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尸鬼婆婆

上一章:第二章 尸降 下一章:第四章 噬魂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稍微做了些准备后,我、敖雨泽以及秦峰,就准备出发了。

秦峰10-16岁生活的山村,是在阿坝的黑水县,驱车前往,需要至少六个小时。此外这个小山村地处偏僻,在数座大山之间,交通情况比我出生的山村还要恶劣许多,剩下车辆无法通行的山路,需要整整走上四五个小时。

按照秦峰所说,这个小山村除了极为闭塞之外,却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直生活在村里的人,通常都极为长寿。

据说这个村子里只有四百多人,但是百岁以上的老人却有30多个,并且村子里很少有90岁以前自然死亡的老人,是国际长寿之乡标准的几百倍,目前年龄最长的老人有120多岁!

这个标准已经远远超越有中国长寿之乡美称的巴马,奇怪的是不管是官方媒体还是民间,这个村子却一点名气都没有。

当我向秦峰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秦峰却只是摇摇说,这个村子不仅消息闭塞,而且有着许多古老而古怪的规矩,村里的人都不喜欢向外炫耀村子的长寿。

但是旺达释比明显是知道这个村子的,看他当时的反应,对这个村子竟然不是羡慕和惊奇,反而是隐隐有一丝忌惮。

旺达释比的本事,几乎是我见过的人最强的,甚至连余叔也有所不如,至于身边的敖雨泽,也仅仅是战斗力强韧而已,综合实力怕还是比不上旺达释比这个老人。

连旺达这样的人物都忌惮的村子,并且这个村子中还存在能看见命运线的古怪老婆婆,怎么想都感觉这村子透着诡异。

“你在这样的村子长大,就不羡慕村里人的长寿么?为什么还要出来?”我好奇地问秦峰。

“村里唯一的电器就是电灯,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羡慕的。我想那个人之所以当初将我寄养在那个地方,并不是看重了那里的居民长寿,而是看重了它的闭塞吧。”秦峰提起“那个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寒光。

几乎不用多问,我也能够明白他口里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叶暮然留下的照片中带着小男孩的神秘人,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神秘男人到底和秦峰是什么关系,是他的亲人?师傅?甚至根本就是他的父亲?

我想秦峰自己也有类似的疑问吧,但是如他所说,他十岁前的记忆几乎都是空白,只有一个男人模糊的影子,那么他肯定比我们更希望能找到那个男人,然后问个明白。

我想,这话恐怕才是秦峰后来选择了当一名黑客的真正原因,因为从他十来岁开始,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解开这个疑团,而黑客能接触到的隐秘资料,自然远远超过一个普通人。

不过秦峰的性格沉默寡言,或许依然藏了许多心事和隐秘没有告诉我们,至少在目前来看,他还没有百分百的信任我和敖雨泽,更不要说完全敞开心扉。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秦峰一直以来也在找寻那个男人的下落,他现在也知道了那个男人就是JS的创始人之一,在这神秘的组织中地位举足轻重,可惜这个组织庞大的势力让身为黑客的他也无从着手,最后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资料为那款诡异的游戏制作了众多隐藏关卡,目的就是引起我的重视,从而帮他一路揭开真相。

尽管这个推论让我有了被利用的感觉,但不知为什么,每当看到秦峰深邃中带着痛苦的眼神,我却能体会到他的身不由己。他做的这一切也没有给我带来真正的伤害,反而让我更加接近想要知道的真相。

因为走得早,下午一点过的时候我们就到了黑水县城,大家饥肠辘辘地随便找了家饭馆吃饭,刚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乡民打扮的人带着疑惑朝我们走过来。

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乡民,体格极为健壮,看上去是经常做重体力劳动的人,因此对我这样的战五渣来说,即便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不过敖雨泽就在身边,想到这个怪力女有个一脚踢飞防盗门的光辉业绩,我的心下也就稍稍安定了。同时我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觉到一丝可耻,虽然敖雨泽的战斗力的确十分强大没错,可什么时候我竟沦落到要奢求一个女人的保护了,大概这是长期以来她都太过强势,让我潜意识里根本没有将她当成一个女人看待吧……

那个强壮的乡民径直朝秦峰走过去,犹豫了半天,然后开口问:“你是……小峰?”

