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上一章:第178章 下一章:第18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一听到朱邪狸说惊喜就暗自祈祷别到时候只有惊没有喜。

从寝宫外面下銮舆的时候, 他看了一圈, 没发现有别的什么问题。

进去之后, 布局摆设也没什么问题,他转头看向朱邪狸, 然后就看到朱邪狸拍了拍巴掌,侍女们抬上来一副衣撑,衣撑上是一件赤色为底, 十二章纹绣滚边的冬服。

这个衣服制式李谈认得, 这是朱邪狸冬天大礼服的款式。

因为要跟大唐区分开, 但是又不喜欢游牧民族的那种粗犷风格, 所以李谈直接搞了一把复古,龙袍什么的也不绣龙了,直接绣上十二纹章, 王服以黑色为主, 根据不同场合辅以红色,金色。

比如说秋冬礼服和常服是黑金搭配,夏天则是黑红搭配, 头部则是礼服搭配旒冕冠, 常服则搭配更改过后的通天冠——不改不行, 谁也不能说将来朱邪狸跟李俶就不见面了,或者沙陀后代帝王跟大唐帝王就不见面了。

结果两边见面之后, 发现头上戴的冠冕几乎一模一样,这就尴尬了。

而如今这件大礼服基本上就是朱邪狸大礼服的复刻版本,除了颜色不一样, 这个是赤红配金色。

李谈一看就知道这件衣服估计是给他准备的,不由得说道:“过了吧?”

他可不相信朱邪狸不知道服饰制度对于阶级地位的重要程度,他也相信朱邪狸肯定不会让他的位置太尴尬,但……这个可超出他的想象了。

朱邪狸却说道:“你值得。”

李谈问道:“是你自己做的决定,还是大家都同意了?”

朱邪狸说道:“放心,都同意了,开国总是要不一样一些,更何况日后还有谁能比你的功勋更大呢?”

李谈见他心里有数也没有再说什么,沙陀的大臣们不反对倒是不意外,毕竟除了朱邪狸,剩下的人对于种种礼仪制度都不太了解,以前沙陀也有明显的阶级划分,但并不像大唐规定那么多那么繁琐。

不过贺知章等人没有反对……李谈就深深觉得,礼仪这种事情真的是为了政治服务的。

这些人想啥他都知道,不外乎就是李谈的地位越高,未来就越有保障,他们的地位也会有保障,不会出现鸟死弓藏,狐死狗烹的事情。

朱邪狸一挥手让人都下去,然后从背后抱住李谈说道:“喜欢吗?因为大礼服马上要用,所以先赶制了出来,常服还在赶制,颜色一样只不过纹绣是白色,你要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就说出来。”

李谈哭笑不得,朱邪狸这是给他俩弄了一套情侣装啊,大唐的皇后都不敢这么穿。

不过他的重点放在了赶制上面,不由得转头问道:“怎么这么赶?”

朱邪狸说道:“我定的正月十五那天是册封仪式。”

李谈:????

他震惊地看着朱邪狸说道:“你疯啦?都不让人好好过上元节?这可是开国第一个上元节啊。”

朱邪狸一脸无辜地说道:“大家也没反对啊。”

李谈听后满心奇怪,这种放假,还是新年假期让人加班的行为居然没有遭到抵制,不,是劝谏,真是太奇怪了。

他决定回头去问问公孙垂等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朱邪狸疯,他们也跟着疯啊,这不对劲。

朱邪狸见他一脸的若有所思,干脆低头亲了亲他的后颈,同时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还凑到李谈耳边说道:“想不想我?”

李谈顿时心跳有些加速,想,还是有些想的。

于是刚刚那些问题就都抛到了一边,变成了延后再议。

结果这一延后,李谈就一直到册封的前一天才有时间,因为要走流程,朱邪狸再怎么禽·兽也要顾忌一下。

于是当久未露面的李谈出现的时候,贺知章就火急火燎的拉着他问道:“大王,王上到底怎么想的?”

李谈问道:“怎么了?”

这些人不会这时候才发现朱邪狸做的事情不合规矩想劝谏吧?早干嘛去了?

贺知章说道:“王上到底为你拟了什么嘉号?礼部那边制作出来的钤印都没有嘉号。”

李谈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问朱邪狸,是以只好迟疑说道:“可能……他要按照沙陀族的规矩来吧?”

贺知章气的简直要翻白眼:“沙陀族以前都没有封王的历史!”

李谈:……

公孙垂也看不下去说道:“大王,这么重要的事情您能不能上点心?”

