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蛛巢

上一章:第十五章 紫虫藤 下一章:第十七章 陷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选择退出美女蜘蛛的巢穴。

除了张德福老人的坚持,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乌蒙在不久后就醒了过来。

他告诉我们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将他从美女蜘蛛手中救出来的,竟然是老姜头,这个我们本来以为早已经死掉的向导。

当时他被美女蜘蛛喷射的蛛网罩住,就算一身的本事,也暂时失去了反抗之力。好在他并没有被美女蜘蛛直接杀死,而是被一路拖到了美女蜘蛛的巢穴深处,然后再度给罩上了两三张蛛网,然后倒吊着挂在一个巨大的石室当中。

按照乌蒙的说法,那个石室中腥臭扑鼻,还有无数像他一样被裹在数层蛛网之中,然后倒掉着挂在石室顶端的钟乳石上人或动物。

很明显,这个石室,就是美女蜘蛛们平日里储藏食物的地方。这些美女蜘蛛好歹长着一个人类的脑袋,就算没有真正的人类这样的智商,但也比普通的蜘蛛要聪明百倍,已经形成了简单的社会关系,甚至有一定的分工协作,更是懂得储藏食物这种本能的方法。

它们并没有杀死乌蒙,大概是自信被几层蛛网包裹猎物,根本不可能逃脱出去。而保持猎物的鲜活,无疑比杀死后再挂起来要好得多,毕竟这间储藏室内已经有太多腐烂的尸体,没有必要再增添一具。

乌蒙就这样被倒吊了两三个小时,因为血液朝脑袋流动,整个人都被吊得晕晕乎乎,要不是作为佣兵首领的他身体底子远超常人,估计早已经晕过去。

后来有人潜入石室,然后点燃火把,烧掉他身上裹着的层层蛛网,救了他出来。而这个人,自然就是老姜头。

老姜头是第一个掉入美女蜘蛛巢穴的,并且他之前一直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大家都信了他。可后来的遭遇无疑是在预示着,老姜头是故意将我们带到这个死地来。

我们至今不知道他的真正目的,只是猜测很可能是为了守住长寿村之所以长寿的秘密。但他救了乌蒙的行为,又让我们多少有些疑惑。如果老姜头真的是想要我们所有人都被害死的话,他又为什么要救乌蒙?

随着乌蒙的讲述,我们对老姜头的行为,更加充满的疑惑。

在老姜头救出乌蒙之后,带着他一起避开巢穴中的其他美女蜘蛛,然后鬼鬼祟祟地通过一条岔道,然后进入一条有着地下暗河奔涌的通道中。

当乌蒙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和敖雨泽等几人都下意识地瞧了张德福老人一眼,先前他就提起过,在长寿村中有一口古井,古井下方就通向一条地下暗河,这条地下暗河的就是从雷鸣谷中流出来的。

也就是说长寿村的人,尤其是老人肯定是知道地下暗河的存在,那么老姜头带领乌蒙前去的地下暗河,应该就是那条顺流而下能够回到村子的河。

老姜头的意思似乎很明显,他希望我们顺着这条地下暗河的方向,让我们直接回到村子当中。

不过随后的经历,却让乌蒙险死还生。就在两人来到地下暗河的河边的时候,老姜头摇晃着一个铃铛,不多久,就有一只竹筏顺着暗河的河道漂了过来。

竹筏上一共有四个人,等他们靠近了,乌蒙才看清楚那是两个非常老的老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

其中的中年人,正是长寿村的村长,而那个年轻人,乌蒙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却也认出来是我们这支队伍刚进入长寿村的时候,给我们带路的人。

很快我们就反应过来,这个年轻人就是秦峰的初中同学张顺,旁边张德福老人的重孙,因此当初给我们带路,就只有张顺一个人!

