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意识曲面

上一章:第5章 线索 下一章:第7章 神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没有继续问两年前他们又是如何相遇的,以敖雨泽的性格,虽然一直对明智轩恶言恶语,但就算对明智轩完全没有男女之情,也多少是将其当成朋友的。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吗?就要跟着过来,你就不怕危险?”我好奇地问道。

“正因为我猜到有危险,所以才非要跟过来不可。其实我也很好奇雨泽到底在做什么。”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明智轩,你真的不怕死?”一个冰冷的女声传来,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敖雨泽来了。

“我当然怕死,但是我更怕你受到伤害……”明智轩掐灭了手中的雪茄,双眼冒光地转过身对正背着一个背包的敖雨泽说道。今天的敖雨泽穿着紧身的t恤和短裤,浑身优美的曲线暴露无遗不说,一双毫无瑕疵的雪白大长腿露在外面,不要说对她心有企图的明智轩了,就连我也暗暗吞了好几口口水。

“少肉麻了,你要是想和我们一起进去我也不拦你,不过生死自负。”敖雨泽冷冷地说。

明智轩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这是对他的一场考验,最后一脸悲壮地说:“雨泽你太狠心了,我舍命陪着你们,再不济我也能帮你们望风什么的。”

敖雨泽冷冷一笑:“我是觉得多个炮灰也不错。”

我在一旁打了个寒战,这里好歹是闹市区,介于三环和二环之间,再不济这工地上也有值班的工人,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吧?

敖雨泽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从地铁施工的工地里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拿了一大把钥匙的工人。中年男子似乎是这一段施工线路的负责人,检查了敖雨泽递过去的某个有国徽的证件,点了点头,让一个工人带着我们进入工地。

“你们修建这个站点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挖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敖雨泽突然朝那个负责人问道。

“没有,一切都很顺利。”中年负责人笑着说。不过他的笑容多少有些牵强,我更是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的那名工人,眼中闪过一抹慌张。

“我看新闻说,最近金沙遗址附近,有不少人都看见过‘鬼’,你们在这里施工,是不是也看见过?”我朝那工人问道。

“这世上怎么会有鬼?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中年负责人抢着说。

敖雨泽微微皱眉,然后冷冷地说:“你应该明白,在我面前说谎,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中年负责人张了张嘴,似乎在犹豫,明智轩已经很不耐烦地拿出钱包,也不管这中年人,直接抽出一叠钞票塞给他身边的工人,不容置疑地说:“你来说,说完后他如果敢开除你,我保证为你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那工人看了看那叠钞票,我估计大概有两三千的样子,应该是他半个月左右的工资。工人眼睛亮了一下,然后看了中年人一眼,最终还是忍住了诱惑微微摇头。

“前几天,我们这里出过一次事故,虽然没有人身亡,但是……有一个守夜的工人失踪了。”中年负责人很不情愿地说。

“就这样简单?”明智轩当然不信,按照敖雨泽先前说的,最近在这附近有人发现鬼影,并演变得越来越严重,如果仅仅是工人失踪,那么显然只需要普通的警察介入就行了。

“他叫张铁柱,昨天我们已经找到了他,可是……”负责人看了我们一眼,最后咬牙说道,“可是他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傻了,找到他后一直不怎么说话,而且整个人像是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病,不敢见光,眼睛也有点问题。”

“能带我们看看他吗?”敖雨泽问。

“可以,不过你们不要刺激他啊,现在谁在他面前说话声音大了点,他就要闹腾一番,现在我们也不敢用强。已经通知了他的家属,明天就会接他去医院检查。”

