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人蛹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躯壳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观察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等我继续胡思乱想想去,旺达释比已经走到秦峰跟前,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摸出身上最后一枚符石,放在了秦峰的额头上。

很快,秦峰狰狞的面孔的开始渐渐变得平静下去。接着旺达释比用一只羊毛笔沾染着红褐色的颜料,在秦峰的额头四周画了几个符文,随着口中念念有词地吟诵咒文,这些符文开始绕着额头中间的符石流转,最后都被符石所吸收,符石也因此泛起一层红色的光亮来。

秦峰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人也僵硬地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秦峰的双目当中完全没有焦距,似乎依然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只是旺达释比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诡异的是,放在秦峰额头的那枚符石,竟然完全没有掉落的迹象,就像一开始就生长在秦峰的额头之上一样。

随着符石上的微弱红光开始闪烁,秦峰像是受到某种程序控制的机器人一样,手脚僵硬地动着,然后朝前方走去。

旺达释比对我们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们跟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多少能够猜到应该是他引动了秦峰潜意识中藏着的记忆,让秦峰在没有显意识控制下,能够带着我们走出这个迷宫。

果然,虽然前方看似只是一条直路,可秦峰却在一处山壁的位置停下了,随后保持着四肢僵硬的姿态四下摸索了一阵,也不知道发动了什么机关,那处山壁在一阵“咔嚓咔嚓”的轰鸣当中,朝旁边移动了一大截,露出可容人并排通行的一个大洞。

等我们几人陆续通行之后,这处山壁又很快恢复了原状,接下来我们又一连经历了五六道类似的隐秘门户,终于走出了这个迷宫般的所在,来到一条地下暗河的边缘。

在岸边有一只竹筏,看样子有些竹节还没有完全褪去青色,肯定不是古物,而是不久前有人制造出来的。

看着这条暗河,我禁不住嘀咕,暗河不会就是通向先前的地下瀑布和水潭的吧?不过想想还真有可能,当时我们是从瀑布下方的洞穴中传过来的,如果想要溯流而上的话,在当时根本就没有条件。

可如果是通过那条通道中存在的迷宫之后,还真有可能跳过当初的瀑布,到达瀑布的上游。看样子,只要沿着这条地下暗河逆流而上,很有可能到达真正的能带来长生的“圣泉”。

正这样想着,秦峰突然一翻白眼,身子一下瘫软,差点就跌倒在地,额头上的符石也掉落了。还好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旺达释比眼疾手快接住符石,我也马上反应过来扶住了秦峰。

过了好一阵,秦峰再度睁开眼睛,不过这次他的眼神终于有了些灵动,不再像先前那样完全没有焦距,看得出来是真正的清醒过来了。

不过他的脸色依然苍白无比,应该是先前再度进入意识空间中遭遇了什么可怕的场景,并且先前旺达释比的做法虽然让他在潜意识带领下让我们脱离迷宫,却也可能因此精神受到一定程度的创伤。

还好秦峰和我一样,似乎都身负特殊的血脉,而且精神力量应该比我还要强大,只是没有我的血脉那样特殊的性质而已,因此仅仅是几分钟之后,他就能够勉强控制自己的身体,并且能开口说话了。

“貌似我……成功了?不过我似乎冥冥之中听到一个声音在引导我,否则我很可能会永远迷失在那个意识世界当中……”秦峰有气无力地说。

“是旺达释比,要不是他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我回答道,尽管我心底觉得旺达释比的出现太过巧合,不过没有证据,也不敢乱说什么。

秦峰感激地看了旺达释比一眼,有些吃力的说:“我还是太高看自己了,在一个全新的意识空间里,我根本就无法主导自己的潜意识,如果不是你老人家出手的话,我怕是出不来了……”

“下次记得不要乱来就行了。走吧,我也很想去会会他。”旺达释比淡淡地说。

我知道旺达释比口中的“他”,一定是指秦峰的叔叔秦振豪。这个神秘的中年人具有我们无法想象的力量,这力量不是说力气有多大,能直接造成多强的破坏力,而是指这个人在某些领域所具有的非人能力。

