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上一章:第177章 下一章:第17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俶看到这个消息之后下意识的去看了李谈的反应, 结果看到李谈一脸的云淡风轻, 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他忍不住问道:“不担心?”

李谈有些意外:“担心什么?”

李俶说道:“吐蕃来势汹汹, 而且据说得到了阿拔斯王朝的帮助, 沙陀未必是吐蕃的对手。”

李谈一脸轻蔑说道:“区区吐蕃而已, 算得了什么东西?”

李俶一瞬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换个人在他面前说这个话, 他恐怕再多一眼都不会去看对方,只会吹牛的人没有真本事。

然而换成李谈的话……想一想到现在还在为大唐效力, 并且娶了一位郡主的合合折, 他也不敢嘲笑李谈说大话。

是以他只是说道:“你不把吐蕃放在眼里, 朱邪狸可未必是他的对手。”

李谈认真看着李俶说道:“你小看朱邪狸, 吐蕃一样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还会败的很惨。”

李俶依旧不信, 李谈见他这个表情便问道:“要不要打个赌?”

李俶问道:“怎么打赌?”

李谈说道:“若是一个月之内, 朱邪狸大捷,就是我赢, 否则我输怎么样?”

一个月……李俶果断说道:“那你输定了。”

如果吐蕃那么好打,突厥就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如果李谈说朱邪狸肯定能赢,他还会掂量一下,惨胜也是胜啊。

然而李谈说一个月, 这也太自信了,真的一个月能赢的话,都不耽误沙陀过年!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谈耸了耸肩:“那可未必。”

李俶忽然问道:“赌约是什么?”

李谈歪头认真想了想, 忽然笑道:“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能作为赌约的,不如就赌一个世代友好吧。”

李俶有些意外:“什么意思?”

“如果我赢了,那么五十年之内,无论是大唐还是沙陀都不会主动进犯彼此,怎么样?”

李俶听后失笑道:“这个赌约……我现在倒是希望你赢了。”

现在最需要休养生息的是大唐,沙陀作为游牧民族的后代,现在的发展方式跟大唐十分相似,李俶就估摸着这之中肯定是李谈出了大力气。

要不然……这些民族都喜欢以战养战的,而且他们作战灵活,抢完就跑回草原,那么大一片地方哪里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就算找到了,草原上是人家的主场,谁输谁赢也说不好。

所以李谈这个赌约更像是为大唐去除一块心病。

李谈笑了笑:“若不是突厥跟吐蕃两方都不老实,沙陀也不想再兴兵戈。”

李俶沉默了半晌说道:“你只说了你的赌约,那我就说说我的吧,若是我赢了……你就回来吧。”

李谈有些无奈:“我说了不算啊。”

李俶挑眉:“你说了不算就没人能说了算了。”

到了现在李俶也算是看出来了,李谈在沙陀的话语权可不小,否则也不可能说回来就回来,而且停留那么长时间。

更何况他也知道了未名学宫的一些情况,能够专门给他造一座城市,虽然受益的也是沙陀,但……反正换到大唐,李俶怕是没有这个魄力的。

李谈被戳破也不恼,很干脆的说道:“行,我输了我就回来。”

李俶得意笑道:“那我可要准备让人重新修葺你的王府了,哎,你也不在长安,我每次要修都被拦下来,尤其是御史台,每次都要来一堆奏疏让我不要奢侈,这哪里奢侈了?”

李谈十分客观说道:“我又不在长安长住,一年到头最多回来一次,他们这样也是为了你好,我还想换座小一点的王府呢,那么大的王府,回头你赏赐功臣,或者拆了赐给大臣都行啊。”

李俶立刻说道:“那不行,你好歹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怎么能连个王府都保不住?”

李谈本来还想劝,但是眼见李俶坚决倒也不说什么了。

反正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天李俶会改变主意的。

李谈跟李俶的赌约不知道怎么流传了出去,于是李谈走到哪里都被围起来问他这次是不是不打算走了。

李谈颇有些哭笑不得,心说如果一个月朱邪狸还不能赢吐蕃的话,那他先回去咬死朱邪狸算了!

也因为这个赌约,之前说要跟这李谈一起走的先生们都开始观望。

颜杲卿甚至亲自跑过来问道:“殿下真的打算留在大唐不走了?那……学宫怎么办?能不能让沙陀把学宫给我们?”

