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道士墓

上一章:第五十六章 新的诅咒 下一章:第五十八章 比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豆腐听完,喃喃自语,说:“无数的眼睛盯着咱们?”他张头四顾了一下,说:“哪有什么眼睛,一听就是唬人的。这徐福不愧是出过海,流过洋的,还学会玩诅咒这一套把戏了。”

不知道为何,我脑海里猛的闪过了那张带着防毒面具的硕大人脸,心里不禁冒起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心说:这诅咒究竟有没有效果?

吴思冬说完,林教授叹了口气,说:“并不是我胆小,我曾经开过一个仙人墓,墓主人是个道士,里面实在有很多诡异而难以理解之处,让我们损失惨重,不得不填土回埋。这徐福是秦朝有名的方士,我原本是想着小陈能帮忙,但真当看到这段诅咒时,就不想你们跟着冒险了。这个世上有三种墓不能碰,你们倒斗挖蘑菇的,应该知道。”林教授从事考古事业一辈子,接触的盗墓贼估计挺多,又是我爷爷的学生,因此道上的黑话到是说的溜。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三种不能碰的墓,其实是盗墓贼口口相传的规矩,林教授大概是从我爷爷那儿听来的。

这第一种墓,便是仙人墓,也就是埋葬那些道人方士的陵墓。这些人生前都精通异术,有诸般奇异手段,他们的墓中,往往邪门儿无比。我曾听爷爷讲过一个关于仙人墓的故事,里面有一个桥段,让我印象深刻。

说的是清末,有两个民间不入流的小毛贼想盗墓,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挖到什么侯王大墓,因此将、目标定位在了富商之流。那俩小毛贼盘算之下,打起了城外一片坟地的主意,那地方原叫刘家墓,据说原本是一户刘姓大户的坟地,不过时代变迁,那刘姓的人家早不知去了哪里,因此那片占地广阔的坟地就此荒芜下来,成了一片乱葬岗。

乱葬岗分为南北两边,南边儿是正经的乱葬岗,到处都是无主的孤坟,野狗乱窜,裸露着森森白骨。靠北边儿则保存的比较完好,有几座大坟,应该都是刘家坟的‘本地住户。两个毛贼看着墓碑上的铭文,准备挑个阔绰的坟下手,看来看去,最后看中了一个道士坟。

墓碑上写着道士的生平,原来这道士也姓刘,是刘家人,后在京城白云观出过家,又进入了宫里专门执掌天象、占卜的钦天监工作过,大小混了个一官半职,死后葬入祖坟。合计来去,这一片坟里,就这个道士当过官,有道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着也能弄出些东西。二人于是趁着夜色干活,准备挖蘑菇。

之前讲过,咱们普通老百姓,挖个四四方方的坑,放进棺材,盖上封土完事儿的,这叫坟;有点儿来历的,挖个大点儿的深坑,周围砌上墓砖,里面放些个陪葬品,摆上棺材,这叫墓;再有讲头的,那些达官显贵,墓的规格修建的更大,三层三的积沙流石,内里还要设置些机关暗弩,就算是大墓了;再往上了说,王侯们开山修地宫,那个就不能叫墓了,叫陵,比如秦始皇陵之流。

这俩毛贼认准的道士,也就是一个小墓,墓下的不深,两人歪歪扭扭,连个正规的盗洞都打不出来,挖了个七坑八叉的土洞子,捣毁了外面薄薄的墓砖就进了主墓。

主墓当中一口正儿八经的圆弧顶满材,周围散放着些瓷器书画,在当时来说都是近代,不怎么起好价儿。二人看不上这些,因为好东西一般都在棺材里,于是二人莽撞的打开棺材,只见里面赫然是个身着道袍的枯骨,怀中还抱着一块雕刻着阴阳八卦的盘龙玉璧。

这玉璧是个好东西啊,二人有此收获,大喜,拿了玉璧就转身,准备顺着先前挖的洞口跑出去。谁知这一转身,眼前又出现了一具棺材,棺中穿着道袍的枯骨,和身后的一般无二,再看眼前的环境,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变化,就好似两人根本没有转身一样。

这二人懵了,以为是自己犯了迷糊,转错了地方,于是又往后转,谁知转身后,眼前赫然还是那具棺材,还是同样的环境,霎时就吓的二人双腿打颤了。原来他们无论怎么转,就是转不到身后的盗洞口去,不论朝哪个方向,最后都始终正对着棺材。

二人吓的尿了裤裆,忙把玉璧塞回去,又磕头又发誓,赌咒再也不敢来了,又将棺材盖盖回去,再转身时,这才真真正正的转了过去。二人爬出了洞,将盗洞回填,再也不敢盗墓。后来回想起来,这也是一段传奇经历,便经常拿出来当话茬。

