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世界的错误

上一章:第十八章 圣泉入口 下一章:第二十章 丝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王从佣兵队伍中走出来,身边是我曾见过的老K。

在小王的手上,正捏着一个已经破损的罐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我看着这个罐子,心微微一沉,这个罐子正是前两天被我扔掉的那个,想不到小王竟然能重新将它从山谷中找回来。

罐子里面本来装着能留下特殊气味的液体,现在已经全部从破损的口子流光了,有的地方甚至微微瘪下去,看样子当初摔下山谷的时候,这罐子受损十分严重。

我心中警惕起来,不管怎么说,我的心脏位置依然还有一颗微型定位器,甚至还有一枚纽扣炸弹在里面,现在雷鸣谷内电磁异常还没什么大碍,可一旦出去后,真相派的人可以轻易的引爆它。就算我身负金沙血脉,估计也无法抵抗一枚纽扣炸弹在胸腔内爆炸的威力。

“你想怎么样?”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

“很简单,打开圣泉入口,让我们看看JS组织,到底隐藏了什么。”小王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

我一愣,问道:“圣泉入口的钥匙,不就是那两只连成一体的骨哨么,关我什么事?”

“你们真以为,JS组织会这么轻易的将打开圣泉入口的骨哨留给这些村民?对他们来说,长寿村的人不过是提供物资的基地,以及提供实验品的仓库而已。”

我看了看村长大奎,他面带微笑,显然他们也十分认同这种说法,也就是说,他们和真相派勾结,可能不是一天两天,长寿村的人早已经无法忍受JS组织的盘剥,在谋求着某种程度的独立,彻底掌握自身的命运。

小王扔掉手上的破罐子,从村长的手上接过已经合在一起的骨哨,然后走到我面前,他面对敖雨泽的时候,还是带着几分忌惮的神色,动作十分小心,似乎生怕敖雨泽突然暴起伤人。

他将骨哨放在我的手上,轻声说道:“用你的血滴在骨哨上,然后放入圣泉入口的玉琮,圣泉之门就会打开。虽然我们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可这样一来,有可能破坏其中的某些构造,这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有些僵硬地接过骨哨,转过头忘了一眼敖雨泽,敖雨泽不置可否的对我微微点头,并没有多少说什么。似乎她也十分期待圣泉之门打开后的情形。

我咬了咬牙,转身走到那巨大的玉琮旁边,然后用匕首割破了手指,将血滴在骨哨上。说来也怪,我的血液滴在骨哨上后,并没有滑落,而是被骨哨所吸收,很快,整个骨哨都变得隐隐透着血色,同时又有一些金色的星点在其中掺杂着,看上去有一种邪恶的美感。

将变成金红色的骨哨放入玉琮中央的孔洞中,随着骨哨的放入,仅仅是几秒钟以后,玉琮开始轻微地晃动起来。我连忙退开了几步,其余躲在玉琮后面的人,也不得不躲开,就此暴露在真相派的人的枪口下。

不过好在小王和老K以及整个真相派的人,似乎都被玉琮的动静所吸引,并没有趁机开枪消灭其他人,这多少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玉琮上出现无数复杂而富有某种神秘美感的纹路,这些纹路带着隐隐的血色光芒,似乎在玉琮之中,本身就有无数的神经和血管,根本就不是一个死物。很快,随着血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玉琮像是遇到阳光的黄油一样开始软化,渐渐变得有些透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果冻一样。

玉琮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强,并且渐渐变为半透明的流质,最后这些流质像是有生命一样,开始朝四周的空间蔓延。玉琮变得越来越薄,最后覆盖了周围十几个平方的面积,可中心的位置,却露出了一个直径一米四五,深不见底的孔洞。

这个孔洞就如同是一口井,井的边缘位置是用青铜整体铸成的,因此带着几分古朴和苍茫的气息。因为角度的关系,现在还看不见井里到底是什么,可也能勉强感觉到井中似乎散发中某种让人不安的寒意。

“你们下去,只要能找出其中的秘密,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伤害在场的每一个人。”小王淡淡地说道。

“你是要拿我们当探路炮灰?”敖雨泽冷笑着说。

“如果美丽的敖小姐非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想,就算敖小姐你身手超群,可在几十个精锐武装人员的看押下,想必也不会做出让我们双方都感觉遗憾的举动来。”

敖雨泽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小王说得没错,她就算身手比起王牌特种兵都要好,可毕竟不是超人,不可能一个人对付几十个精锐武装分子。

“怎么样?考虑好了么?或者你们自己下去,或者我们用枪逼着你们下去。”小王轻声说道。

村长大奎犹豫了一下,对小王说道:“让他们先进去,如果发现了圣泉的踪迹,会不会被他们破坏?”