李谈想了想还真是,封王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朱邪狸在忙,他也就是最开始看了看礼服之类的样式,然后发现没什么好提意见的地方之后,就直接撒手不管了。

他争辩道:“就算在大唐,也是圣人赐给什么就是什么啊。”

众人无奈,那能一样吗?你在沙陀的地位能是大唐那边能比的吗?

可是李谈这个当事人都不着急不上火的,他们在这里急疯了也没用。

只希望朱邪狸不会关键时刻搞事情吧。

贺知章无奈只好又提醒道:“这次册封的流程也有点奇怪,你自己小心吧。”

李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写着流程的文书,也觉得有些奇怪。

在大唐正经的流程就是皇帝派一位宰相前去册封,宰相手中拿着一根白茅,寓意分茅裂土。

当然到了大唐的时候就是裂土而不临民,这个就是一个象征意义而已。

而这一次的流程,应该主持册封的贺知章成了赞者,而司者……是朱邪狸。

也就是说朱邪狸亲自主持这一次册封仪式,并且是在王宫专门举行大型典礼的鸿钧宫进行。

新年的时候,朱邪狸在这里亲自设宴。

当然这算不上最奇怪的,如果非要说这个也最多是朱邪狸想要表现出李谈的与众不同,而最奇怪的就是在册封李谈之前,是需要朱邪狸祭天地,前面的流程就仿佛是朱邪狸重新登基一次一样。

而朱邪狸的登基仪式跟李谈的册封仪式几乎是同时进行。

李谈看着文书思索半晌之后转头就去找了朱邪狸,朱邪狸此时正在看书。

在看到李谈过来之后,便伸手将人拉到身边,想只大猫一样蹭了蹭去。

李谈有些无奈,朱邪狸年少时期总是装的一本正经像个大人一样,现在撒娇撒的浑然天成,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

朱邪狸蹭够之后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文书,便问道:“看完了?有哪里不满意吗?不喜欢让他们接着改。”

不知道为什么,李谈硬生生听出了资本家的口气。

他忍不住笑了笑,然后问道:“这个……你这是想要重新办一次登基仪式吧?加上我的封王仪式似乎不太合适?”

朱邪狸理所当然说道:“怎么不合适?这一天是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我就是要现在的天下人,日后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只要他们记得我,就要记得你,我们的名字是永远都能连在一起的。”

李谈听后愣了一下,一时之间心下颇为感动,他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朱邪狸说道:“虽然祭天是分别举行,也就当成是拜天地的另一种形式了吧。”

李谈微微瞪大眼睛,没想到朱邪狸的脑洞居然有这么大。

朱邪狸看着他惊讶的样子,忍不住亲了一口笑道:“作为开国者,总是有各种各样特权的,我也想过封后,但是我一想到以后的史书将你放在皇后本纪,顺便会将你跟后宫那些女人相提并论,我就觉得难以忍受,我不否认有很优秀的小娘子,但她们都比不上你。”

李谈抱住他,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些啊。”

朱邪狸信他懂他,这就比什么都重要了,之前李俶就感慨过朱邪狸对他的纵容,也的确,不是朱邪狸的话,有哪个皇帝能够忍受手下的大臣弄出一个国中之国?

学宫虽然看上去是属于沙陀的,然而从头到尾都掌握在李谈手里。

这也是贺知章等人担心又没那么担心的理由,至少退一万步讲,李谈手上还有凉州,还有未名学宫。

而朱邪狸或许也是为了消除他们的担忧,直接搬到了南安王宫来。

只不过王太后不肯来,长公主朱邪闻铃也跟着王太后住在素麻城,据说是在那边习惯了。

朱邪狸却总觉得不够,在他的想法里,如果不是李谈担心人言可畏,他自己完全有能力建国啊。

朱邪狸对自己打仗的本事有自信,对自己治国的本事也有自信,但不可否认李谈让他少走了许多弯路。

如果是他自己的话,想要有如今的国土规模,保守估计也要二十年左右。

而从头到尾,李谈什么都没跟他要过,除了一个学宫。

李谈越是这样,朱邪狸越是不想委屈了他,封后这种事情他没想过,他自己放在心尖上宠的人,怎么能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就算不是笑柄,等日后提起,大家的关注点不在于李谈为了沙陀做了多少贡献,而是讨论他跟自己的关系,想一想都会让人觉得生气。