我们跟着负责人一起朝工棚的方向走,工棚就在中环路的路面上,四周已经被金属隔离墙围住,用可以快速拆卸的板房搭建,一共有十来间屋子,他口中失踪的那名工人在最后一间。

来到那名失踪工人的工棚内,一股很怪异的臭味扑鼻而来,其他人只要捂着鼻子就会好过一点,可我六感敏锐反而因此比别人更加难受。

“怎么不开灯?”开门后只能借着远处路灯的光依稀看清楚有个人影裹在被子中坐在床上,却看不清面容。

“一开灯张铁柱就又要大吵大闹,怕影响其他工人。”中年负责人苦笑着答道。

敖雨泽从携带的背包里拿出狼眼手电,打开后朝床铺照射过去,光斑移动了下,正好照在一张无比憔悴的男子脸上。他的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眼睛中布满了血丝,而且朝前鼓起,像是快要挤出眼眶。

我的心突然紧了一下,眼睛赤红凸出,这样的形象,除了身上没有长出绒毛和颌骨凸出这两点外,怎么和游戏中的戈基人,以及袭击廖含沙和我的那个穿兽皮的鬼影怪人这么像?

“他以前眼睛就是这个样子?”我问道。

“当然不是,以前完全正常的,昨天找到他时才发现变这样,说实话,我们也吓了一大跳……”

我注意到张铁柱的呼吸似乎越来越沉重,眼睛中开始闪动着凶光。似乎这么多人一起挤进来,又用电筒照射在他脸上,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不好,我们先退出去。这是他要发狂的征兆。”中年人似乎已经有经验了,连忙拉着我们退出来。

不过已经晚了,张铁柱一把掀开被子,然后朝门口扑过来。床到门口的距离至少有两米,他从床上跃起,却转眼间就到了我们几人跟前。站在最前方的敖雨泽冷哼一声,一脚踢出,正中张铁柱的胸口,发狂的他立马以比扑出时还快了几分的速度倒飞回去,砸在一张方桌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还带倒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张铁柱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这一脚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不过他似乎也看出了敖雨泽不好惹,一个转身朝屋子后面狠狠撞过去,一声巨响后,一块外面是铝皮里面夹着石膏的墙板已经被他撞碎,然后从破洞中飞快地窜了出去。

敖雨泽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我和明智轩对望一眼,也马上跟了出去,刚从破洞钻出去不久,就看到张铁柱跳入一个巨大的深坑中,那是地铁站还没有完全封闭的顶端,用来运送隧道中挖掘出的土石方的出口。

我们跑到那深坑边缘一看,借着微弱的灯光,这直达地底的深坑有差不多20多米深,就算是个铁人掉下去也摔成两半了。

“用升降机可以下去。”中年负责人似乎害怕没有过来,但那个年轻的工人却赶过来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尽管有些束手无策,不过还是提醒我们。

我们乘坐工地上的升降机进入正在修建的地铁站下方。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在地下20多米,目前挖出的地下空间长近200米、宽30多米,除了十几根孤零零的巨大混凝土柱子外,到处都堆满了建筑垃圾,两条幽深的隧道连接修建中的地铁站两头,目前还没有铺设铁轨。

地铁站里用于夜晚施工的大功率照明灯已经全部打开,还算是明亮,不过我们来到连接地面的深坑底部,除了堆积的土石方外,却丝毫看不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张铁柱的踪迹。

“从20多米的地方跳下来,不可能一点儿伤痕都没有!”明智轩果断地说。

我赞同地点点头,就算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这么高跳下来大概也不会毫发无损吧?周围一定有血迹什么的。

我们拿着手电找了一阵,却依然没有发现。就在我们要放弃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臭味,就像是放久了的尸体发出的尸臭,只是隔得远,能闻到这味道的古怪,却并不浓烈。我很快反应过来这股臭味和张铁柱住的工棚中闻到的臭味极为相似,于是闭着眼睛,仔细辨别了下发出臭味的方向,然后说了声“跟我走”,就当先朝没有灯光照射的黑暗中走去。

其他三个人紧跟在我身后,我们很快进入隧道,朝前走了有两百米的样子,我闻到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浓烈,因此我也越发小心,生怕张铁柱突然扑过来。

