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时光之沙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熔岩神殿 下一章:后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神像的上方的青铜穹顶,如同五片花瓣一样缓缓裂开,接着青铜构筑的熔岩神殿开始了震动,巨大的机括声音不时在空间中回档,似乎脚下这史无前例的青铜构造的宫殿已经复活过来。

七八条绳索从高空垂了下来,顺着绳索溜下来的,是真相派的精锐战士。这些战士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不过精神依然旺盛,随着他们的潜入,神殿中的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谁也没有想到,孤注一掷地跳下地缝,最终还是逃不脱真相派的追捕。

最终真相派下来的人有二十几个,包括小王和肖蝶、老K他们,至于长寿村的人,却是除了村长大奎外一个都没有发现,也不知道是都死在JS基地的自毁中,还是出了其他问题。

“果然,和族里的古籍记载的一样,这里是为最强大的神灵修建的神殿,里面藏着长生的终极秘密……”村长大奎的语气中透着贪婪,双眼放光的说。

“我说过,绝对不会让我的合作者失望。”小王古怪地笑着,随后转过头看向沉默的我们,说道:“是不是没想到我们也敢跳下来?其实不奇怪,因为我们之中,毕竟有两个的外援,想来你应该猜出是谁了。”

我没有回答,但是心中的确有了一个答案,其中一个外援应该就是尸鬼婆婆,只有在长寿村中隐居了几十年的尸鬼婆婆,只有她才可能对蚕丛墓有如此深刻的了解。只是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不知道她的真正目的。

“那么开始吧,我的红桃皇后,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小王伸出舌头,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对着我们所在的方向说。

我的脸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叶子,小叶子也是脸色苍白,可是最终,却朝小王的方向走了几步。

她的脚步带着迟疑,身子也不停颤抖,看得出她内心也是在极力挣扎的。

“为什么要这样?他杀了你外公……”我有些愤怒地大喊。

“我妈妈……被他们抓走了。”小叶子带着一丝哭音说。

我一呆,随机反应过来这的确是真相派的一惯作风,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尤其是会利用亲人的性命来威胁他人效命。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一个组织如此痛恨,就算是一直和我们敌对的JS组织,至少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有底限的。

“你们这些混蛋,畜生……”我低声骂了一句。

“嗯,说得很对,不过就算是畜生,其实有时候也比人要可贵呢。人类这个物种,自私,贪婪,虚伪,残暴,毫无远见。许多时候连畜生都不如,所以我就将这句话当成是赞美好了。”小王微笑着说,丝毫不以被骂而感觉羞怒。

小叶子取下自己的项链,我这才发现项链下面有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吊坠,看材质应该不是什么金属或者宝石,更像是某种接近玉质的骨头雕刻成眼球形状的。之前这根项链是藏在衣服当中,我只能看到露在脖子上的铂金链子,这眼球状的吊坠还是第一次看见。

小叶子将吊坠取下来,然后爬上神像下方的台阶,然后垫着脚尖并将吊坠高高举起,很是艰难的放入神像额头的空洞中。

我在刚看到这枚吊坠的时候,就隐隐地感觉到很可能和眼前的神像有关,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神像的额头在放入眼球状的吊坠后,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身上几年的灰土也被抖落了不少。接着它额头的骨质眼球开始缓缓地转动,最后白色的眼白中心,自动出现了类似瞳孔的褐色,变得无比生动起来,冷冷地注视着我们。

我被这只眼睛看得毛骨悚然,最后不得不微微移开目光。

“你们一定以为,真相派真是个邪恶而自私的组织,但想来你们也不会明白,这个世界本来就陷入了某种错误的模式,这种错误每七天就会发生一次,也就是一个星期。或许每次错误发生的时候,世界内部的自我净化机制会很快纠正这些错误,可无数年来,这些错误每次发生时即便被纠正所产生的微不足道的一点偏差,也已经累积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程度,我们只是想要纠正这个巨大的偏差而已。为了这个目的,别说是绑架几个人了,就算是死伤千百万人,我们也不会在乎……”小王看着神像额头转动的眼球,用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说。

很明显,他并非是在敷衍或者解释什么,而是真心的这样认为。

这个人真是疯了——我脑子中首先闪过的,却是这样的念头。明明是做的事情让人无比憎恶,却自认为是在拯救世界而毫不留情地牺牲掉其他人,甚至还乐在其中,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就算真相派最终是为了熔岩神殿中的宝物,或者是为了统治世界之类的野心,我多少都能够理解,可是从小王的语气看,他竟然为的是纠正世界的错误。明明是邪恶的反派,做着自认为正确的事情,为此不惜给其他人带来巨大的伤害,这和中东某个混乱而恐怖的宗教国度都有得一拼了。

