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青铜之门

上一章:第19章 血肉机关 下一章:第21章 尾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我被带到一个和上次进入的大殿差不多大小的大厅里,不过这个大厅的高度远远超过安放青铜王座的大殿,高度起码超过三十米,因此看起来更加空旷。

在大厅的中间位置,是一座造型熟悉的祭坛,和记忆中在地下溶洞里看到的祭坛样式非常相似,基本维持着基座是方向,祭坛本身是圆形这样代表天圆地方格局的祭坛形式。

唯一和十二岁是在溶洞下看到的祭坛不同的是,这个祭坛大了不少,而且在基座的位置,刻满了浮雕。

此外,在圆形的祭坛上,整体雕刻了一幅金沙太阳神鸟图案,维持着内圈十二道太阳光芒和外圈四只太阳神鸟首尾相连的造型。

看着太阳神鸟的图案,联想起昨天看到的半腐烂的玄鸟,我突然感觉那玄鸟的造型,和太阳神鸟有几分相似。

不过太阳神鸟象征光明,玄鸟明显带着某种不祥的死气,两则应该不是同一种东西。

过了一阵,雇佣兵们陆续带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法器走入大厅,我数了一下,雇佣兵的总数一共有二十多人,真要说起来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这次他们都荷枪实弹,高度警惕,就算是敖雨泽要发动突袭,只怕也力不从心。

祭祀用的法器一共十二件,分别安放在金沙太阳神鸟图案内圈的一条光芒象征的末端,接着八个雇佣兵抬着四口大箱子上来。打开箱子后,分别从里面取出了几样让我感觉到事情不妙的东西。

它们分别是篮球大小的纵目神、蚕女、和人类差不多大缩小版的巴蛇神以及一截两米多长的青铜树枝,只是树枝上并没有如青铜神树一样站立着太阳神鸟。

如果当初明智轩没有说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古蜀五神中的其中四个了,加上昨天在安放青铜王座的大厅看到的玄鸟,那么古蜀五神基本算是集聚齐全,哪怕它们都不是真正的“神”,仅仅是含有神少量基因碎片的拙劣仿制品。)最后,一个昏迷的男子被抬了上来,那赫然是秦峰!

“你干什么?你要将秦峰当成祭品?”我愤怒地对余叔说。

“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不过是我的阶下囚,没有权力质问我。”余叔淡淡地说。

“放了他,你不就是想要我的血脉吗?”我看着昏迷不醒的秦峰,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一定要和敖雨泽救出他来,就算他是没有自我意识地被软禁在精神病院,也比完全丢掉性命好吧?而且这次的祭祀远比当年发生在我身上时要庄严肃穆得多,规模也大了不少,恐怕秦峰不会像我当年那么幸运了。

“你想太多了,秦峰只是个引子,不是祭品。祭品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你看到的这四个古神的化身,不就是最好的祭品吗?”余叔掩饰着自己的激动,极力营造出一种淡然,不过看他微微发抖的手指,我能够想象他等这一天,一定等了很久。

“那么,我呢?”想到我也是被余叔处心积虑地骗进这个地宫内的,如果说我完全没有什么作用,想必余叔也不会如此麻烦地布局这么久。

“你的作用,当然更大。”余叔说着,盯了我的脖子一眼,然后一把扯掉我脖子上的红绳,那枚刻着符文的白色符石,也落在了他的手中。

可恶,这枚符石是旺达爷爷送我的,一直以来不仅镇压着我身上的血脉不至于闹出麻烦,更是好几次救了我。早知道会被他抢走,那还不如昨天见到敖雨泽的时候将它放在她那里,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起到作用。

“白色的天神之石,这是羌族的一个分支,被称为‘冉族’的大释比才能拥有的宝物,传说一共只有七枚,比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收集到的十二件古蜀法器中任何一件都要珍贵。看来旺达那老家伙还真是在你身上下足了血本。不过可惜,你根本不会运用它,它在你身上,也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余叔沙哑着嗓子说。

我心中暗恨不已,但却没有勇气当着余叔和二十几个雇佣兵的面将符石抢过来。只能转过头去看着祭坛上的四个形状各异的怪物,心中思索着这四个仿制的“神”到底有什么用。

“你的作用,当然和你的血脉有关,因为那道‘门’,需要你的血脉才能打开。”余叔把玩着手中的符石,神秘地说。

我心中“咯噔”一下,那道“门”?究竟是什么门?为什么和我有关?