最基本的两点,秦振豪很可能具有和尸鬼婆婆差不多的看透命运线的能力,并且还能将自己以及他人的特定意识,投射到过去几十年当中去,从而在某种程度上说改变历史。

尽管我们深信这种投射肯定条件极为苛刻,如果不是利用雷鸣谷这个容纳世界错误的特殊地方,估计根本不可能完成,但这也可以证明秦振豪这个人对于意识、时间以及世界错误本质的研究,早已经超乎我们的想象。

这样的人如果作为敌人,无疑是十分可怕的,好在从一开始,他或许一直在想着要怎么利用我们几个,却似乎并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要不然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估计就算是敖雨泽,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秦峰大概也听懂了旺达释比的话,微微点头说:“他一直在等我们,甚至很可能从一开始,他就盼望这我们的到来。”

“我知道,毕竟少了你们几个的参与,神创计划根本就是个笑话。”旺达释比饶有深意地说。

“旺达,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等大家都上了竹筏,朝着黑暗中未知的水道前行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挡住那些人面巨蛾后,跟着你们留下的痕迹到了先前的迷宫,并且在迷宫中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是谁?”我有些惊讶,本来我以为旺达释比会将这件事含糊过去。

“尸鬼婆婆。确切的说,不是我无意间遇到她的,而是她根据噬魂灯的气息找上了我,毕竟噬魂灯是从她那里得到的,如果说她完全没有做任何手脚,我反倒是会怀疑了。”

“竟然是她?我们不是已经和她达成了协议了么?为什么她还会亲自出现?”秦峰脸色有些阴沉地问,尸鬼婆婆对他的震慑最大,毕竟他少年时代就曾遭遇过尸鬼婆婆的威胁。

“真要说起来,还是因为噬魂灯这件宝物的缘故。”旺达释比说道。

“什么意思?这件宝物难道不仅仅是用来救人或者害人的,还有其他的作用?”敖雨泽也问道。

“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旺达释比苦笑道:“想必你们也发现了,雷鸣谷的存在,隔绝一切电子设备的强大磁场,只是最基本的神秘之处,它真正的奥秘在于是容纳世界可能发生的错误,同时能够利用这个错误,在众多意识体干预下生成一个独立于物质世界的意识空间。而这个世界在开始生成的时候,你们觉得第一个意识是怎么进入这个空间的?”

“是通过噬魂灯?”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

“是的,传说当中噬魂灯能够吞吃人的魂魄,其实人到底有没有魂魄谁能说得清楚,但人肯定是有意识的,否则何以称为人?噬魂灯真正吞噬的,是人的意识,被噬魂灯吞噬意识后的人,就只剩下一具躯壳,如同脑死亡但依然有呼吸心跳的植物人一样。实际上噬魂灯对人的意识也不是吞噬,准确地说是‘转移’,它只是起到一把钥匙的作用,打开位于雷鸣谷中的意识世界,将人的意识转移进去。”旺达释比缓缓说道。

“这就是先前在营地中的时候,秦峰说的你发现了噬魂灯的真正作用?”我问道。

“当然,那个时候我已经大致猜到噬魂灯的真正作用,不过不能完全确定。你们知道在释比传承的上中下三坛经中,下坛经是专门用来驱鬼除邪的,实际上也就是和人的意识打交道的经文,我也是利用下坛经中的一些隐秘的记载,才找到祭炼噬魂灯的方法,却没有想到在祭炼的时候,无意中碰触到尸鬼婆婆留下的禁制,惊动了她,然后她放出了雷蝎。”

“雷蝎是尸鬼婆婆放出的?”我不由得惊呼道。对这种诡异的蝎子,我记忆犹新,毕竟我也被蛰过一次。而且当时旺达释比被蛰后,失去了一小段记忆,如此恐怖的蝎子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比什么毒素都要恐怖。

