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吃醋

上一章:第十六章 六合印 下一章:第十八章 海盗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听得有些好笑,道:“什么水蘑菇,别乱安名词。海底打捞出来的东西,那叫‘蚌子’。”

段菲有些好奇,拖着下巴问:“为什么要叫蚌子?”顾文敏也是一脸不解。我一见有这么多听众,便来了兴致,对众人解释起来。

在古时候,生活在海边的渔民,大海对于他们来说,有两样财富,一是海里的鱼虾水货,二便是海里老蚌含的珍珠。相比起鱼虾水货,珍珠又显得更为宝贵,而珍珠是产自蚌中,因此便将海里捞出来的古玩冥器,隐晦的称之为‘蚌子’。

这是南海一带的叫法,不过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东海一带,是不是这么个叫法我就不清楚了。

船上的日子比较悠闲,众人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互相也熟识起来,很快便打成一片。只有吴思冬对我和豆腐有些意见,估计一是拿我当情敌,二是看不起我们的身份。

身份这个东西,有时候就跟个屁一样,我穷过也富过,受人尊敬追捧过,也被人冷眼嘲讽过,这些东西早就看开了,因此也不跟吴思冬这年轻人计较,论起年纪,我足足大了他八岁,实在没必要跟他浪费表情。

吃过晚饭,船上没什么娱乐,海上又是漆黑一片,更无看头,众人便都早早的去了船员室休息。由于时间尚早,也没什么睡意,在床上想了些事情,也不知多久,才迷迷糊糊有了睡意。

谁知尚未睡熟,便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声音惊的我睁开眼,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你声音有点儿像鬼哭似的,呜咽呜咽,想忽略都难。

被这阵声音吵醒的不止我一个人,很快豆腐也醒了,正对外面的门也亮起了灯,顾文敏等人急急忙忙的走出了,神色警惕问:“是什么声音?”

我和豆腐皆摇头,才发现其余人估计也还没睡,衣服都挺整齐的。

我们一伙儿人挤在狭窄的入道口,一时都找不出那诡异声音的源头。正当我准备叫众人去船头查看时,阿英打着哈欠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一看众人神情戒备的模样,笑着挥手,说:“瞧把你吓的,这是海上的‘鬼声’,其实是海风的声音。海里入了夜,总有那么几天刮这种风,没事儿,都睡吧。”

我松了口气,心说虚惊一场,搞了半天原来是风声,我听过鬼声的说法,是由于海洋广阔独特的环境,因此有时候刮起风来,风声会特别像鬼哭声。第一次听见的人难免会被下一跳,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阿英这么一解释,众人提着的心放了下来,那四个光头没多说什么,便回了自己的休息室,我们余下的几人被这么一吓,睡意全无,一看手表,也不过才晚上九点钟。一行人都习惯夜生活,这么早也睡不着觉,古灵精怪的段菲便提议说,干脆一人讲一个鬼故事,现在外面风声吓人,太有气氛了。

我对这种小姑娘热衷的游戏不敢兴趣,刚打算回屋,架不住豆腐这货爱折腾,一听要围炉夜话就来劲儿,拽着不让我走。见其余人都兴致勃勃,我也不扫他们的兴,便坐在一边听他们讲。说的多是一些网络上的恐怖段子,阿英也在旁边听,黑黝黝的脸庞都吓青了。

讲了半天,段菲转过头看着我,说:“你怎么一点儿不怕啊。”

豆腐笑道:“他的胆子是铁打的,想吓唬他可不容易,不过他肚子里故事特别多,你可以让他讲一个。”段菲闻言立刻起哄,我哪有兴趣讲故事,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段菲见我不理睬,一嘟嘴从地上站起来,窜到我身后猛摇我的肩膀,嗲着声音说:“讲嘛讲嘛~~~”我哪儿吃得消这个,一时间也不由得面红耳赤,心说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够开放的,再这样下去我们男人还怎么活啊。

架不住段菲一番撒娇般的纠缠,我便给众人讲了个鬼故事。

说有一个医院,连着好几天,太平间的尸体,都被人砍断了脚,只剩下光秃秃的小腿,也不知是什么人干的。

有一个人晚上路过医院后面,看到一个白衣服的美女坐那儿哭,他就过去安慰。那美女被他安慰了一阵就乐了,问他:“你怎么这么晚还出来玩,难道你没有听说吗,这个医院闹鬼呢。”