不过时间已经容不得我多想了,很快,转动的眼球开始停滞下来,巨大的神像中发出犹如鸡蛋破壳的声音,黄绿色的黏液从神像的缝隙中渗出来,很快就在地下汇集了一大滩,散发出极为腥臭的味道。

接着神像开始朝两边裂开,哗啦一声,一个蠕动的肉团从神像中间掉落在地,肉团上面覆盖着无数的筋膜一样的东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羊水袋中装着什么诡异的生物。

“汇聚了五神后裔血脉的全新神灵,只有它的出现才可能让这个世界回归正常——尽管对这个世界所有卑微的人类来说,或许也意味着末日。不过这有什么关系?不打破一个旧世界,如何去建设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有神存在的理想世界?”小王的语气中,透出一种无法言说的狂热。

我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JS组织要将引诱我们前来蚕丛墓这件事称之为“神创计划”了——不管是JS还是真相派,他们的真正目的,都是为了蚕丛墓中的这个看似只是个肉团的古怪生物,这个生物不知道在神像当中沉睡了多少年,很可能最初是蚕丛王用来转生成神而准备的躯壳。

这躯壳需要我们五个人的血脉才能唤醒,同时还需要一件必备的道具,那就是小叶子手中那枚眼球状的吊坠。

“这东西,就是神的躯壳么?我妈妈曾说过,这枚纵目神石是我父亲从一座古墓带出来的青铜箱子里得到的,它拥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材质和力量,能够将沉睡的神灵唤醒。我一直以为这不过是她太想念父亲而臆想出来的故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真的……”小叶子目瞪口呆地盯着地上蠕动的肉团说。

这个眼球状的吊坠,竟然是当年的叶暮然从那神秘的青铜箱子中取出来的,它到底代表着什么?

我记得叶教授曾说过,叶暮然从古墓中的带出来的青铜箱子,一直被某个神秘的国家机构所秘密保管,因为里面很可能藏着能够颠覆人类文明的东西。

也不知道叶暮然是处于什么心理,竟然将里面的一件物品,也就是这骨质眼球给偷偷藏了起来,还交给自己的夫人传给小叶子,当时的他是否会预料到这个决定竟然差点给自己的妻女带来灭顶之灾?

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地上的羊水袋表面有一双细小但是锋利的爪子伸出来,破例的羊水流得到处都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

那双爪子将整个羊水袋胡乱撕扯开,最后露出一个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诡异身影来。人身蛇尾,双眼凸出,额头中间依然镶嵌着那枚诡异的骨质眼球,和神像最大的不同就是身后没有双翼,只有两个细小的突起,犹如肩胛骨的位置发生了某种变异而增生出来。

并且它的手上也没有拿着丝线和青铜树枝,只是两只指甲极长,犹如鬼怪般的利爪。

这只被称为神躯的怪物,实际上更像我们在五神地宫中看到过的巴蛇神的,只是要小上一号,而且面孔更接近女性的柔和线条。

“叶凌菲,你已经做到你承诺的事情,出去雷鸣谷后,我们自然会放了你母亲。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问,你是否还愿意继续扮演你本该扮演的角色,真相派的红桃皇后?”

“我……我……”小叶子有些无助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心中微疼,强压着愤怒,微微摇头。

小叶子脸色的苦闷神情似乎稍微减少了些,也对着小王摇摇头。

小王古怪地笑了一声,说道:“很好,那我就不需要继续对你客气了。你们几个,就成为神灵诞生后的第一份祭品好了。”

他刚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造型古朴的瓶子,从瓶子里面倒出一枚乌黑的药丸服下。接着他将瓶子递给其他人,每个人都依样画葫芦,吃下同样的药丸。

接着小王拿出另外一个瓶子,然后抛了过来,我本能地想要去接,却被敖雨泽一把打开。

瓶子在地上炸裂,露出的却是一团灰褐色的粉末,这粉末见光后很快就开始融化,然后蒸发,只短短的几秒钟就消失不见。

但我却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地上的古怪生物更是已经冷冷地朝我们看了过来,眼神冰冷无情,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在看着带宰的食物。

我心中一跳,接着眼前一花,地上的神灵躯壳已经消失不见,接着敏锐的灵觉感知到身后恶风袭来,本能地朝前窜了两步。尽管我反应很快,可还是晚了,自己的背后已经被抓了好几条血痕出来,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血腥味,只是这血腥之中还带着几丝让人陶醉的古怪香味。

敖雨泽顿时扑了过来,利用超高的身手,和这古怪的生物暂时周旋着。我也能够看出来,这古怪生物尽管身型要比当时在五神地宫遇到的巴蛇神要小上一圈,但是灵敏程度要超过一些,很快敖雨泽就落入下风,手臂也被抓出一条十来厘米长的口子。

“你们几个,去神像下面,把那件东西取出来。”小王低声吩咐。

肖蝶娇笑一声,开始朝神像方向移动,我一边的躲避着速度惊人的古怪生物,一边观察着他们的举动。

很快,肖蝶指挥着两个武装分子从神像下面抬出来一个巨大的青铜圆桶。圆桶是被密封着的,在外面甚至还有一圈古怪的符文。

不过肖蝶没有在意,让两个看上去很是壮硕的大汉极为粗暴地打开圆桶的卡扣,掀开桶盖,露出里面一个最大直径三十多厘米,高五十厘米左右的坛子来。

无论是肖蝶还是小王,在看到这个坛子的同时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我的脑子里也马上闪过一个名词——坛中书!