“没有人会真正破坏作为长生之源的圣泉,何况,你也太小看当年的丛帝了,能在雷鸣谷这样的地方修建陵墓,他又怎么不可能不做好完全的防护准备呢?别说是他们几个,就算是我们这一大群人,怕是都不可能破坏掉圣泉。”

我和敖雨泽对视了一眼,看来这次真的是躲不过去了,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图,当一回带路的炮灰。不过我对他们口中所谓的圣泉,依然感觉到有些疑惑,要知道如果真的存在能够让人长生的圣泉的话,怕是一直在追求长生药物研制的JS组织,早已经杀死蜘蛛女皇,将之占为己有了。

别说是让人活上好几百年的真正长生,就算只是像长寿村的居民一样,只能活一百三四十岁,放在世俗社会当中,怕是都能被许多政要和富豪当成仙丹一样的神药拼命追求,就算是要人献出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家产,只怕也有人愿意。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们稍微商量了片刻,然后将绳子在井沿上固定好,随后敖雨泽带头,戴上手套抓着绳子就开始潜入井下面。

过了一两分钟,地面上的一大捆绳子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绳子终于没有继续朝下延伸。可井下面也没有传来敖雨泽约定的信号,这让我微微担心。

小王举着火把,望着黑漆漆的井壁,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看来这鬼地方还真有不少秘密,别的不说,光是打这样深一口井,放在几千年前就不知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

我看了他一眼,也顺着绳子下到井里面去。

我感觉自己在井壁中下沉了至少有三十多米,越是到下面,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厚,就算我带着火把,甚至都看不到尽在咫尺的井壁。

当下降的深度达到五十米左右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子沉了一下,似乎遇到了什么阻隔,可这阻隔又只延迟了一两秒钟就消失不见。只是周围的雾气已经浓郁得如同有了实质,整个人先是感觉在水中一样呼吸不畅,接着更是如同陷入凝胶一样的物质当中,连手脚伸展都十分艰难。

我有些惊慌,想要摇动绳子示意上面的人拉我上去,却在凝胶一样的物质中,完全使不上力气。

就在我感觉自己胸口烦闷得快要爆炸的时候,身上突然一轻,那种周围的空气都被束缚住的感觉陡然消失了。接着脚下微微一痛,我竟然已经到了井底。

我举着火把看了看四周,没有敖雨泽的影子,只是雾气并不如先前浓厚了,有火光照射的位置,还是能勉强看出两三米远。

我守在绳子旁边,生怕后面下来的人和我也走散了,可是过了有十多分钟,缺没有一个人下来。我的心微微一沉,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没有人继续下来,要么是上面出现了什么变故,要么就是这圣泉隐含着某种古怪的地方,下来之后的人,竟然并不在同一个地点。

怪不得当时敖雨泽下来后,没有发出任何信号,以她的精明,这本就不应该发生。想通了这一点,我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同时也感觉到这是一个脱离真相派和长寿村的人掌控的好机会。

毕竟,如果下来的人都会不知什么原因到达不同的地点,那么就算真相派的人再多,对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威胁了,只要小心一点在这下方的空间四处行走搜寻的时候,不要遇上他们就行了。

我举着火把,朝四周看了看,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山壁的存在。这是一片远比蜘蛛女皇老巢还要空旷巨大的空间,只偶尔有一根需要十几人合抱的巨大石柱朝上延伸着,支撑着整个空间的结构不至于塌陷。

很显然,这里的险峻奇诡的环境,完全是自然形成的,除了我们下来的那个井口,其他的地方看不到半点的人工痕迹。

不过我也有些奇怪,就是这里既然是所谓的圣泉入口,但是却看不到半点泉水的痕迹,甚至除了浓烈的雾气之外,连水坑都没有发现一个。

四下搜寻了很长时间,我甚至已经感觉到十分疲惫的时候,偶尔的抬头,却让我吓得差点扔掉手中的火把。

在我的头顶上方,竟然倒吊者无数的人类尸体,这些尸体上裹着层层叠叠如同蚕丝一样东西,只露出头部来。

尸体离地面的高度,大概就是三四米的样子,刚好是我举着火把能够看到的极限。如果只有一两具这样的尸体也就罢了,问题是在这一片区域,我举着火把四处走动了一圈,只粗略估算了一下,就可以得出一个惊人的数量——这里倒吊着的人类尸体,惊人不下于千具!

