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新的诅咒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巨脸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道士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们正位于水银河的中央,后无所靠,前无所依,顾文敏这么一出变故,就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了,唯一的壁虎掌都在我们两人身上,前头下方的众人也想不出该怎么做。就这片刻的耽误,我便觉得后背发麻,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我忍不住再一次仰头往下看,心说管他妈的是什么,先瞧清楚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谁知我这一次望下去,却并没有看见之前的景象,既没有带着防毒面具的大脑袋,也没有小脑袋,真真切切的说,是那面铜镜里,根本没有倒映出我的影子!我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心说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往前爬了一段,移动了角度,所以没有影子照射进去?

又或者,我刚才看到的那张带着防毒面具的古怪大脸,只是我的一个幻觉?就这时,顾文敏神情颇为恼怒,嘴里说了句倒霉。我听着声音,不由被转移了注意力,心知现在不是关心铜镜的时候,还是先救顾文敏要紧,如今这个情况,也只有我能帮她了。

转念我便想出了个办法,对顾文敏说,让她将身体尽量收紧,贴到墓室顶部,紧接着我再爬上前去,刚好将她整个人罩在怀里,附在她的背上。如此一来,她行动之时,身体便不会被倒挂起来,而是会顺势倒在我怀里。我俩形成了一个背抱的重叠姿势,手脚并用往前爬,速度快了起来,那一刻,当我看到我们两人的手脚同时动作时,忽然冒出一个很古怪的想法,我们俩重合在一起,只看的到我的身体,但却能看到四只手四只脚,岂不跟人形蜘蛛差不多?

片刻后,我们终于到了墓顶,两人松开壁虎掌,跳到地上,脚踏实地,这才松了口气。豆腐对机器人几个说:“看来你们的装备也是水货,下次记着,可不能再犯这个错误了。”林教授三人此时正研究着青铜鼎表面的铭文,那神情专心致志,似乎有什么发现,我朝着青铜鼎上看去,只见上面有密密麻麻的铭文,但上面的字我们一个也看不懂,不过铭文旁边还刻着画,我一眼就被画里面的内容所吸引了。

配合这铭文的,一共七幅画,画面并不复杂,线条粗犷,周围浮刻着云纹烘托,内里可见七幅奇怪的景象。那画中皆有一个身穿羽袍,头戴葛巾,做方士打扮的人,应该就是墓主人徐福。第一幅图中,此人手持宝剑,正在与一只怪模怪样的恶兽做斗争。

第二幅图中,徐福正在接受众人的朝拜,神色得意,估计是除掉恶兽而受人敬仰。随后几幅便是他随同始皇帝巡游的场景,但最为奇特的是最后两幅。这最后的两幅,一幅是带人出海寻找仙山的场景,另一幅,却是登山仙山后,神人授冠的场景。

关于徐福的传说比较多,历史上认为他只是秦始皇招揽的众多方士中的一位,因为善于迎合始皇帝,因此备受宠信,从历史层面上讲,此人很大程度上助长了秦始皇晚年的昏愦。而民间野史中,徐福则是一位民间异人,曾经在豫地一个叫‘黑牛岭’的地方斩杀过恶兽,降妖除魔,大受景仰,后来才被秦始皇招入宫中。

我和豆腐虽然看不懂鼎上的铭文,却一眼能瞧出,这鼎上浮现的图案,便是大致记载了徐福生平最为重要的三件事,一是斩除恶兽扬名,二是陪伴秦始皇,三是出海。正因为这三件事,因此千百年来,成为了一代传奇人物,徐福之后,再无徐福。

前面的事迹,我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但惟独最后一幅,让众人比较纳闷。豆腐指着最后一幅图中神人授冠的场景,说:“看来这鼎上记载的东西不真实,按照这个说法,徐福后来还真找着仙人了?仙人还给他戴冠,让他一起当仙人了?这不扯淡吗?他要真当了仙人,还修这个墓做什么?”

有人说过:人类真正的历史,都是掩埋在地下的。考古队为什么喜欢挖墓?一是因为墓里的文物,二是因为墓里的历史,因为很多事情,墓主人在活着的时候是不能公开的,但死后,往往会将一些极其隐秘的事情记录下来。因此又有人说,藏在古墓里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历史。

一个人如果要在墓中记录下自己的生平,那么必然是不会撒谎的,可眼下青铜鼎上的内容实在过于奇怪,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豆腐不禁催促林教授:“您看出什么了没有?这字里写的啥意思,您到是说说,这上面有没有写六合印在什么地方?”

