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往事

上一章:第十二章 故人 下一章:第十四章 出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是1964年的一天,在开封城外的罔山里,有人举报发现了古墓。当时我爷爷是其中一个带队的人,考古队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时,当地因为大雨和山洪,使得罔山一片泥泞,众人顶着雨,由村民带着到了地头。

原来却是一座古墓,因为山洪塌方被震裂开来,雨水冲出了不少土鸡瓦狗一类的东西,但那时候开封是个大城,那边的人也比较有文物意识,考古队赶到时,冲出的东西早被人顺手捡空了,一行人什么也没捞着。

当时考古队的人手并不多,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规模,一行人主要由学生构成,剩下的便是以我爷爷陈思远为首的一帮老干部。那时候我爷爷也不老,才三十来岁,正值壮年。林教授回忆着,他是大学毕业,那时候的大学生比金子都贵,当时和他一起的大学生,爷爷一共带了四名,现在其中两位已经先后病逝和出了意外,他和另一位学生都在考古院工作,那个学生现在常驻在西藏。

当时,林教授是打心眼里看不起爷爷,一个没什么文化的盗墓贼,不就因为招安吗,现在居然还顶了个教授头衔,来带自己这些大学生,实在是没道理。他们当时的几个学生虽然表面上管爷爷叫老师,但打心眼里是看不起的。

直到那一天,在瓢泼大雨中,在所有考古队员灰心丧气时,爷爷陈思远,穿着白背心,冒雨攀上了罔山的高出,站在岭上俯览罔山山脉沟壑,须臾对众人说:“这下面还有个明朝的大墓,至少是王侯级别的,三天后我们再来。”那自信的神情和不畏风雨的身影,一直深深留在了林教授脑海里。

他当时就受到了震动,但还是不相信爷爷的话。一个人,站在高处一望,就能看见哪儿有墓,还能判断出哪个朝代?这也太扯了吧?即便他们那帮学生心里不服气,毕竟也只是学生,队伍是爷爷在带,当然一切都听爷爷的。

几人晚上在开封夜宿,背地里自然没少说爷爷坏话,纷纷等着三天后,准备看爷爷的笑话。

随后的第一天,雨停,阳光普照。随后的两天,也都是烈日。

三日后,再到罔山时,阳光已经蒸发了水分,之前凶猛的泥石流,也变成了硬土块儿。

爷爷陈思远不是个多话的人,做事情沉默、踏实,一步一个脚印,对待学生的要求也不严格,爱学的他用心教,不学的拉倒,平日里不怎么摆老师的架子。众人跟着爷爷一路走,爷爷只用了三样工具,一是眼睛、二是铁钎、三是鼻子,便断出了整个古墓的结构和年代,众人顺着往下挖,果然和爷爷预测的分毫不差,当时所有人就哗然了。

和爷爷早有合作的老一辈,纷纷拍着他的肩膀,说:“行啊老陈,又立大功了。”他们似乎早就知道爷爷的本事。而其余的一帮学生,面面相觑之后,心里由衷的折服了。林教授说到此处,感慨道:“发之于民,传之于民,真正的高手在民间啊。”

爷爷当时之所以能一眼看出墓葬,用的便是杨方观风望水的本事,不同的风水,埋葬的人也不一样,再根据朝代不同加以推测,自然而然能看穿形势。这门学问,讲究的就是诸般结合,少一样都不行。

那次考古时,出了个小变故,那是一个王爷墓,升棺时,从棺材底板下面,忽然窜出一个黑漆漆的事物,像是山猫一类的东西。

当时林教授离的比较近,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那东西扑到脸上,谁知那玩意跳跃到一半时,竟然从空中栽了下来,再一看,后脖子上插了一柄飞刀。

爷爷是飞刀白老四的徒弟,会耍飞刀,再正常不过了。

这一手露出来之后,再场的人心服口服。

而且不止如此,林教授还见过陈词,也就是我那没见过面,死的很早的老爹。

那时候爷爷在北京工作,一家人也都在北京,林教授那时候刚满二十,陈词那时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人,身量挺拔,跟个大人似的,爷爷经常会带着陈词跟考古队一起跑。

陈词性格非常高傲,可以说是目空一切,心智早熟,为人冷漠,久而久之,学生们都不喜欢他,但碍着是爷爷的儿子,所以对他还算客气。

但高傲归高傲,陈词这人胆大、心细、身手矫健,最重要的是他得了爷爷的真传,观风断水、望闻问切、还有那一手飞刀绝活,都十分厉害。林教授当时还年轻,心存嫉妒,想着这才十五岁,就这么厉害,这人以后的成就,肯定会高于自己,但同时心中又忍不住佩服。

直到爷爷突然辞职,一家人便彻底销声匿迹了。

世事无常,当年资质平庸的学生,如今已经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而我那被众人称为奇才的老爹,却早早的英年早逝了。我听完一番往事,心中颇不是滋味儿,声名荣辱,抵不过世事无常。转而又想到,早知今日也会进入挖蘑菇这个行业,当初爷爷就该传授我一些技艺,也好过现在抱着本笔记本,空有理论要强。

只是当时,谁又能料到现在呢?