敖雨泽已经取出了自己惯用的那把小巧的手枪,看来张铁柱表现出的怪异之处让她也觉得危险。

又走了十来米,我停下了脚步,其他人也更加紧张了,那名工人更是有些双脚发抖,颤声说道:“昨天我们就是在这个位置发现张铁柱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敖雨泽问道。

“而且发现他的时候,这段隧道居然离奇地发现了小规模的塌方,他似乎在地下打了个洞钻出来的。”工人神色古怪地说。

我凑近了一看,不远处的隧道墙壁上,果然有一小块塌方的地方,大概两三个平方的样子,朝下塌陷了两米多深。在塌陷的底部,还有个直径只有七八十厘米的洞口,上面本来是盖了张木板的,这个时候木板已经破损,而那股越发浓烈的尸臭味,就是从这个洞中散发出来的。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现在你们领导不在,除了张铁柱失踪后从地下钻出来这件事,最近还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放心,你尽管说好了,我们不会告诉你领导,大家交个朋友,不会少了你的好处。”明智轩看了敖雨泽一眼,见她没有反对,于是对工人循循善诱。

“我叫赵军,一万,我要一万。”工人舔了舔嘴唇,尽管只有电筒的灯光,我还是能发现他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成交。”明智轩打了个响指。或许对于他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昨天张铁柱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臭味更浓烈,有工地的老工人说,可能下面是个埋尸地,张铁柱这是沾染了尸气才会这样……不仅如此,昨天有个工人被我们吊下去了十几米,也没多看就让我们拉他上来,说下面冷得死人,而且他还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后来大家都说下面有阴气,都不敢下去了,也不敢轻易将这里封掉,钱监理说找个高人来作法后才能决定怎么做。”赵军一股脑儿地说道。

“看来这地方果然有古怪,说不定附近发生鬼影事件和这里有很大的关联,只是真如他所说下面是个埋尸地,我们就这么下去,不是也很危险?”我皱眉说道。

“你直接说你不是男人,不敢下去就好了。”敖雨泽淡淡地说。

我气得跳脚,可却找不到话反驳。一旁的明智轩讨好地笑着,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雨泽,让他在这里守着,我陪你下去,有什么危险我为你挡着……”

敖雨泽“嗯”了一声,估计懒得理他,接着转过脑袋静静地看着我,也不说话。我被她看得心理发毛,也不愿在一个娇生惯养的富二代面前服输,咬牙说道:“去就去,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下去后,要多加小心而已。”

敖雨泽满意地点点头,朝赵军发号施令:“去找一条结实的绳子来,我们下去看看。”

“稍等,昨天吊人下去的绳子就在附近,没有拿走。”赵军立刻朝前走了五六米,在一堆混凝土块后面找出一卷尼龙绳子和几根一米长、拇指粗的钢筋来。

赵军将绳子的一头牢牢固定在离塌方处3米多的一根粗大的钢筋上,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朝洞口甩过去,又把钢筋递给我们说:“我就不下去了,这玩意儿虽然威力不大,但是如果真有什么,好歹算有件保命的武器。”

我赞赏地盯了他一眼,还是这工人想得周到,于是让他又找了几节短绳子,将钢筋打了个活结绑在背上。

我们让赵军在上面帮我们望风,如果有什么事也好及时找其他守夜的工人前来救援。敖雨泽只带了两个手电筒,大概事先没有料到明智轩会跟着我一起过来,将一个手电筒分给我后,自己嘴里咬着一个,当先拽着绳子跳入那个土洞中。

“这似乎是个盗洞啊。”明智轩跳入塌方的底部,仔细看了看洞口,用手摸了摸周围,一脸古怪地说。

我心想你一个富二代还明白什么是盗洞,盗墓小说看多了吧?

