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雾起

上一章:第十九章 野人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世界暗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阿木章依与两个村民的交流,我们了解到这两个村民竟然都是一九七四年进入黑竹沟的,距今已经整整四十二年。

让我们脊背发凉的是,两人都说是在黑竹沟内迷路了四天左右,身上携带的干粮吃完后饿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遇到我们派出去探查的人才被带了过来。

在这两人眼里,我们这群人身上穿的才算是奇装异服,还以为我们是从海外回来的。

看两人不像是撒谎的样子,而且身上的穿着,甚至两人口袋里摸出来的一九七一年发行的两毛四分钱,都说明两个村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得知真相后,两人依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向我们的眼光,有着深深的怀疑。那感觉就像是在看敌特分子,估计不是看我们人多而且手上还有武器的话,两个人都要马上反抗逃走了。

过了一阵,两人的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看上去也精神了些,连说话口齿都清晰了许多。

这个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人除了头脸外的肤色,比起阿木章依这个现代的彝族人来,都要白皙许多。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样也就罢了,可是两个生活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村民,居然有着白皙的皮肤,那就值得怀疑了。

要知道当时的山村还处于特殊的动乱年代,还没实行包产到户,经济条件可以用恶劣来形容。有的人家甚至穷得一件衣服要穿十几年,所有人在大队公社劳作,就算是习惯偷懒的人也要装装样子。那个年代的山村中,不太可能有着这样堪比现代人肤色的人。

我朝敖雨泽使了个眼色,敖雨泽立刻心有灵犀地朝我走过来。我们一同走到一边,敖雨泽低声问:“你发现了什么?”

我说道:“这两个人,虽然装得很像,但是他们绝对不是七十年代的人。”

“你是说他们的肤色有问题?”敖雨泽问,看来她也看出了这一点。

我点点头说:“不仅如此,我不太相信,有人能在这里活上四十二年,可容颜一点都没有变化。”

“以前不也有类似的传说吗?在百慕大,有人曾看见过‘二战’前的船只完好无损地出现,这样的船只被称为‘幽灵船’。还有人甚至在船上看到过‘二战’的士兵……”敖雨泽反驳说。

“那样的状况,很可能是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鬼影事件类似,只是意识世界的虚影投射在现实世界人脑中产生的幻觉。可是现在不同,这两个人,可是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就算意识世界的神灵,已经强大到能够影响人的意志,但是它们还不可能直接干涉物质。”我冷笑道。

“我虽然没有肖蝶那样强悍的催眠能力,但是我也受过严格的反侦察训练,学过相关的心理学。这两个人的动作和语言,甚至是他们不经意表现出的任何一个可以代表潜意识的神情,都说明了他们没有说谎。”敖雨泽淡淡地说。

“那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他们没有说谎,这两个人,的确是七十年代初进入黑竹沟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的身体和意识都被冻结了四十二年。但这么长的时光,身体可能还是有缓慢的新陈代谢,以至于皮肤表面的黑色素被分解,最终变成我们看到的样子……”

这样说倒是有点道理。我正要过去仔细核对两人的身份,可原本围着人群的地方,却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人群轰地散开。

“疯了,这两个人疯了!”有人大叫。这个时候我远远地看到两个村民的嘴边,流淌着鲜血。当我定神去看时,发现这血液是从他们嘴里叼着的一块肉上流出来的。

在地上不停翻滚惨叫着的,是李老的学生王若君。他的脸上少了一块肉,满脸的血,看上去极为凄惨。

而更加让我感觉到不安的是,那两个村民这个时候双眼通红,神情狰狞恐怖,一脸疯狂的样子犹如恐怖片中的丧尸一般。

只是两人丝毫没有丧尸的呆滞,反而显得无比灵活,在咽下口中那块人肉后,立刻扑向四散逃开的人。

好在这些人里面,阿华和猛哥并没有逃开,反倒是相继掏出身上的武器,毫无畏惧地朝两人扑过去,给其他人创造了逃生的机会。

敖雨泽冷哼一声,也拔出身上的匕首冲了过去,直接架住稍年轻的那个发狂的村民,对阿华说道:“你们两个对付另一个,尽快制伏他。”