颜杲卿是有幸见过学宫俯瞰图的人,甚至连学宫的设计图都看到了一部分,在看到通天塔,并且听说通天塔高耸入云,站在最高层犹如漫步云端之后,就不由得心生向往。

这次他也打算跟着李谈一起去沙陀。

原本李谈还有些担心,他的确将重点放在学宫上面,但是大唐这仅有的两座书院也是他的心血啊,他希望书院能够越来越好,为学宫输送血液。

不过颜杲卿说他已经找好了继任人选,他去学宫并不是想要教书什么的,而是希望能够继续学习。

而且他的堂弟颜真卿一家也都在,颜家比较惨,一名门忠烈,如今就剩下他和颜真卿互相扶持,虽然这年头一家人也能分居好几地,但李谈想了想还是让他们一家团圆比较好。

最主要的是颜杲卿和颜真卿都帮了他大忙,他愿意让颜家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李谈哭笑不得地看着颜杲卿说道:“昕先生,别的不敢说,打仗这方面,您什么时候看我输过?虽然这次我没有亲自带兵,但是眼光还在啊,而且我在沙陀这段时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颜杲卿一听就知道李谈是真的有把握,转头就回去告诉自己的门生,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回去学习,若是不能通过考试就逐出门墙!

什么?过年?考试是在过年之前,考完试再过年也来得及,而且考过了就是过年,考不过……那就……

颜杲卿的态度无意之中影响了许多人,搞得朝中原本觉得李谈输定了的人,此时此刻都有点嘀咕——难不成沙陀王真的有那个本事?

事实证明,朱邪狸的确有把吐蕃打跑的本事。

李俶再一次收到鄯州发来的消息,在看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朱邪狸不仅赢了,而且赢的十分漂亮,李谈打赌一个月,他只用了二十天就打赢了吐蕃。

这个赢还不紧紧是守城,他是直接将吐蕃一路打回到了昆仑山以南,直接将吐蕃赶了回去。

李俶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想都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

赢就算了,把吐蕃赶回去……这……除非是朱邪狸带着人一路追着吐蕃跑,而吐蕃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的心,直接一路跑回了自己家,这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产生这样的结果。

可那是吐蕃啊,别的不说兵力几乎是沙陀的二倍,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有了这样的疑问,李俶第一反应就是将李谈请到了宫里。

李谈早就知道了战果,之前得知开战之后他就把执夷派到了朱邪狸身边,执夷得到的是第一手消息,鄯州那边还要浪费时间打探,就速度而言,因为是别国战争,也犯不上派八百里加急,所以就更加慢一些。

李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李谈都跟朱邪狸通过一次信了。

是以当李俶说起来的时候,李谈十分镇定说道:“正常,若是没有这样的本事,当初安禄山怎么会看重他?”

李俶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他好奇啊,便问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谈无语地看着他:“我也没在沙陀,怎么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干粉灭火器只能让猛火油的威胁没有那么大,让吐蕃跟沙陀在装备上处于同一水平线。

剩下的就一半靠将领,一半靠天意。

朱邪狸到底怎么操作的他也很好奇,原本他觉得三十天能够,但是一下子缩短了一半的时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遇到危险,有没有受伤?

李谈一下子就很担心,恨不得立刻插翅膀飞回去。

然而此时李隆基的周年还没过。

李谈决定过完年就走,至于李亨的周年,如果朱邪狸没有在冰天雪地的时候打一场仗的话,他或许还意思意思给他过个周年。

如今,对不起,不想给他这个面子了,他想回去看看他的大猫好不好。

执夷之前只报喜不报忧,李谈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来,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李俶虽然没有知道具体过程,但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他同时也很庆幸,觉得李谈是真的心里还想着大唐。

就沙陀这个战斗力,现在的大唐估计没有几个人能顶得住,郭子仪李光弼倒是可以,可这两位已经年纪很大了,还能撑多久都不好说。

想到这里李俶就忍不住想要把李亨的祭奠仪式给削一削,如果不是他,建宁王如今肯定还活着,建宁王就算不如朱邪狸多少也有一战之力,而且他是新生代第二有天赋的。

公认的最有天赋的是……李谈。

然后这位被李亨亲手送了出去。

李俶真的是越想越生气,可惜这个人是他爹,他就算削待遇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友好协定倒是签完了。

