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死地

上一章:第十二章 木鬼为槐 下一章:第十四章 老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最终我们一共在这个山包中挖出了二十多个陶罐,毫无例外的,每一个陶罐里面都装了一具老人的骸骨。

从骨龄判断,这些老人的寿命都超过百岁,甚至有可能更高,只是没有相应的仪器,没有办法准确地测验出来。

如果老姜头的说法是真实的,这些陶罐应该就是35年的时候烧制的,到现在已经有整整八十年,不过里面的骸骨应该不是一个年代的,而是分批次的埋入。

那么就有几个问题,这些骸骨是什么人埋下的?进入雷鸣谷的都是些百岁老人,应该没有多少力气持续不断地做这些事,而且,这样做又有什么道理?

我似乎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雷鸣谷之上,如果我们不将其中的秘密揭晓,那么此行绝对不会顺利。

犹豫了一下,我对旺达释比说道:“槐树在古代即是神树,也是鬼树,可是这个转变却谁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槐树本来就属阴,有吸引阴鬼的效果,在那株若隐若现的槐树出现的地方,反常地埋着混合槐树木灰烧成的陶罐,陶罐中还有人的骨骸,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在利用这些陶罐和骨骸在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诡秘事情。”

“这是当然,本来我已经想起了点什么,可惜关键时刻竟然被雷蝎莫名其妙地蛰了一下,失去了片刻的意识,要重新想明白其中的关键,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旺达释比苦笑着道。

同时他的神情有些沮丧,要知道旺达释比虽然年纪大了,可也是一个十分骄傲的老人,他无法容忍会一身释比法术,掌握这羌族释比千年传承的自己,会这么轻易地被一只诡异的蝎子给蛰中,然后失去了最关键的一点记忆。

“本来这件事的确古怪得很,不过刚才老姜头提到村子里的人曾说过,在35年的时候曾看到过神秘的中年人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我想之前我们的经历已经可以让我们相信,这两个人有七八成的可能都是秦峰和JS组织的那个神秘首脑。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神秘中年人,竟然还能穿梭时间不成?不管是从各类灵异神秘事件来看,还是从现代科学的角度出发,我都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敖雨泽在一旁摇头说。

“也许只是巧合呢?那两个人并不是秦峰和JS组织的某个首脑?”明智轩反驳道。

“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当巧合的事情太多,就说明这根本就是必然的,甚至我怀疑,这是那个人故意给我们留下的线索。”

“不管怎么说,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如果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测,JS组织有可能在雷鸣谷中存在一个小型的基地以便方便探索传说中的丛帝墓,那么将这些百岁老人骸骨埋在这个地方的,会不会就是JS组织的人?我想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实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干出这些事。”我说道。

“这个可能性的确很大,关键就是他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敖雨泽点头说。

“依我看,不如一把火将这些陶罐中的骸骨烧掉,这样一了百了,也好让里面的老人们安息。”明智轩狠声说道。

“不管是否烧掉这些骸骨,他们都安息不了。”旺达释比突然说。

“怎么?”

“我刚才仔细查看过这些陶罐的内侧,里面有镇魂用的符文,这些老人不仅骸骨被藏在陶罐之中,就连他们死后的灵魂,也被永远封在里面不得超生,就算你将陶罐砸碎,烧掉骸骨也是一样。”旺达释比叹了一口气说。

“不是说这世上不可能有鬼存在么,那么灵魂又是怎么回事?”明智轩挠了挠脑袋,十分不解的样子。

“鬼是鬼,灵魂是灵魂,两个看起来是一个东西,但并非完全一致。按照我们一般的理解,人死后就会变成鬼,如果是正常死亡,就直接进入地府轮回投胎,如果是冤屈死亡的才会徘徊在尸体附近形成我们常说的孤魂野鬼。而灵魂,活人身上也一样拥有,有的人受到巨大惊吓,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变得痴痴傻傻,也叫‘吓丢了魂’,这就是三魂中其中一魂被吓出躯壳,需要亲人不停地喊着对方名字招魂才有可能招回来。”旺达释比解释道。