昨天晚上敖雨泽击败在黑夜中窥探的野人,没有人发现她是怎么出手的。只能从野人拧断羚牛脖子以及轻松杀死孙恒这两点,推断那疑似戈基人的野人到底有多强。

而敖雨泽能够凭借一把开山刀,不使用枪支等热武器,击败近身搏斗能力极强的野人,她的实力的确比之前要高上一大截。

可这样的实力,也只能是间接推测其强大的程度而已。直到现在,当她独自一人挡下一个发狂后身上肌肉骨骼不断膨胀的村民时,才真正让我明白她这次苏醒之后,的确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敖雨泽手中没有拿昨天晚上那把夸张的开山刀,仅仅是一把匕首。可这把匕首在她手里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像穿花蝴蝶一样上下翻飞,在那个发狂的村民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尽管这些伤痕并不深,村民更不知道是受了什么药物刺激,居然连疼痛也不知道,而且伤口只流下一丝丝血就开始愈合收口。

可敖雨泽的动作太快了,村民愈合伤口的速度,根本比不上身上新添加的伤口的速度。很快,当村民的双眼被敖雨泽刺瞎,四肢的筋络和肌腱都被割断后,终于重重地摔倒在地。其他人扑过来,用结实的尼龙绳将他捆住。

而阿华和猛哥也不负众望,只比敖雨泽晚了一分多钟就制伏了另外一个村民,同样将其绑了起来。随后,他们用破布塞上两人还不停张合乱咬的嘴巴。

“到底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怎么会突然发狂的?”李老心有余悸地跑过来,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学生王若君。

这个时候的王若君,已经被人扶着坐了起来。周楠为他勉强擦干净脸上的血迹。可这样一来,他脸上的伤口就更显恐怖了,能透过伤口隐隐看到牙床。

敖雨泽扔过去一包药粉,周楠犹豫了一下还是给王若君敷上。刚开始药粉被涌出的鲜血冲走,不过随着周楠一狠心抹上了一大把,伤口终于不再流血,只是王若君也因此疼得不停抽搐,差点翻着白眼晕过去。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阿木章依结结巴巴地说,刚才他差点被吓呆了。

“他们是突然发狂的?发狂之前,有没有提到什么?”敖雨泽问。

“没有,只是问了下,他们有没有遇到野人……”阿木章依说。

“我记得,刚才这两个人似乎小声提到了一个古怪的词汇,好像叫什么赛波莫……”

阿木章依听到这个词,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说的,应该是‘赛玻嫫’。”

“这是什么意思?”

“‘赛玻嫫’这个名字是彝语,翻译成汉语就是人和蛇做夫妻,是彝族中口口相传的诗歌。”阿木章依说道。

“嗯,我听说过这首彝族的叙事诗,大概意思是说众蛇之王的龙神带着蛇郎巡游人间,蛇郎喜欢上了人间,决心在人间找个姑娘一起生活。后来他爱上了一个叫七妹的姑娘,与她结为夫妻,生了一男一女。可惜七妹的大姐嫉妒自己妹妹的幸福生活,设计害死了七妹,冒充七妹与蛇郎生活了三年。死后的七妹变成画眉,揭穿了大姐的真面目,惩罚了歹毒的大姐……”李老在一旁说道。

“远古彝族对蛇的依赖和崇拜在少数民族中都是不多见的,菜鸟你应该明白这种崇拜意味着什么。”敖雨泽在我的脑子里说道。

来峨边之前,我做了不少关于峨边的功课,也在一些资料上看到过,彝族的蛇崇拜,其实和整个中华民族的龙崇拜是一脉相承的。毕竟在古人看来,大蛇就是龙的一种。

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峨边县,离黑竹沟不远的咱拉黑村的彝族有“玛贺尼”(意为未婚女)因梦龙感应生子繁衍百姓子孙的传说。因此像《赛玻嫫》这样的描述人和蛇结为夫妻的叙事诗,在彝族的民间传说中十分普遍。彝族蛇崇拜与生殖及繁衍人类有关。

可是,这样一个在彝族中算是十分普遍的信仰,为什么两个村民说出这首叙事诗的名字,就突然狂性大发,甚至连整个人都像是突然变异了一样?