那小小的道士墓,虽然无甚机关暗弩,却透着邪门儿,很显然是墓主人生前,通过自己学的一些异术动过手脚。那道士墓只是个小墓,尚且如此,又何况徐福之流?所以,在挖蘑菇这行业里,最忌讳的就是‘仙人墓’,因为这些墓主人不好惹,任凭你多有经验的盗墓贼,进去了遇到诸般古怪之事,到时候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这第二种不能碰的墓,是‘合葬墓’,这个合葬墓,不是指夫妻合葬墓,而是指合葬中还带有孩子的墓。此类墓较少,但也并非没有,你想,一家三口或者四口、五口都死了,葬在一个墓里,一家人快快乐乐,自然乐不思蜀,干脆鬼魂不散,就在墓里长住了。盗墓贼进去,一家人都合起伙来整你,饶是你三头六臂,也能把你给整趴下了。

最后一种墓,是我们常说的凶墓,也就是地理形势上不太好,风水中途有了改变,容易出变故的墓。不过这种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凶险程度各不一样,有本事的敢碰,没本事的就不敢碰。比如我们现在所处的徐福墓,若非外面有改风易水的火道,那么此处就是个实打实的凶墓,我恐怕是不会进来自找麻烦的。

林教授起初因为这是个仙人墓,心里没底,因此才拉了我,豆腐和顾文敏是顺便捎上的,豆腐是我的跟屁虫,而顾文敏是这次戴罪立功行动的负责人,我们三个都属于帮忙性质。但真正到了这地方,瞧见这一段诡异离奇的诅咒,林教授毕竟是个正直心软的人,害怕真有什么古怪,连累到我们,这才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让我们就此止步。

不过这会儿,诅咒的内容我们听也听了,按照上面的说法,现在我们三个也被诅咒上了,那也就没什么再纠结的了,说实话,我信诅咒,但还真不怕诅咒这东西,我一生下来就被鬼厍之面诅咒,现在不也活的好好儿的?

豆腐听完,说:“这徐福真不厚道,到了日本,就把我们中国人热情好客的传统美德抛诸脑后了,居然还诅咒我们,什么眼睛,什么大门,我看就是糊弄人的,窦爷爷可不是第一次下斗了,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青脸’了,这点儿小把戏就想吓到我,没门儿。”

这话刚一说完,众人耳里忽然听见一阵咔嚓的声音,就像是某种厚重的东西在互相摩擦一样,众人都是有经验的老手,这声音不正是我们之前推动石门的声音吗?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我转身往后看时,猛然发现,那扇和火道相同的石门,就在刚才,竟然自己合上了。

我不禁想起了最后一句话:所有通往生机的大门,都将关闭。

豆腐目瞪口呆,咽了咽口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一时间,整个墓室里寂静一片,周围的水银,在明珠的辉映下,流转着淡淡的银光,背光的地方则如同一片片黑鳞,闪动间,又如同人一眨一眨的眼睛。大约正是受到气氛的影响,总之看什么东西都觉得不对。

石门是被谁关上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诅咒?

当时我是背对着石门的,但机器人几个和我们面对着面,因此他们是面对石门的,于是我向他们求证,希望可以听到一个靠谱点的说法。机器人四号哑口无言,半天才说:“自己关上的,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一样……现在怎么办?”

我一时也觉得脑海里一片混乱,不由说道:“你们是官盗,想点儿比较官方的办法出来。”

机器人几个对望一眼,最后一号说:“用炸药炸开。”

豆腐立刻竖起大拇指,说:“好主意,关键时刻,暴力行事是必要的。”

我道:“既然如此,也别管那门是怎么关上的了,还是按照原计划,先寻找主墓。”如今眼前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对面那个个无门的拱形通道,它同样被水银阻隔着,我们需要用同样的方法到达对岸。这回依旧由机器人四个带头,但这一次,当机器人刚爬上墓顶的时候,他身形忽然顿了下,紧接着脑袋往下仰,带着防毒面具的脸做这个姿势十分古怪,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

紧接着,我瞧见机器人一号的眼神猛然收缩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并不是在看我们,而是在看我们身旁的青铜鼎。

这只青铜鼎大约两米高,鼎上无盖,我们只当它是礼器,之前也没有注意鼎里面有没有东西,这会儿才发现,机器人一号所看的,赫然是青铜鼎的内部。

热门小说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本站提供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十六章 新的诅咒 下一章:第五十八章 比须

热门: 二号首长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 离歌2 你的黑料比本人可爱 琥珀年华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盗墓手记 第一部:古墓邪尸 怎么追男孩子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