听到重孙进入雷鸣谷的消息,一旁的张德福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又放弃了。

乌蒙当时看见这四个人在竹筏上,撑着竹筏的正是两个老人中的一个,而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村长和张顺的手上,都拿着土制的猎枪。

不要小看这种乡下人自己制造的猎枪,现在要找到无缝钢管不是什么难事,解决了枪管的问题,剩下的工艺就连乡下的铁匠也能轻松实现。

这种发射铁砂的土制猎枪尽管可靠性远远比不上正规枪支,但近距离发射,威力不下于一般的来复枪。十米之内一枪下去,就算练习过躲子弹的佣兵,也会被无数炽热的铁砂轰成筛子。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的乌蒙,当即一拳打翻老姜头,然后勒住老姜头的脖子要劫持为人质。可是下一刻,他就被两把猎枪黑洞洞的枪口给指着,另外一个老人,更是趁着他不备拿出一个竹筒,将一头放在嘴里,鼓着胸膛使劲的吹气。

轻巧而尖锐的吹箭扎入乌蒙的小腿,吹箭上应该涂抹有某种毒素,让他很快就因为麻痹摔倒在地。当时的乌蒙十分奇怪,如果老姜头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害他,那么直接不救他出来就是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将他带到这里?

接下来的诡异经历,才让乌蒙明白过来,老姜头救他并非是出于好意,而是为了他自己。

就在他摔倒在地后,村长和张顺也跳到岸边,张顺一直用猎枪指着乌蒙,而村长则满脸不悦地教训着老姜头,说他办事不利。

随后村长接过使用吹箭的老人腰间挂着的一个小型的陶瓶,然后极为小心地拔开盖子,又用刀子在乌蒙的手臂上划开了一条小小的口子,将瓶口对准了乌蒙手臂的伤口。

刚开始乌蒙看着一条比筷子还细上几分的蛇一样的东西爬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古怪的微型蛇类。可这古怪的小蛇看上去没有尾巴,上下一样粗细,只有尖端有一个尖锐的脑袋,很快就钻入他的伤口蛰伏起来。

紧接着乌蒙就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再度醒来,又回到了美女蜘蛛的巢穴中,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当时他感觉脑袋一直昏昏沉沉,而且浑身燥热,像是服用了兴奋剂一样需要不停奔跑来发泄过剩的精力。

也不知在美女蜘蛛的巢穴中奔跑了多久,奇怪的是他不止一次地遇上美女蜘蛛,可是这些美女蜘蛛只是好奇地聚集过来,在他身上闻了闻,然后又极为嫌弃地走开了。

再后来他就遇上了我们,还撞晕了张德福老人,接下来的事,也无需多言。

当我们听完乌蒙的讲述,不由得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的讲述中有不少信息,我归纳了一下,发现有几点我们需要特别注意。

首先,紫虫藤不是在这个环境下天然存在的,而是村长和那个使用吹箭的老人带来的,并且他们应该有办法控制这种危险的生物。而且当时钻入乌蒙体内的紫虫藤只有一条,可最后我的血明明吸引出来了二十多条,紫虫藤进入人体后有极强的繁殖能力,估计时间再拖久一些,乌蒙就已经被吸成人干了。

然后是老姜头居然还活着。先前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可后来他提到在身上寄生了紫虫藤后,就不会受到美女蜘蛛的攻击,那么老姜头的身上很可能也有类似紫虫藤的东西,才不会受到美女蜘蛛的袭击,从而顺利逃生。

当乌蒙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一动,将紫虫藤燃烧剩下的灰烬小心地收集起来,或许这玩意儿到时候在遇到美女蜘蛛的时候,能派上用场。

在收集紫虫藤的灰烬的时候,我估摸着老姜头掉入美女蜘蛛巢穴的戏码,很可能是他自己一手导演的,目的就是试图借助美女蜘蛛来消灭我们这群人。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料到我们中居然会有人丢下几颗手雷到巢穴的出口通道,炸伤了大量正在钻出巢穴的美女蜘蛛。而老姜头也是运气极好,进去后很快就通过里面的通道离开,没有被炸弹炸伤。