余叔没有继续解释,而是不停地看着时间,似乎在等待某个特殊的时刻到来。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余叔似乎看时间差不多了,用一束丝线将我的手脚捆住,把我带到了祭坛的一端。这束丝线看起来怎么都像是蚕女的发丝,我试着挣扎了一下,比我想象中还要坚韧。

接着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割破自己的手掌,又拿出一只似乎是某种动物的骨骼雕出来的笔,蘸着自己的血在秦峰的脸上和手臂上画了好几个奇怪的符号。

随着这些符号全部画完,秦峰被唤醒,有些茫然地睁开眼,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还好好地活着,当他看到我开始,眼中露出吃惊的神色,不过很快他发现自己像是被施了法一样无法动弹。

余叔开始低声地念诵着什么,那应该是某种咒语,随着他念诵咒语的速度越来越快,竟然开始手舞足蹈地跳起某种怪异至极的舞蹈。这种舞蹈类似巫师在祈祷时所跳的,只是看上去更加癫狂,完全看不出在跳的是一个瘸腿的老人。

如果说旺达释比在踏着“禹步”时带着某种庄严的神性,那么眼前的余叔跳着的疯狂舞蹈,更像是带着癫狂的魔性。他们两个都已经年过花甲,都似乎掌握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术,可却一正一邪,似乎是天生的对头。

接着大殿中的温度,似乎在瞬间降低了好几度,一道黑影从大殿的一头快速地移动过来,过了几秒钟我才看清,这黑影赫然是先前我看到过的半腐烂的黑色玄鸟。

这是古蜀五神中最后一个仿制的“神”,它飞到祭坛的中间位置,然后缓缓地降下。

十二道代表太阳光线的线条渐渐亮起金色的光芒,似乎里面有无数的金色沙粒在流动,接着十二件形态各异的法器也开始颤动。

我仔细看了下,这些法器每一件都完全不同,分别是玉琮、玉璋、青铜戈、黄金面具、黄金权杖、太阳神鸟金锡、青铜纵目人像、石跪坐人像、石虎、石龟、石蛇和柱形象牙,其中的三件黄金制品看上去和博物馆珍藏的极为相似,只是要小上一号,估计是仿制的。

随着太阳光芒线条末端的十二件法器不断震动,四件祭品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掉,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吸食它们的生命力。就连看上去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祭品之一的青铜神树枝丫,也在飞快地锈蚀,最后变成一堆青灰色的粉末。

只有处于祭坛最中心位置的玄鸟,本来腐烂的血肉,却反而渐渐生长,因为生长的时间太快,甚至能看到无数的肉芽在相互纠缠蠕动,然后形成筋络、血管或肌肉,然后又长出皮肤和黑色的羽毛来。

我心中微动,想起记忆中十二岁时的那次祭祀,余叔似乎是要将我血脉中的金沙血脉提炼出来,然后转移到他自己身上。在这个过程之中,他曾唤醒了自己的祖灵,也就是眼前的黑色玄鸟。

当然,这只玄鸟在余叔的口中,被称为“鱼凫”,那是当年古蜀时期的第三个王朝的称谓!

我心中暗暗着急,怎么旺达释比和敖雨泽他们还不过来,再不来的话,这祭祀估计都完了,他们还能阻止个屁啊?