密密麻麻的尸体全都被包裹着茧一样的蚕丝里,也或许是美女蜘蛛的蛛丝,可不管是哪一种,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无比恐怖的景象。我想起先前乌蒙曾说过,他被美女蜘蛛抓住后,曾被带到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被当成美女蜘蛛们的活体粮食储备起来。

现在这里的情景,怕是就和美女蜘蛛的仓库有些类似,只是与之不同的是,美女蜘蛛们的储备食物,大多数都是山谷中的各类动物,人类只占了很小一部分,而这个地方恰好相反,全部都是倒吊着的人类尸体,而且看他们披头散发的样子,应该不是近现代的,而是存在了很多年呢。

我吞了一口唾沫,准备离开这里,却无意中发现,上方倒吊着一具尸体,嘴角边突然流出了白色的泡沫,因为是倒着的关系,这些泡沫朝下流淌很快就到了额头,牵出一根长长的黏稠丝线,然后坠落在地。

我连忙躲开,不管这玩意儿有没有毒,光是想想是从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嘴里吐出来的,就已经恶心万分了。

唾液一样的泡沫滴落在地,很快就消失不见,我这才注意到,地面上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里的地面,都似乎铺上了一层细细的沙土,走在上面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是当刚才那具尸体不知是何缘故口中流下的唾液掉在地上后,却并没有像在外面世界一样仅仅是弄脏一小块沙土,而是整个都消失不见。

我想了想,将自己带着的水壶拿出来,然后倒了一点在沙土上,居然也像是刚才的唾液一样被吸收得一干二净。

我脸色微变,取出身上的匕首,轻轻地拨弄着地下的沙土,发现这一层沙土其实并不厚,也就五六厘米的样子,沙土的下面,依然是普通的石头。

很显然,能够吸收掉唾液和水的,仅仅是这一层古怪的沙土,并且沙土的范围也不大,刚好正对着倒吊着上千具尸体的区域。它存在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收集这些尸体身上流出的唾液。

这是一个让我感觉无比奇怪的现象,难道说这些尸体,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正当我这样想着,我突然觉得,上方似乎有人在紧紧盯着我。

我顿时毛骨悚然,要知道上方的空间中,就倒吊着数千具尸体,不管这些尸体被倒吊着的目的何在,终究都是些死物。尽管看着是恐怖了点,但从理论上说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我现在居然感觉了有被人盯着的感觉,那盯着我的到底是人,还是其他什么?

我不敢细想,连忙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可是我刚走了几步,突然感觉脚下一紧,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我低头一看,发现抓住我的是一只人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刚要用手中的匕首扎过去的时候,却听到一个虚弱但是有些熟悉的声音:“水……水……”

我手中的匕首连忙收住,能发出声音并且要水的,显然不可能是尸体,只可能是活着的人类。而且这声音如此耳熟,对方很可能是我认识的人。

我将抓住我脚腕的手指轻轻掰开,然后举着火把,仔细看过去,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失去踪迹了好一段时间的秦峰。

只是这个时候的秦峰,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而且整个人都似乎瘦了一大圈,身上脸上更是有不少细小的伤口,看上去狼狈无比。

尽管我先前曾怀疑秦峰出卖过我们,可看到秦峰目前这一副凄惨的样子,心中原本的那一丝怀疑和怒气,又都变成了不忍。

将水壶的盖子拧开,靠近秦峰的嘴唇,然后缓缓倒下。秦峰的嘴不停的张合,贪婪地吞咽着每一滴水珠,可即便这样,还是有小部分水溅到一旁的地下,然后被地面的沙子给吸收掉。

好不容易等秦峰稍稍清醒了一天,他的双眼缓缓睁开,眼中迷茫了一阵,似乎终于认出我来,露出了一抹惊喜。

随即他的眼中又闪过一丝焦急,低声但是急促的说道:“我们快走,离开这里,这个地方十分古怪。”

“怎么了?”