签完这个协定之后,紧接着就是李隆基周年,然后就是新年。

大年三十那天,李俶设宴,大明宫中筹光交错,一时之间让他恍惚回到了当年第一次在大唐过年的时候。

唯一不同的就是如今的新年宴比起当年,显得寒酸了不少。

正经流程走完之后,一屋子人就开始放浪形骸。

李谈端着酒杯跟一圈人友好互动之后,就自己找了个清净地方安安静静的呆着。

如果是以前在这种场合他想安静一下简直是做梦,周围人来人往谁都想要跟他搭上关系,谁都想让他在李隆基面前美言几句,

如今谁都知道过完年,李谈就要离开了,还浪费那个感情做什么?

而他的那些好友则有的是机会跟他聚一起,也没必要现在非要凑活在一起。

于是李谈难得的能清净一会。

结果他这边还没清净多久,那边李俶也拎着酒壶下来了。

李谈是属于没人来找,李俶是属于没人敢找。

李俶拎起酒壶把他的杯子倒满问道:“真的不打算过完十五再走?”

李谈笑了笑:“那份协议现在朱邪狸还不知道,我得先回去通知他啊。”

李俶没说话,他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李谈找的借口。

他喝了口酒说道:“一个人躲在这里不嫌闷?”

李谈摇头:“偶尔清静清静也挺好。”

李俶感慨:“谁说不是呢?不过想要热闹的时候,还是长安繁华吧?”

李谈无奈,从他回来开始,李俶就想要见缝插针的给他做思想工作,简直是不厌其烦。

他直接说道:“要是有机会,你去一趟北安,就知道到底是哪里繁华了。”

李俶挑眉:“这么有自信?”

李谈将杯子放到一边,一边慢悠悠的负手往宫外走,一边说道:“要知道电灯可是我弄出来的,北安也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论起灯火辉煌,长安还真的不如那边,以后南安会更加好看一些。”

李俶站在后面看着李谈的身影在灯光之中忽明忽暗,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样,我就更不舍得你走了。”

李谈听后摆了摆手说道:“别想,现在的大唐可没钱做这种事情。”

李俶忽然大声问道:“之前你说的那个什么联合帝国的提议还作数吗?”

李谈脚步一顿,已经有些薄醉的脑子顿时清醒不少,他转头看着李俶笑了笑说道:“当然作数。”

李俶也没问他是不是能做主,直接点头说道:“好。”

他没再说什么,但李谈知道,既然他又问了一遍,那就代表这件事情可能要提上日程了。

回到王府之后他就有些感慨,果然实力才是唯一标准,以前他们觉得沙陀实力不够,自然不会愿意跟沙陀平起平坐,现在发现沙陀的战斗力很强,当然是做盟友比做敌人好得多。

新年过后,李谈就带着五十多位先生踏上了回沙陀的路。

五十个人听上去很多,但实际上放在学宫依旧不太显眼,因为学宫实在是太大了。

李谈估摸着至少三四年之内,都无法将学宫填满。

在临走之前,李谈亲自给北邙书院和琅嬛书院分别写了一封信,承诺这两个书院每年有一定的名额能够让学子免试入学。

当然免试这只是免去入学考试,当第一个学期的考试结果出来如果不合格的话,这个学子就会被退回来。

所以他在信中再三强调一定要严格考核,否则学宫是不会给任何人留面子的。

李谈想要通过在这样的政策让书院无形之中更加确立地位。

等他回到沙陀的时候,距离正月十五也就只有五天了。

朱邪狸带着公孙垂等人远远迎了出来,李谈扫了一眼发现队伍里没有贺知章,想了想执夷这两天没有给他带来坏消息,那应该是朱邪狸不想让老人家这么冷的天出来受罪。

朱邪狸在远远看到李谈的仪仗之后,就直接从自己的仪仗出来骑上马跑了过来,钻进了李谈的仪仗之中。

看的跟着李谈过来的人都目瞪口呆。

而李谈已经习惯了朱邪狸在沙陀毫不掩饰的行为,认真打量他半晌才问道:“没受伤?”

朱邪狸手放到腰间问道:“要不给你检查一下?”

李谈立刻说道:“回去再说!”