刚才乌蒙向我们提供的最后一个消息,也是最让我们担心的,那就是村长和张顺的到来,而他们使用的手段,明显不是善意的。甚至我还怀疑他之所以不直接杀死乌蒙,反而是在他身上用上了紫虫藤这样诡异的手段,就是为了借助乌蒙,将紫虫藤传染给其他人,让所有人都成为紫虫藤的寄主,最后一个不剩的死掉。

只可惜村长似乎没有想到我的血脉有异常,竟然能够吸引乌蒙身上的紫虫藤提前出来,要不然时间再耽搁一些,估计我们就能看到无数的紫虫藤从乌蒙的尸体上爬出来,然后朝其他人蜂拥而去了。

村长居然想要杀死我们,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全部人!从他对老姜头的态度看,似乎不满意老姜头的效率,最后才亲自出手。可我们和村长无冤无仇,为什么一定要致我们于死地?村子中长寿的秘密,就真的这么重要?

可能这些疑问,只有见到村长之后,才能从他口中得到解答了。只是张顺的出现,让我们多少有些疑惑。张顺好歹是明智轩的同学,上次我们来长寿村的时候,张顺的热情明显不是装出来的,他为什么也要一起对付我们?而除了那两个老人和村长、张顺之外,长寿村还有没有其他人到来?

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只能暗自祈祷要面对的,仅仅是这几个人而已,以敖雨泽和周旭东的身手,只要提前有了防备,对付几个村民带着土制的猎枪、吹箭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看来张顺这孩子,最后还是没有禁住诱惑。”张德福老人听乌蒙讲完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村子中除了长寿之外,对年轻人还有什么不可抗拒的诱惑?”我敏锐地感到张德福话中有话,问道。

“一个十分强健的身体算不算?”张德福说。

我猛然间想起,上次我们几人来长寿村的时候,张顺的身体,看上去极为健壮,比一般的健美先生都要强壮一些,估计只比铜墙这个非人类要差一些。

当时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走过来时我甚至感觉到一丝压迫,由此也可见他壮硕的程度。可这次我们不过是隔了不到一个月再度前来的时候,他虽然看上去还是比普通人强壮,但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却差得远了,当时我们还在奇怪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短时间内瘦掉这么多。私下里谈到张顺的时候,敖雨泽还怀疑张顺是否在吸毒什么的。

现在,作为张顺的祖父,对长寿村的事情知道得更为详细的张德福突然提到这个问题,我终于意识到张顺那强健得不像话的身体,很可能不是通过自己的锻炼得到的,而是某种未知的危险方法!

当我将我的猜测说出来的时候,张德福老人叹息着说:“除了长寿之外,当时那个中年男人还给予了我们一个选择,那就是力量。不过,选择获得力量的人,在寿命方面就要放弃许多了,大多数都活不过六十岁。这样选择的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我没有想到,我自己的重孙子居然也会走上这条路。”

“他后来不是没有出现过了么?又是怎么办到这一点的?”我更加觉得那个曾一直带着秦峰的中年人越发神秘起来,那个中年人的能力,不管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称得上是鬼神莫测了。

“每个月的农历十五这天,地下暗河会飘过来一些带着腥气的淡青色胶状物,村里的族老会会让人潜入村口的古井,将这些胶状物捞起来。如果不加任何处理,这些胶状物会在四五个小时后融化,什么效果都没有。可如果按照那个中年人提供的方法,再胶状物融化之前加入一些特殊的材料,以一定的工序施法后,会让这些胶状物转化为阴阳两种不同的液体,我们称之为坤水和乾水。”

敖雨泽脸色微变,打断他说:“坤水喝了长寿,乾水喝了变强?”