秦峰也愣了一下,大概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认识他的人,他沉思了片刻,大概终于想起了什么,迟疑着说:“是的,我想起来了,你是我初中同学张顺,小顺子?”

我心中一阵恶寒,什么小顺子,听起来像个太监,可这家伙明明壮得像头牛嘛。

那人憨厚地一笑,点点说:“果然是你,村里人都说你高中毕业后就去山外念大学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过?我记得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你高中毕业那年的寒假,现在想想有七八年了吧?”

秦峰一直漠然的脸上也露出罕见的笑容来:“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当年的初中同学,你来县城干什么?”

“还能干啥,卖点自己挖的野生药草呗,一上午生意还算不错,就来饭馆打打牙祭。”张顺嘿嘿笑着说。

“你的变化挺大啊,我记得上一次见到你,还瘦得像根豆芽菜似的,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健壮,我差点就没认出来。”秦峰有些意外地说。

张顺看了看我和敖雨泽,张了张嘴,又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只是稍稍凑近了秦峰,略微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当然是有原因的,不过这可是个秘密,你要回村子不?要回的话,到时候我慢慢告诉你……”

秦峰点了点头,那张顺顿时高兴起来,显然能遇上初中同学,也是让他十分开心的事。后来我们边吃饭,秦峰边讲了一些初中时的事,我们这才知道当时他念初中时十分不易,每天要走三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最近的乡上的初中读书。

张顺和秦峰是一个村子的,当年几乎每天都结伴同行,一路上相互照应,这份情谊即便数年没有联系,也不会轻易忘记。

吃过午饭后,张顺也挤上我们开的越野车一道去离秦峰生长的长寿村最近的镇上,我们将车停在镇上后,坐着牛车在乡间泥路上朝那个村子的方向出发。

秦峰已经七八年没有回村子了,有些山路也不万不全记得怎么走,幸好是遇到了初中同学张顺,算是让我们多了一个本地的向导。

牛车到了离长寿村最近的乡上,只往村子走就几乎没有能容纳牛车通行的路了,只剩下崎岖的山间小径,听张顺说有些地方,就算是马匹也过不去,只能靠人徒手攀爬。

这让我们更加对这个村子好奇起来,阿坝虽然多山交通不便,可汶川地震后国家划拨了数万亿的震后重建资金,许多原本不通公路的偏远地方都新修了乡道,像长寿村这样至今依然闭塞的村子还真不多见。

“其实这事嘛说起来还真不怪政府,前几年县上也说要给长寿村修一条乡道,不说汽车,至少能牛车马车通行吧,不过村上的老人却怕坏了当地的风水,坚决不同意,说是这风水一坏,长寿村就再也不能长寿了。”张顺见我们一路上攀爬辛苦,他自己却是精神旺盛,背着一大包从县城买的东西,脸不红气不喘,看上去还犹有余力。

敖雨泽的体能就算壮年男子也难以企及,当然也不在话下,至于秦峰,之前也是有过类似的经历,比起我来自然要好得多。

“小峰啊,你们这次回来是去拜祭秦叔的吗?怎么都不给亲戚们带点礼物?”张顺看了一眼只背了个背包的秦峰,有些不解地问。

秦叔就是秦峰的养父,已经过世多年,之前秦峰曾给我们提过,对此我们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听秦峰的口气,他和养父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好,养父酗酒,脾气暴躁,所以他小时候没少挨打,两人之间感情淡薄,自然也不会对秦叔的亲戚有什么好感。

“也不算是,我们这次回来,其实是想找一个人。”