金沙古卷上中下三卷,都是藏在坛子中的,这一点我们都可以肯定,因此金沙古卷,也被成为坛中书。

后来羌族的释比传说中,或许有一两分关于金沙古卷下落的消息,所以羌族的释比经典,也仿效坛中书的名字,被分别成为上中下三坛书,尽管类容不同,却从名字上对应着金沙古卷的上中下三卷。

之前在五神地宫的时候,我们曾从余叔饲养的山寨巴蛇神肚子里得到过几页中卷的残页,已经交给铁幕的专家以及叶教授去研究。之前我们就推测过,金沙古卷的上卷很可能就藏在蚕丛王墓葬当中,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很没有真正进入这座熔岩神殿,只是从最外围的大殿之中,就能够这么轻易的看到它的问世。

坛子被毫不留情的摔碎,也完全不管这坛子本身或许就是十分珍贵的文物。

摔碎的坛子碎片当中,静静地躺着一卷散落的羊皮卷,看上去还完好无损,大概有三四十页的样子。

这就是金沙古卷的上卷了吧?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肖蝶已经捡起了地上的羊皮卷,稍微扫了一眼,原本脸上的笑容却顿时僵住了。

“怎么?”小王似乎察觉到了她的不对,连忙走了过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羊皮卷,但是看过一眼后,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握着羊皮卷的手都在颤抖。

“我们上当了,该死的秦振豪!”小王一字一顿的说,似乎要将愤怒都发泄在这个字里。

“这根本就不是神灵躯壳,仅仅是另外一只山寨的巴蛇神,他早就进来过,而且还对这里的神躯和金沙古卷都做了替换!”肖蝶阴沉着脸说,而原本在追杀我们的古怪生物,动作也开始变慢,最终被敖雨泽抓住机会,一下攀爬在它身上,然后一双修长的腿勾住它的脖子,腰间猛然发力,带着这生物一起翻转的同时,也拧断了它的脖子。

尽管敖雨泽也消耗了不少心力,可是这原本十分难缠的生物终归是解决了,尽管解决的过程和进度,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得多。

“不对劲,这家伙不该这么弱的,要知道在五神地宫的时候,就算是你注射了那种药剂,也才能在巴蛇神受伤的时候干掉它,更不要说没有解开血脉力量的我了。”敖雨泽喘着气说。

尽管我们五个人都身负五神之一的血脉,可是除了我的血脉力量基本觉醒了外,其他几人也就秦峰因此获得了超高的精神力量,敖雨泽是身体各方面素质均衡增长了一些,但真要说起,血脉的力量根本没有全部发挥出来。

可现在,原本需要我解开血脉封印束缚才能打败的巴蛇神,却被她在正常状态下击败,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回想着刚才这怪物越来越慢的速度,还有肖蝶与小王的对话,我们再怎么笨也可以看出来,这怪物应该只是JS培育的又一个巴蛇神仿制品,甚至很可能还是没有完全成熟的幼生体,所以才这么弱。

这个时候,小王已经扔下了手中的羊皮纸,刚好有几张飘落到我们附近。借着大殿内的火光,我看见这些羊皮纸上面,竟然连一个字也没有,反倒是画了一幅幅搞笑漫画。

我的脑子里顿时出现了那个大鼻头的大叔形象,很可能画这些恶搞漫画的人,就是秦振豪本人,这个发现让我大跌眼镜。

“金沙古卷被他取走了!”敖雨泽也反应过来,我这才发现,本来被我们所轻视的秦振豪,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运筹帷幄,我们不过是他的一枚旗子而已。

“不,不一定是秦振豪,还有一个人也有这样的能力。”秦峰突然说。

“也有可能是尸鬼婆婆……怪不得她没有出现,如果是她想要独吞金沙古卷上卷,从中研究那个关于世界终极的秘密,那么和真相派的合作,也许只是她的幌子。”肖蝶首先反应过来,大声说道。

小王的脸色依然难看无比,我们也想不通尸鬼婆婆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还有消失的旺达释比现在又到底去了哪里?这一切谜团都像是乱麻一样塞满了我的脑子,怎么也理不清楚。