“那人死之后,魂魄不就变成了鬼么?不然怎么叫鬼魂?”明智轩嘟哝着说。不过老实说,这说法也颇有道理,至少在大多数相信鬼魂存在的人看来,差不多鬼魂和魂魄的关系,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说世间不太可能出现鬼魂,是因为这件事从来没有被直接证明过。应该说,不管是现代科学还是大多数身居特殊能力的奇人异事,其实都没有直接接触过真正意义上的鬼魂,这件事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就姑且当不存在好了。至于魂魄,我们更倾向于是一个人的意识、记忆和精神的综合体,古人认为三魂是天地人三魂,又被称为主魂、觉魂、生魂,但在我们看来,实际上应该就是对应一个人的意识、记忆和精神,只是所谓的三魂依附于物质的躯体,一般情况下,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三魂直接消散,因此会失去21克的重量。可在特殊的情况下,这三魂会被某些因素重新聚集起来,比如之前救你大伯用的噬魂灯,就具有这一类力量。”敖雨泽用尽量浅显的语气朝我们解释。

旺达释比在一旁笑了笑,不置可否。大概是敖雨泽口中关于三魂就是意识、记忆和精神这样的说法,应该是出自铁幕中的研究人员之口。

“想来这些陶罐也是有同样的功效了?不过这些老人都死了这么多年,要将他们的灵魂禁锢在这附近是要干什么?”我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摆成一排的陶罐,要知道这里面不仅仅是看上去骇人的骸骨,更重要的是还被人以某种极为诡秘的方式,禁锢了人死后的灵魂在其中……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JS组织中应该是有一个高人,在这个地方设置了某个法阵。”旺达释比沉吟了片刻说。

“尸骸,法阵,灵魂……”我喃喃地念诵着这三个词,脸上露出一丝震惊,看了旺达释比腰间挂着的鼓鼓的布包一眼,猛然间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敖雨泽大概也猜出来了,与我对视了一眼,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尸鬼婆婆!”

是的,将这三个词汇连在一起,加上旺达释比腰间布包里的噬魂灯,这一切似乎都和尸鬼婆婆有着某种关系,而之前尸鬼婆婆的种种诡异莫名的举动,也似乎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解释。

“她到底要干什么?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难道说上次我们进入长寿村之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么?”我心中涌起一连串的疑问,却找不到答案,只是觉得尸鬼婆婆的举动,的确万分可疑。

“旺达释比,那你总还记得,先前你是打算用噬魂灯来做什么吧?”我想起秦峰离开之前,曾告诉我们旺达释比正打算用噬魂灯做点什么。

“说起来还是秦峰提醒我的,噬魂灯除了吞噬人的灵魂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外,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那就是根据一个人的灵魂气息来进行定位。”旺达释比说。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秦峰告诉我,小叶子是我外孙女,我可以利用某种血裔秘法,找出她的灵魂气息的频率,如果通过噬魂灯的这项功能,我就有可能确认她的大致位置。”旺达释比叹了一口气说。

“那你有没有这么做呢?”我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很明显秦峰此举也是故意在引导着旺达释比这样做,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好意还是受人指使,可结合目前挖出来的众多的百岁老人的骸骨看,这其中肯定有我们猜不透的地方,而这个关键的地方本来旺达释比已经看出端弥了,却又不幸被雷蝎蛰中,失去了那一瞬间的短暂记忆。

“当然,关系到小叶子的安危,你觉得我会考虑太多么?”旺达释比苦笑着说。

“最后证实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吧?”我问道。

旺达释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大概他现在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我觉得,噬魂灯应该是一把钥匙一类的东西,这是这把钥匙需要一个有法力的人,通过某种方式激活。而我们当中具有这样能力的人就只有旺达释比了,秦峰或者说他背后的人,利用了旺达释比对外孙女的关心,让他激活了噬魂灯这把钥匙,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接下来我们将会遭遇真正的危机……”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似乎外面随时都会扑出数不清的妖魔鬼怪来。