林教授推了推眼镜儿,神情显得很古怪,说:“这上面不是记载墓主人的事迹。”

不是记载事迹?

青铜鼎作为礼器,向来以其上的珍贵铭文著称,不是记载的墓主人生平,那会是什么?我和豆腐将目光都看向林教授,等待他说话,只见林教授神色古怪,声音也有些发颤,说:“这是一段诅咒。”

“啊……”顾文敏低声惊呼,说:“什么诅咒?”

不止林教授,段菲还有吴思冬的神色都很不好看,阴沉沉的,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儿。

这时,段菲忽然说:“写的什么,你们还是不要问了,老师,现在怎么办?”林教授看了看我们,忽然说:“小陈,小窦,还有顾警官,你们三个不要再前进了,最好离开这里。”我不由的嘶了一声,心知不对劲,道:“林伯伯,都已经进斗了,您才这么说,是不是晚了?这铭文上到底写了什么?”

不止段菲和林教授不肯说,连一向和我不对盘的吴思冬,神情都极为复杂。

他看了我一眼,最后将目光看向顾文敏,脸色发青,片刻后才说道:“这上面的东西,你们知道了没有好处,老师是在为你们做打算,毕竟你们三个是来帮忙的,万一是真的……没必要。”他后面的话说的有些混乱,但我听出了一些端倪,追问道:“难道这铭文上面的诅咒,跟我们三个有关?”

不可能。

这是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地宫,又怎么会和我们三个现代人有关?

我去看机器人四个,他们属于专业的官盗,在专业能力上比我们强很多,对于秦朝的文字似乎也能看懂,只不过四人一向都很少有什么神情波动,因此从他们的面上,我看不出什么不对劲。我问完,机器人四号拍了拍豆腐的肩膀,说:“我看你们三个还是先离开,这对你们是好事。”

豆腐和机器人四号,因为有共同爱好,已经建立了比较深刻的友谊,闻言一拳捶在了机器人四号的肩膀上。他胆子虽小,却是个急脾气,向来口无遮拦,立刻说道:“你们这帮人怎么了,说话一个比一个不着调,神神叨叨的,有什么问题咱们摊开了说,一个二个全都不着边际,听得我云里雾里的。”

机器人四号耸了耸肩,语气比较无奈,对豆腐说:“这是一个诅咒,一个不能看见,也不能听见的诅咒,林教授……当然也包括我们,不希望你们三个牵扯进来,你们看不懂上面的文字,是一件好事。”机器人四号这么一说,我不由察觉到了一些东西,心说莫非这个诅咒针对的,是能看见这段文字,和听见这段文字的人?

那么懂得秦朝文字的林教授三人,以及机器人四个,是不是在看完这些文字后,就意味着已经被诅咒了?

他们之所以不肯告诉我们鼎上铭文的内容,就是不希望我们也被诅咒?

机器人四号这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但我却很难理解,不仅是我,连顾文敏也是一样。

一帮学者和军人,会被一个文字刻下的诅咒给吓唬到?

顾文敏皱眉说:“这诅咒真有那么厉害吗?我听说在墓室里刻诅咒这类东西,在国外挺常见的,但国外的考古学家经常挖掘陵墓,不也照样没事吗?教授,你们是不是多心了?”

林教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忽然又闭上嘴,道:“我们只是力求保险。”

豆腐心心念念着要摸徐福棺材里的宝贝,我们一番折腾,在海上差点儿没命,好不容易进了斗,才刚进入后门儿,就让我们出去,这也太憋屈了。豆腐于是说:“别,既然你们已经被诅咒了,那多我们三个也没事儿,顾大美女,你怕吗?”

顾文敏摇了摇头,拿出腰间的手枪,说:“作为一名警察,我有义务保护人民,在困难和危险面前,更不能退缩于人后。”豆腐一击掌,说:“好样的。教授你看见了,连顾大美女都不肯走,我和老陈两个大老爷们儿,哪能抛下你们离开。”

见我们三人心意已决,林教授露出复杂的神色,又是欣慰,又是叹气,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将诅咒的内容告诉你们。”

吴思冬语气沉重,接过话头叙述,将诅咒的意思大致告诉了我们,上面写的,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凡是看见此段文字的人,凡是听见这段文字的人,意味着你已做好死亡的准备。从这一刻起,将有无数的眼睛,紧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所有通往黄泉的大门,都将为你敞开,所有通往生机的大门,都将关闭。”

热门小说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本站提供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巨脸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道士墓

热门: 超能脑波 银河帝国13繁星若尘 非分之想 劝青山 簪缨问鼎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大悬疑:葬玉琀蝉 第一仙师 忍冬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