不过如果说这种蝎子是尸鬼婆婆放出的,那么我对此突然不感觉意外了,像尸鬼婆婆这样能看透命运线的人,没有一点让人惊叹的手段,反而感觉不正常了。

只是,她为何要控制雷蝎袭击我们,最开始袭击铜墙的雷蝎,也是她派出的么?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些问题,估计只有等下次见到尸鬼婆婆的时候,才能从她口中了解到了。我有一种预感,尸鬼婆婆的目的,似乎远远不止是想要通过我得到神血那么简单,而是有着更深层的涵义。

而且她和秦振豪的关系,也似乎保持着某种程度的默契,她在做的事似乎和秦振豪真正的目的有关,并且两者都在暗中试图在让我们这一行人按照他们的节奏进入雷鸣谷,如果中途有什么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那么马上会通过某些手段“纠正”这些意外导致的错误。

“确切的说,是尸鬼婆婆能够影响到雷蝎的攻击对象,毕竟雷蝎作为雷鸣谷中的一种神虫化身,实际上并非是靠毒液影响人的记忆,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人对于某些事物的记忆。”旺达释比回答道。

“这不是和意识投射有些像么?”明智轩突然插嘴说。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秦振豪使用意识投射的时候,恐怕一定程度上借鉴了雷蝎的能力。先不谈这些,在我遇到尸鬼婆婆之后,她曾告知我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关于真相派的目的。”

“那些几乎没有底限佣兵,真相派的人难道说不是为了长生的方法?”明智轩瘪瘪嘴说。

“区区一个长生方法怎么能够满足真相派的胃口?这些人最想做的,恐怕就是夺取JS组织以及秦振豪所掌握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我只知道这个秘密曾被记载在金沙古卷上,很可能就是藏在丛帝墓内一直没有问世的上卷。不过可惜,丛帝墓不是那么好打开的,要想得到金沙古卷的上卷,就连秦振豪为此努力了几十年,很可能也没有真正达到目的,只是凭借看透命运线的力量,知道了一鳞半爪。”敖雨泽在一旁冷笑道。

她作为铁幕组织中最优秀的特工人员,对于JS组织这个老对手自然了解得比我们多得多。即便很多时候对秦振豪的了解也只是局限于推测,可这种推测也是建立在铁幕那堪称恐怖的情报收集能力的基础上的。

“你们说秦振豪的目的,是不是需要我们帮他打开丛帝墓,然后让他得到金沙古卷的上卷?”明智轩突发奇想地说。

“很可能这是他的目的之一,不过我估计没有这么简单。旺达释比你还是继续说说,尸鬼婆婆对真相派的目的,到底是怎么描述的。”我说道。

“这件事真要说起来,恐怕不得不提到三十年前的‘回归者’组织。回归者组织到底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已经无法考证,不过最靠谱的说法,是1929年三星堆关于古蜀时期的文物第一次问世后不久。这个组织的人自诩为古蜀王朝的后裔,并且声称能够让世界纠正自己的‘错误’,回到正确的历史轨迹中去。不过在1986年的时候,三星堆遗址再度出土大量文物后,回归者组织突然发生分裂,从而形成了今天的JS、铁幕和真相派三大组织,而尸鬼婆婆正是当年回归者组织的重要人物,在回归者分裂的时候没有加入任何一个组织,而是独自在长寿村中隐居。”旺达释比用一种极为低沉的声音说道。

虽然旺达释比不过是说了短短的一两分钟,但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却让我们大为震惊,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尔虞我诈斗来斗去的三个组织,在1986年之前居然是由同一个回归者组织分裂而来。