“如果你们真的觉得危险的话,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暂时避一避。”一旁的老姜头弱弱地说。

“什么地方?远不远?”明智轩听说有可以避难的地方,连忙问。

“如果现在出发的话,应该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了,当然,前提是不再出现迷雾让我们兜圈子。”老姜头说。

我们几人对望一眼,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太过古怪,我们根本无法确认旺达释比启动噬魂灯之后,会造成什么影响,这影响又什么时候会降临,如果能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避难,那么损失无疑会降到最低点。

“那就赶紧过去,我怕时间晚了,我们就走不了了。”敖雨泽当即拍板。

可惜还不等我们开始行动,地上摆放的十几个陶罐,却突兀地发生了变化。

这些陶罐开始轻微地摇晃起来,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夜风太大或者是罐子没有放稳,可是陶罐摇晃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出来一样,可里面明明都是已经腐烂干净,最多只剩下些风干的皮肤粘连在骨骼上的骸骨,那现在要跑出来的,会是他们么?

我们一群人有些毛骨悚然地盯着晃动的陶罐,几个佣兵更是第一时间抛下自己手中的挖掘工具,然后换成了枪支。

陶罐依次碎裂的声音传来,接着十几具骸骨,竟然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尤为骇人。

佣兵们几乎是本能地扣动扳机,在寂静的夜晚,枪声显得尤为刺耳,趁着佣兵们射击的功夫,其余人连滚带爬地离开山包,然后闯入下方不远处的临时营地,将必备的物质背上,然后拿着武器准备接应以乌蒙为首的几个佣兵。

接下来我看到了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景象,随着佣兵们手中的枪支不停喷吐子弹,将十几具骸骨很快打得支离破碎。本以为这场灾难会轻松地化解掉,却不料这些骸骨碎裂在地后,更进一步化为一堆堆细小的骨渣,随后升腾起黑色的烟雾。

十几堆骸骨中升起的黑色烟雾最后汇聚成一股,又伸出无数的枝桠,隐隐约约有了一棵黑色的大树一般的样子。

虽然这棵大树是黑色的烟气组成的,但我还是可以隐约看到一点熟悉的影子,它的大小和几个主要的分枝,乃至这些分枝弯曲的形状,赫然就是先前秦峰带我到这附近看到过的槐树的样子。

我不知道当时秦峰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带我来此,又刻意让我看到这株槐树,如果他要对我不利的话,当时在我也被雷蝎蛰中倒下的时候有的是机会,根本就不需要如此费力。

就在我有些茫然的时候,旺达释比已经大吼一声,将一件东西朝那黑烟组成的槐树抛了过去。

那是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白色石头,如果所料不差,应该是那种上面刻有符文的神奇符石,这种符石曾经在我手上毁掉一枚,后来旺达释比又赠送了一颗,至今依然被我带在身上以防不测。而根据他的说法,他一共也就只有三五枚,这种符石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可现在,他居然直接扔了一枚过去,事情的紧迫程度甚至超乎我的想象。

随着白色的符石扔到黑烟组成的槐树上,一团火光闪耀开来,将四周照亮了一瞬,可就是这么短短一两秒的时间,黑烟组成的槐树中间位置被炸开一个巨大的孔洞。黑烟不停地翻腾蠕动,想要修复这个炸开的孔洞,可悬浮在孔洞中心位置的白色符石却总是发出柔和的光芒,阻止着黑烟的修复。

槐树的主干上出现了十余张面孔,同样都是黑烟组成的,但是眼耳口鼻却栩栩如生,并且明显看得出这些面孔十分苍老。

无声的嚎叫充斥着人的耳膜,那是十余个老人在不停地叫喊,口音含混不清,但我还是依稀听到了两个不停重复的字节:长生,长生……

接着这些面孔挣扎着从槐树的主干中脱离出来,带起一大蓬的黑烟,然后化为双翅。面孔开始变得年轻起来,而且渐渐实体化,甚至在面孔下方,还有肥嘟嘟的身子长出来,加上那张开的双翼,活脱脱就是一只只人面巨蛾的形象!