“这片沙土,能够吸收周围的水汽,如果长时间呆在这里,就连身上的水分也会被吸收一部分……”秦峰焦急地说。

我吓了一跳,连忙将秦峰扶起来,然后搀扶着他快速地逃离这片区域。不过还好,尽管这处区域有上千具尸体倒吊着,可尸体排列得十分密集,总大小其实也不过才几亩地的样子,只用两三分钟,我们就走出来,然后到了地面没有沙土的地方。

“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鬼地方,你又怎么会在这里?”我连珠炮似的发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长寿村的人长寿的原因之一,长生圣泉的外围。”走出那片诡异的沙地之后,秦峰似乎恢复了些元气,说道。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先前这个入口完全是封闭的,外面又有真相派的人团团围住,除非,这里还有其他入口。”

“是的,我是从那株槐树所在的阵眼进来的。”

“就是你先前做记号的槐树?当时的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其实之前我拉着你去看那株槐树的时候,我似乎回忆起了一点东西。只是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所以并没有向你吐露实情……”

“你是想说,那个神秘的中年人曾带领你穿越到不同的时间节点么?比如说,1935年……”

秦峰惊讶地望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敖雨泽他们遇上了一个长寿村的老人,尽管他也不算什么好人,有自己的打算,可是却透露了不少关于长寿村的隐秘。我说,你不会真的跟着那中年男人玩过穿越吧?”要我相信这世上存在神灵,都比我相信有穿越这回事容易。毕竟神灵可能只是更加强大的生命,而穿越,用现代物理学的定义来看,那恐怕需要消耗掉一颗恒星的能量,怕是才有可能让一个人回到过去。

“其实严格的讲,那不算是穿越,顶多是……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回到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去改变一种可能。”

“说人话。”

“意思就是说穿越本身是不可能的,那个男人只是使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影响到某个特殊的时间点的一些事件。可能当初的人是觉得我们真实的出现过,但实际上,我们依然在这个时空完全没有动过……他能够修改和欺骗的,其实只是人的意识。”

“也就是说那个中年男人是用了某种类似催眠的方法,让你们曾去过35年这件事,成为长寿村村民记忆的一部分。也不对啊,他们当年就是在那个中年人的引导下,才开始了长寿之路,也才有了槐树被烧掉,最后做成陶罐等等后续一系列事情……”

“确切的说,他改变的不是现代村民的意识,而是使用那种方法,改变了1935年的存在的村民的某些认知和意识。就像某些宗教的信徒,在和自己信仰的神灵做祈祷时,偶尔会冥冥之中听到了什么声音,这样的声音一般都会被信徒视为神启或者神谕。实际上那个中年男人就是用类似的方法,只是他能够影响到对方意识的,只是某些特定时间点和特定地方的人,比如说长寿村的人。”

我终于有些明白了,不管那个中年人有多么强大,真的要想带着一个小孩子穿梭时空,这也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他仅仅是将现在的自己的某些想法,投射到1935年这个时间节点的长寿村的村民脑子中去,从而从某种程度来说改变后来部分历史的走向。

只是由于长寿村实在太偏僻了,这点改变甚至构不成震动翅膀的蝴蝶对历史的影响,而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掩盖起来,除了长寿村的人之外,不会对其他人或者历史事件造成任何影响。

或许,古代历史上不少的巫师或者其他神职人员所听到的神启、天启,都是类似的情况。是JS或者其他神秘组织的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像当时恰好能接收类似信息的人做的某种意识投射。

这种投射能够无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最终甚至能够造成当时受到影响的人无法分辨真假的程度,以为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并将之流传下来。

“你见过他了?”我猛然间想到这个问题,问道。

秦峰沉默了一阵,微微点头:“是的,我见过他了。他十分固执,并且正在计划着某件事情,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他的话,估计会有预想不到的灾难发生。”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征服世界还是长生不老?”我没好气地说。

“我也不知道,长生是他的目的之一,但肯定不是真正的目的。不过,他曾在我面前提到一个很关键的词,回归。”

“回归?回归派,传说JS阻止的前身,就是回归派,光是从名字上看,似乎应该是要回到某个地方,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和那个中年男人,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我说出一个在我心中已经藏了很久的疑问,老实说,很久之前我就怀疑过秦峰和那个中年男人,并非是我们这个时空的人,而是来自其他的时空。

“不,他曾强调过,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些错误,需要纠正,他还曾提到过一个十分奇怪的数字——604800,说这是错误发生的概率。”

“604800,这是什么意思?世界发生错误的概率,那这个概率貌似也不小啊,连彩票中奖概率都比这个大……”我喃喃地说,也没有看出这个数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那个叫小叶子的朋友,的确是被他抓住的。”秦峰突然语出惊人。

“真的是JS组织的人抓了小叶子?虽然这不算好消息,可也比我们没头苍蝇的乱找要强。你还认识路吗?我们现在就去救出她来……”我精神一振,说道。如果旺达释比这个时候在身边就好了,相必他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十分高兴。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圣泉入口 下一章:第二十章 丝线
热门: 暗号 Z的悲剧 逆天邪神 东海扬尘 永世沉沦 永恒圣帝 蛮荒风暴 嚣张 霸总是我事业粉 伯恩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