张德福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我老爹曾警告过家里的子孙,张家人只能世世代代喝坤水,然后进入雷鸣谷,哪怕是最后喂了美女蜘蛛,也不许喝乾水变强。我实在没想到,我才进入雷鸣谷半年,张顺这小王八蛋居然敢坏掉我们老张家的规矩。”

“虽然六十岁不算长,可如果能变强活得精彩一些也不错啊,为什么你父亲会极力反对?”明智轩问道。

“因为我父亲当年曾和那个中年男人接触过一次,事后他曾对我说过,那个人,有很大的问题。长寿村的人,如果逃不开那个诅咒,非得在长寿和变强两则中选择一个的话,不如选择长寿,这样至少还有一分重新进入轮回的机会……对了,我父亲曾说过一句话:那个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重复了一遍,几乎不用去反复咀嚼这句话的深层涵义,光是字面的意思,就足以让我们惊骇莫名了。

那个中年人,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他到底来自哪里?他和其他几个同样身份神秘的人一起创建了JS组织,除了长生之外,又到底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突然想起JS组织的前身,叫做“回归派”,如果同样是从字面意思来理解,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回归派要回归的,就是“另一个世界”?并且之前秦峰也曾说过,我测试过的那个诡异的游戏,在这个世界上查不到任何开发的公司和人员,他几乎是唯一接触过这个游戏源代码的人。

就算是JS组织和真相派,行事再怎么神秘和小心,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可当初那个诡异到极点的游戏,却完全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就连敖雨泽动用了铁幕潜藏的力量也做不到,可如果这个游戏真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似乎就完全说得过去了。

我突然感觉原本一直笼罩在眼前的迷雾,似乎也散开了一些。这所谓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地方,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很可能就是一直流传于科学界的一种假说,平行世界。

当我说出这个可能的时候,敖雨泽却摇摇头,很是肯定地说:“我也非常希望这么简单就能解释这件事情,但是根据铁幕掌握的情报来看,这件事肯定不是平行世界这么简单。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只是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告知你真相,就像上次在五神地宫我们遭遇蚕女的时候一样,有些事情暂时不能说,否则反而会弄巧成拙。”

不是平行世界?那到底是什么?我有些头疼了,好在张德福的话,很快就将我从这个漩涡中拉了出来:“一开始我也认为,服用乾水让身体变得强壮也没什么不好,后来发生的事,才让做这个选择的村民越来越少。”

“什么事?是服用乾水之后,有极大的副作用么?”

“是的,服用乾水之后,虽然身体会变得异常强壮,但是很快,人就会上瘾。如果每个月不继续服用的话,人会变得非常难受,情绪暴躁不安,身体也会很快瘦下去,失去原有的体魄和力量。如果能熬过去还好,最多以后的身体会虚弱一点,可如果熬不过去这个人有可能会出现返祖的现象,身上长出黄褐色的毛发,身体变矮,颌骨和眼眶朝外凸出……可就算一直饮用乾水保持那股非人的力量,最终也有可能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变得神智模糊,从而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比如……吸血!先是吸家畜的血,再往后可能吸食人的血!”张德福有些唏嘘地说。

这两种的症状,前一种返祖后的外貌,竟然和我们之前遇到过的戈基人极为相似,而后一种,却和之前我们在金沙遗址下方的祭祀坑中遇到的张铁柱几乎一样。只是后来张铁柱逃掉后,回到长寿村中,却在找尸鬼婆婆治疗的时候,反而被炼制成了尸傀一样的东西。是他和尸鬼婆婆之间有什么过节还是其他原因,也只有下次遇到尸鬼婆婆的时候才能问过明白了。

同时我的心中更是升起一个疑问,当初张铁柱说他是吃了木质神像的肚子里的药丸才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现在看来,即便是不吃那种假冒的长生药,仅仅是喝下村子里用某种方式提炼出来的“乾水”也能有类似的效果,那么当初的张铁柱是否在这个问题上对我们撒谎了?而当时那两个在祭祀坑中死去的外国人,又倒地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感觉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尤其是那两个外国人的死,30年代曾到过长寿村的英国传教士董笃宜,还有在考古界鼎鼎大名的,与三星堆遗址发掘息息相关的美国考古学家大卫·克罗克特·葛维汉(1884~1962),这些似乎都在昭示着关系到金沙王朝的事件甚至有着某种国际化的倾向。