而李谈见朱邪狸坚持也不再说话,更何况一想到他说的另类拜天地,就觉得也挺好玩的。

正月十五那天,李谈穿上大礼服,然后感慨王果然还是不好当的。

因为朱邪狸的礼服都是比照着皇帝的等级来的,所以比他的亲王礼服要繁琐许多,也厚重许多。

这要是体虚一点的,估计都扛不住这一身。

不过好在效果不错,他皮肤白,穿赤红更是衬得唇红齿白。

他穿着一身与朱邪狸相仿的大礼服站在最前面,可以说的上是位极人臣。

然而他这身衣服却给后面的大臣十分大的压力,除了贺知章,其他人都忍不住低头弯腰,这大概是骨子里对于君权的敬畏。

所以满场的文武百官,只有李谈一个人仰头看着朱邪狸走完了全部流程。

旁边的宦官和礼官一开始想要提醒,但想了想又没敢开口。

反正只要记得李谈在沙陀地位特殊,遇到事情的时候多想一想就行了。

朱邪狸一套流程走完,就是文武百官山呼舞拜,这才算是真正的确定了朱邪狸的地位,之前虽然大家都知道朱邪狸是王,但少了这么一个仪式,总让人觉得遗憾。

李谈更遗憾的就是本来他想让朱邪狸直接称帝的,然而朱邪狸却觉得现在沙陀的实力不足以称帝。

当然李谈觉得更大的可能是李谈回来跟他说了那个联合帝国的事情,大概他不想在这方面跟大唐争权吧。

两位皇帝,那么哪个国家才是主体?

如果真的争起来,难做的就是李谈,所以他宁愿现在退一步,反正总要分出一个强弱,那就是将来的事情。

只不过,在大家山呼舞拜的时候,李谈身边的礼官直接轻声说道:“大王,王上免了您的礼。”

李谈都已经做好行个大礼累一身汗的准备了,听到这句话直接愣了一下,结果耽搁了一会,人家都已经进行到下一步了,他再手忙脚乱的跟上也不和谐,只好看了朱邪狸一眼,发现对方正含笑看着他,便保持着面瘫脸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特别的鹤立鸡群。

等山呼舞拜完毕之后,朱邪狸对着李谈伸出手说道:“阿恬,来。”

李谈:?????

这么正经的场合,你搞什么呢?

朱邪狸就这么顶着李谈仿佛要杀人的目光一脸坦然的伸着手。

李谈无奈只好一步步走上去,到他面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放上去。

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尤其是朱邪狸牵着他过去祭天的时候,真像是要拜天地一样,搞得李谈都有些心下不安,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搞出这种事情,沙陀国开国从上到下会不会被八卦个几千年啊?

幸好祭天的时候,朱邪狸没一个脑抽再跟着祭一次,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李谈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总觉得他的阿恬做的更好看一些。

祭天完毕之后,李谈站在朱邪狸面前,看着朱邪狸从旁边的宦官手中捧过一方印,一时之间满脑子问号。

不应该是白茅吗?之前流程上面也说的是朱邪狸手持白茅啊,怎么换成大印了?

李谈心下不安,拼命给朱邪狸使眼色:这么郑重严肃的场合,你就别搞幺蛾子了!

别说是他,下面的大臣都有些诧异,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可能大家都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了。

就算如此,此时下面也是眼神乱飞,生怕朱邪狸不按牌理出牌。

朱邪狸坚持将那方大印递给他。

李谈不好让他一直保持这个动作,只好抬手接过来。

结果他刚接过来那方大印,就听到朱邪狸开口说道:“从今往后,我与你共享江山。”

李谈手一抖差点没有托住那方大印,只能抬头呆呆看着朱邪狸。

朱邪狸含笑看着他,此时下面终于再也忍不住,嗡的一声炸了锅。

朱邪狸拉着他的手,转身面对百官说道:“自今而后,李谈与我地位等同,我是王,他亦是王,不分君臣。”

李谈听着他说这些,手都在抖,是震惊,也是兴奋。

他忽然想到之前朱邪狸曾经说过,要给他一个惊喜。

他原本以为载入史册的册封是一个惊喜,结果没想到真正的惊喜在这里等着他。

也只是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到了册封这天他都没有嘉号,因为国王是不需要嘉号的,国王的嘉号就是这个国家的名字。

他微微低头,掩饰了一下自己微红的眼眶。

而下面的大臣一个个的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转不过来了。

贺知章等汉臣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合规矩,王天生就是高贵的,唯一能与之勉强并肩的就是王后,就算是王后也没有资格跟王同享江山。

然而很快,他们又回过味来——沙陀刚开国,以前除了民族习俗,压根就没啥规矩,好多都是跟中原学的,而且也没有学的太深入,朱邪狸说可以,那不就是可以吗?