“谁啊?难不成是回来找阿容的?那你可晚了,阿容在你去省城念大学那年就嫁给了隔壁村的二狗子,现在她的娃都念小学了。”张顺笑呵呵的说。

敖雨泽莞尔一笑,想来是没有料到能听到这样的八卦。秦峰也无奈地笑笑,说:“我怕说出来,你小子要害怕得睡不着觉。”

“切,就我这体格,三两个大汉都不是我对手,我会害怕……等等,你说的,该不会是她吧?”张顺原本有些不屑,可说到后面,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连脚步都停下来了。

“是的,就是她,那年我们可是曾闯入过她施法的洞窟,我记得当年你可是吓得尿了裤子,怎么,小顺子,你还害怕?”秦峰捉黠地笑着说。

张顺的脸色已经有些不自然,过了好半天才说:“小峰,听我一句劝,别去了,现在就回去吧。那个老太婆,太邪门了……”

秦峰的眼睛微微眯起,他已经发现了张顺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些什么不正常的事情,而这件事,很可能还和我们要找的尸鬼婆婆有关。

“放心,我找她是救人的,而且,这次我带去了这么多年她最想要的东西。”

听到这话,我的心底苦笑不已,尸鬼婆婆最想要的是所谓的神血,也就是我身上的金沙血脉,我这么个大活人跟着一起过去,还能取用最新鲜的,估计她会十分高兴吧?就是不知道一个名字这么古怪,还让无数村里人恐惧,让旺达释比也神色凝重的老婆婆,到底可怕在什么地方。

“这个……”张顺看了我和敖雨泽一眼,却没有说下去。

“他们都是我最信任的朋友,嘴巴很严,到村里也不会乱说话的。”秦峰看出了他的顾虑,当即说道。

敖雨泽微微一笑,然后从包里掏出钱包,也没有细数,直接递过去一叠钱,估计有二十来张。

张顺眼睛一亮,两千多块钱放在省城还真不算什么,几个朋友一起吃个饭再去KTV唱个歌,很可能一晚上就用掉了,可对于靠挖药草卖零花钱补贴家用的张顺来说,这无疑算是一笔巨款了。

“这怎么好意思,你们是小峰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嘛。”张顺一边说着,一边眉花眼笑地接过了敖雨泽递过去的钞票,这举动让旁边的秦峰微微皱眉,大概是没想到自己少年时代的朋友过了七八年,会如此不堪。

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秦峰这个人太过自负,并且有些清高,长大后成为技术高超的黑客,估计也不怎么缺钱。这点钱在秦峰看来不值一提,可对一个最远可能只到过县城,并且生活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山民来说,的确是足以让一个原本淳朴的人流露出一些谄媚的神色。

将钱收起后,张顺整理了下思路,说:“本来是没有什么大事的,只是前些日子,我一个堂哥回来了,你也认识的,叫张铁柱……”

“张铁柱!”我和敖雨泽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打断张顺的话。

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离成都三四百公里的阿坝黑水的偏远小村庄里,居然还能遇到认识张铁柱的人。当时在金沙遗址下方的祭祀坑中,张铁柱神秘地失踪了,我们都以后他很可能已经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哪个阴暗的角落里,只是还没有找到死首而已,可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人提起他的名字。

虽然张铁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名字,也有可能是重名而已,可是我有极其强烈的预感,张顺口中的张铁柱,一定就是我们在祭祀坑中遇到过的那个同样中了尸毒的张铁柱。因为和秦峰生活在同一个村子的张铁柱一定明白,这世上或许只有尸鬼婆婆这样的神秘高人才能救她,哪怕他会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

“没什么,你接着说。”我深吸一口气,没有解释,朝张顺说道。

张顺疑惑地看了我们一眼,大概是看在拿人钱财的份上,也没有多问,继续说:“我堂哥前些日子回来的时候,样子有些古怪,全身都包裹着厚厚的衣服,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啊……另外他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臭味,不是那种没有洗澡的体臭,而像是……像是……”

“像是尸臭味!”我帮张顺补充道。

“对对对,就是尸臭味,虽然他在身上喷了不少花露水,可是那股味道还是掩盖不住。我看过他摘下脸上的黑色面巾的样子,太吓人了,不仅有尸斑,而且脸颊部位已经开始腐烂了……如果不是我确定他就是我堂哥张铁柱,当时根本不敢搭理他。”

“后来呢?”