怪不得当初敖雨泽在提到某些和金沙有关的神秘事件时,偶尔会不经意地透露出,铁幕并非是一个纯粹的国内神秘组织,而是一个庞大的跨国集团。虽然许多事件都逃不开JS的影子,可在幕后对金沙王朝相关的神秘事件有兴趣,以及真正在解决这些事件的,不仅仅是国人自己。

“如果是已经开始攻击其他村民吸血的人,一般是如何处理的?”敖雨泽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语气竟然隐隐颤抖,看得出有些紧张。

“一开始都是绑住后烧掉,不过不是用普通的火焰,必须是在柴火中添加当初那个中年男人留下的一些刻有符文的木牌才行。这些木牌也是用当年村口的大槐树雕刻的,也不知是什么道理。另外自从尸鬼婆婆来到村子之后,再发生这样的事,尸鬼婆婆会亲自出手。不过这些事发生了几次后,服用乾水的人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没有发生过了……”

我想起张德福老人进入雷鸣谷已经有半年,而张铁柱回到长寿村,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他当然不会知道类似的事情刚发生过不久。

“你刚才说,在你的印象中,有村民喝下乾水后,因为上瘾得不到更多乾水补充从而开始吸食人血的事,最近发生的都是二十年前……也就是1995年?”敖雨泽不依不饶地再度追问。

我猛然间醒悟过来,一个月前我们讨论明睿德中了“尸降”的病情的时候,曾提到过1995年的成都僵尸事件。后来明智轩曾告诉我,敖雨泽其实也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她的父母就死于当年的僵尸之口,当年才六岁的明智轩,曾亲眼见证了一幕,还留下了不小的童年阴影。

现在,眼前的张德福老人无意中透露出,20年前的长寿村曾出现过最后一起村民饮用了乾水后控制不住力量变成吸血的怪物。而在同一个时间点,成都出现僵尸事件的地方,有小时候的秦峰和他身边神秘中年人的影子,这之间要说全部都是巧合,那这巧合也太惊人了。

怪不得一向冷静沉着的敖雨泽,会表现得有些失态,也难怪,无论是谁陡然见听到自己当年父母双亡的相关消息,还能像她这样极力控制着情绪没有马上爆发出来,已经相当少见了。

敖雨泽微微闭上双眼,几秒钟后又再度睁开。不过她眼中微微的湿润和软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坚毅。

我知道那个果断笃定的敖雨泽又回来了,刚要出口的安慰之语被强行咽了下去。

我想这大概是敖雨泽终于确定了当年的事情并非是个意外,而完全是人为的,而在暗中布局那件事的,无疑就是秦峰身边的神秘中年人。

一直以来,铁幕都和JS组织处于对立状态,而敖雨泽就处于双方交手的最前沿。尽管两大组织都各有顾忌,从来没有出现过大规模对抗的情况,可暗地里相互下的绊子却也不少。

或许之前敖雨泽是在铁幕的情报系统中推测出自己的仇人就是JS组织中的神秘中年人,也或者铁幕本身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愿意花大力气培养她成长到今天的地步,总之在对抗JS组织这件事上,敖雨泽无疑还是和铁幕是一条心的。

长久的严酷锻炼,让敖雨泽远比一般的女人坚强,因此就算先前因为想起死去的父母心神震动,可恢复速度也极快。至少从表面上,我已经完全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妥了。

“是啊,刚好二十年,我还记得那年这件事发生后几年,我爹就进入雷鸣谷,走之前曾告诫我们张家人绝对不许选择乾水来变强,这玩意儿太邪门了……”张德福说。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紫虫藤 下一章:第十七章 陷阱
热门: 婚久必合 十四分之一 死对头他超甜的 人间(中卷):复活夜 逍遥小书生 大主宰之灵路 星舞九神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杰罗德游戏 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