正当我们为之不解的时候,两个村民却又有了新的变化。两人原本看上去很瘦,刚才突然暴起伤人的时候,全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都出现大幅的增长,在短短一两分钟内,就如同某些肌肉畸形的强壮怪胎一样。

可现在,他们身上的肌肉虽然渐渐干瘪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身体的表面,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细小鳞片。这些鳞片的形状,赫然和蛇鳞相差无几。

而且两个人的眼睛也瞪得老大,可瞳孔却不似人类的圆形,而是渐渐变成爬行类动物特有的竖瞳。伸出嘴外的舌头也开始生长,尖端像裂开一样开始分叉。

接着两人的头发开始不停掉落,上下颌骨更是朝外突出,犬齿也如同蛇类獠牙一样生长出来。整个人看上去,竟然如同半人半蛇的异类。

“巴蛇神……”我和明智轩对视一眼,低低地说。

如果他们的双腿也化为蛇尾,那么几乎就是我们曾在五神地宫下看到的巴蛇神的翻版。

“是蛇侍,传说中守护巴蛇神的侍卫。”敖雨泽纠正道。

其他人就没有我们这样镇定了,看到两个村民如此变化,再度开始散开。毕竟两人只是用看似坚固的尼龙绳绑着,谁也不知道两人变成半人半蛇的怪物后,能否轻松挣脱绳子。

不过幸运的是,大家很快就不再担心了。或许是这样的变化瞬间耗尽了两人的生命力,两人身上的鳞片刚长出来不久就开始脱落。最后连带着身上的肌肤也出现大块的溃烂,连里面红色的肌肉也渐渐变得乌黑,继而全部化为带着腥臭的脓水。

两个人的嘴里发出如同蛇类的嘶嘶声,很快眼中带着冷漠的光彩渐渐暗淡下去,最后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

他们的血肉,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渐渐朽坏腐化,只剩下一堆灰白色的骨架。只是这骨架不少地方都扭曲变形,或者增生出多余的骨质。

骨架十分脆弱,敖雨泽只轻轻踢了一下,骨架就松散开来,不少地方断开裂成几截。

我试着戴着手套取了一小截肋骨。用手轻轻一捏,这一小截肋骨就像是回潮的饼干,被轻松捻碎。

“好可怕的时光之力!”敖雨泽喃喃地说。

“你是说,他们瞬间走过了四十二年的时光?”我想起两人如果没有撒谎的话,应该是四十二年前进入黑竹沟的,可年龄和思维却停滞在当年两人进入的那一刻,只以为过去了四天的时间。

但是时光只是被禁锢了,并没有真正消失。当符合开启这种禁锢的某种条件达成后,两个人几乎是瞬间度过了四十二年的光阴,彻底地腐朽。

只是两人并非瞬间变得苍老,而是变成半人半蛇的怪物,这一点就有些奇怪了。

我、敖雨泽、明智轩以及熟悉古蜀国内情的阿华还好,对这样的变故都有些心理准备。猛哥也是见惯了各种厮杀和血腥的人,因此也最多是有点好奇而已。

可其他人,尤其是李老等几个从矿业大学中出来的文化人,这个时候完全受不了。尤其是脸部被咬了一口的王若君,好不容易因为敖雨泽提供的特效药能够勉强说话了,一个劲地想要回去。

这也难怪,相对我们的经历来说,他们都是普通人。不过,让我们意外的是,施密特却一脸兴奋的样子,和詹姆斯嘀咕了几句,最后一脸兴奋地来到我们跟前,用蹩脚的中文悄声说道:“本来我还怀疑这里是否能找到消失的伊甸,可现在我能够确认了,消失的伊甸就在这里!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愿意和我们一起找到它吗?要知道这可能是震惊世界的发现……”