就在这时,余叔的脸上,露出诡异而狂热的笑容来,朝着已经从半腐烂变得血肉完满的鱼凫祖灵一鞠躬之后,竟然将手中夺自我的符石扔了过去。我大急,却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鱼凫将那枚符石像吃豆子一样直接吞了下去。

很快,鱼凫的眼中,原本血色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转而变成一种神圣的金色光芒,但是金色的光芒没有维持太久就消失了,接着鱼凫的头顶,冒起一团黑烟,一只和它外形一模一样的虚影出现在头顶,而它的躯壳却渐渐朽坏,变成黑色的细小沙粒,很快消散在祭坛上。

“啪”的一声,那枚符石落在祭坛上,滚了几滚,最后滚到我的脚边,但我能清晰地看到,符石上的光泽已经完全消失了,上面的血色符文也变得几乎无法察觉,很明显,符石携带的神秘力量已经被破坏殆尽,或者已经被先前的鱼凫祖灵给吸收掉了。

我恨恨地盯着余叔,余叔却完全无动于衷,只是朝着半空中悬浮的鱼凫虚影喃喃地念诵着什么。鱼凫虚影的脸色,露出一个人性化的笑容,然后做了一个吸气的动作。

很诡异地,一道黑色的旋风出现在它周围,先前四散的黑色灰烬,也似乎变成了这旋风的一部分,随着旋风的规模越来越大,我感觉有些站立不稳。

下面几个佣兵脸色大变,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尖声道:“余仁贵,你要干什么?快停下!”

余叔哈哈大笑着,旋风的速度更快了,几个佣兵被旋风吹得东倒西歪,其余人见势不妙想要退出大殿,可已经晚了,越来越多的佣兵被卷起,即便有聪明些的马上趴倒在地,可也很快被越来越强劲的旋风卷入半空中。

而我、秦峰和余叔就站在祭坛之上,处于旋风的中心位置,反而影响不大。

随着风力的增强,这些雇佣兵相继惨叫着,身上出现了无数的口子,血如同雨水一样不停流下,然后被旋风带着形成一道道圆形的血线。最后所有雇佣兵都像是在榨汁机中被榨出最后一滴血肉,然后旋风渐渐收拢,鱼凫虚影像是吸食流质食物一样,将所有的血肉一吸而空,只剩下二十多具已经干瘪的皮囊,啪啪地掉落在地。

我和秦峰的脸上,都显出异常震惊的神色,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余叔竟然这么狠,连自己人也没有放过。

“不要怪我,你们能成为鱼凫祖灵的初食,应该感觉荣幸才对。之所以要选择你们这些在东南亚杀人如麻的雇佣兵,也是看重了你们身上浓厚的血煞之气,只有这样的血气,才是鱼凫祖灵新生时最好的养分!”余叔阴翳地笑着,然后将目光看向了我和秦峰。

我们心中咯噔一下,不会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吧?虽然余叔口口声声说不会将我们当成祭品,我们很重要,可是目前这情况,貌似他没有理由放过我们啊……“放心,在那道门打开之前,我怎么会伤害你们呢?不过很快,那道门就要打开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连我心中都完全没底呢……”余叔自言自语地说。我心中更加恐惧,只盼望着旺达释比他们能赶紧过来,要不然恐怕一切都完了。

旋风停了下来,鱼凫祖灵突然振翅高飞,一直飞到大殿的顶部才停止,接着它快速地朝下俯冲,一头撞入祭坛当中,和祭坛上的太阳神鸟的图案,完全融为一体。

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那就是鱼凫的这个举动,似乎很不合常理,它似乎是想要取代太阳神鸟的位置,或者说,不仅仅是要取代太阳神鸟在祭坛上的图案,而是要从根本上取代太阳神鸟在历史上受尊崇的地位。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为什么旺达一定要从青铜神树的本体上取下一只青铜太阳神鸟,似乎这是破坏余叔当前的祭祀的关键,只是问题是,他们至今还没有赶过来……或者说,他们已经来了,只是现在时机依然不成熟才没有现身?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像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样,竟然没有办法移动分毫,当我朝脚下看去时,无数金色和黑色纠缠的线条,已经爬到我的小腿位置,和祭坛上的线条融为一体。

我大惊失色,朝秦峰看去时,发现他和我的情况完全一样,只有一旁的余叔,完全不受影响。

接着线条继续朝上攀爬,将我们两个完全覆盖也没有停止,直到朝上伸展了快二十米才停下,然后横着延伸,最后两人脚下和头顶的金黑色线条连接在一起,更由于我们分别站在祭坛的两端,最后在祭坛上形成一个由金黑色线条组成的门框一样的东西。

而我和秦峰,就是这个巨大的门框上的两根柱子,支撑着门框的存在。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余叔口口声声说的“门”?我大为惶恐,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变成了门的一部分?