那人说自己胆子大,不怕那些,又问那美女,怎么个闹鬼法。

美女将自己的白裙子往上一拉,指着自己的脚说:“医院里的尸体,脚都不见了。”

那人看着美女的腿,那里赫然只有两根光秃秃的小腿……

段菲听完,吓的一抖,直往我身上靠,说道:“太吓人了,不行不行,再讲一个笑话,我都不敢睡觉了。”我被她一靠,觉得有些尴尬,转头一看,却见顾文敏脸色沉了下来,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有事出去下,便转身离开了休息室,朝着甲板上走去。

我一看不好,顾文敏这好像是吃醋了。一时间心里有些不明所以的高兴,但又担心她真生气,赶紧将段菲一推,说:“没事儿,你要晚上不敢睡觉,就让小豆陪你。”

豆腐猛点头,说:“我愿意……”话未说完,段菲皱了皱鼻子,说:“我不愿意。”豆腐觉得被伤自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立刻和段菲辩驳起来,二人你来我往,吵的热火朝天。我一看段菲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便立刻上楼去。

穿过指挥室,跟在操纵船只的鲤鱼打了声招呼,便瞧见顾文敏窈窕的身影立在船头,黑发随风而起,身影显得有些孤单。我心中一软,走到她身边,道:“生气了?”

顾文敏神色平静,轻声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一边说,一边转过脸看向别处。

我心说:都不想看我了,这还叫不生气,别看顾大美女平日里挺沉稳,这会儿别扭起来也和大多数姑娘一样口是心非。我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道:“成,你没生气,那我继续去给菲菲讲鬼故事了啊。”刚走没两步,身后便传来顾文敏带着恼怒的声音:“陈悬!”

我立刻转身,陪着笑脸,道:“女王,有事请吩咐。”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顾文敏被我这么一叫,哭笑不得,气乐了,跺脚说道:“没正经的!你再这样,我以后……以后不帮你了!”

“哦。”

顾文敏见我就慢吞吞的回了一个字,等了半天不见我说话,急了,嘴角微微一撇,道:“哦什么!”

我道:“以后不这样了,不过你说的这样……到底是哪样?”

我这么一问,她顿时窘迫起来,说:“你故意的吧。”

“嗯。”

顾文敏急了,转身就走,我一看不成,本想激一下她,结果玩过火了,情急之下连忙将人往怀里一楼,道:“我以后不那样了,不给别的女人讲故事,不给别的女人靠,成不?”

此刻海风有些大,怀里的人身体柔软温热,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坚强,她背靠在我怀里,沉默了须臾,握着我的手,并未回头,只轻声说:“这次之后,你和小豆别再下斗了。那是违法的,而且……太危险了。”

我俩之间并没有说什么情情爱爱,但一路下来,一切似乎是自然而然的,我明白顾文敏的心意,片刻后,将怀中的人紧了紧,说:“我有一些难言之隐,下斗并非全是为了钱……”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瞒着她了,正准备将各种因由告诉她,她身体忽然僵了一下,紧接着从我怀里挣脱,几步走到接近船沿的位置,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紧接着她转过头,神色忧心,说:“陈悬,你看,那儿好像飘着什么东西。”

该死的,这么好的气氛,再进一步,就可以亲一下了,我看着顾文敏嫣红的唇瓣,心中暗骂,究竟是什么东西来坏我好事,不知道男人不能憋吗。走到顾文敏身边,顺着她眺望的方向一看,远处的海面上,果然漂浮着一个东西。

只是此刻是黑夜,我们为了节约电,船灯也没有完全打开,那东西位于黑暗和光明的交界处,隐约有些像个人形。

顾文敏快速回身去拿了望远镜来,调整倍数一看,惊呼道:“是个人,还是活的,再向我们求救。”我一听也惊了下,顺手拿过她手里的望远镜一看,那地方果然是一个人,没有汽艇也没有浮木一类的,在海里游着,随着海水的暗涌飘来荡去,目光一直盯着我们的方位,似乎想朝我们游过来,但暗涌却将他往更远的地方推。

即便是黑夜,我也能看清他惨白的脸上绝望的表情。

见此,我和顾文敏也顾不得谈情说爱,继续之前的话题了,连忙将这事儿告诉鲤鱼等人,鲤鱼立刻操纵船只向着那人而去,不消片刻便停在他身旁。光头一号迅速将人打捞起来,放在了甲板上。

热门小说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本站提供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六合印 下一章:第十八章 海盗船

热门: 俗人回档 渔火已归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飞剑问道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风雪追击 都市圣医 校服绅士 警神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