豆腐听完,神色很严峻,须臾叹了口气,说:“陈老爷子和陈伯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老陈,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以前做什么事都会成功,这是你们家基因好啊。”豆腐说的到是实话,我从小就有股不服输的韧劲儿,做一件事情前,都会前后规划,因此往往很少失手。

但那是以前,现在我的基因已经不顶用了,现在是气运不济,做什么,什么倒霉。

人上了年纪,就喜欢追忆往昔,我和豆腐唏嘘了一会儿,便也调整好心态,反观林教授,却还陷在回忆之中,嘴里说着:“可惜了,可惜了陈词这个人啊……”

若再不叫醒他,怕还不知要追忆多久,我向顾文敏使了个眼色,她会过意来,便转移话题,说:“这就是林教授会找你们的用意。一来这次要去的地方,光靠现代挖掘手段恐怕不保险,二来,林教授和你们家有一段渊源,他也是听说之后,主动要帮忙的。有林教授给你俩做后台,上面的事自然迎刃而解。而且这次行动是官盗,事成之后,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我心知这是个绝好的机会,林教授想必也是出于一番好心,顾文敏为了这事儿,转而寻摸到林教授这里,想必也是费了很大一番功夫,几天不见,亮丽的瓜子脸似乎都消瘦了一圈,若不接受,就显得我们太不识抬举了。

只是让我有些犹豫的是鬼厍之面的事,这一去也不知要多久,万一中途出了什么变故该如何是好?

豆腐和我十多年交情了,比较有默契,估计看出我心中所想,便道:“这事儿咱们已经交给颛瑞去办了,再说了,这次有官盗,人手也充足,武器装备肯定是杠杠的,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豆腐这一说,我下了决心,心说事情得一件一件解决,颛瑞那边还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消息,不如先听从安排,也不辜负顾文敏的一番心意。当即我便道:“既然如此,以后就麻烦林教授您老人家多指教,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教授板起脸,说:“我说过了,叫林伯伯,你难道嫌弃我不成。”

我顿时觉得汗颜,连忙改口叫了声林伯伯,他这才满意,露出了笑容,转而还让我和豆腐去他家吃饭,热情难挡,推辞不得,几人离了中考院便驱车到了林教授家,由他老伴儿下厨,整了一桌吃食,我却没什么吃喝的心思。

我这些年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的,身边除了豆腐这个朋友,便没有特别亲近的人,即便有,也都是些趋时附势的人。谁想来到北京,忽然冒出一个爷爷的故人,对我关照有加,一时间压抑已久的相思之情更盛,心里隐约有个念头。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爷爷最后一次下斗究竟死在了哪里?

说实话,爷爷现在如果还活着,应该是七十多岁的高龄了,而早在十多年前,他就消失了,活着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我只是一想到他的尸骨,可能正在某个斗里,被老鼠当磨牙的玩具,就觉得心里有些堵,猛然冒出一个想法:这次的事情若能解决,我一定要想办法追查到爷爷当时的行踪,怎么也得给他收了尸骨。

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我那老爹死在了巨耳王墓的外面,听赵老头说,就扔在山洞里,埋也没埋。

我对陈词没什么印象,不管是在赵二爷口中,还是在林教授口中,我这老爹都是个了不起的人,这样冷漠高傲的一个人,不知道对自己儿子是什么想法。

以前村里的说法,是说陈词是个混混儿,调戏了我老妈之后才把我给生下来的。现在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陈词死之前,根据赵二爷的描述,根本和混混儿沾不上边,况且我看过他的照片,小姑娘不去调戏他就谢天谢地了。

既然如此,我是怎么来的?我妈是谁?

想来想去,我有些头大,最后狠狠骂了句娘,心道:现在想这么干什么,老子没爹没妈,不也一样活过来了。管他是混混还是英雄,已经死了的人,让他见鬼去吧。

热门小说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本站提供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喘气第2部千年迷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故人 下一章:第十四章 出海

热门: 间谍课:暗杀名单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盛世医妃 贴身管家 永恒的园丁 LCK的中国外援 龙域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我在回忆里等你 半掩门:女人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