我不由得暗地里冷笑。如果施密特真的是世界树组织的人,这样的表现就太假了。世界树对古蜀国时期的秘密的了解程度,丝毫不在三大组织之下,而在技术和财力上甚至犹有过之。

要知道支持世界树组织的海外财团,其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是犹太人所控制。而施密特作为一个致力于寻找消失的伊甸的信徒,要说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信仰,和世界树丝毫无关,那也未免太高看他了一些。

“或许这里不仅仅是藏着消失的伊甸,连伊甸园里那条引诱亚当夏娃偷吃智慧果的蛇都在。”我笑着说道。

施密特愣了一下,继而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这里是消失的伊甸,那么当初引诱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蛇,的确有可能藏在这里。怪不得刚才那两个人身上会出现蛇鳞,因为他们闯进这里之后,可能接触到了那条恶魔化身的蛇,被恶魔的气息所影响……”

我本来不过是开玩笑才这样说,却没有想到施密特居然能自圆其说地讲出一番道理来。不过真要说起来,似乎不管是东方西方,都有着关于巨大的蛇类的神话。

西方国家中最著名的蛇有两条,除了在伊甸园引诱亚当和夏娃吞吃了禁果的蛇之外,最著名的就是尤尔姆冈特(Jormungandr,也称耶梦加得)。

尤尔姆冈特是一条身型极为庞大的巨蛇,奥丁趁它还年轻时,就把它扔进环绕着人间世界的无底深海之中。它把身子伸展,竟然刚好在深海的另一端咬住自己的尾巴,可见巨蛇的体型有多么庞大。

巨蛇在海中不能挣脱,只好把身体紧拢着,把整个尘世围堵了,因而也被称为“尘世巨蟒”“围绕中庭的巨蛇”或者“世界蛇”。

传说中的世界蛇成长到一定程度,能够吞吃掉整个世界,最终已经没有东西可吃,所以只能吃掉自己的尾巴,因此衔尾蛇的形象又象征着极度贪婪。

而在东方,除了国内神话中的巴蛇、修蛇和腾蛇等巨大蛇类外,更多的是各种蛟蛇乃至蛇的最终进化物龙。纯粹以蛇的形象为世人所熟知的其实并不多,巴蛇已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在日本神话中,最高等级的反派角色就是八岐大蛇,因此诞生出了无数的文学作品和近现代的动漫衍生物。

哪怕是在南美,都有着崇拜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的信仰,甚至一度被认为是类似东方人对龙图腾的信仰的延续:中美洲人有可能是殷商时期渡海而过的殷商人。

因此蛇这种总是带给人恐惧的生物,在神话传说中,其实有着尊贵的身份。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对蛇类的恐惧,古蜀人对巴蛇的信仰,最终诞生出巴蛇神这样的神祇——作为古蜀五神中最强大的神灵,几乎可以和比五神还要古老的古神比肩的神秘存在。

也正是因为巴蛇神的力量如此强大,才让古神也对它动了杀机,最终利用十二世开明王对长生和成神的渴望,派出五丁力士协助杜卢击杀了巴蛇神留在人间的肉身。

巴蛇神的意识太过强大,普通的肉身根本无法容纳它降临的意识,也只有长达数百米的巴蛇,才具有如此强的肉身力量能够承受神降的结果。

可唯一用来神降的肉身却被十二世开明王杜卢给灭杀掉,更是布置了极为恶毒的神力汲取法阵,让巴蛇的肉身无法重生。巴蛇神也因此渐渐虚弱下去,时不时陷入沉睡。

秦振豪作为熟悉内幕的JS组织头目之一,从多年前开始布局,最终在雷鸣谷中成功利用我们五个身具特殊血脉的观察者,通过烦琐而神秘的祭祀仪式,获得了一具能够勉强容纳神灵意志的神躯。