只是和我们先前遇到的人面巨蛾不同的是,这些人面巨蛾处于半虚半实的状态,有一半的身躯,都是黑烟组成。

这些陶罐以及里面封印的老人骸骨和魂魄的存在,竟然是为了制造人面巨蛾的材料。或许其中还有我们不明白的地方,但眼前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十几只人面巨蛾被这槐树孵化出来!

“你们先走,我拖住它,随后就来。”旺达释比脸色凝重,看了一眼腰间的装着噬魂灯的布包,最终却并没有将它抛下。

我和敖雨泽对视一眼,也不敢犹豫,要不然天知道这颗黑烟组成的槐树还会形成什么鬼东西,光是十几只人面巨蛾,就足以让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留在这里。

“老姜头,还不带路!”我大叫一声,推了在一旁有些看傻了的老姜头一眼。

老姜头连跑带爬地走在最前面,其余的人都紧紧跟随其后,只有旺达释比一个人在阻止黑烟组成的槐树以及人面巨蛾的生成。

一路上我不禁暗暗后悔,如果我们不将这些装着骸骨的陶罐挖出来,就不会有这一出了,也不知道旺达释比是否能顺利逃出来并跟上我们。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在我们都感觉脚都有些软,身上也不知被夜色中的植物枝条割出来多少细小的血口子,老姜头终于停下了脚步。

“到了么?”明智轩在两个保镖搀扶下,气喘吁吁地说,这家伙虽然经常出入健身房,比一般人要强,但是真要抡起体质来,却连我都不如,算是我们这帮人中累得最够呛的。

“旺达释比一个人不会又事吧?”我有些担心地看着我们跑来的方向,还好这一路算是比较顺利,也没有人面巨蛾追过来。

“应该不会,他既然敢一个人留下,就算没有可能消灭掉那株古怪的黑烟组成的大树,但应该有把握逃生才对。”敖雨泽也微微喘息着说。

“妈的,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那该死的巨蛾,竟然是陶罐中的骸骨变的?”乌蒙脸色阴晴不定,他的体质估计只比敖雨泽略差一点,这个把小时的奔跑,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那应该是我们挖出了某个法阵的阵基,我觉得这样的法阵在雷鸣谷中不止一处,老姜头不也说过么,当初可是有好几百个这样的陶罐。”敖雨泽毕竟见多识广,稍微解释道。

可惜这完全是对牛弹琴了,像乌蒙这样的国际佣兵,可能什么枪林弹雨的大场面都见过了,但这种神神鬼鬼的古怪事件,还是第一次遇见。

“是啊,老村长曾经说过,当时村里的槐树烧成灰后,合着陶土一共做了三百多个陶罐呢。”老姜头喘息着说,像是死猪一样瘫软在地,毕竟年纪大了,又不如旺达释比这样异于常人。

“尸鬼婆婆是什么时候到村子里的?”敖雨泽突然问。

“来了好几十年了吧。应该是80年代中期的样子,快三十年了。”老姜头打了个寒战,似乎提起尸鬼婆婆,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这里就是你说的安全之地?怎么感觉就是一片山崖而已?”明智轩终于喘过气来,看了看四周,插嘴说。

“再往前走走一百来米,有一片山崖上生了许多蔓藤的地方,扯开蔓藤后,有一个石洞,那里是入口。”老姜头从地上爬起来,指了指不远处。

几个佣兵中当即分出两个,是铜墙和猴子,两人带着武器和开山刀过去,想来是要提前探探路,看老姜头是否在胡说八道。

“你觉得这里的法阵,有可能是尸鬼婆婆布置的?”我问道,毕竟按照先前的分析,这里的一切似乎不仅仅是和JS组织有关,和神秘的尸鬼婆婆,也有着某种联系。

而且听旺达释比说,尸鬼婆婆之前甚至有可能是JS的前身,即回归派的成员,只是因为和JS的理念不合,才退出JS组织的。那么是否存在一种可能,就是尸鬼婆婆的退出,只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她依然是JS中的高层人物,是为了替JS组织看住雷鸣谷的入口,才故意隐居在这附近的长寿村的?