于是他们又安静了下来。

他们几个安静了,沙陀官员那边是以静忠王和秦奉剑为首,静忠王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坚决拥护朱邪狸的。

而秦奉剑……这个人虽然从召唤出来之后就没怎么跟李谈接触过,但他也的确是李谈召唤出来的知交,肯定也不会拆台。

一时之间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大家居然诡异的沉默下来,仿佛默认了这个结果。

而李谈因为太过震惊,已经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最后典礼什么时候结束,他什么时候被朱邪狸带回王宫的都不记得。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朱邪狸已经在帮他脱掉大礼服换常服了。

而此时,李谈的所有常服配饰,都换成了跟朱邪狸一模一样的,当然也有微妙的区别。

不过那些东西放出去一看就知道是一对。

李谈抬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这么突然,万一我没反应过来怎么办?”

朱邪狸一边帮他整理发冠一边笑道:“提前说了算什么惊喜?”

当然他担心的是提前说了,李谈会反对,然后他所准备的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这件事情他已经思考很久了,从李谈回到凉州那天开始,他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时他就很愁,封后他不甘心,李谈估计也不愿意,只是简单的封王的话,他能给李谈的估计还不如大唐。

毕竟大唐土地肥沃之地还是很多的,沙陀有什么?

他想跟李谈长长久久并肩而行,就有了这么个大胆的想法。

他一边抱着李谈,一边轻声说着自己的想法。

李谈觉得,大概也只有这种懂一点礼仪,但是又没有完全被礼仪束缚的人,大概才能这样的异想天开。

李谈抱着朱邪狸心里欢喜的要炸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抬头亲吻他。

朱邪狸勉强压抑住自己,喘息说道:“该去赏灯了,走吧。”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册封之后,李谈第一次跟他并肩出现在百姓面前,赏灯什么的,他估计就鸽了。

李谈也勉强稳了稳气息,等两个人都平复下来之后,才并肩出了寝宫,踏上銮舆,一路到了皇城的城墙之上。

站在城墙上,李谈也有些感慨,如今他们的赏灯都带着政治色彩了,这算是与民同乐,想要像以前那样混在百姓堆里去看花灯,几乎是不太可能了。

而此时朱邪狸之前在典礼上说过的话已经传了出去,昭告天下。

百姓见到他们两个并肩站在城墙上,一时之间山呼雀跃。

李谈原本还担心百姓会不太接受,但如今看来是他想的太多了。

此时正值傍晚,将黑未黑之时,朱邪狸一抬手,瞬间满城灯火璀璨。

华灯之下,李谈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朱邪狸,朱邪狸也正在看他,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在衣袖的掩盖下握住了李谈的手,轻声说道:“之前只有弹丸之地,纵是许你江山也是辱没,还好上天待我不薄,给了我这个机会。”

李谈知道他说的是如今有了突厥的地盘,沙陀的国土面积看上去不那么寒酸。

他摇了摇头,头上通天冠的玉竹碰撞放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开口说道:“天下太平,你我并肩,人生二十载,再没有比今天更让我快乐,哪怕小,也是你我心血所系。”

朱邪狸微微昂头说道:“日子还长,以后我总会让你更快乐。”

李谈含笑看着他:“好啊。”

他们两个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在城楼上卿卿我我,楼下的百姓则没有火光的电灯吸引了目光。

贺知章带着小孙子慢悠悠的讲解各个花灯的故事,公孙垂被孟知涯拉着四处看有没有出问题的电灯。

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为了灯谜谜底争得面红耳赤。

静忠王红着脸将自己亲手做的一盏花灯递给了远安公主。

王维坐在船上随着城中河流横穿整个南安,一边赏灯一边作画。

杜甫和李白一起上了城中酒楼的高台,占据了除了皇城城楼之外最高的位置赏月赏花灯。

李白喝了口酒,兴致高昂的提气剑舞了一套自创剑法。

杜甫拿着笔本想写李白,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城墙上姿态亲密的朱邪狸和李谈。

他略一思索,提笔一挥而就:

城上双龙王气合,

楼头百雉暮烟红 。

琉璃千灯掩月色,

回首江山万里明 。

-全文完-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8章 下一章:第180章
热门: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许你万丈光芒好 苍穹榜:圣灵纪4 逆天邪神 七界永恒 封神记 九焰至尊 大奉打更人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