这具神躯,很可能拥有完整的神血,比我身上稀薄的金沙血脉要完整得多,也是尸鬼婆婆姬巧玉一直渴求的能够让死人复生的真正神血。

或许,这具源自巴蛇神的神躯,才是施密特的真正目的所在。毕竟世界树组织在这件事上已经投入了许多资源,甚至不惜和真相派彻底反目,差点灭掉真相派在国内最大的一个基地。

尤其是在梓潼的地下石窟的时候,世界树组织通过布局,让我不得不利用巴蛇头颅外布置的法阵救出敖雨泽。尽管敖雨泽也因祸得福获得更强的力量,我除了血脉浓度外损失也不大,反而和敖雨泽有了心灵相通的能力。

可世界树组织到底从中得到了什么,我却一无所知。只能推测他们得到的东西,肯定不只是时光之沙那么简单。很可能他们已经获得了唤醒信仰的那个古神的全部条件,只是等待最后的机会而已。

而这个机会,无疑是和黑竹沟中的意识世界,同时也和秦振豪有着某种联系。施密特作为世界树组织的成员,哪怕表面上只是外围组织的成员,在这一点上应该有着充分的准备。或许他真正想要寻找的,不仅仅是消失的伊甸,而是传说中的上古神灵,哪怕它仅仅是能够在意识世界中任意创造世界。

东西方文化虽然差异很大,但是在一些方面却有着一定的共通性。比如在神话传说中都有一场灭世的大洪水,而对蛇类一边崇拜一边警惕,也几乎是同时具有的文化符号。

西方世界中的蛇是恶魔的化身,是引诱人类始祖犯罪的邪恶存在。虽然在东方作为神灵化身的蛇邪恶程度要轻上许多,可至少都说明了无论东方西方,都承认远古时期的蛇类,有着某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并且这股力量还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人类先祖的认知,从而改变了世界的发展轨迹。

巴蛇作为整个东方除了龙凤等神话生物外最强大的蛇类,很可能也是唯一在神话中出现过,同时在现实世界拥有真实存在痕迹的生命体。如果说梓潼地下石窟中的巨大蛇类遗骸是巴蛇的肉身,那么作为古蜀五神之一的巴蛇神的意识,有很大的可能是藏在黑竹沟所在的意识世界内。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巴蛇神的意志会偶尔因为地磁异常引起的空间变换泄漏出一丝。这足以让附近的彝族山民,对蛇类产生天然的崇拜和敬畏,因此谱写出无数人和蛇相关的传说故事。

据说在蛇崇拜盛行的村落,当地人举行订婚后,姑娘家要择吉日请一名长辈携带祭品到山上选定某棵马樱花树或松树,敬酒焚香献祭后将小树连根挖起带回家。削去树枝,截下四寸左右的树干,用小刀刻成蛇形。再用黑、黄、蓝等彩线缠绕蛇身九圈,蛇脖颈用红线缠七圈,并用黑布包裹好。

姑娘未出嫁前,木蛇放置在姑娘枕头下。出嫁时,木蛇是娘家最重要的陪嫁物之一。出嫁日木蛇放置于新婚夫妇枕下,夜夜相伴。等妻子怀孕后,娘家要送一只红公鸡,在姑爷家献祭祖先,念经祈祷蛇神,感激蛇神赐予了子女。

当地彝族认为,夫妻的第一个孩子是蛇神的。因此,孩子出生后要杀鸡祭蛇神,然后将木蛇用竹篮背出村外的三岔路口上烧掉,叫作送蛇神。

如此古怪的婚俗,一方面显示了当地人对蛇神的崇拜,另一方面也暗示出蛇神有“造人”的神通。这在其他民族的传说中也是有着某些影子的。比如传说中创造了人类的女娲,就是人首蛇身的形象,此外创造了八卦的伏羲,也是如此。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野人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世界暗面
热门: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诛仙 心理罪·暗河 我的钢铁战衣 神武战王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风语2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还是地球人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