不管怎么说,尸鬼婆婆似乎都不是我们先前所以为的那么简单,而且村民对她的惧怕,是刻在骨子里的,想来这些年来也见识过她的手段,绝对不是上次和尸鬼婆婆见面的时候,她所说的只是用某种幻术吓唬一下村民那么简单。

随即我又想起那具尸傀张铁柱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我们当初在金沙遗址下方的祭祀坑中遇到的倒霉工人,身上或许还藏着我们不曾知晓的秘密,如果揭开这个秘密,或许对我们了解尸鬼婆婆的真实目的有着帮助。

“真的有一个洞口,你们过来看看。”远处传来猴子的叫声,其余人闻言,都是大喜过望。

明智轩对老姜头由衷地赞叹说:“你老人家的记性还真好,十几年前来过一次,居然在大晚上还能找到这里来。对了,先前扎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有这样一个地方,要不然我们就直接过来了啊?”

老姜头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先前也有些慌了,能一次跑过来多少有些运气。我先前不提这个地方,是没想到你们会去动那个山包中的骸骨啊,这条路和我们要去的地方不在一个方向,没事的话我带你们来干嘛?”

明智轩“哦”了一声,不再追问,跟着大部队一起,朝猴子他们过去的方向走去。

果然,只走了一百多米,就看见这里的山崖上长满了蔓藤,这些蔓藤都是从山崖的石缝中生长出来,然后又因为长得太长了才垂下来,一共有百来个平方大小一片。

好在这片蔓藤占据的山崖并不算宽,大概就十来米的样子,所以猴子和铜墙很快就找到了洞口。

“你确定这个洞里很安全?不会有什么野兽吧?老实说有野兽也不怕,我现在就怕这些诡异的怪物……”明智轩心有余悸地说。

“放心,这个只是入口,实际上里面别有洞天。”老姜头大手一挥,点燃一个火把,当先走了进去。

我们见此也松了一口气,跟着走了进去。敖雨泽进去之前细心地在洞口做了个标记,我知道这是留给旺达释比的。

这一路上她留下了好几个同样的标记,虽然耽搁了点时间,可谁也不会觉得她这样做不对,毕竟我们能安然逃离,几乎全靠旺达释比一个人挡住即将化虚为实的诡异槐树和人面巨蛾。

进入山洞后不久,耳朵里突然传来翅膀振动空气的声音,所有人都脸色大变,以为是人面巨蛾追上来了,不料前方传来老姜头一声趴下,大家都依言俯下了身子,接着无数的巴掌大的黑影聚集在一起扑闪着翅膀从我们头顶飞过,我这才反应过来根本不是什么人面巨蛾,而是普通的蝙蝠。

两三分钟后,庞大的蝙蝠群才呼啸着全部飞了过去,大家这才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有几个倒霉鬼头发上甚至被飞过的蝙蝠乘机拉下些粪便,也只好胡乱擦一下,自认倒霉了。

在山洞中走了有二十来分钟,就在我们有些耐烦的时候,却发现前方出现了好三条岔道,看着这三条岔道,我突然之间有一种极为眼熟的感觉。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木鬼为槐 下一章:第十四章 老人
热门: 寿衣裁缝 洪荒大佬总催更 牧神记 医院怪谈 死亡螺旋 神墓 伯恩的传承 恋爱洗牌 大唐第一相士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