样圣物,这才有了世界树。”

“所谓的两件圣物,其实就是一件未知的古蜀宝物和神秘的坛中书吧?你们这是要直接摊牌了吗?我身上现在还有世界树的人留下的伤疤。”明智轩冷冷地说。阿华也悄无声息地将枪口对准了两个外国人。

“不,不,我想你们误会了。世界树虽然看似神秘,但实际上内部十分松散,分为只进行纯学术研究的学术派系和一个神秘得连我们都无法接触的派系。我想伤害你们的应该是那个神秘派系的人,而我和施密特两个,只不过是想要探求真理而已。”詹姆斯摇着手说,眼中一片坦诚。

但我不知道这种坦诚是装出来的,还是真如他所说,世界树的内部并不团结,分为两个松散的派系。不过两人一直所表现出来的对黑竹沟的兴趣,的确更类似于研究性质。

“其实我很想知道,当年董笃宜的向导,偷走的东西除了坛中书,也就是后来所谓的《金沙古卷》的残页外,另外一件古董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詹姆斯和施密特沉默了一阵,最后詹姆斯说道:“那只是一件文物的残缺部分,但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准确地说,那是青铜铸造的,结着果实的一段树枝,世界树组织名字的由来,就和这一截青铜树枝有关。”施密特补充道。

“青铜神树!”我和敖雨泽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三星堆中所出土的文物,最著名的就是青铜神树,被列为国家首批禁止出国展览的文物之一。青铜神树其实并非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首次发现三星堆时出土的,而是一九八六年对三星堆进行大规模挖掘的时候才第一次现世。

可是按照詹姆斯和施密特的说法,世界树组织的创立者,居然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三星堆刚被发现时就得到一截青铜神树的残枝,而且很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段残枝。因为一九八六年发现的青铜神树本身就破旧变形,树干断成三截,树枝断成十八截,无数专家花费了八年时间和无数精力,才勉强修复完成。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雾起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雾傀儡
热门: 昙花梦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幽灵船 师尊大人要逼婚? 重案追踪 牧神记 神武战王 踏月问青山 嗜血法医·第3季 消失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