敖雨泽在一旁点头附和说:“的确,我也看过铁幕的内部资料,铁幕正式成立的时间,是从1986年开始算起的。并且按照铁幕内部资料的说法,回归者的分裂,其实主要是当年回归者的几个领导者相互之间的理念不同,就像是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华山派的剑宗和气宗,世界观都不一样,当然只有分道扬镳的份儿。当时这三个组织都分别得到了1986年从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部分羊皮残卷——现在我们当然知道这些羊皮残卷很可能是金沙古卷的一部分。只是当年还没有对此命名,毕竟金沙遗址是直到2001年才真正问世的。”

“JS组织的领导者想要继承回归者的遗志,回归到他们心目中的理想世界中去,为此不惜用长生为诱饵拉拢不少权贵富豪下水;而铁幕似乎发现了一个和金沙文明相关的惊天大秘密,这个大秘密如果曝光,很可能会毁灭世界,因此一直致力于保持对金沙相关的神秘事件的监控和消除,最终渐渐和各国政府合作,算是被各国政府暗中承认的神秘势力。

至于真相派,他们对铁幕发现的这个大秘密向来十分感兴趣,但无奈实力比不上和各国政府合作的铁幕,也比不上继承回归者大部分遗产的JS,最后不惜以曝光金沙相关的神秘事件为借口进行威胁,换来了生存的土壤,从本质上说,真相派的人就是一群小人。而尸鬼婆婆带来关于真相派的消息就是,他们很可能也掌握了进入意识世界的能力,只不过掌握这个能力的只有两个人,那就是真相派五十四张扑克牌中的小王和红桃皇后。”旺达释比带着一丝慎重说道。

“小王我们已经见过了,红桃皇后又是谁?”我皱眉问道。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和敖雨泽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我有些结结巴巴地说:“之前我们曾得到消息,小叶子为了打探她失踪多年的父亲的消息,曾经加入过真相派的外围组织,红桃皇后,不会就是小叶子吧?”

旺达释比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微微点头说道:“是的,凌菲就是红桃皇后,她早已经是真相派的核心成员,根本就不是外围成员那么简单。”

我的心一沉,真相派的人做事不折手段,我已经完全领教过了,无论是在我身上装追踪器,还是用我姐姐来威胁我,他们做的事比起JS组织来都远远不如。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叶子这个童年时期的玩伴,旺达释比的亲外孙女,竟然是真相派的核心成员,难道时间真的能把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也转变成一个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狠毒女人么?

不,应该不会这样的,我相信以小叶子的为人,就算是为了寻找她失踪的父亲,也不会像小王他们这样不折手段,或许仅仅是因为她的特殊能力,才被真相派看重从而吸收进核心成员序列,成为那什么见鬼的红桃皇后。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明智轩突然举着火把,惊呼一声:“快看,水里好像有人!”

所有人都被明智轩的惊呼吸引住了,又是两个火把被点燃,都照向了水面,果然,在不远处,一个人形的东西就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看样子那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而是一具尸体。

强忍着恶心,我们撑着竹筏朝那具尸体靠近,然后用竹筏上的竹篙,将尸体微微挑了起来。

借着三个火把的光芒,我发现这具尸体浑身上下已经长满了白毛,不少部位都腐烂了,不知道在水中浸泡了多少天,看上去十分肿胀,已经分辨不清面目,只依稀看出应该是一具男性尸体,而且年龄应该不是很大,估计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

这就排除了是长寿村中进入雷鸣谷的百岁老人尸体的可能,按照尸体腐烂的程度看,对方死去应该不超过一周。

古怪的是,按理说死亡好几天又泡在水中的尸体应该充满了腐臭的味道,可这具尸体中除了因长期泡在水中的腥气外,竟然没有多少臭味。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按理说尸体都长毛了,怎么会没有臭味?等等,尸体长毛……不会是传说中的“粽子”吧?我吓得手一抖,尸体重新掉回水中,发出噗通的声响。