“后来嘛,他要我和他一起去找尸鬼婆婆,说是只有那个老太婆才能救他,可你也知道,那年我们一起进入村后的古坟地见到尸鬼婆婆干的事后,对于她我是打心眼里畏惧,最后只能将我表哥送到尸鬼婆婆家门不远处,就自己回去了。”

“就算如此,可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吧?尸鬼婆婆在做法事的时候虽然恐怖了点,可平日里只要不找他麻烦,她也不会主动伤人,而且村子里的老人对她也十分敬畏,早就警告村里人不去招惹她。”秦峰疑惑地说。

“问题是我表哥进入尸鬼婆婆的宅子后,过了三天才出来,当他出来的时候,身上的尸臭味倒是没有了,脸色也没有了腐烂的地方,可是整个人却变了。”

“变成什么样的?”

“就是一副魂不守舍地样子,没有任何表情,虽然也会吃饭、睡觉,甚至干一些简单的活计,但怎么说呢,他的样子,就像是一具牵线木偶,像是没了魂儿似的。”

“尸傀儡。”敖雨泽突然低声说。

“什么尸傀儡?”我有些好奇。

“简单的说是用尸体做的傀儡,有部分生命体征,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言语,看上去和常人有些像,但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而是受人控制的一具傀儡,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尸鬼婆婆虽然将张铁柱治好了,但是将他改造成了一具失去自我意识的尸傀儡?”我觉得毛骨悚然。之前我们见到张铁柱的时候,虽然也有失去理智变得狂暴的时候,可总的说来,也是保持有自身的意识的,可变成尸傀儡后,却完全没有意识,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不,死了后尸身还要受人控制,这比死了还可怕!

“尸鬼婆婆是能看到命运线的人,这样的高人,我只见到过一个半。其中一个是铁幕的首领,另外半个是你认识的旺达释比。如果是这样的人,能凭一己之力制造出尸傀儡来,我一点都不奇怪。”大概是怕张顺听见,敖雨泽在我耳边低声说。

“如果只是这样其实也不算什么啦,关键是从那天开始,村子里开始出现怪事,不是东家少了鸡,就是西家的猪被什么野兽给咬死了,而且还被吸光了血……”

“如果我没有猜错,后来查出来,做出这些事的根本不是什么野兽,而是张铁柱吧?”秦峰问道,这个推测并不算难,我也有相同的想法,估计敖雨泽也是。

“对,不过如果只是吸取家禽家畜的血,还不至于让人惊恐,在我堂哥回来的第七天,他开始吸食人血,也正是因为他开始攻击村里的人,才被人发现的……”张顺的语气中有了一丝恐惧,很显然那天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村里老光棍孙长福喝醉了酒,在回家路上被潜伏在暗处的堂哥抓住,孙长福也算命大,喝醉了后拼命挣扎,闹出很大的动静,正好村子里连续几天有家畜被吸血死掉,这几户人家同仇敌忾,本来就准备了火把和武器准备逮住臆想中的野兽,听见动静后很快就赶过来了,却正好看到了我堂哥吸血的一幕。

这一来吓坏了周围所有的人,将我堂哥拉开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绑住。这个时候才有人觉出我堂哥的情况不太对劲,有人想到了之前他曾找过尸鬼婆婆看病。