不过这话也不好怎么说出口,不然他还以为我是为了和他争敖雨泽故意和他斗嘴。

明智轩也下去后,我朝上方的赵军挥挥手,也跟着跳了下去,手拽着绳子,一点点朝下。还好这个洞并非是竖洞,而是呈60度的斜坡,也并不太深,就十七八米的样子就到了尽头。

不过和赵军说的不一样的是,我们到了尽头也没有感觉到他说的瘆人的寒意,只是比隧道中温度低了一两度的样子,在正常的范围。

到了地下后,发现地面竟然是青石板铺就的,明显有着人工痕迹。而我们头顶五六米的地方也是坚硬的土砖层,只是破开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我们就是从顶部这个洞下来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不会真是个墓吧?”明智轩惊讶地说。

“说是墓葬也可以,不过可能是个掩埋奴隶的集体墓。”敖雨泽用手电筒照着前方,淡淡地说。

我顺着电筒的方向看去,顿时感觉一股恐惧从心底升起,在我们前方十几米的地方,是一个大坑,坑里面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无数的尸体,只粗略看了下,就不下于五六百具。最让我感觉不解的,是这些尸体都没有头颅,而且身上也没有穿什么衣服,只偶尔有几具尸体裹着兽皮一样的东西。

“这些尸体明显不是现代人,也不知道存在几千年了,怎么还没有腐烂?”明智轩颤声说道。

“它们不是人类。”敖雨泽突然没头没脑地说。

“什么?它们明明是人……我靠,它们有尾巴?这算什么?原始人?猿人?”明智轩抢过我手中的电筒,一直朝前走到这装满尸体的大坑边缘,照着里面的尸体瞪大了眼说道。

我和敖雨泽跟了上去,这个时候我也注意到,这些尸体身上,都长着浅浅的绒毛,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尸毛,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是本身就有的,加上部分趴着的尸体屁股后面还有一尺长的尾巴,没有头颅的尸体基本都只有一米二三的高度,怎么看都像是万年前的猿人。

只是,谁会大批量地杀死这么多猿人?目的是什么?这些尸体又是如何保存到今天的?

就在我们满腹疑问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么多尸体堆积在一起,我反而没有闻到任何的尸臭。再仔细看去,这些尸体似乎因为无数年的堆积,已经开始融化了,几百具尸体相互粘连在一起,估计就算用刀子都分不开。

“杜小康,你看到这些尸体,想到了什么?”敖雨泽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度确认没有任何的尸臭,然后犹疑地说:“它们……或许根本不存在。”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这些尸体就在我们面前,怎么会不存在?”明智轩有些不满地嚷嚷道,敖雨泽什么话都没说,一脚踢在明智轩屁股上,明智轩尖叫一声,狼狈不堪地沿着大坑的斜坡滚了下去。

“妈呀,救命,救命啊……”明智轩跌坐在尸堆中,整个人都似乎沉了下去,周围的尸体像是水波一样泛起涟漪。

明智轩挣扎了一阵,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他的手脚在尸体间穿梭,没有任何的阻隔。

“不存在?它们真的不存在,这是什么?幻觉吗?”明智轩的胆子其实也算是蛮大的,现在确认这些尸体并非真实存在的,也忘记了害怕,大概这个时候才想起被敖雨泽一脚踢下来的事,正要破口大骂,不过看着上面敖雨泽似笑非笑的目光,连忙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只是一脸哀怨地说,“为什么是我?”

敖雨泽沿着斜坡也跑了下去,和明智轩会合后,对我招了招手,我闭着眼默默地念了几遍菩萨保佑,睁开眼后当没有看到那满地的尸体幻影,也跑了下去。

我们在无尽的尸骸中前行,除了视觉上有些恶心外,还好没有其他的不适。数十米的大坑很快就走到尽头,在这放满了尸体的大坑的另一面,我们发现了一块断裂成几块的石碑,上面刻画着不少奇奇怪怪犹如图画的文字,和我前几天在鬼域幻境中看到的文字十分相似。

石碑的后面,还有摔成几块的铜鼎,以及方面大耳凸眼的石头人像,不过人像是呈现跪着的姿态,并且已经被推倒在地,裂成了好几块。

“这里有点像是一个祭祀坑。”我想起之前为了游戏测试过关,曾经查阅了不少的民俗资料,这些东西似乎都是用于祭祀的,加上无数的尸体虚影,难道说这里是几千年前金沙王朝用来祭祀的地方?