虽然无法动弹,但眼球还能勉强转动,我斜着眼睛,朝门里面看去,原本看到的应该是大殿的墙壁,但现在看到的,竟然是一片荒芜得类似沙漠的景象。

我极力睁大了眼睛,发现“门”里面的确不是地宫墙壁,而是一望无尽的戈壁,只是在戈壁之中,也同样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大门,和祭坛上虚幻的门不同的是,那是一座二十米高的青铜大门,突兀地出现在沙漠之上,门下面是无数跪拜着的穿着麻布或兽皮的古人,看样子和之前我们进入地宫时在石门上看到的跪拜纵目神的古人有几分相似。

我心神大震,这是一道什么样的门啊,难道说,这道门竟然能通向几千年前的古代?这怎么可能?

“打开了,这道门终于打开了。我就知道,杜小康和秦峰,你们两个的血脉被激发后,能够打开青铜之门,现在只要我跨过去,就能从青铜之门走出去,成为那个世界膜拜的神灵……我会成为神,而我们鱼凫一族的祖灵,也会取代太阳神鸟,成为那个世界新的守护者……”余叔如同着魔般喃喃自语着,然后一步一步朝虚无的门走过去。

怎么办,虽然不知道余叔所说的是真是假,可是绝对不能让他成功,要不然旺达释比口中的灾难,可能就要降临了。

似乎在印证我的猜想,地宫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如果不是我和秦峰都完全无法动弹,在这样的摇晃中早就摔倒在地。

大殿上方的石块开始掉落,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滚了几下滚入“门”中,而在门后的那个世界里,同样突兀地出现了一块石头,甚至滚过去时碾伤了一个跪拜的古人。我能从那石头从我眼前滚过去时看见的破碎的浮雕花纹肯定,这绝对是同一块石头!

大殿的门突然打开了,旺达释比和敖雨泽疯狂地冲了过来,完全顾不得不停掉落的石头,以最快的速度冲上祭坛,旺达的怀中,还抱着那个从青铜神树上取来的太阳神鸟。

就在余叔要进入“门”后世界的瞬间,旺达抖开包裹着太阳神鸟的布匹,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太阳神鸟从门里扔了过去,与此同时,对面的青铜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太阳神鸟凭空而降,但还没有落地,就被青铜大门中伸出来的一只巨大的爪子给抓住,然后缓缓地收了回去。

“不!你在干什么?给我停下!”余叔脸色露出恐怖而震惊的神色,但是已经晚了,那巨大的像是鸟类的爪子已经收回青铜大门之中,青铜大门缓慢而坚定地关闭,然后发出金色的光芒,整个青铜大门变得虚幻起来,渐渐地从原地消失。

余叔疯了一般想要通过大门进入那个世界,可是却怎么也跨不出最后一步,就像那个世界已经有了一股强大的阻力在阻止他前行。

在那些跪拜的古人欢呼之中,对面世界突然乌云密布,大雨降临到那个荒芜干旱的戈壁世界,而以我和秦峰作为门柱维持的虚无大门,也渐渐消失。

我一下瘫软在地,虽然感觉全身都像力气被抽空了一样难受,可再也不是先前那种完全无法动弹的模样了。

余叔狠狠地盯着旺达,脸上显出疯狂的神色来:“是你,又是你!当年就是你毁掉我的心血,现在又是你坏我的好事……去死吧,给我去死!”