似乎这声响惊动了什么,很快,水下发出无数生物游动的轻微声音,接着无数眼球状的生物密密麻麻地浮在水面上,然后朝尸体围拢过来。

看着这些眼球状的生物,我们顿时想起了当时在五神地宫的时候,曾一起遭遇到的无数被余叔培育出来的善哉纵目神。只是和五神地宫的山寨纵目神相比,这里的眼球状生物还要大上一些,差不多有橘子大小,并且如同神经线一样的触须也要粗壮不少。

这些古怪的眼球状生物似乎完全不害怕生人,就算我们用竹篙拍打水面,也不过是依依不舍的暂时散开,可随即见没有实质性的危险,又马上重新围了过来。

我朝秦峰望过去,之前在五神地宫的时候,秦峰可是被无数的纵目神所包裹,想必那副画面他不会这么简单的忘记吧?

“如果说我叔叔秦振豪之前和我的交流没有撒谎的话,我们秦家身上背负的是玄鸟神的血脉,你不觉得当初的余叔却让无数山寨的纵目神来试图控制我,有些奇怪么?”秦峰看出了我想问什么,当即苦笑着说道。

“的确有些奇怪,难道说这之间还有什么特殊的缘故么?”

“其实五神之间,并非是铁板一块,相互之间也是有不少的竞争甚至龌龊,毕竟古蜀时代的几个王朝,相互敬仰祭祀的主神灵也各不一样。而对神灵来说,获得祭祀是力量增长的决定因素,对信仰的争夺,也决定了他们彼此之间对立的关系。玄鸟神和纵目神的对立在其中表现得尤为严重,所以我的身上的玄鸟血脉,一定程度上可以培育这血脉的天敌,也就是纵目神的后裔。”秦峰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寒战,想来那几个小时被无数眼球大小的山寨纵目神包裹的滋味,也绝不好受。

明白了五大古蜀神灵之间的对立,我顿时对秦峰控制这些恶心的眼球状生物不再抱太大希望,不过秦峰最终还是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将几滴鲜血滴在暗河当中。

果然,这些山寨的纵目神疯了一样开始争抢那几滴鲜血,就像十几年前争抢我的血的虫子们一样。我心中一动,或许我们的不同血脉吸引不是对应属性的生物,而是这种属性的神灵的天敌。

按照之前我和秦峰的推测,我的血脉对应的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青铜神树,那么我能吸引无数虫子的注意,是否是因为对树来说,虫子本身就是天敌呢?而古蜀五神之中,唯一算是虫类的神灵是蚕女神,这么说来敖雨泽这是天生和我相克了?

我将这个可笑的念头挤出脑子,却看见水中不停争抢鲜血的山寨纵目神,已经有不少因为争抢而死亡,更多的是身上的神经线一样的尾巴被扯断,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之前我们就注意到这种诡异的生物虽然数量众多,但十分脆弱,估计和普通的小鱼小虾也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它们虽然看着样子有些恶心,但我们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渐渐地,我们发现事情有些不对。随着这些眼球状的生物开始死亡,也有几只吸收了秦峰的鲜血后,不知道是否还吞吃了不少同类,它们的体型已经涨大了好几圈,看上去差不多有拳头大小。

接着这几只拳头大小的古怪生物彼此之前也开始了厮杀,就像养蛊一样,胜利的一方吞吃掉失败方的尸体,然后自身变得更加强大。而它们进食的过程,也让我们看到原来这些古怪生物的口器在最下方的中心位置,口器外就是一圈如同神经线一样的触手,如果不是整个身体看上去都和眼球无异,这样的构造实际上更像是海洋中的小型水母。

到最后,只剩下一只有碗口大的眼球状生物,至于其他争夺失败但没有死亡的同类,这个时候面对已经超越自身好几个量级的大个子,反而没有任何一个敢轻易动弹了,犹豫了一阵,丢下这个鹤立鸡群的异类再度开始朝那具半腐烂的尸体围过去。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躯壳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观察者
热门: 神级基地 嗜血法医·第3季 吐槽系黄金之王 寒鸦行动 我的马甲非人类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 天骄战纪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龙神之雨 封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