村里的老人商量了一阵,还是觉得这件事要去向尸鬼婆婆问过明白才好,于是将我堂哥关在猪笼里,找了几个壮小伙抬着,纠集了上百人去质问尸鬼婆婆。其实说心里话,大家对尸鬼婆婆多少都是有些害怕的,真要是独自前去估计没几个人敢,只是人多自然胆气就壮,因此那天晚上,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就到了尸鬼婆婆的屋子跟前。”说道这里,张顺像是想起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竟然停住了。

“尸鬼婆婆的传言,我之前也听到过许多次,有人说亲眼看见过她在乱坟岗挖尸体,还将不同的尸体的部位缝合成一个,还有人说她以尸体喂食,最喜欢的就是吃半腐烂的脑浆子,撬开头盖骨后,捧着脑袋,像喝粥一样喝得呼噜作响,还有人说她曾故意用咒术咒死出生不久的婴儿,当婴儿父母将婴儿丢弃掩埋后,她就将死婴重新挖出来,像嚼胡豆一样嚼着婴儿的手指脚趾,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秦峰见张顺久久没有说法,在一旁低声向我们补充着当年关于尸鬼婆婆的各种恐怖而古怪的传言。

敖雨泽倒是没什么,我却早已经听得毛骨悚然,不知道尸鬼婆婆是怎样狰狞恐怖的一个老妖婆,才会做出这么多令人发指的事来。

“这样的人,真的肯救明睿德么?不会将他也变成什么尸傀儡吧?而且,她如果想要我身上的血,会不会直接将我的血吸干啊?”我小声嘀咕着,也不管会不会被张顺听见。

“你们这么多人过去质问她,她总不会让尸傀儡大开杀戒吧?”敖雨泽没有理会我的嘀咕,朝张顺问道。

“没有,因为当时发生的一件事,将所有人都吓傻了,最后一哄而散,哪里还顾得上去质问她老人家。”张顺苦笑着摇头。

“到底是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啊。”秦峰轻轻踢了他一脚,大概是不满这个少年时的发小在卖关子。

“就在我们一行人走到离尸鬼婆婆的家只有两三百米远的时候,却发现她家周围,多了许多鬼鬼祟祟的人影,等我们再走近点,我的妈呀,那哪里是什么人影,分明是从坟地里爬出来,连身体都残缺不全的各种尸体。也不知尸鬼婆婆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她家后不远处的乱坟岗中埋葬了不知多少年的尸体,唤醒了上百具,就在她家附近游弋巡逻,甚至,连她家附近的大树上,也挂满了好几十具倒吊着的腐烂尸骨,这些尸骨在夜风中飘来荡去,还不时掉下来几块腐烂的臭肉或尸液,那情形,比我们小时候在洞窟中遇到的还恐怖!”

“然后,你们就退了?”我问道。

“是啊,不退还能怎么着?我们当时丢下关在猪笼中的堂哥,就四散着奔逃回家,家家都关门闭户,有的人吓得连续几天都不敢出门,直到这几天才渐渐平静下来,我也才敢拿些草药来县城卖。不过说来也怪,后来有胆子大的又返回尸鬼婆婆住的地方,远远看了几眼,却没有发现半具尸体,连树上挂的都不见了……小峰,你说尸鬼婆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她是怎么将几十具半腐烂的尸体挂在门前的老槐树上的?”张顺眨巴着眼睛,大概一直没有想通最后朝秦峰问的这个问题。

“你这次跟我们一起去,你可以亲自问她啊。”秦峰淡淡地说。张顺的脸一下就白了,拼命地摇头。

“那可能村里人的集体幻觉。”敖雨泽在一边笃定地说:“我甚至见识过更大的幻觉场面,现场受到影响的甚至有上千人,不过,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老实说,我对这尸鬼婆婆越来越有兴趣了,我们赶紧赶路吧,再耽搁的话,怕是晚上天黑都到不了村子。”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本站提供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章 尸降 下一章:第四章 噬魂灯
热门: 你的选择是??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ABO虚假婚姻关系 天道图书馆 万人迷小崽崽的修仙路 夭折 九星毒奶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破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