地上的金色光芒停止了流动,鱼凫祖灵的虚影从祭坛中分离出来,不过和先前相比,已经变得无比的黯淡,似乎随时都会消散。

而大殿中原本如同地震般的晃动也停止,尽管大殿中一片狼藉,还不时有因为先前的晃动而震裂松动的石块落下,可比起先前大块大块的石头不停掉落的情景,已经好了许多。

余叔取出一把骨质匕首一下插入自己的胸膛,然后扔掉匕首,像是不要命一样用手将伤口撕开,鱼凫祖灵犹豫了一下,最后似乎带着一丝悲哀和不舍,钻入余叔胸膛的伤口。

余叔胸膛的伤口快速地愈合,骨骼发出一连串的爆响,干瘪瘦弱的身躯渐渐充实胀大,最后竟然膨胀到两米二三高,浑身上下更是筋肉虬结,原本隐藏在皮肤下的血管高高鼓起,像是一条条弯曲的乌黑小蛇,配合着他失去了一只眼睛的狰狞面孔,看上去给人极度的压迫感。

余叔大吼一声,然后朝旺达冲了过去,尽管旺达的身手也算是非常灵活了,可余叔在融合鱼凫祖灵后的速度并没有因为体型的膨胀而变慢,反而比之前快了不少。

旺达虽然极力地闪避,可左边肩膀还是被余叔冲过来的身形带了一下,我听见一声清脆的骨裂声,旺达已经被撞飞出祭坛之下,等他再度站起来时,左边肩膀血肉模糊,更是已经塌陷了一块,甚至露出白色的骨茬子。

敖雨泽飞速地掏出枪支,朝余叔变异后的身躯射击,但让人意外的是,尽管子弹全部钻入皮肤,却也仅此而已,不知是什么原理被鱼凫祖灵强化了无数倍的身躯,肌肉绷紧时牢牢地夹住子弹,消耗掉全部的动能,在皮肤外甚至能隐隐看到子弹带着金属光泽的尾部,根本造不成太大的破坏。

这让我想起上次进入地下研究所遇到的巴蛇神,当时的巴蛇神也是拥有强度接近钢铁的肌肉,子弹能起的作用很小,最多也不过是射穿皮肤激怒对方而已。可是余叔不是巴蛇神这样只知道杀戮的仿制怪物,而是带着智慧的人,甚至他的智慧比起普通人来说还要高上不少,这样的伤势对他影响不大,他根本没有理会敖雨泽,而是直接跳下祭坛,朝旺达追击。

大概在他的意识里,旺达释比才是真正的敌人,而这次的祭祀对他来说,似乎也无比重要,最终被旺达给破坏掉,对旺达的痛恨也达到了顶点,非要除之后快不可。

敖雨泽没有半点犹豫,手掌在祭坛边缘轻轻撑了一下,借力纵深跳下祭坛,然后拿着匕首和旺达一起对抗余叔。

我也慌忙扶着秦峰从祭坛的阶梯跑下去,和明智轩会合后,看有没有办法帮助旺达和敖雨泽。

看看四周,除了二十多具雇佣兵皮囊外,还有散落在地的枪支,我和明智轩分别捡起一支枪,可是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三个人又犯了难。先不说子弹能起到的作用不大,以我们的枪法,很可能会误伤自己人。

“不能这么下去了,一定有办法帮到他们的。”我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眼看着敖雨泽和旺达渐渐处于下风,身上已经多了好几条伤口,我们三人却只能在一边一筹莫展。

“血,你的血,先前我们遇到血肉机关的时候,你的血似乎有特殊的作用,如果我们将你的血涂抹在子弹上,说不定能对那个怪物造成伤害。”明智轩灵机一动,小声对我说道,生怕被余叔听见反而将他引过来。

我眼睛一亮,似乎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虽然不知道我的血对余叔这样的人类是否有用,可看他现在的样子,也不能是完全的人类,和怪物也差不多了。既然我的血能够一定程度克制血肉机关甚至巴蛇神这样的怪物,那么对变身后的余叔,说不定也能起点作用。

我拿过一支带瞄准镜的步枪,退下弹夹取出子弹,咬牙撕开手腕已经愈合得差不多的伤口,将血液涂抹在弹头上,然后重新装入弹夹,装上弹夹后上膛,打开保险。可是因为手腕有伤口的缘故,我举着枪的手微微发抖,瞄准了几次都不敢开枪。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本站提供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9章 血肉机关 下一章:第21章 尾声
热门: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恶魔的泪珠 人间(下卷):拯救者 魔天记 香水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造化之门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权臣闲妻 听说权相想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