“确切点说,应该是用来杀死战俘献祭给神灵的。”敖雨泽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明智轩好奇地问。

“这些尸体带着类人猿的特征,在四川地区的古代有着这样特征的土著,就是羌族传说《羌戈大战》中的戈基人,而古蜀王朝的建立者,就是羌族的一支。羌族人当年以戈基人为最大的敌人,甚至称戈基人为‘魔兵’,用魔兵的尸体在金沙王城前进行献祭,应该是献祭给他们所崇拜的神灵的。”敖雨泽说。

“问题是金沙遗址在2001年被挖掘出来的时候,不过在地下几米的深度,而这里却是在地下三四十米,献祭为何要在地下进行呢?”明智轩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除非有人能解读上面的碑文。这些碑文我只能勉强看懂几个字,无法理解上面的含义。”敖雨泽摇摇头说,然后让我们照着断裂的石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还要继续吗?”我朝前看了看,前方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这用于献祭的地下建筑到底有广,不由得起了回去的念头。

“急什么?还没有找到张铁柱,既然刚才的埋尸地不过是幻影,那么这个幻影是怎么形成的,张铁柱身上沾染的尸气又是从何而来,这些我们都没有答案。”敖雨泽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就在我们要继续往前的时候,前方的黑暗深处传来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叫,正拿着电筒的明智轩吓了一跳,电筒顿时掉落在地,因为我们所处的地方依然是一个向下的斜坡,电筒竟然一路滚入到摆放了无数尸体虚影的祭祀坑中。

明智轩暗骂了一声,也不等敖雨泽发火,立刻自觉地跳入坑中去捡,就在他弯腰的瞬间,我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尸臭味。那味道几乎让我晕过去,敖雨泽也连忙从背包里拿出口罩戴上,就在她要递给我一个时,前方人影一闪,我依稀看出是张铁柱的身形,只是他四肢着地奔行的速度实在太快,和那天晚上袭击我的兽皮怪人比也毫不逊色。

敖雨泽当先拿着枪追了进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我转过头想要让明智轩赶紧捡起电筒上来,却看见明智轩竟然一个劲地哆嗦,电筒明明近在咫尺,他伸出的手却像是陷在泥泞中,怎么也够不着。

“搞什么鬼?快捡起来啊!”我催促道。张铁柱已经远去了,可这尸臭味却越来越浓烈,再看着哆嗦不已又说不出话来的明智轩,我突然想到一个荒谬的可能,不会是……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明智轩虽然性格上有些讨厌,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掉,于是一路小跑跳下祭祀坑,果然,越是靠近祭祀坑,尸臭就越浓烈,这让人作呕的味道,正是从祭祀坑中散发出来的——这些原本处于虚幻状态的尸体,开始实体化了,所以才能被我们闻到这么强烈的味道!

而明智轩,已经被半实体化的尸体陷在祭祀坑中,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却动弹不得。

等我跳入坑中,脚下已经踩不到坑底,而是直接踩在这些非人的无头尸体上,所有的尸体都似乎是因为虚实转换了无数次而融化然后凝结在一起,或许正因为这些尸体处于虚实之间不停转换的状态,才能够保存这么多年。不过这些已经无从考证了,最关键的是,我能够感受到脚下尸油的湿黏,还有一股股让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阴寒。

热门小说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本站提供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章 线索 下一章:第7章 神像
热门: 残次品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 不可能幸存 天道图书馆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众圣之门 大主宰之灵路 风语2 妖弓 不败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