“现在我们怎么办?”老K叹了口气,凑上前来说。

“只能先离开这里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的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不管是秦振豪还是尸鬼婆婆姬巧玉,亦或是他们两个暗中勾结在了一起,我们都落在了下风。”小王说。

“他们呢?”老K神色不善的指着我们问。

“他们……既然神躯和金沙古卷上卷都被秦振豪或者姬巧玉带走了,那么这几个具有神灵后裔血脉的人,也就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了,不如……”

“不行。”肖蝶大声的反对:“如果我们要想从这里出去,就离不开他们。”

小王想了想,似乎也觉得不太可能离开上千米深的地缝,只有进入青铜神殿之中,才有机会从神殿嵌入两边山壁的部分的通道爬上地表去。

“那就带着他们一起,不过那个身手最好的女人,你的好朋友,可要给我看好了。”小王冷冷的说。

肖蝶笑着点头,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神像的下面,原本是摆放那青铜圆桶的,现在圆桶被移开,就露出一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圆形口子来。我们找遍了整个空旷的大殿,都没有找到其他出路,唯一能让人通过的,就是这个黝黑的口子。

最终,我们几个人当先钻了进去,不过这次小王他们毫不客气的在我们身上都留下了一枚可遥控的微型炸弹作为威慑。

这个地方原理地表,甚至是原离被秦振豪毁掉的JS基地,因此原本被雷鸣谷特殊地形以及翘曲点的存在而混乱不堪的电磁场反而要正常一些,否则这些遥控炸弹屁用也没有。

进入圆洞之后,我们仿佛进入到一个巨大而精密的机械装置之中。

这机械是地下熔岩所散发的热力来驱动,也不知多少巧夺天功的设计,才让整个青铜神殿中的无数机关在地热驱动下得以运转。这种对地热的利用效率,就是现代科技也暂时做不到,简直就是比青铜神殿存在本身都还要伟大的神迹。

神殿内部的道路十分复杂,而且不时传来机械运转的声音,也不知青铜神殿本身这样的运转有什么意义在。

直到几个小时后,我们走入一个空荡的大厅,看到大厅上方密密麻麻倒吊着的数千具人体,这才脸色发白地算是明白了这座青铜神殿,竟然依然存在着生命。

无数的青铜管道密布,一方面输送着地热作为能量,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营养物质被注入细细的铜管直接注入倒吊着的人体小腹的胃部,也有部分管道看起来应该是用来排泄废弃物的。

如果是放在外面,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可能要不可几个小时就被折磨致死。

可这个地方显得无比古怪,这些倒吊着的人体明显是陷入沉睡当中,而且铜管刺入小腹的部位,皮肤和肌肉也早已经和铜管完全生长在一起,虽然看上去恐怖而诡异,可他们却没有完全失去生命力,似乎这里存在某种物质,在让这些人沉睡的同时,生命力没有任何的降低,甚至远比一般人要强。

“这里才是雷鸣谷中的意识空间存在的基础,蚕丛王在四千多年前就掌握了这种技术,利用众人的意识构筑出一个虚幻的有神灵存在的意识世界,怪不得秦振豪完全不在意外面的戈基人人俑被破坏,那个地方只是对神殿简单的模拟,只是意识世界最外围一层。”秦峰不由得惊叹道。

“这个味道,是长生的味道。我能够闻出来,可以提炼长生药物的圣泉,就是这味道。”村长大奎突然双眼放光的说。对于他来说,最想要的无非是永远长生的方法,不用再受JS组织的掣肘。

我默默看着头顶成千上万身体依然活着,但是意识却不知道被寄托在何方的人体。这让我想起一部注明的电影,黑客帝国,在那这部1999年上映的电影中,人类也是被圈养起在培养皿中,所有人的意识都被链接在一个虚拟的世界当中,而人的身体却作为矩阵母体这最大人工智能的电池。

和科幻电影不同的是,眼前真实的景象要更加恐怖,没有培养皿和巡视的机器章鱼,只有一根根冰冷的青铜管线,在用一种极为原始的方法做着这一切。

“我终于明白长生的作用了,长生根本不是为了人类的福祉而准备的,而是神灵为了自己的世界稳固不得不做出的妥协。神灵所在的意识世界不仅需要观察者,还需要大量的普通人的意识链接形成盖亚网络,随后才可以进化形成稳固的意识世界。可除了神灵本身之外,普通人的意识必须要一具躯壳来承载,所以它们就要想法让人的肉体存活的时间越来越长,因此它们开发出了‘圣水’这种玩意儿。”我看着着荒诞而古怪的一幕,想通了好几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熔岩神殿 下一章:后记
热门: 一世之尊 永生 七宗罪9:鬼手佛心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残次品 六爻 红色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星辰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