朱邪狸的王服复杂程度不下于龙袍,现在舆车之内只有他们两个,李谈可没有信心帮他穿好王服。

等回头出去大家发现,原本朱邪狸上车的时候衣衫整齐,等下车就衣衫凌乱,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朱邪狸眨了眨眼睛说道:“好,回去再给你看。”

李谈总觉得他意有所指,但是一想到两个人分别了近一个月,不由得顿时菊花一紧,算了算时间,发现如今沙陀从上到下都在假期之中。

一时之间李谈都有些暗恨自己干嘛要放那么长时间的假!

朱邪狸凑过来抱着他,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深吸口气说道:“终于回来了。”

李谈反手抱住他说道:“以后每年我就过去祭拜一下阿爹,不留在那里过年了。”

朱邪狸摇头说道:“没关系,回头我陪你一起去就是。”

李谈没有说话,反正朱邪狸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想这么做,底下人也不可能让他这么干啊。

如果不出问题的话,以后沙陀跟大唐基本上能平起平坐,这样除了外交访问,过年这种时候,肯定是各自在各自的国家。

朱邪狸似乎也是随口一说,很快转移话题说道:“正好,回来了咱们加个班,看看草原上还有哪里适合建城。”

李谈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只知道你赢了,突厥那边怎么样了?”

朱邪狸云淡风轻说道:“突厥?可以说已经没有了,至少突厥汗国是没有了,而那几个部族如今只剩下了回纥,葛逻禄和拔悉密被吐蕃连根拔起,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李谈有些震惊:“什么?灭族?”

朱邪狸想了想说道:“严格来说也算不上灭族,毕竟颉跌伊施还活着,已经对沙坨俯首称臣,如今倒也不好处理了,不过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乌苏米施已经被我亲手杀死,哦,你可能不知道,吐蕃这次派出来的人,就是当初跟乌苏米施勾结之人,也被我杀了。”

李谈听后才知道朱邪狸为什么跟打了鸡血一样,短短十五天就将吐蕃打了回去。

原来是看到了仇人,他估摸着如果不是昆仑山实在是难以逾越,朱邪狸可能会直接将吐蕃灭国也说不定。

当然那个难度太大,朱邪狸应该不会那么冲动。

这次能够拿下突厥还是因为之前突厥被吐蕃打了个半死不活,朱邪狸出门捡了便宜。

他摸了摸朱邪狸的头说道:“如此也算是告慰你爹和族人的在天之灵了,不过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他们打跑的?”

朱邪狸眼睛一亮说道:“猛火油啊,吐蕃一开始用猛火油,结果发现冬天猛火油的火焰很小,干粉灭火器比我们之前实验的效果还要好。后来吐蕃发现猛火油没用,就不再用了,我就派人偷袭将猛火油抢了一部分过来,然后送到了你那个什么研究院啊,那些人闲着无聊就弄出了一种喷□□,可惜喷□□做出来只能用两三次就不能用了,否则……”

李谈听后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还开始进化了。

只是喷□□需要的技术不是现在随便能研究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研究出了什么?

李谈一边计划着等过完年去看看,一边跟朱邪狸看舆图,然后发现拿下吐蕃之后,沙陀的地盘几乎是猛地扩大到了原来的四倍之多。

他算了一下按照后世的地图的话,就是地盘包括了西伯利亚的一部分,贝加尔湖也成了沙陀的地盘。

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朱邪狸没有直接将突厥人都杀了,有违天和是一方面,这么大的地盘……也需要人啊。

哪怕将那些突厥人都打成奴隶,也能用啊。

李谈盘算了一下之后转头看着朱邪狸问道:“现在这个国土面积,北安是不是太靠南了?”

朱邪狸果断说道:“不换了,再往北就太冷了,气候不算好,就这样吧。”

李谈想想也是,北安的地理位置已经比较靠北,但气候还算可以,再往北等到了冬天也实在是难捱。

也正因为这样,李谈坦白说道:“虽然地盘大,但是适合百姓生存的地方不多,回头我们再研究一下。”

朱邪狸应了一声,一转头发现回到了南安的王宫,便说道:“走,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7章 下一章:第179章
热门: 暗黑系暧婚 修罗天帝 永生 沉溺 间客 狂神 七界永恒 疯狂建村令 神澜奇域无双珠 星河大帝